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紫脉线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霹雳紫脉线剧情讨论

霹雳紫脉线角色

霹雳紫脉线分集剧情

造世七侠集聚七星拱月台,至尊棺引来三途判,三途判落入圈套……

[造世七侠各自举起吸雷针,吸雷针招来自然雷电,三途判发出惨叫。]

旁白:七星拱月台上风云雷动,造世七侠执行诛邪任务。三途判被造世七侠各持吸雷针所引动的电光石火缠住,无法挣脱。

[三途判发出气功想突破电网。]

旁白:三途判全力施展无上魔法对抗,可是七星拱月台乃是天然的神秘天阙,配合七支吸雷针产生强大的磁场,迅速吸取三途判的气功与掌力。三途判、三途判,魔筋鬼骨的三途判渐渐被炼化了。

[镜头一一拍过素还真等人。]

旁白:霹雳轰隆,火龙逞威,腹中首已经耗尽元神,终于被炼化了。

[腹中首发出最后一声惨叫,身体化为尘土,散落地面。]

鬼王棺:腹中首啊!

业途灵:道友啊……啊!

鬼:业途灵,振作啊!

[业途灵摇晃数下。]

旁白:业途灵也被穿梭的电网所炼化了。

[业途灵哀号一声,化为灰烬。]

鬼:啊!

旁白:三途判三个已经死二个,鬼王棺正在做垂死的挣扎,就在千钧一髪之际……

[镜头一转,金小开冲出来。]

金:叶小钗!

[金小开发出一道刀气直劈叶小钗。]

钗:啊!

[叶小钗回身却来不及抵挡,被刀气贯穿胸膛,向后倒地。]

旁白:金小开大声一喝,刀随声到,叶小钗猛然转身,胸膛中刀倒地了。

[云渡山,今生一剑抱着叶小钗走进来。]

今:一页书在吗!

书:哎呀!叶小钗啊!

[一页书急忙走上去替叶小钗做急救,可能是先止血之类。]

书:是被龙骨圣刀所伤?

今:是。

书:金小开能够一刀砍中叶小钗,令人忧心啊。

今:是那个小子卑鄙!

书:是他坏了你们的任务?

今:嗯,走脱了鬼王棺。

书:真是可惜啊。今生一剑,先将叶小钗扶入内中休息吧。

[今生一剑听话照办。]

书:既然失之东隅,何妨收之桑榆呐,嗯……

[今生一剑从里面走出来。]

书:叶小钗一生灾劫连连,此回尤甚,可能会因此终生残废。

今:啊?!有这么严重?

书:金小开那一刀使得叶小钗下半身的神经受到重创,现在已经失去知觉了。

今:啊!叶小钗的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唉……

[痛心颤抖。]

书:你很伤心?

今:是!

书:未闻你与叶小钗有交情。

今:以前没有,甚至我们还曾经处于对敌的状态……可是现在不同了。

书:因为你们同是造世七侠吗?

今:这是其中之一,最大的原因是现在叶小钗已经是我的主人。

[琉璃仙境,荫尸人被秦假仙往死里痛打,鬼哭狼号中。。。]

荫:阿爸喂啊~~

秦:都是你,都是你!……你再叫,还敢叫!你真是要把我气死!今天若不将你打死,我怎么对得起天下众人?我怎么向各位同志交代?我打死你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荫:啊,老大啊,别打了!再打我真的会被你打死~

秦:对,我就是要把你打死!你死才能向天下谢罪!

荫:老大,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弟呢,你就忍心看我死吗?

秦:老弟?说到老弟我就一肚子火!你害我被人批评家教不严,破坏大事,你害我面子扫地,名誉蒙羞!

荫:老大啊……

秦:别叫!今天我就大义灭亲,打死你这个荫尸人!

[又一阵暴打。]

素:且慢。秦假仙,手下留情吧。

秦:素还真,唉……

荫:素还真呀,赶快救我!

[马上爬到素还真背后去。]

秦:谁说情都无效啦!我在执行家法,别人只能参观、不能干涉!

荫:老大啊~~

秦:别怪我对你无情,是你不该把叶小钗在七星拱月台的行踪告诉金小开知道,导致造世七侠诛邪的任务功亏一篑,连叶小钗也被杀伤,这些都是你的错,不可原谅的错!

