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狂人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41. 第41集
  42. 第42集
  43. 第43集
  44. 第44集
  45. 第45集
  46. 第46集
  47. 第47集
  48. 第48集
  49. 第49集
  50. 第50集

创世狂人剧情讨论

创世狂人角色

创世狂人分集剧情

充满杀气的恐怖声将在海边送别父亲的素续缘强行拖走了,素还真和素续缘这对情深缘薄的父子,是否就这样生离死别了呢。为诛黑榜奸人,傲笑红尘红尘剑招连绵不绝,灵山小叹为护友而挺身,双掌挥动,绝招尽出。浅水潭边,尘沙飞扬,武林中最激烈的一场战斗,一心要找回爱人的龙王魛,不甘受骗,他大开杀戒了。

裨善与佐非并肩作战,还是被森罗魔神所杀。射日必杀组替天行道,执行处决恶毒的罪者,忘年。创世狂人欲杀双龙背为蒯武报仇,被射日必杀组其他三人所阻。小叹大闹魔界边境,杀了魔界西南边的哨兵守将。八趾麒麟入秋水宴找寻无不爱,无不爱仍坚持断绝九大奇人间的兄弟情。终于可以和龙王魛一起的泣花魂又被无不爱派人抢走。

魔神、魔神、魔神,无影无形的森罗魔神,找上凶残的龙王魛,恐怖的异声在四周盘旋片刻,突然消失无踪了。恐怖、恐怖、恐怖,火纪天官之墓出现了恐怖的异变。残存的五大奇人,各自守在阵眼当中,准备与龙王魛生死一搏。龙王魛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准备上半斗坪杀人泄恨。平静的天外方界,今天发出杀伐之声了,无忌天子被天朝署所擎。

夕阳下的隐士林,一场战斗正蓄势待发,为报蒯武之仇,创世狂人对上双龙背师徒。另外这方面,神鹤佐木两人找上了必杀的目标紫绶一品。奉九锡君之命,凤昭容带领手下,擒拿无忌天子,不出数招,无忌天子失败被擒。

黑暗中的人影,发出了凌厉的杀气,创世狂人不敢大意,严阵以待。恶影佐非大闹森罗石府,将魔神的神像破坏得面目全非,叶小钗天机湖约战森罗魔神。金刀会、金刀会,天下的刀客都应邀来参加寒天放的金刀会。就在金刀会召开的同时,停办十数年的秋水宴也重新开始了。

一声沉重的怪声,森罗魔神消失无踪,这个时候,叶小钗也现身了。黑暗的人影散发出浓厚的杀意,龙眼佛和四界僧两人小心翼翼。日落的方界,两座坟墓默默并立在风烟之中,无忌天子终于得偿心愿,与愁月仙子在地下长相厮守。经过考虑之后,创世狂人决定前往冷水坑解救素续缘。

刀光乍闪,哀声不断,众杀手一一绝命,神秘刀客滴下一滴眼泪,消失在夜色之中了。为了消灭素还真的势力,白云骄霜找上一线生,一线生为友受灾殃,命在旦夕了。屋漏偏逢连夜雨,身中毒患的神鹤佐木又遇煞星拦路。素还真这一派最后的强人八趾麒麟面临白云骄霜,高手对上,生死关头。

九锡君与白云骄霜要彻底瓦解素还真的势力,联手阻击八趾麒麟,展开一场黑榜高手对战绝世奇人的战斗。就在龙眼佛与众歹徒周旋之际,创世狂人手中的宝珠火光四射。为了营救素续缘,武林人士应八趾麒麟之约,纷纷前往琉璃仙境会合,白云骄霜利用八趾麒麟的阴谋是不是能够成功呢?龙王魛专心研究对方舞造论的秘笈,秘笈深奥难解,看得出神的龙王魛,完全没有注意到杀机逼近了。


