一口气看完大半个霹雳布袋戏

发表于 2018-04-11 22:52 来源:布袋戏 发布者:pili58 评论:0 浏览:183
霹雳布袋戏长久以来,一直是金庸、古龙之外的武侠第三极,霹雳主角素还真、剑子仙迹、一页书等,也成为比肩杨过、令狐冲、小鱼儿、楚留香等的超级武侠偶像,其爱好者自称为“道友”,忠实程度媲美于金迷、古迷。但由于霹雳布袋戏门槛高,世界“藩篱”严密,外人加入往往极难。为此,黑江湖特别约请黑江湖专栏作者林白,推出“一口气看完大半个霹雳”,从最简便的霹雳剧情和人物入手,一则慰广大道友相思之苦,二来投石引路,寻找新的道友——看过本文,相信你自会为霹雳倾倒。


霹雳布袋戏长久以来,一直是金庸、古龙之外的武侠第三极,霹雳主角素还真、剑子仙迹、一页书等,也成为比肩杨过、令狐冲、小鱼儿、楚留香等的超级武侠偶像,其爱好者自称为“道友”,忠实程度媲美于金迷、古迷。但由于霹雳布袋戏门槛高,世界“藩篱”严密,外人加入往往极难。为此,黑江湖特别约请黑江湖专栏作者林白,推出“一口气看完大半个霹雳”,从最简便的霹雳剧情和人物入手,一则慰广大道友相思之苦,二来投石引路,寻找新的道友——看过本文,相信你自会为霹雳倾倒。

这天,霹雳门,三贤门,魔火教,大小五海,这四大派门围住了翠环山,扬言要杀掉素还真,争霸武林。

素还真从翠环山走了出来,问: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四大派门:废话,本来我们在这一亩三分地玩儿的好好的,你素还真横空出世,名声比我们大,武功比我们高,我们单打独斗打不过你,当然会组队来把你群殴死!

素还真嘿嘿一笑:好啊,我就在家里喝茶,你们随便。

四大门派懵了,四方势力各怀鬼胎,相互掣肘,谁先动手谁的损失最大,谁就会被最先灭掉,所以素还真不动,就没人敢放第一枪。

四大门派围在翠环山苦等了三天。

素还真觉得他们挡住了自己看风景,于是重新走了出来,几句话点明僵局,然后说:我有一个打破僵局的办法,你们愿不愿意听?



众人忙问:什么办法?

素还真说:你们四大派门各自选出一个代表,加上我和好友一线生,一共六个人,我们六个人相互投票,如果有人的票数够了五票,那就说明六个人中有五个人希望这个人死,此人必罪大恶极,必须在公开亭自尽!这叫见五杀!为了避免有的门派合伙攻讦其他门派,素某再提出一个保障的标准,如果某次投票中,有人得票最高又不足五票,那此人便可退出游戏,保住性命。然后剩下的五个人继续投票。五个人就是‘见四杀’,四个人是‘见三杀’,三个人是‘见二杀’,两个人是‘无一杀’!办法素某讲过了,你们可以走了,五天后去公开亭见我。

说完素还真带着一线生走了。

四大门派一合计:素还真毒啊!六个人里四个人希望他死,一个是他的朋友,肯定不会投他的票,那素还真得四票,便可从这个死亡游戏中脱身了,接下来就是咱们四大派门自相残杀了!

魔火教的女暴君说:素还真是聪明,但是他把自己的命全压在了一线生手上。我们可以让一线生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在这五天之内,查出一线生所怕何事,所爱何物,然后,嘿嘿,你懂得!


商议妥当,四大派门分头进行。

五天后,六个人在公开亭齐聚,相互亮明身份:

“我素还真代表‘五莲台’。”

“我闻世先生代表‘三贤门’。”

“我女暴君代表‘魔火教’。”

“我碧眼天枭冶司徒代表‘霹雳门’。”

“我旋流君代表‘大小五海’。”

“我一线生是……呃,代表一线生!”

此时的一线生只能这么说了,因为这个一线生是假的,真正的一线生在赶往公开亭的时候,被魔火教的人拦住了。

一线生  诗号: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南阳有隐居,高眠卧不足。

素还真看了他一眼,说道:“道友,你说的很好。”当然很好,四大派门想要调查一线生的底细,但是查了五天什么都没查到,只好找个人假冒,素还真何等聪明,此人一开口,如同告诉他“我是假的一线生。”素还真当然觉得“很好”!

做好心理准备,开始投票。

四大派门本就商议妥当,要素还真死,当然会投素还真的票,就这样素还真获得了四票。

素还真笑了:很好很好,你们都投我死,我反而死不了了,因为我的朋友一线生绝对会站在我这一边。

一线生:哎……对不起,我也投了你的票!

素还真懵了:什么,道友你……

女暴君:不要废话了,见五杀你说的,现在你有五票,必须死!

众人趁机鼓噪:素还真快死!、素还真快死……

素还真:等等,我还有一张王牌。

旋流君哈哈笑:任何王牌也救不了你了!

素还真:是吗?