[两个人绕着素还真一追一逃。]

荫:老大啊,我知道了,是我错了,你讲慢一点啦,我不对我笨蛋!但是请你相信我,我绝对是无意中说溜嘴,我不是故意讲的!

秦:不管你是不是故意,反正这件事情因你而起,鬼王棺才会脱逃,鬼王棺没死天下就不能太平,这种弥天大祸,你就是死十次也不足惜。

[另一厢,一页书在江湖上找医生的时候,正巧遇到燕渡关追杀天祸妖狐与帝王根,便出手打退燕渡关,救了帝王根两人。知道帝王根精通医道,一页书就将他们带回云渡山,请帝王根给叶小钗看病。]

书:帝王根,你看了怎样?

帝王根:很困难。

书:很困难?那表示还有希望,只是困难而已。

今生一剑:前辈,请你拯救叶小钗!

帝:救人我义不容辞,但是要使叶小钗复原,必须先将叶小钗已被砍断的神经接好,然后再用我的千年参气来恢复他的元气,使其血液循环正常。可是天下间没有人有这种本领,就算华佗再世也做不到。

今:有志者事竟成,就算走遍天涯海角,访遍天下名医,我也要去寻找。

书:今生一剑,你的真诚令人感动,叶小钗有你帮忙复原有望矣。

今:这是我的本份。

书:嗯,既是如此,那一页书就替你出面说服武皇,让你恢复自由之身。

今:多谢。

帝:唉。

书:还有困难吗?

帝:我是在烦恼天祸妖狐。天祸妖狐为了帮助我对付燕渡关,已经牺牲了血灵道,体内鲜血大量流失,若不及时解救他,必定失血而亡。

书:嗯……

[素还真,秦假仙及荫尸人三人来到云渡山。]

素:叶小钗呢?叶小钗的伤势如何?

书:叶小钗被砍断筋脉,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了,恐有残废之虑啊。

[镜头特写素还真震惊状……]

素:啊!残废?

秦:啊?叶小钗会变成残废?……

[转向荫尸人,荫尸人开始发抖。]

秦:都是你,都是你造的罪恶!我打死你这个大罪人,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几分钟前发生在琉璃仙境的暴力剧码再次在云渡山上演。]

荫:哇啊,老大啊。

秦:不把你打死,我要怎么面对叶小钗。你该死!该死!!!

[抓住荫尸人往大树上反复撞击。]

素:秦假仙,住手呀。

秦:你这个混蛋!巴格牙路!畜牲(日语)!叶小钗被你害成残废,你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赶给我去死,去死!死死死……!!

[素还真在路上遇见雾谷老人迎面而来。]

雾:素还真,叶小钗情况如何?

素:情况不妙。如此这般……

雾:唉,真是令人遗憾。有一事我觉得奇怪,百思不得其解。

素:何事费解?

雾:既然叶小钗能够拔出今生一剑头上的短剑,还能保住今生一剑的性命,那表示叶小钗的剑法已经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素:是,拔剑之事当时造世七侠无人可施,足见叶小钗的剑法是七侠之中的翘楚。

雾:练剑之人的特色就是敏锐,不但反应敏锐,动作敏锐,连他的感觉也比常人更加敏锐,叶小钗的敏锐程度一定比一般的剑客更加敏锐。那他为何会逃不过金小开的突然一击?

素:雾谷老人你有所不知,叶小钗不是逃不过,而是他不愿意闪。

雾:为什么?

素:因为叶小钗忠于职责,在七星拱月台的行动之中,他眼见三途判已经被炼化了两名,只剩鬼王棺奄奄一息,他当然有感觉到金小开的杀气到来,他也有能力闪避那一刀,但是他不愿意。因为如果他这一闪,偏离了他的岗位,便使鬼王棺有隙可乘,也等于让鬼王棺有了生存之机,那他岂不是愧对众人所托,愧对天下苍生。

雾:喔……

素:所以他硬挡金小开那一招,目的就是要与鬼王棺同归于尽。

雾:啊?!