新潮的打扮,透露出新人类的狂傲不羁,武林出现了新角色,拖着一口神奇的棺材上岸了。悲情悲情,无奈无奈,父子兵刃相向,亲情断肠,为了秋水宴之主的名位,无不爱以下犯上,挑战父亲舞造论。天机湖边再度飞沙走石,杀气冲天,叶小钗与魔神无影无形的厮杀,战得惊心动魄。

一声喊杀,战端再起,运棺者招招先发制人,眼见众鹰犬不是对手,白云骄霜与九锡君同时跃入战局。金刀会与秋水宴的成员联手围杀掠食者,要为主分忧,也为友报仇。叶小钗有了新的计划,他带着佐非离开了天机湖,果然在半路之上,无形的杀气又出现了,叶小钗全神应战。

叶小钗三度对上森罗魔神,虚空中,杀气回闪,叶小钗心剑挥洒自如。永别林的一场激战,由清早战到黄昏,掠食者似隐又现,忽东忽西,秋水金刀全神贯注。黑榜最后的两名成员反目成仇,白云娇霜怒从胆边生。

心筑情巢之外,聚集了一批刀剑武者大声叫嚣,无人发现暗处之中有人埋伏。九锡君与白云骄霜的相杀,两个曾经携手合作的战友,如今反目成仇。舞造论持着叶小钗的剑,不由得舞起来了,行云流水的剑式似缓透急,这是一个爱剑者的欢喜姿态,也是一个失败者的心情发泄。平静的海边,无浪的海面,隐隐透出一股不平常的气氛,素还真、素还真,行踪如谜的素还真终于出现了。紧张紧张紧张,无人峰上无形战,欲海苦沉难回身,掠食螳螂雀泪影,一朝白雪掩骄霜。

一失足成千古恨,决心退隐的九锡君,却终于沦为沉浸在欲海之中的一缕冤魂。在心筑情巢的一角,杀机弥漫,掠食者与神秘刀客这对螳螂与黄雀一触即发。森罗魔神与叶小钗第四次交锋,虚空之中,战声四起。心筑情巢、心筑情巢,今日莫召奴又步出了心筑情巢,他的方向是寄锋岩会见舞造论。

八趾麒麟对上神秘的高手,眼见对方气势稳若泰山,八趾麒麟下手就是杀招。高三甲连番快攻,间不容缓,素还真闪躲伶俐,无暇还手。经过了数日的跟踪,掠食者等不到神秘刀客,决定不再等候,回转丛林了。深入炼魔狱想要一探究竟的鬼王棺置身在一个极寒的玄幻空间。一望无际的旷野,一群星象命卜人士聚在闪闪灿灿的星空之下,议论纷纷。

三座金身发出三道光芒,罩射素还真,素还真痛苦哀嚎。片刻之后,光芒消失,三座金身又慢慢沉入地下了。莫召奴忍着被火焚身的幻觉,继续前进,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下定决心的素还真,捏碎了蜡丸,只见一条魂魄萧然飞出,经过七孔,贯入素还真的体内。随着一阵隐约的梵音,创世者不知不觉走到一处山洞之外了。

快字既出,欲海剑真瞬间出剑,可是龙眼佛身法似电,比剑气快了一步,闪至刀者身后,刀者一横刀,一声脆响,致命的剑气落空了。受了识三世魂魄的引导,素还真不知不觉疾行在荒野路上,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一处鸟语花香、景色怡人的世外桃源。突然间,昊光灿烂,一股强大的气流回旋在心筑情巢的上空,并且以排山倒海之势摧毁了门楼和飞光亭,真正的“欲望之海”现世了。舞造论急奔如飞,他要阻止秋末悲歌动手。素还真带领三传人等群侠,准备和汗青编做正与邪的大决战。

人间道上,风云变色,素还真决定放手一搏,对付汗青编的阴谋者帅轻皇。嵯岈岩、嵯岈岩,在嵯岈岩的海边,黑暗的海面上,闪烁着无数的灯火。无相用日月同天屠杀静念禅寺,意欲嫁祸素还真。秋末悲歌杀寒天放,舞造论悲痛恸哭。孤雏在天涯,双亲何所依,三更未归巢,四顾心凄迷,唤儿五六声,泪已七八滴,九泉在何处,十方不可觉,百思肠干断,望汝万劫难,历历童言在,斑斑白发衣。叶小钗依照狂刀的心愿,来向慕容婵忏悔赔罪,他内心的歉意,在他身边的人却无法理解。