说着,亮出了自己手里的票,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素还真”。


这下轮到其余五个人懵了。


素还真沉痛的说:哎,其实我早已经不想活了,本想求死脱离苦海,谁知道想死都死不了啊!我对你们很失望啊,为什么你们五个全投我的票,如果你们四个人投了我的票,加上我这一票,那我是稳死的了,你们这么一弄,我有了六票,不符合见五杀的标准,且得票最多,不但不用死,更是退出了这个死亡游戏,想死也死不成了!我的心拔凉拔凉的……


素还真说完,退了下来。


公开亭上剩的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咱们还玩不玩?




闻世先生说:当然要玩儿,这里是公开亭,武林万教可都在下面看着呢,不玩儿了就等着被人笑话吧。




所以,五个人继续玩见四杀,过程中冶司徒和假一线生各因得票最多而退出游戏,剩下三个人玩儿见二杀。




在最终的见二杀中,旋流君得两票,当死。




旋流君:想让我等死,没那么简单!




说着,旋流君想对素还真出招,不料素还真一招“呵气成剑”秒杀了旋流君。




自此,讨伐素还真的联盟彻底瓦解!






素还真名声大噪,一路过关斩将,中原武林都将他看作武林皇帝。素还真觉得这称号太俗,给我改了,武林人士便改称他为素贤人。




这天,忽然有人跑来告诉他:素还真,不要嘚瑟,世界大着呢,你这里不过是中原武林,除此之外,还有北武林、东武林、天外南海、西佛国等地方,你玩儿的过来吗?




素还真说:我玩给你看!




结果,很快他又玩的没啥玩了。




但是,素还真所在的地方只是世界的四分之一,被称为“苦境”,除了苦境之外,这个世界还有“集境”、“灭境”、“道境”四大境界。




集境、灭境的人看到素还真惊为天人:世间竟有如此牛人。




他们便都来苦境挑战素还真顺便抢地盘,外星人叶口月人也垂涎苦境这块肥肉,吸血鬼,东瀛各方势力皆来争夺,弄得人间乌烟瘴气血腥满布,天界的创造与毁灭之神弃天帝看了,大怒:人间,又污秽了!





弃天帝




弃天帝想灭亡人间,他就到人间来了,想不到,还没有踏上凡间土地,无匹的神威就让离天界最近的道境毁灭了,弃天帝一看这不行,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得弄一个低配版的我下去,所以他创造了“异度魔界”。




异度魔界纵横霹雳十部戏,五大BOSS,战将无数,给苦境带来了莫大的灾难,最后终极BOSS低配版弃天帝终于来了,道境第一人苍,苦境第一人一页书,魔界第一人风之痕,先后组团与其决战,皆不敌落败,凡间高手死伤无数,这三个第一人也受重创而失去战斗能力,最后“三教顶峰”驱逐五浊恶气,将弃天帝送回天界,朱武自愿死在苍剑下,杜绝弃天帝再临人间的道路。




这一战给苦境带来了莫大的危机,沉沉死气招来了死神,死神引出了死神的国度,便是死国,死国有环境问题,必须向苦境扩张,这个时候,弃天帝把苦境高手祸害的差不多了,死国趁机发动了侵略战争,灭境的邪灵一看死国来了,我也得赶紧到苦境抢地盘,苦境的一页书一看这么多人来了,我必须增加我的修为应对未来的挑战,所以他找到了火宅佛狱,火宅佛狱连接杀戮碎岛,杀戮碎岛上有慈光之塔,慈光之塔上还有诗意天城,这四个境界位于另一宇宙霹雳将这一宇宙定名为四魌界。




一页书提高了修为回来灭了邪灵的首脑佛业双身,火宅佛狱的侵略计划也启动了,火宅佛狱位于四魌界底部,贫瘠荒芜,也急需扩张,相比上面的杀戮碎岛还是侵略苦境容易,所以他们向苦境进军。




杀戮碎岛一看,这不行啊,你强大了,我就危险了,我也要资源啊,所以杀戮碎岛也加入了争夺。火宅佛狱不干了,跟死国联合,苦境一页书、素还真一合计咱们也去跟集境联合,组成苦集联军灭了这帮侵略者。




慈光之塔一看,不行,你们都跑苦境干什么?不要我们这个宇宙了吗?结果慈光之塔也卷入了战火,诗意天城一看,你们竟敢欺负我家慈光小弟,不要命了!派了大神下界,结果四魌界相互消耗,最终退出苦境。诗意天城又帮助苦境收拾了死国,也回去了。




他们走了一页书却因为杀人杀的不爽而入魔了,素还真为了拯救好友四处奔走,天阎魔城一看,好啊,苦境方经大战,第一高手入魔,第一智者无暇他顾,想当年苦境高手封印了我们,我们要向你们宣战。




素还真一看这怎么行?对一页书说,好友啊,天阎魔城太不是东西了,我先去收拾他们,咱们以后再约吧!一页书说好啊,我现在感觉不是那么想杀人了,你去保护苍生吧!




素还真跟天阎魔城杠上了,厉族一看你们魔族跟人族打的挺欢乐嘛,怎么能少了我,魔族一看厉族来了,怒了:多年前暗算我们的就是你们厉族吧?




厉族说:是又怎么样,素还真搞得你们元气大伤,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样?我们这次出来,不但要搞死你们魔族,还要搞死人族,要解放当初被封印的厉族之神“天之厉”到时候你们都得死!





一页书  诗号: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啊!




这边一页书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一个佛气充盈的地方清修,把佛家修为再修回来,根据佛心的指引,他找到了天佛原乡。有个扫地僧问他:你从哪儿来?