素:谁知天不从人愿,只差分秒就可以炼化鬼王棺,却是前功尽弃,叶小钗的苦心也白费了。

雾:唉,叶小钗不惜自己也不愿放弃他的职守,他不但剑艺超群,还发挥了剑道的最高精神。雾谷老人衷心钦偑,叶小钗是英雄中的英雄。

素:是呀,可是这位英雄却是命运多舛啊。

[醉贵妃的华轿登场,要求与雾谷老人单独谈话,素还真便就此告辞去找医生了。]

今生一剑在江湖上四处寻访名医,而魔域鬼帝想要得到原先插在今生一剑头上的玉衡天剑,于是派出四名杀手狙击。今生一剑杀了其中一人,自己也受了伤,他逃至一处草屋,遇见住在这里的银童与花非花,花非花出手逼退魔域三人,并留今生一剑在草屋养伤。今生一剑初见花非花为之惊艳,而自惭形秽,花非花好心安慰解其心结,两人对彼此都有好感。当晚今生一剑在睡梦中被怪兽凄厉的叫声所惊醒,想去看个究竟却被银童阻止…

[次日清晨。]

今生一剑:承蒙姑娘盛情,今生一剑要告辞了。

花非花:今生一剑……

[从内房走出。]

花:这么快就要离开吗?

今:是。

花:伤势有好转吗?

今:有。

花:看你身不离剑,相信一定剑术高超。

今:不敢……

[抬头看到花非花手上的伤痕。]

[注:花非花在夜间变为妖物时,为怕伤人伤己,所以每天晚上都把自己绑在树林之中。今生一剑前夜所听见的,便是花非花挣扎时的悲号。]

今:嗯?姑娘,为何你双手手腕皆有瘀血的痕迹?到底发生何事?

花:啊,没什么,是不小心撞到的。

今:撞到?

花:是,我们山野人家粗脚笨手,做事情难免会撞到,这没什么要紧。

今:依照常理,不可能双手都撞到。而且这种痕迹是被束缚用力挣扎所留下的。

花:你别胡猜了,这真的是撞到的……对了,我听说武林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剑客,名叫叶小钗。

今:是的。

花:听说他是悟出“只手之声”,才被名铸剑者半驼废收为门徒,学得盖世剑术。

今:嗯,有这种传说。

花:叶小钗所拥有的阴凤剑与紫凰刀也是一代神器,神器配名士,使得他嬴得“刀狂剑痴”的名号。

今:嗯。

花:叶小钗身经百战,虽然境遇不甚平坦,可是他仍然在极困难之中,顿悟剑道,练成心剑,真是使人钦偑啊。

今:嗯!

花:听说他受伤了。

今:是。

花:真是令人担心,这么好的剑客,苍天一定会保佑他的。

今:是。姑娘,今生一剑要赶快找寻名医,就此告别!

[不爽地甩袖离开。]

花:今生一剑……

[倒是很不舍的样子。]

[银童走了出来。]

银童:自己的情况自己要了解,有很多事情是可遇不可求啊。

花:我明白,我明白……

之前造世七侠破酆都鬼楼的时候,一页书硬接鬼王棺三掌面不改色,吓得鬼王棺落荒而逃,但其实一页书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只是表面上逞强而已。加上后来一段时日忙这忙那,一页书也没专心医治,邪灵之毒的内伤慢慢地严重起来……帝王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帝王根:一页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分明内伤已经恶化。我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走到一页书面前。]

帝:让我为你医治吧,你不能再拖下去了。

书:帝王根,多谢你。你若为我医治耗尽元气,就不能帮助叶小钗复原。

帝:要医治叶小钗必须等找到名医之后,要找到名医并且短期内之事。

书:不管如何,我希望你保持元气,随时可以帮助叶小钗。

帝:你放心,我现在医治你所耗损的元气,我自信在一百天之内便可恢复。

书:我还撑得住,还是等叶小钗痊愈再说吧。

[云渡山室内的病床上,失血失骨的天祸妖狐昏睡不醒,而叶小钗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意识很清楚,他留心听着外面一页书与帝王根的对话。]

帝:坦白讲,你比叶小钗更加重要。

帝:虽然叶小钗是一名不可多得的战将,但是你是灵魂人物,是领导者,是龙头……

[房内的叶小钗身体微微发抖。]

帝:俗语说,“群龙无首,则自乱”,所以叶小钗可失,而你不可失也。

[叶小钗闻言低叹一声,从床上翻身而起,因为下半身瘫痪,他只好用手艰难地爬着,离开了云渡山。]