舞造论见人就乱挥乱打,凤眉尊者不敢还手,被打得连退数十步。帅轻皇再次用日月同天打伤小怀真,引起沉世老叟的不满,多方言语挑唆,欲挑起沉世老叟对素还真敌意。素还真为一睹真相,将无名宝刀抛入大海之中,刹那间,奇象发生了,在光芒灿烂的水面上竟然浮现了一篇文字。

为了抢夺无名刀,两虎相争,掌风掌气,战得风云惊变。素还真将无名抛入海中,瞬间海面上金光四射。护主心切,妙极生等三人奋不顾身困战掠食者。另一方面,精神失常的舞造论又遇上索命的死神。精神失常的舞造论受了一股外来的意识侵入脑中,渐渐失去神智了,后方,身背巨剑的云庐剑僧远远跟随。

佐非挑衅狂刀被狂刀所败。风迹影中林,素还真再次面对君夫人。掠食者欲杀舞造论,反被舞造论所伤。高三甲夜探心筑情巢,不遂。云庐剑僧为查出三教血案的真相,调查武林上会使用日月同天之人。

狂刀、叶小钗战于战龙原,被剑君阻止。素还真被帅轻皇的欲望之海所败,被汗青编所擒,素还真通过重重障碍逃出却也身重剧毒。小还真用计看到王者之路、巨铸录、沧海剑理,背下全部内容。

在慕容婵墓前,狂刀刀砍叶小钗,展开了一场激战。同一时间,在天机湖边,相同的叶小钗、相同的狂刀,相同的生死一决。假的叶小钗被狂刀所伤,死在左非面前,欲挑起左非对狂刀的恨意。素还真身中剧毒,莫召奴正束手无策,从小还真处得知可以用剑气医治素还真。天机湖边,叶小钗正静静打坐,突然,一只帆船由湖心缓缓而来。

为救素还真,莫召奴独探高唐醉梦乡。高三甲、忍(盼梦圆)欲夺创世者身上的无名,失败而回,汗青编挑唆利用截颅让创世者自动送上无名。沉世老叟从小还真背下的王者之路上得知另几名留名者的地址后,邀请众人帝王坪一谈。

君夫人欲以截颅为人质换取创世者手上的无名,创世者无奈放弃截颅。王者之路留名者汇聚帝王坪。莫召奴担心无名被君夫人用计夺走,收走了刀上的文昭。龙眼佛、凤眉尊者就会截颅,却又被汗青编乘机杀害。

受命诛杀王者之路里面高手的掠食者,首先卯上了“沥血肝胆”的求心。银座飙手兵分两路,右手铁链飞舞,势如蛟龙,急攻莫召奴,左手血滴子旋转急飞,直取泪痕。傲笑红尘学会渡鹤影的治病之剑,治好了渡鹤影的固疾,渡鹤影救回素还真。掠食者杀了求心之后,将目标定在了落烟霞。

被摩柯台占据身躯的斩海,也占据摩柯台的身躯,却无法控制。龙眼佛、舞造论、素还真、莫召奴四人围攻无相,擒住后发现果然是帅轻皇。掠食者截杀落烟霞,渡鹤影及时赶到,但两人联手仍不是掠食者得对手。创世者中了鬼王棺的招,身体被慢慢炼化。舞造论欲再召集王者之路上的名人联手对付汗青编。

帝王坪上战端起,为报杀妻之仇,凋对上掠食者,沉世老叟挺身相助。同一时间,舞造论也卯上王者之路的叛徒——银座飙手。小还真和小无欲用计杀掉深受重伤的掠食者。被废武功的帅轻皇被汗青编放弃,决定到掠食者东山再起的大漠碰碰运气。