一页书说:我从苦境来。




苦境怎么样了?




不太好,我来的时候听说厉族出现了,再加上之前的魔族之祸,这是要遭啊!




扫地僧说,什么,厉族出来了!




你知道厉族?




你以为我只是个扫地的吗?贫僧本体是天之佛,当年佛厉大战,天之厉最后就是被天之佛封印的。




此时,魔族已退,厉族为祸,中原就有人来找扫地僧,也该你们出场了,扫地僧觉得是放大招的时候了,他集齐了七颗龙珠,呃……是天佛五相,原来当初封印了天之厉后天之佛就化为五相留在人间继续修行,五相合一天之佛重临人间。




至此第二次佛厉大战兴起,天之佛,天之厉两大绝世高手再战!






这个时候,苦境已经历经了圣魔之战,佛厉大战,连年征战苦不堪言,但是这几场大战却让史官觉得非常有趣,轰轰烈烈的历史才是历史啊,记载这样的历史才有趣啊!




一天,史官外出观察时政,一看,不得了,佛厉大战要结束了,不行,不行,历史要有趣,天下要死人!大家安安稳稳的多没意思,要我这史官何用?你们不打了,我就要搞事情,让历史重新轰轰烈烈起来。所以,史官找来一块儿叫做“止战之印”的橡皮,将佛厉大战的历史都擦掉了。




历史被抹去了,包括天之佛在内众人的都失去了那段记忆。




抹去大家的记忆之后,史官将笔记往前翻了几页,发现了忏罪之墙的记载,微微一笑,换了一张人皮,给自己改名叫做玄玄,后来觉得玄玄少点威慑力,就在玄玄后面加上了血傀师三个字。




玄玄找到了天之佛对他说:你当年为了封印天之厉跟中阴界做交易,让中阴界的红潮涌入苦境,然后中阴界才帮你封印了天之厉。




天之佛:你胡说,我完全不记得这件事。




玄玄:你当然不记得,因为我把这事儿抹掉了,顺便把佛厉大战的历史都抹去了,大家都不知道天之厉这宗子事儿了。你要是不跟我一块儿搞事情,我就把你跟中阴界交易的事儿告诉大家,你就是大家共同的敌人了。




天之佛:我凭什么相信你?




玄玄微微一笑回复了天之佛的记忆,天之佛这才想起来,原来当初自己确实和中阴界做了交易,中阴界专门收容那些不得好死的灵魂,后来,灵魂们发现天堂或者地狱的房价更低一些,所以都去了那里,中阴界的宙王连忙降低房价,但是已经晚了,没有人愿意去了。




中阴界鬼口减少,面临着老龄化、国防兵员不足等一系列问题,这时候天之佛来找宙王帮忙,宙王说:行,不过我这里鬼口已经不够了,佛厉大战再一结束,那死的人就更少了,你得帮我解决中阴界鬼口问题呀!




天之佛问:怎么帮?




宙王:我把中阴界的红潮放到苦境去,红潮可是污染度爆表的雾霾,PM2.5的成分太高,都成红的了!人碰到就死,都不用吸了!死了他们的灵魂就回来中阴界,我的鬼口问题就解决了。





天之佛  诗号:七情不昧四重恩,八筏常归十界魂。负业诸尘贤劫渡,无边水月大千存。




天之佛答应了。




就这样,宙王帮天之佛封了天之厉。随后,又把红潮放到了苦境。




宙王做完了这些,满心欢喜的等着新一届鬼口普查的结果,然而,鬼口普查员却汇报鬼口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少了。宙王觉得不对,连忙追上红潮,一看,却发现在去往苦境的通道上,一面晦暗的墙壁挡住了红潮的去路。此墙便是“忏罪之墙”!




此墙乃是由无数男子的血肉筑成,并且需要不断的用怨念来维持。




这墙谁建的?除了天之佛谁能建这样的墙?除了天之佛谁还知道红潮的事儿?




明白被天之佛耍了的宙王恨上了天之佛。




玄玄看着想起了事情经过的天之佛笑说:你要是不跟我一块儿搞事情,我就告诉大家你杀伤无辜铸造忏罪之墙的事儿。




天之佛:为了苍生,我不跟你搞事情。




玄玄:那我就让苍生恨你,杀你!




在玄玄的鼓捣下,苍生因为不完整的记忆,果然都觉得天之佛是大恶人,都恨他杀他。




这个时候,宙王派了自己的大臣缎君衡来了,找到天之佛说:你把忏罪之墙毁了吧,这样我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告诉你,并向大家公布被抹去的真相。




天之佛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先表达清白,然后再跟中原群侠联手阻挡红潮。




天之佛便来到忏罪之墙告解,忏罪之墙轰然倒塌,天之佛对宙王说,你把真相告诉大家吧。




宙王说:好,大家听着,真相就是我跟天之佛一起弄了个红潮出来,然后,我们又一起算计着把唯一能阻挡红潮的忏罪之墙给毁了,这孩子在背后阴过我,你们杀了他吧,我不管了。




天佛原乡一看,不能不管了,天之佛啊,以前你是我天佛原乡的天之象征,现在你是天大的耻辱啊,得把你抓回来灭了,方能证明我天佛原乡的清白呀!