书:帝王根,你不应该讲出这种话才对。在一个团体里面,每一个人都很重要,不可忽视任何一个人的力量。

帝:既然你叫我不可忽视每一个人的力量,那你为什么不让我为你疗伤。莫非你根本就不重视你自己。

书:这……

帝:一个连自己都不重视的人怎能去重视别人呢?一页书,你方才的话前后矛盾。

书:唉。

帝:不可再犹豫了。让我为你疗伤吧。

[帝王根见一页书不再反对,便出手以真气为一页书医治内伤。但令帝王根与一页书始料未及的是,千年参气虽然帮助一页书恢复元气,却也同时加速了邪灵之毒在一页书体内的蔓延……即是说,救人反倒成了害人。。。这是后话,先搁下。]

[为了医治叶小钗,素还真找到了老朋友宇宙神医。背景音乐是素还真悲曲。。。]

宇宙神医:素还真你来找老夫,不是要喝茶聊天吧?

素:好友,我是专程来找你这位宇宙神医的。叶小钗被龙骨圣刀砍断筋脉,导致下半身已经无法动弹,希望你赶快医治他。

宇:筋脉被断,肢体麻痹。这种病例不是药石可以治疗啊,老夫实在无能为力。

素:唉,你也无能为力。

宇:我没办法……

素:那素某告辞。

[素还真前脚刚走,鬼王棺就突然出现在宇宙神医面前,迅速止住神医行动,并给他喂了不知什么东西……]

鬼:哈哈哈,你已中我独门之毒。

[拿出一张纸,交给宇宙神医。]

鬼:依照计划行事,否则,死!

今生一剑在武林上到处寻访能医治叶小钗之人,半途中又遇来自三分缝光明城的两神秘索取玉衡天剑,双方一言不和大打出手,僵持之际至尊棺出手帮今生一剑打退了两神秘。

今生一剑:至尊棺的实力令人大开眼界。

至尊棺:今生一剑,今日我会出手是希望你要将吸雷针保管好。

今:既然你可以将那两人打退,因何不出手强取?

至:我虽然很需要吸雷针,但是我答应天下第一的事情一定要遵守,我不强求,但也不容别人强取。

今:此人不失君子作风。

[一页书匆匆向今生一剑走来。]

书:今生一剑,你有没有看见叶小钗?

今:叶小钗?他不是留在云渡山吗?

书:唉,是我一时疏忽,叶小钗已经离开了。

今:啊?是被人劫走的吗?

书:应该不是,因为天祸妖狐尚在,只有叶小钗离开。

今:叶小钗怎么会出走,他已经半身不遂了。

书:唉,赶快分头找寻吧。

今:嗯!

[两人分头出发找人。]

鬼王棺被万魔指所救,之后万魔指又请来表象意魔,共同订下计划对付一页书、素还真等人。一方面鬼王棺受命威胁宇宙神医与之合作,而另一边表象意魔找到素还真,透露“天下第一”就是素还真的儿子素续缘。素还真闻听之后立刻去向天下第一证实,而天下第一却坚决否认。

[天下第一不肯与素还真相认,拂袖而去,素还真正在为此伤脑筋之际,宇宙神医来找他了。]

宇宙神医:素还真,我到处在找你!

素:哦,宇宙神医?

宇: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想出医治叶小钗的方法了。

素:啊,太好了!是什么方法?

宇:用“神石之泪”让叶小钗服之。

素:“神石之泪”?什么是神石之泪?

宇:所谓神石,就是指烟山同心石。要使神石流泪很简单,只要两个有血缘关系的人,譬如父子、母女或是兄弟都可以,一同在神石之前回答三个问题,不但这三个问题的答案要正确,还要一致,这样神石自然会滴下三滴眼泪。

素:好神奇的同心石,这般灵性。

宇:是,所以神石之泪具有神奇的疗效。

素:如果回答错误呢?

宇:答错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两个人的答案要一样,否则蚀骨毒瘅立刻笼罩烟山,任你大罗天仙也脱不了身。

素:原来如此,好友,感谢你专程赶来指点。素某先行告退。

[离开。]

宇:唉……老夫是不得已,我太自私了。

叶小钗离开云渡山后,很凄惨地一路爬行,更凄惨的是居然非常不幸地遇到武皇那个奸险卑鄙无耻的大坏蛋……

[刁七爷死后,武皇来到他的墓前找阿鹤,阿鹤坚决不跟他回集境,武皇愤然离开,远远看见叶小钗用手在地上爬行。]

武:你是……叶小钗。

[叶小钗抬头看见武皇。]

武:你怎么变得这般狼狈呢?