烽火狼烟起,杀声动灵山,为夺回斩海的躯体,魔界重兵奉命杀上五岳嵩山。莫召奴与君夫人一谈,未能达成协议。神秘刀盟幕后主事者要求莫召奴交出泪痕,莫召奴不肯,神秘刀盟继续杀王者之路之人相逼。银座飙手杀害了对素还真有恩的渡鹤影,让素还真怒不可遏。

嵩山杀声再起,佛魔战火漫天,云庐剑僧对战万钧势,白妙贯对战魔界魔兵,摩诃台对战斩海,结果还是被斩海夺回躯体,摩诃台圆寂。泪痕对战神秘女子,不敌,被砍下双脚,莫召奴暗伤在身只能以身相挡,神秘女子答应放过泪痕,但带走莫召奴。“无相”对战狂刀,长久无法分出胜负。帅轻皇投靠神秘刀盟被接纳。

挽歌再起,血滴江湖,银座飙手手中的血滴子利刃取命,秋末悲歌步步退后,利器对上宝衣,火花四射,天地惨愁。魔界魔兵欲夺摩诃台的躯体,不敌掠食者杀招。素还真一面为了牵制斩海,一面为了救创世者,到魔界告知斩海魔魁复出以转移魔界的视线。叶小钗、狂刀联手,“无相”自觉不敌跳出战圈。神秘刀盟的神秘女子受命回国,要求莫召奴通往,莫召奴一面为了承诺一面为了打探虚实答应前往。

功力大增的掠食者,对上野性之刀的创招者,肃杀的眼神瞪视敌手,最终虽落败,但因摩诃台的躯体而全身而退。汗青编逼杀龙眼佛、凤眉僧,欲毁岱宗岩,但伤得了两位佛者却毁不了岱宗岩,只得撤退。神秘刀盟继续派人杀秋末悲歌,再次失利,但秋末悲歌的刀也被夺。汗青编欲与神秘刀盟结盟对付素还真等人,被拒,用渡鹤影之死引出傲笑红尘对付神秘刀盟。帅轻皇不甘默默无闻,向赫丹王献计对付秋末悲歌。斩海帅魔军入炼魔狱欲杀“魔魁”,却被炼魔狱的环境逼得无功而返,又被汗青编的人告知受了素还真的当,转攻嵩山。

为了让创世者能有充足的时间吸收摩诃台的功力,素还真等人联手阻挡斩海。释断离拔出宝剑,哀怨的歌声响起了,可是对上两耳失聪的听音刀,秋末悲歌首次失效。为阻斩海,黑净空牺牲。赫瑶欲杀秋末悲歌,赫沙等旁观欲一探秋末悲歌深浅,秋末悲歌见无法得胜遁走,赫瑶急追,被蒙面的尸老所阻。为救创世者,素还真直接找上鬼王棺。

心筑情巢战端起,继嵩山之后,云庐剑僧众人又再次对上魔界武神。众人不敌,四散而逃,龙眼佛被斩海被擒。秦假仙和阴尸人带着装着创世者的棺木往琉璃仙境,被汗青编的人所阻,得在琉璃仙境练功的小还真相助脱险。神秘刀盟再次对秋末悲歌出手,被发现破绽的秋末悲歌败了,此时傲笑红尘出手为凋报仇杀得神秘刀盟只得逃退,帅轻皇会以什么诡计谋害莫召奴,莫召奴逃得过这一劫吗?掠食者已经来到大漠,他的目标就是赫丹王。

为报故主之仇,运千古挑战赫丹王,赫丹王夺走了断离刃但放过了运千古,谁知掠食者暗处偷袭伤了赫丹王,尸老为保护赫丹而殉亡了,身中断离刃的赫丹王幸被傲笑红尘所救。赫丹王重伤难治,决定让赫沙赫瑶派人文武斗以定继承人。九环山,椒图生下龙阁梭罗的后嗣竭力而亡。赫沙为夺得王位设计莫召奴、听音刀,后又埋伏两人,使得听音刀中箭而亡。创世者、云庐剑僧挑战斩海,斩海应战云庐剑僧,并让万钧势对上创世者。大汗帝国争夺王位的文武斗开始,双方一胜一败,只剩最后一局。