于是,天佛原乡派出审座矩业烽昙捉拿天之佛,天之佛的师弟野狐禅和魔皇都跑来保护天之佛,天之佛看到红潮肆虐,看到师弟和魔皇为了自己流血流汗,看到捉拿自己的苍生被杀,心痛,心痛,一草一木,无非苍生,花花草草,猫猫狗狗,在这捉拿之战中死伤无数。




心痛,心痛,众人助手啊!




天之佛痛彻心扉大叫一声,更不多言,并指如剑,戮穿胸腔,天之佛死,身躯化为“胎藏五峰莲”。




矩业烽昙一看,不对呀,这胎藏五峰莲乃是纯洁庄严之物,天之佛化为此物,说明他有一颗纯洁庄严之心啊!莫非,此中另有隐情。




妹的,一定是那宙王在捣鬼,众僧,随我前去灭了那贼!




众僧曰:修行者,不可嗔怒!




矩业烽昙:你们不去,我去。




矩业烽昙提刀来到中阴界,对着宙王臣民说道:降者生,不降者,超生!




中阴界魂魄说:大哥,你可来了,这里房价太贵,我们早盼着超生了。




而中阴界的原住民们,又打不过矩业烽昙,最终被矩业烽昙一人灭一界!宙王流亡苦境,最终死于一女孩儿之手。




中阴界的幸存者们,吸取教训,降低中阴界房价,默默进行着灾后重建工作。




天之佛死了,天之厉却还活着,大家失去了佛厉大战的记忆,这位反倒没事儿了似的,他觉得自己秒天秒地秒宇宙,这么厉害,不称霸可惜了,便争霸江湖。






有一天,天之厉遇到了两个人,看他们骨骼惊奇,就上前挑战,不料,这两人抬手之间就打败了自己,还称他为“厉族战俘”!




What?战俘?




YES,战俘!




这两人来自“战云界”,战云界是什么地方呢?




人间四元素:地、水、火、风。世间一切生命,均来自这四种元素的孕育。




然而茫茫天地之中,元素何止千万种,自然不止这四种可以孕育生命,还有四种元素,也在冥冥之中,孕育生命造化,它们是:风、云、冰、烟。这四种元素,孕育了四个种族的生命,分别为,风岛、战云界、冰楼、烟都。




这四个地方,各自有自己的建筑奇观,合称“风云冰烟,造化奇观”!







这四奇观,并不与四魌界那样,在另一个宇宙或另一个位面,他们就在苦境之中,但因为构造元素不同,故而,无法以正常的方式被人所发现。




久远之前,天之厉侵略战云界,被战云界的绝代天骄打败,因此成为战俘。




天之厉不服:把绝代天骄找来,再跟我战一场。




绝代天骄这个时候却不叫绝代天骄了,他来到了苦境,改名叫做意琦行。




战云界的人找到意琦行:跟我们回去吧,一同完成征服苦境的大业!




意琦行可不去,因为他有两个好基友,绮罗生和一留衣,都是苦境人,他自己也在苦境修炼成为了绝代剑宿,而战云界竟然要侵略苦境,这可不行啊!




意琦行指着叫唤渊薮下的石像,问道:你还记得这个吗?




当年,战云界联合四奇观其它三位首脑,意图发动侵略,派遣巨魔神,降临苦境,然而,来到叫唤渊薮的时候,被丘山百妖路的妖王看到了。




这丘山百妖路乃是苦境妖界所在,妖界三足鼎立,为怪乐地,无始暗界,黑狱。




三大妖王一商量,巨魔神从这儿到人界去不要紧,可这家伙太大了,都把我们妖界的地脉踩坏了,地脉一坏,资源流失,他还要继续踩,这个不能忍,咱们一起去灭了那贼!




三大妖王,带上三个妖界战神赶往叫唤渊薮,与巨魔神大战,最终巨魔神战死,化为了叫唤渊薮里的那巨大的石像。六妖也损失惨重,怪乐地的妖天师战死,圣婴主失踪,黑狱和无始暗界的老大被守株待兔的天佛原乡抓了,荒初禁赦重伤陷入沉眠,鬼荒地狱变伤愈后退出妖界来到苦境娶了老婆,生了女儿。




意琦行历数着战云界侵略战争的恶果,看看,你们这做的都是什么事儿?还让我回去,回去了跟你们一起打我两个好基友的家园,不行。




意琦行拒绝了回归战云界的请求。




但我不染红尘,红尘自染人!




当初,血战巨魔神的六妖之一鬼荒地狱变离开妖界,在苦境娶妻生子,为了不连累家人受到伤害,他封印了自己的部分修为,不料后来被一个混蛋杀了。




他的女儿开始黑化,搜集父亲留下的三凶,成为了新的鬼荒地狱变!她打听到杀了父亲的人属于什么“武道七修”,就专杀武道七修的人,顺便一路乱杀,在武林掀起腥风血雨。武道七修分为内七修和外七修,意琦行就是内七修。




不但他是,他的两个好基友都是。




绮罗生和一留衣就来找意琦行,基友啊,咱不出面不行啊!




意琦行说,好,基友们,随我一道儿去灭了那贼!