[叶小钗不理他,继续一点点向前爬。]

武:慢着!

[叶小钗再抬头。]

武:看来你已经身负重伤,不良于行了。就让武皇带你回集境吧。

[叶小钗急忙摇头。]

武:本皇可以为你医治,也可以给你一个新的生命。

钗:啊!

[叶小钗面露惊慌,更加用力地摇头,表示不愿跟随武皇,又往前爬去。]

武:哈,叶小钗,不管你肯不肯,现在都由不行你了!

[出手制住叶小钗的行动。]

武:走!

[将叶小钗带回集境。]

[一页书回到云渡山。帝王根上前寻问情况,而醉贵妃在一旁等待雾谷老人。]

帝王根:一页书,找得怎样?

书:毫无收获。

帝:叶小钗行动不便,不可能走远的。

书:唉,他是有意要避开我们众人。

[素还真到场。]

素:各位,我有个消息要转告各位。

书:什么消息?

素:我的好友宇宙神医所言,烟山神石之泪,可以医治叶小钗。

书:神石之泪?

素:是,只要有血亲关系的人往神石之处回答三个问题,神石就会流泪,那神石之泪拥有神奇的功效。

醉贵妃:这是假的。因为我知道唯一可以救叶小钗的人。

素:哦?那是谁呢?

醉:是谁,还是等雾谷老人回来,我们再谈吧。

素:既然雾谷老人尚未回来,我们不妨先试神石之泪。

书:我认为我们可以双方面进行,何况现在叶小钗下落不明,必须先找到他才行。素还真,你所说要取得神石之泪,必须血亲关系的二个人?

素:是。

书:有血亲关系的,目前有三对人选,第一对是叶小钗与金小开的祖孙关系,第二对是一休禅师与天祸妖狐的兄弟关系,第三对是雾谷老人与枯叶的父子关系,可是这三对人选都缺少其一,所以无法取得神石之泪。

(注:一休即独眼龙,他跟天祸妖狐即冷剑白狐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独眼龙是素柔云与接天道之子,冷剑白狐是谈笑眉与欧阳上智之子,但两人在表面上都算是接天道的儿子,知道事情真相的只有天祸妖狐本人而已(谈笑眉跟接天道早亡,欧阳老头这会儿就当他是死的好了……)——当然,观众们也知道,不过戏里其他人都不晓得。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明白独眼龙不是自己的亲兄弟,一休逢难时,天祸妖狐还是很拼命地去救他,而一休也为了天祸妖狐不惜牺牲自己几闯魔域,实在是很感人的兄弟情……)

素:一页书,你有所不知,还有我与天下第一可以做这件事情。

书:你与天下第一?

素:是,我知道天下第一就是我的儿子,但是天下第一不肯承认。希望一页书能帮我这个忙,让我们父子相认,也好共救叶小钗。

书:这是一兼二顾的好事,一页书义不容辞。

素:多谢!

[深深鞠躬。]

一页书说干就干,立刻找到天下第一那口大箱子,要他去跟素还真相认,也好早点救治叶小钗。然而天下第一仍然推托否认,死也不肯去见素还真,一页书好说歹说,这小子就是不松口,一页书也无计可施只好叹气。总算,关键时刻众天突然冒出来,对天下第一说,时机已经成熟,你可以去跟父亲相认了。天下第一这才听话,乖乖从箱子里钻出,然后在一页书与众天的陪同之下,素续缘去云渡山认爹。

另外一方面,今生一剑还在武林上找名医又找叶小钗,某天在路上救下一名被人追杀的女子,听这位女子所说,她的师父浮罗教主修渡开懂得“隔山接脉”这种功夫,今生一剑立刻就想到修渡开可能就是叶小钗的救星……

[云渡山上,素还真不停地走来走去,焦急地等待一页书跟天下第一谈判的结果。一页书等三人来到。]

醉贵妃执意不让素还真父子前往烟山求取神石之泪,双方为此大打出手。

旁白:素还真与素续缘父子为了求取神石之泪,与彩轿醉贵妃发生冲突。醉贵妃非是他们父子的对手,可是她也不愿放行,仍然奋战不休。

一页书:住手,双方请住手。

素:一页书,素某非前往烟山不可!

