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魔录第33、34章观后感:末日之灾、赤子之心、精灵之殇

yiyeshu · 2017-07-30 10:25 · 点击 1260
顺说今年因为公司事情比较多,看剧也一直是断断续续,直到月中的时候才赶上新剧的更新,本来上周想来一发评论,可是太久没写了,写了不到一千字就写不下去于是就太监了。
当然这周肯定不能太监了,因为孤雁喜爱的大流氓剑子回来了,当道武王谷正道众人各种无助,即将GG思密达的时候,一道久违尘世的身影从天而降,挡下了竞邪王以及四烈旗旗主等人的惊世大招。
要知道,当年为了抵抗弃老总保卫神州,三先天可是耗费百年功力,而后各种没有恢复就急急付出,破格的一塌糊涂,最为悲伤的佛剑竟然连自己的佩剑都断了。
如果玄尊的地位以及修为没有水分的话,那么连他都忌惮的邪恶势力肯定战力滔天,值得巅峰的三先天出手拯救世界,当然不能忘记还有最为暴力的梵天一页书。
当然这个只能想想就好,毕竟王谷反派当前的势力极为强大,竞邪王+四旗主+崇掌教+全真子+尚未露面的道主,一个剑子即使有抗衡弃总的能为,也只能跑路了。
能跑的地方也不多,估计只能老老实实跑回半半天,可是跑回半半天就更尴尬了,到时妥妥的要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而且这个毕竟是道门内斗,佛门和儒教的人肯定不会参与进来,也就是说三先天其他两个流氓暂时是不会上场的。
整个佛门现在也就一个一页书在撑撑场面,倒是儒门最近风头不小,从当初飘渺月引出文诣经纬,到后面的德风古道,儒门可谓撑起了苦境正道的半边天。
德风古道这帮人做事也确实给力,如果没有儒门这次的强势营救,那么不知会有多少百姓会死在血闇之灾。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然后所惹的麻烦也就越大,按理说为了平息这五次血闇之灾,德风古道是出钱出力,而身为主事的玉离经更是殚精竭力,战斗在第一线。
可是一等到灾乱平息,在有心人的煽动下,玉离经入魔这件事便被无限放大,这么放大的结果就是,所有的儒门前去逼问真相,玉离经为撇清德风古道,不得不退出儒门。
退出儒门后,必然会遭到乐寻远的逼杀,然后玉离经彻底入魔,想想当初如何逼疯寄昙说,乐寻远可是相当有经验。
说到乐寻远,这个哥哥还是可以,在古原争霸那次武功被废时,孤雁还以为这个酱油大侄子就要退场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接下来大侄子的表现直接亮瞎了眼,圆公子、陽神、筝儿、地冥、越骄子等等boss,都给了乐寻远表现的机会,最后这些老板们都死了,而这个连续跳槽的员工却越混越好,地位越来越高,功力越来越深厚。
当然,地冥没死已经得到确认,而越骄子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法儒KO了,如果越骄子真这么死了,那么就有些尴尬,布局这么久刚刚才让圣剑魔刀开封,如果自己不用那就太可惜了。
左手刀右手剑,如果这个两把武器最后留给亲爱的小钗哥,是不是一个很美妙的事情?

继续本周的剧情讨论:

末日之灾,来自玄尊
厄祸之始,万恶之初,把这个评价放在即将来到的天邪众身上不知道合不合适,要知道霹雳已经有太多的反派组织没出场时渲染的这牛逼那牛逼,可是真正登场后,立马各种破格。
远的不说,但说最近的战云界和九轮天这两大势力,把苦境各大势力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厉族不过是战云界的手下败将,九轮之一绝日狂图的异识更是把苦境众人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可是等到这些组织真正登场后,就只能呵呵了。
突然好怀念佛业双身了,这么给力的反派boss不知道何时还会再出,能逼的一页书自爆的两个人,又岂是普通反派可以比得上。
好吧,就算这次的天邪众确实厉害,也配得上“厄祸之始,万恶之初”这至高的评价,他们的出现也确实会给苦境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甚至会把整个中原都祸害掉。
可就是这样,玄尊你真的别无它法了吗?
以邪制邪,以恶制恶,这个想法也不能说不行,只是这个代价,真的值得吗?在孤雁看来,真的没到这个地步吧?
要知道当初弃天帝降临后,神州四根支柱倒下了三根,最后为了保住最后一根神柱而导致在盘隐神宫发生的一场场大战,那个时间段死去的人有多少估计都统计不出来,还有比这更差的局面吗?
好吧,或许当初示流岛之战真的把玄尊给吓到了,要知道玄尊在苦境修行者当中的地位之高,简直就是传说一般的存在,不然剑颠以及剑上缺这些平常眼高于顶的人在玄尊的一声号令下,便杀向示流岛。
那一战回来之后的玄尊就开始布局了,从末日一号到末日十七,这便是十六个无辜的性命没有了,接下来的精灵和人族、魔族的大战,以及后面的血闇五灾,死的人已经太多了。
可惜的这还不是终点,虽然说开启血闇之灾后,死的大部分都是平常百姓,可是这也是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
就算是最后利用末日之灾真的铲除了天邪众,这些灾难所造成的损失又有谁来补偿,更何况末日之灾或许能缓解天邪众的入侵,但是肯定会被天邪众给KO下去,不然就对不起“厄祸之始,万恶之初”这个评语了。
或许玄尊早就有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觉悟,但是这一切真的没这必要,这或许就是素还真比他可爱的地方,因为素还真是不可能利用百姓的死来对抗邪恶的。