绮罗生·意琦行




三人与鬼荒地狱变约战,不料开战时刻,绮罗生却被一个带着狗头面具的家伙给拦住了。没能及时赶到。




三人战鬼荒成了两人战鬼荒,鬼荒集齐三凶,厉害非常,一举杀了一留衣,正要杀意琦行的时候,绮罗生和狗头面具赶到救了意琦行。




妖界一听鬼荒地狱变出现了,战云界又来了,天佛原乡也出来了,不行,我们也得现世了,我们要攻入天佛原乡找回我们的妖王,我们要找战云界报仇!妖界群豪纷涌而出,搅得武林不得安宁。




这个时候,一直在背后带节奏的玄玄又出现了,联合鬼荒地狱变,祸害武林。




素还真觉得,这个玄玄太可恶了,我得去灭了他。




时间城主:你不能去。




素还真:为什么。




时间城主:你忘了,这个玄玄抹去了历史,等于偷走了时间,为了修补时间,把我们的时间械人给累坏了,我们时间城的日晷没人推,时间就会停止流动,人间就完了,所以我们才找你推日晷呀!




素还真:对呀,那我派个小号下去吧。




所以,素还真就分裂出了另一人格,改名为天踦爵,来到人间玩儿死了玄玄。随后,天踦爵人格重新融合,素还真不放心,又分裂出了三余无梦生人格。





天踦爵  诗号:三年寻龙,十年点穴,肩负青囊走南北;三寸知息,十面洞心,掌握乾坤通天阙。




玄玄死了,历史的真身终于走到了台前,玄玄也不过是一个史官而已,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一生奉献的历史本身,居然也有了情绪,也不甘寂寞,也要搞事情!历史的真身幻化为人,名为圣魔元史,听说素还真玩儿精神分裂,他就也玩儿精神分裂,一分分出了三个,一个叫元史天宰,一个叫缪思童,一个叫仓颉天邪。




在历史眼中,争霸才是无聊的游戏,他喜欢做背后的推手,看别人为了争霸费心劳力的可笑样子,他便继续在幕后推波助澜,激发妖界与中原的大战。




而四奇观里最坏的烟都,在古陵逝烟的带领下,灭了冰楼,搅起了四奇观之战。古陵逝烟又派徒弟宫无后杀了战云界的大姐朝天娇,战云界的人一看,杀人时先刮一阵龙卷风,把人卷进去,风过去后,只剩一堆白骨,这不是传说中风岛主人一剑风徽杜舞雩的剑法吗。




烟都装模作样主持公道,找风岛杜舞雩的麻烦,谁知杜舞雩拽的很,直接对众人说:关我屁事!扬长而去。




烟都准备进一步对付杜舞雩,然而这个时候,意琦行等人在三余无梦生的帮助下得知了真凶其实是烟都的人,于是众人开始针对烟都,然而烟都有巨魔神在,而在四奇观世界中烟元素又克制云元素,意琦行还真杀不了古陵逝烟。




这个时候,三余无梦生也不能继续帮意琦行了,因为妖界攻入了天佛原乡,把三教顶峰之一的佛剑分说都杀了,想要救出被困在天佛原乡里的两大妖王。




然而直到他们灭了天佛原乡都没有找到妖王关在哪里,原来,他们看到的天佛原乡并非是天佛原乡的全貌,真正的天佛原乡被封印了。




而封印它的正是天佛原乡自己,原来天佛原乡有一个宗教敌人,那就是欲界,欲界第六天之主魔佛波旬,是欲界信徒信奉的魔神。




天佛原乡为了确立凡间佛教徒的信仰,将魔佛波旬封印在星云河中,欲界的信徒,为了拯救魔佛,潜入佛乡,利用欲界信仰异化佛教徒,天佛原乡为了避免欲界危害其他佛门源流,故而将自己的“深阙”封印,将自己和异教徒全部封了起来,在封印内部与异教徒作斗争。




表面势力被灭,深阙的领导者裳璎珞知道这时候自己不出关也不行了,封印的搅动也惊动了欲界的残余势力,积极计划解放被封印的魔佛波旬。




魔佛波旬之前突破星云河出现过一回,在一页书等人的围攻下最终被重新封印在星云河。如今欲界的信徒们计划把这星云河搞坏,三余无梦生,妖皇等人,深知波旬再临,对人界妖界都是劫数,两人达成共识,率领人妖两界的高手,赶往星云河,希望阻止波旬再临,然而却为时已晚。




星云河宛如怒浪爆发,空间破裂,魔佛波旬出关:纵横三界,唯我独尊!仅出关的气劲,就将妖皇等人震成重伤!




波旬被封百年,正要大开杀戒,忽听半空传来清亮诗号: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啊!”




仰头看去,但见垂天之翼,抟扶摇,击三千而来,正是百世经纶一页书骑着一枚叫作“烽火关键”的超级核弹,护世而出!只见一页书驾着烽火关键,竟是奋不顾身,直接冲魔佛波旬而去!





烽火关键




波旬被核弹击中,疼痛难当,恐怖的巨大身形,裂解为三,便是智体迷达,女体女琊与恶体阎达。




智体、恶体领导欲界,祸乱武林,女体被撞的失去记忆,心向正道,曾经的欲界信徒,如今的佛乡高僧谴弥勒告诉裳璎珞,要灭魔佛波旬,唯有杀一百个不满周岁的婴儿取其骸骨制成一副棺材,名为孽宰凶棺,再搭配魔绝天棺与造化金棺,三棺装三体,雨散波旬灭!