[语气强硬。]

醉:我一定要阻止到底。

素:你简直是无理取闹。

书:好了,你们双方不必要再争执。让一页书打个圆场。素还真,我认为既然醉贵妃这么坚决反对你去,那你就暂缓行动,先调查“神石之泪”的虚实情况,再前往不迟。何况现在叶小钗行踪不明,烟山之行不必操之过急。

素:这嘛……

缘:爹亲,孩儿也赞成一页书前辈的说法,我们要救叶小钗,但不必要急在此时。

素:叶小钗这般痛苦,我实在不忍心啊。

[垂头神伤。]

缘:爹亲,你的心意,我们大家都感同身受。我一定会帮助爹亲完成此事。

素:唉,好吧。

[大圆觉与雾谷老人回到云渡山。大圆觉见到宝贝徒弟续缘,喜出望外。然后雾谷老人与醉贵妃前往三分缝找向日鸟救枯叶,大圆觉去天下第一棺的住所寻找《侠道追溯》,而素还真父子则离开去查探神石之泪的真假。]

[素还真父子来到宇宙神医的住处。]

素:好友。

宇:啊,素……素还真你来找我?

素:特来请教神石之泪一事。

宇:神石之泪?是什么地方你不清楚?

素:神石之泪用来医病可有实例,或是传说而已?

宇:哦,这是我参考前人遗书《参同契》所做的判断。

缘:《参同契》?《参同契》乃是炼丹服丹的方法,在医疗价值上尚有争议之处。据我所知,烟山同心石本属铜石之类,虽有续筋接骨之神功,可是亦有中毒之损害。神医如此擅用开方,恐怕不当。

宇:这位小君子请问大名。

缘:素续缘。

[一抖羽扇。]

素:此乃素某之犬子也。

宇:哦,原来是小侄子,真是人中之龙也。

素:续缘,宇宙神医堪称再世华佗,你要谦虚请教。

缘:爹亲,孩儿只是请问神医,人命关天,岂可不经证实,将就传闻,冒险试验。

素:不得无礼。

宇:这不是将就传闻,而是经由各种辨证,同心石用之不当,是有可能中毒而亡,所以要特别指定血亲之人前往求取。目的就是要在回答问题之际,吸取同质之人气,吸气凝为珠泪,这就是所谓元气之火,附石为露。神石之露,滋物养生,故有医疗的神效。

缘:不错,人气凝之为露,有益疗效,此即仙家称之元阳真火也。大凡生人皆有生气,生气湿活,遇石阴冷,必定凝结霜露,人人皆然,岂独血亲之人可得神石之泪?甚至披毛动物,亦有可能使石头流泪,那么如何去区分,能不能医病又如何界定?

宇:所谓血亲必然同源同脉,同心同理,其气必然也相似相近,相溶相助,所以同心石感应血亲之气,其泪也特殊、纯良,其理至明。

缘:非也,纵然血亲之气可使神石流泪,可我父子皆为男子,其性阳刚,那么所凝结之气,必定也是阳刚之泪。叶小钗重伤失气之躯,再用阳刚之泪医治,岂非弱质投以烈物,加速他死亡乎?

宇:这……这嘛……

素:续缘,不可逞口舌之快。宇宙神医乃是为父多年至友,医术神妙,开方调剂自有道理,你无庸置疑。

[素还真追上赌气离去的素续缘。]

素:续缘。续缘你为何转身就走呢。

缘:我如果再停留,一定会影响到爹亲与宇宙神医的友情,不如我先离开,成全你们。

素:你这么生气,可知我心里的感受。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不希望我们父子意见相左而分开。

缘:孩儿也不希望这样。

素:好了,有什么话可以好好商量,不必要动怒。你也不必要因为宇宙神医的话气恼,其实他是一个很高明的大夫。

缘:爹亲呐,非是孩儿不尊重你,你已经昧于友情而变成不知不觉之人。

素:哦?怎么说呢?