赤子之心,来自邃无端
说实话,本周邃无端的表现简直丢人丢到家了,什么他父亲,母亲,圣司,法儒,剑颠,剑咫尺所有和他相关的人的脸都丢光了。
这莫名其妙就把两千剑魂给丢了,这败家孩子,当时为了融合这两千剑魂,他自己可以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本来在大战越骄子后,还以为从此无端的战力总算升级起来了,从此成为年轻一辈的翘楚,扬眉吐气就在今朝。
可惜的是,在乐寻远的有心算无心之下,两千剑魂被圣剑吞噬,邃无端直接从云端掉回人间。
当然,孤雁在这里如果只是单纯的吐槽无端的话,那么不要说别人,孤雁自己本身也是纯属吃饱了撑着难受。
虽然无端这次再次遭受挫折,但是无端童鞋的自我恢复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大,才从聂寒哪里出来,见了剑颠一面,然后德风古道走一遭,他就没有了失败了自怨自艾,而是重新确立了一股无穷的战意。
这里为什么要说再次遭受挫折呢?
我们来简单回想下邃无端的一生,因为圣剑一案,直接失去父爱和母爱,而后找回母亲,却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母亲就死在恨吾峰手上,然后自己入魔,挚友圣司死。
直到最近的人生轨迹才略有上升的趋势,身边有剑颠这样一个长者倾心教导自己剑法,和自己的兄弟相认,和德风古道众人也是相处的很融洽。
再到刚刚两千剑魂的丢失,可以说,无端这一生也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一生,可就是如此多的灾难,确认没有将他吓到。
他还是他,那个谦卑有礼的邃无端,那个充满斗志的邃无端,再多的苦难加身,也不能将他打到。
因为他不是乐寻远,肠子有成千上万个弯弯,他很简单,尊敬身边每一个长辈,用心交往每一个朋友,自信对抗每一个敌人。
这就是邃无端,想来这也是圣司如此坚挺他的原因吧。

精灵之殇,来自精灵天下
这个话题很沉重,因为孤雁实在不敢多想,本来以为精灵天下已经退隐了,那么他们就该远离这个纷乱的江湖,
可是最近BJ给精灵天下的戏份实在太多了,多的老是让人有一些非分之想,可以预想的是,精灵天下还要被卷进江湖,而关键就在那一口刀。
很显然,那口刀封印了一些东西,而其中以八部众的概率最大,天邪众即将一个个登场,那么作为邻居的精灵天下,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于是问题来了,这次精灵天下又将面对何种危险以及要牺牲多少族人,才有可能脱离江湖这个无底漩涡。
要知道,当年因为地冥的算计,包括天织主、陽神、兽王等所在的精灵部族卷进精幽大战,最后虽然有部分族人回归精灵天下,可是包括陽神、寒武纪等精灵天下的精英却永久性的留在了苦境。
久远前的精幽大战如今已经没有多提的必要,因为交战双方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一切看似做的很对的事情如今看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精灵一族真正的转变从小月走进狩宇开始,可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精灵一族开始走向自我救赎,回归祖地的艰难路程。
只是这个路程,一路浇满了鲜血,是那么的悲壮,又是那么的凄凉。
先是作为精灵一族最为强大的陽神在自己同胞的偷袭围剿下重伤,坐骑猫儿少爷死,接下来陽神死,兽王死,紫妃死,惊雷尊死,雪爵死,冷飘渺死。
如果说被希望种子控制的精灵众人是一群不分是非的恶徒,那么在解开希望种子之后的精灵一族,就是一群互帮互助的楷模。
他们为了营救每一个同胞的时候,都愿意付出自己的性命,因为同胞的性命重过自己的性命。
他们死都是那么安详,因为他们重新找回了自我,这样的自我甘愿为精灵一族付出,包括自己的生命。
可他们又是那么不甘,因为他们还有族人需要他们的去拯救去保护,他们还有最大的敌人没有除去。
如今只希望已经退隐的精灵一族能真正的退隐,不然那些为了完成这一步前辈的死就变的毫无意义。
精灵天下封印入口的鲜血已经风干,那用鲜血换回的安宁希望能长久一些,只是这个会是希望呢?还是奢望呢?

回复一条

只有部落成员才能发言,请先加入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