裳璎珞不忍,婴儿何辜,苍生安危理当我等承担,安能牺牲不满周岁的孩子?




谴弥勒深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便去找了阙声云舵,为了苍生你可愿意承担杀业!




阙声云舵:我愿意。




于是,阙声云舵杀婴取骨,造孽宰凶棺,罪孽不堪,受江湖追杀,万人唾骂,人人喊打,心甘情愿。




相互角力中,欲界灭妖界,灭天佛原乡,台面无敌。




此时,意琦行与绮罗生重新联手,又找来风雪一路禅集齐三人再战鬼荒地狱变,地狱变不敌三人,被打成重伤。




素还真的另一小号鷇音子救了地狱变,并引导本性善良的她回到正义的一方,最终地狱变为了消灭波旬而死。





魔佛波旬




孽宰凶棺已有,剩下的就是抓住波旬三体,正道这边由鷇音子领导,波旬智体迷达又被干丈母娘给阴了,解送给鷇音子,恶体吸收不愿为恶的女体,有了波旬三分之二的力量,功力大增,一页书不是对手,被打成重伤,随后恶体更是1V9连续三杀,最终在魂千手以牺牲为代价的偷袭之下,才终于被擒,被鷇音子封入棺材,波旬女体更是大义无悔,自愿牺牲。




然而,这个时候,历史的化身元史天宰等人又来搅局了。




不行啊,你灭了波旬,多没意思啊。那边烟都逼杀杜舞雩,我正在蛊惑杜舞雩把逆海崇帆放出来,到时候,波旬之乱,再加上逆海崇帆之乱,人间一场大战,多好玩儿啊!




鷇音子:那你去跟烟都,跟逆海崇帆玩儿。




元史天宰:我怕你到时候再来搅局。




鷇音子:不会的。




“你发誓!”




“怎么发?”




“你要掺和我的事儿,日出一刻,老天将降下天火烧死你。”




“好,我发誓,我要负了元史天宰,日出一刻,必受天火焚身!”




元史天宰:我们现在可是站在立誓峰上,此处离天最近,立下誓言上达天听,必当应验!




鷇音子:我不敢食言,我怕死。




元史天宰:好那你就愉快的把波旬灭了去吧。




鷇音子:我们手拉手一块儿去吧。




就这样在元史天宰的注视之下,鷇音子率领中原群侠举行祸棺祭,三棺装三体,雨散波旬灭。




元史天宰:鷇音子你可以高枕无忧了。




鷇音子拂尘一甩:邪魔未靖,后顾安能无忧?




元史天宰懵了:你说啥?




鷇音子:波旬已灭,接下来就是圣魔元史了!




元史天宰一听:你耍诈。




鷇音子:诈你咋滴!




就这样,鷇音子灭了波旬回过头来又把圣魔元史解决了。




元史天宰死了之后,鷇音子在罗浮丹境静静的坐着,等待着日出一刻,天火焚身。




然而,他等了很久,天就是不亮。




因为就在鷇音子灭波旬,诛元史的时候,另一边的杜舞雩连遭重创,没能阻止逆海崇帆现世,逆海崇帆一出关,就弄了一个皂海荼罗大阵把天给遮住了。所以,天就没办法亮了,鷇音子也死不了了。




然而寻常百姓可糟了。没有阳光,作物不生长,身体不健康,死伤无数,这个时候,逆海崇帆就出来做善举,显示神迹,传播希望,声称只要信仰自己,神必将拯救世间,重现光明,神垂怜,神不朽!




鷇音子一看,这浓浓的异教徒气息呀!背后肯定有猫腻。深入调查果然发现了皂海荼罗大阵的秘密。




群侠激愤不已,我们赌上命,就是为了苍生,他们却把苍生赖以生存的太阳给遮住了,这怎么能忍?老大,我们一道儿去灭了那贼。




鷇音子曰:不可,他们已经迷惑了无数群众,我们不能硬来,需从内部化解,让众生知道他们的真面目。




于是鷇音子进入逆海崇帆,接近逆海崇帆的掌舵人天谕,天谕看重鷇音子在武林的声望,希望鷇音子能公开信仰逆海崇帆,给武林苍生起个表率作用。




鷇音子假装答应,取得信任,趁夜暗杀天谕。




天谕震怒,抓鷇音子,因得知鷇音子在立誓峰发的誓,便在崇辉圣岸举行仪式,将皂海荼罗大阵打开一个缺口,让太阳照在鷇音子身上,天火降世烧死鷇音子,这样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就是鷇音子不信仰逆海崇帆,获罪于天,逆海崇帆真的是天意所归,即可灭鷇音子,又可充值信仰额度何乐而不为?




天谕假借仪式,称鷇音子获罪于天,若上天有意惩罚,便降天火焚其罪恶。




暗中行使的却是打开皂海荼罗大阵的术法,阵法开,日光出,登时天火引燃鷇音子。群众大哗,有人哭有人笑,逆海崇帆众望所归!





鷇音子  诗号:玄歌浪蹈,幻中道真,太游方外睨红尘。




天谕见目的达到,欲重新关闭皂海荼罗大阵,不料就在此时,一道儿黄金剑芒直撼苍穹,撑住云洞,阻隔了天谕的术法,惊异间,一道儿琉璃圣火,冲天而起,直追剑芒而去,仿佛一盏指路明灯,明灯华光之下,赫见巨魔神载着意琦行振翼而飞,在剑芒撑持下,在明灯指引下,一举突破云洞,凌驾黑霾九重天,意琦行放出战云神威,一剑破天!