缘:一名神医有可能身中剧毒而不自救吗?谁不爱惜生命,除非他自己无能力解救自己。

素:这也不能一概而论,天下间有很多能救人而不能自救的医生,宇宙神医也许正是这种人。

缘:我认为宇宙神医中毒而不能自救,是因为他被人胁迫,此事必有隐情。

素:续缘你想太多了,宇宙神医时常接触病患,有可能因此感染病毒,也许他已经在服药治疗当中。我们不必把此事想得太复杂,太可怕。

缘:不是我想得太多,而你想得太少。我但愿做个先知先觉,保护自己,而不是做一个不知不觉的受害者。

素:你一口咬定宇宙神医有问题?

缘:不错,他的人有问题,他说的话也有问题。

素:我倒想听听他有什么问题。

缘:第一,原来他说他无能医治叶小钗,随后又表示找到方法,前后不一致,启人疑窦。第二,“神石之泪”他无法自圆其说。何况你是从何知道我是你的骨肉?那个人的身份是谁?再者,这两件事情太过巧合,

素:也只是巧合而已,这与宇宙神医何干?

缘:爹亲,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问题所在。

[前情提要:一页书本身已中邪灵之毒,加之替宇宙神医驱毒时毒气反侵,因为邪灵之毒无法根除,谁若是出手相救,毒气的99%会转移到医治者身上。眼见一页书性命垂危,帝王根舍身相救,吸出一页书身上大部份毒素之后,帝王根知道自己命数将尽,又不愿再害到其他人,所以决定自我牺牲,他将毒素逼至下半身,同时将自己的千年参气集中在头部,让一页书砍下他的头颅,好留待以后给叶小钗补足远气之用。]

武皇把叶小钗绑回集境之后,自己又来到苦境,想破坏刁七爷的坟墓取走对自身构成威胁的《菩萨印秘笈》。中途正好遇到至尊棺的人马追杀小霸王——因为金小开跟小霸王混在一起不务正业,惹怒了至尊棺一派——武皇便顺手救下了小霸王,打算收为己用。武皇扛着小霸王来到刁七爷的墓前,刚要动手破墓,阿鹤就前来阻止。阿鹤告诉武皇,秘笈已经物归原主还给秦假仙跟荫尸人了,叫武皇别再来骚扰,然后阿鹤又说:前两天我看到你把叶小钗强行带回家去,你根本没办法治好叶小钗,就不要害人家,快把人带回来,否则我就去向一页书告状。此时的武皇还不愿意跟一页书扯破脸,便表示他自会将人交还给一页书。

(抹布注,帝王根从出场到亡故,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救人,救人救到连自己的家园、子孙都赔上去,也不见他有一丝一毫的悔意,最后为阻止邪灵之毒的蔓延选择自我牺牲,他亦是坦荡从容……大义无私、慈悲悯人到这种境界的人物,在霹雳史上实在不多见,与其他的类似特质的角色——例如灵心异佛相比,帝王根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并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或派系,他与这个是是非非的江湖并无多大牵连,在秦假仙找到他之前,他甚至都没怎么跟人类打过交道,他原本可以彻底地置身事外……不为人情世故,不为责任义务,帝王根救人助人完完全全就是出自一片“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善心。又想起那一句“医者仁心”的名言,老实说,只有这一次,看到帝王根要求一页书砍下自己的脑袋以备后用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真正地见识到了所谓的“医者仁心”。)

素还真将鱼人族与神鱼之珠迁至魔脉之一的是非河,是非河兴起波浪,邪气窜流,鱼人族瞬间灭亡,烈阳神为救鱼人跳入河中,也被是非河所困;素还真被鱼人族的怨念所干扰,变得疯疯颠颠、神智不清。一休禅师见烈阳神无法脱身,便往云渡山搬救兵,今生一剑闻讯冲下山欲求烈阳神,与是非河边的智多罗人马杀成一片。金小开来到现场要抢今生一剑的玉衡天剑——因为醉贵妃要用天剑救自家主人一瓢水,所以在金小开身上下毒,逼他取剑,而智多罗也需要玉衡天剑献给鬼帝,于是智多罗就跟金小开打起来,然而今生一剑一看见叶小钗的不肖孙子,想想重伤的主人,顿时气上心来,出手帮智多罗打退了金小开……今生一剑与智多罗休战,今生一剑叫魔域交还烈阳神,智多罗说我无权作主,你随我去见鬼帝吧……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