皂海荼罗大阵大阵,破!




久违的阳光,重新洒落人间,草木如沐新生,重新绽开枝芽,苍生也为这久违的一幕潸然泪下,神垂怜,神不朽啊!鷇音子死了,天见日了,鷇音子死了,天见日了!




然而这一切,都是鷇音子大义牺牲,有意安排,他故意泄露自己在立誓峰上的誓言,找来名剑无名倦收天,集合意琦行,沐灵山等中原群侠,让倦收天用剑芒撑住云洞,沐灵山放出琉璃圣火,意琦行在圣火指引下穿过云洞破了皂海荼罗!




鷇音子看着那沐浴在光明中的世界,柳暗花明,山清水秀,万物生发,欢声笑语:“最后这一眼,值得了!”




恍惚中,眼前涌现出诸多面孔,那是诛波旬,灭元史的道路上,众多一往无悔的牺牲者。地狱变的幻影,似乎说了一句话:“恩公,你的路是自己选择的吗?”




鷇音子:“是我自己的选择,而在这条路上,吾道不孤!”




一眼过后,天火焚尽,鷇音子魂飞湮灭。




赶来救鷇音子的殊十二和北狗,听到了百姓们“鷇音子死了”的欢呼声,只能怒而离去。






鷇音子死了,逆海崇帆却还在,且信徒成倍数增加了,倦收天暗下决心,我绝不放过你。




逆海崇帆号召三十万信徒,前往祭祀,谁知到了祭祀地点,才知道所谓祭祀便是杀了这三十万人打开一个通往神明的道路。




事情传出,倦收天大怒,打上崇辉圣岸,他的基友原无乡也出来帮他,最终逆海崇帆被打的有名无实翻不起大浪了。




而他们的“神”却还在,牺牲三十万人开辟的通道,通往一个叫做黑海森狱的地方,黑海森狱出现,素还真不能再坐视不理了,他离开时间城,回到苦境,先帮意琦行把古陵逝烟灭了,风云冰烟,造化奇观,至此烟去云散,风过冰消,而四大元素却凝聚成了一个球,名为元生造化球。




素还真问意琦行:这是啥东西?




意琦行摇头: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想回家,花草弄弄,茶水喝喝,休息几年,一般小事儿别叫我了。




意琦行走了,却来了一个叫左龙缺的人。




“胡说,谁说老子是人,老子是龙,自称本龙。”




哦,左龙缺这人……呃,是龙,说:这元生造化球是我的。





左龙缺




素还真:怎么是你的?




左龙缺:在我的家乡,龙族本是长生不死,然而我一出生就没有护心鳞,故也失去了鳞族长生不死的天命。我来到苦境寻找我的护心龙鳞,然而来到的时候,不知道赶上了哪座火山爆发,就被人当成了龙祸,让倦收天和原无乡的前辈给杀了,本龙死后,口中龙珠吐出,化为了元生造化球,元生造化球又化成风云冰烟四大元素,孕育了四奇观众生。如今,四奇观的人一死,我的意识具有了实体,就是你如今看到的模样。




素还真一听:乖乖,真厉害呀,那你的家乡在哪儿?




左龙缺:天疆。




天疆是黑海森狱的老对头,当年黑海森狱的阎王跟两只虫子合伙坑了天疆之主牧神,如今天疆的臣民得知黑海森狱在苦境出现,便也来到苦境寻找牧神。




素还真说,行,等你们找到了牧神那黑海森狱就多一个对手,我就多一个盟友了。




然而,事实让素还真失望了,牧神被阎王暗算之后,纯洁的心灵受到了无情的伤害,再次归来的他,不再信奉什么仁心仁术,转而崇拜力量,要搞扩张,要侵略苦境,要灭阎王。




阎王一看天疆来了,不行我得呼叫我的盟友啦,德玛西亚!这一呼叫不要紧,居然又叫来了五个跟黑海森狱接壤的国家,名字都很奇怪,都跟颜色有关,我们就叫他绿国,红国,金国,蓝国和紫国,连同黑海森狱的阎王,共同组成了六王。




这下好了,天疆要侵略苦境,六王也要侵略苦境,素还真一时险象环生,不过他不愧为中原第一智者,立刻想到,天疆的牧神既要侵略苦境又要打阎王,他是两边不讨好啊,不如先联合阎王灭了牧神。




而阎王也正愁灭不了天疆,两人结盟,最终六王势力灭了天疆。




阎王召集六王开会:天疆灭了,接下来咱们要去苦境抢地盘了。




绿国王表示,好兄弟,我挺你。




红国王表示,你休想独吞肥肉。




金国王表示,不打仗,要和平,和气生财。




紫国王表示,我只是个打铁的。




蓝国王表示,我是弱女子,不掺和你们男人的事儿。




阎王说:好,绿王兄弟挺我,红王也觊觎苦境肥肉,那咱们三王下去一块抢地盘去吧,金王回家,不过经费要多多提供啊,紫王也可以不参与但是要给我们打造点神器呀,蓝王?好吧,我们抢完了苦境,再决定抢不抢你!




就这样,三王降临苦境,灭无数派门,然而,此时的苦境有素还真坐镇,他召集了叶小钗,倦收天,原无乡等人,与三王势力大战,期间素还真突发脑偏风,总说看到了自己死去已久的老婆,正道领袖的责任落到了商清逸身上,商清逸选择以情动人,与绿王成了好朋友。




阎王一看,敢跟我抢基友,我杀了你,阎王杀了商清逸,绿王一看后宫起火,爱妃被废后所杀。




阎王问绿王:你忘了跟我的约定了吗?




绿王生气了:老子不玩了,老子玩儿异性恋去!




所以绿王就交了一个女朋友,阎王一看,岂能容她,又杀了他女朋友,绿王一看,妹的老婆基友你全杀,真不想好好过了是吧。那就打!




两个基友,一番大战,最终绿王被杀,阎王重伤。




这个时候,早就准备好了的正道人士接二连三的狙击受伤的阎王,最终由赮毕钵罗灭了阎王。




三王去两王,红王却终于找回了一个艺术家的初心,回家写唱本去了。




那大家安安稳稳过吧。然而,霹雳不息,苦境风雨不止啊,三王之乱刚过,九轮天又来了。






苦境问:你这九轮天是什么天?




九轮天:问你自己,你这苦境,经历了多少战火洗礼,悲欢离合,惊恐忧思。




苦境:我怎么数得过来,谁让主角全赖在我苦境不走啊!




九轮天:那你就不冤枉了,我九轮天就是由恶、邪、沉、瘴、贪、恨、昧、色、疑,人世间种种的恶业,逐渐凝聚而成的世界。




苦境:哦,那我是你妈啊,你怎么能回过头来打你妈呢?




九轮天:你当我愿意啊,我这里资源缺乏,是要死人的,他们死光了我都不在乎,可他们不听我的啊!你身上那些苦境的主角他们听你的吗?




苦境:哎,不听啊孩子!




九轮天:我对他们发过脾气,但他们也实在没办法啊!妈,我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如果我毁了,他们能去哪儿啊!




素还真:没事,九轮天阿姨,你把你子民的领袖交给我,我能把他训练成我们苦境的友好子民。




九轮天问苦境:妈你看呢?




苦境:嗯,这家伙靠谱。




九轮天:那好吧。




素还真进入九轮天跟九轮天的首领搭成协议,让九轮天的子民来到苦境生活,与苦境人民和谐共处。九轮天最后看了子民一眼,爆炸了。





九轮天




外敌解决了,苦境的本生民觉得,是该讨论讨论苦境的归属问题了,所以苦境势力最大的三教:儒、释、道就暗中较劲,相互撕逼了。




他们相互争霸,不小心把封印着幽界的封印给弄坏了,幽界的魔类又趁着苦境内乱,攻击苦境,他们互相利用,征伐不断,精灵族们愤怒了,人与魔都是混蛋,只知道满足自己的私欲,都不管苦境母亲了吗?你们就是生在母亲身上的病毒啊,我们精灵族要灭了你们!




不巧这个时候,素还真一辈子的基友一线生又在泥婆暗界被人贩子给拐走了,素还真赶紧得去救好基友,但是苦境这一摊子事儿怎么办?只好请一页书出马。




素还真:老哥啊,只有你这天下第一人才能稳住局势了。




一页书:不行啊,我正忙着投胎呢。




素还真:你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一页书:这样,我给你一颗灵珠,里面有我多年修为,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素还真布计,让大魔头夸幻之父吞了这可灵珠,从此灵珠就在夸幻之父体内寄生,素还真看着这个大魔头,越看越感觉他越像自己的好友,越来越善良,越来越正义,越来越慈悲。




素还真都怀疑,这灵珠是不是就是一页书本身啊,夸幻之父会不会变成一页书?




随后,他放心的去救自己的另一个基友了。




而夸幻之父杠上了精灵之主阳神!




双方角力之下,夸幻之父体内灵珠运转,夸幻之父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崭新的人物,名叫寄昙说。




寄昙说等人与精灵族和幽界纠缠,苦境历经劫难,然而他们都不知道,在这场浩劫背后,还有一个惊天阴谋,那是一场由天与地的赌注而起的阴谋,天迹,地冥,人觉这天地人三乘,如同当初的玄玄与圣魔元史一般,在背后推波助澜,左右台面上的局势。




如今这三个神一般的存在,都站在了台面之上,他们会给苦境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而精灵族灭绝苦境生灵的做法,与当年的弃天帝又是何等的类似,最终,神与魔,天与地的交锋,会不会引得这位霹雳第一灭世大神再临呢?




天地人三乘,究竟谁为黑,谁为白?




苦境被魔头搞过,被天神搞过,被邪灵搞过,被历史搞过也被元素搞过,还被怨念搞过,如今这一回又是谁不爽了呢?




我猜是苦境自己不爽了:你妹,霹雳两千多集,我受了多少苦,结果呢?除了荒烟贫瘠我得到了什么,我闺女九轮天都没了,我哥哥道境都被弃天帝灭了,我不爽我要搞事情,我要杀了你们这班不肖子民!




那么问题来了,在幕后搞事情的会不会真的是苦境的化体呢?如果真是这样,那一页书这些深爱苦境的中原群侠面对母亲的愤怒又将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想知道?咱们一起追剧吧!



0 顶一下

对不起,您所在的会员组没有评论权限。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