紫府外,万钧势拦住创世者,斩海对上云庐剑僧,斩海战胜云庐剑僧,万钧势则被创世者打败,后经素还真斡旋,双方各自放人,期间龙眼佛被舞造论等人救走;大汉帝国内赫丹传位于赫沙后即被射杀,赫沙随后逼走赫丹一行人,更驱逐忠良,聘用杀手铲除异心份子,莫召奴将听音刀的尸体交还于其母,十念僧回转师门,意外发现四飞天阴谋弄权之真相;斩海为救万钧势进入修魔地,取走天魔录,前往两界河;君夫人因争夺东瀛文诏不利,被鬼祭将军派人杀伤,遂死于莫召奴身边,莫召奴将其埋葬后便遭到廉清君的拦杀。

为阻止四飞天阴谋乱政,十念僧不惜反叛师门,与师一战;依照天魔录的指示,斩海三人,跳入漩涡之中,渐渐被漩涡吞没了,片刻之中,由河中浮起了两具白骨,这个时候,在漩涡之中的斩海随着水势被卷下,突然间,河水不见了,四周变成狂旋的气流,最后,气流也消失了,斩海坠落地心之中;突来的战斗,逼使心思混乱的莫召奴,略成败象,在一旁观战的赫瑶看出端倪,即刻出手相助,就在白妙贯危机之时,忽然间,一股清圣之气笼罩了耶摩天,顿时金光四射,瑞气千万,一条熟悉的人影就在耀眼的光芒中缓缓降临了。

耶摩天,业途灵金光闪闪,从天而降,与廉清君极招相对,业途灵不敌逃跑。大汗皇宫,掠食者找上汗王索命,赫沙得狻猊相救逃过一劫。无情丝找上莫召奴四人,欲杀莫召奴,在与莫召奴一袭谈话之后化敌为友。扶风楼,帅轻皇找上无情丝,两人不欢而散。树林之内,易利金寻找掠食者,只见掠食者身影忽隐忽现,让易利金找不到掠食者的踪影。

隐秘的树林之内,掠食者丢出一颗小石头引敌,易利金看到蠢动便攻击,被掠食者断首而亡。扶风楼,四飞天之一的圣定欲杀神秘女子与莫召奴,紧急之刻,一团邪光冲破天际,顿时乌云满布,妖气冲天,圣定迅速离开。大汗皇城之上,妖光四射,妖灵赫赫,三名天魔御使各据一方,欲使用上层魔法渡出天魔皇子。

风迹影中林,争夺文诏第一战,舞造论谨慎应战,赤鬼半攻半守、意在试探。就在舞造论生命垂危之刻,素还真跳入战局,替舞造论认输。第二战,无情丝对战夜卫,激战数回合后,夜卫头顶被丝线射中,随后挥刀反击,将丝线回击无情丝,无情丝败。第三战,素还真对上苍崖,只见苍崖一声爆喝,武士持刀猛攻,素还真身子微动,七星踩云步运足而生,游走在刀光之中,苍崖败于素还真之手。第四战,万钧势对上金次,万钧势败。影中林第五战真澄说对莫召奴十分了解并劝莫直接投降,莫当然不肯,真澄便说那就一招决胜负,两人於是对击一掌,不料真澄文风不动,反观莫却退了一步而败阵,素还真於是要莫退下,自己再度上阵对付东瀛胜利的四人。

影中林之战素还真以一敌四,素还真夸口自己擅於保留实力,劝对方最好车轮战,否则四对一一场便败,但东瀛方面不上当,四人齐攻,四种不同的刀法、战术,强如素还真也是渐感不支而被打伤。

   紫府之外,斩海一人独对阎罗像与驭魔像,一旁魔兵想上前帮助却被三人形成的强大气流绞碎,阎罗像使出“阎罗怒判”,驭魔像使出“欲魔斩令”,斩海以“鬼泣山河”回击,双方五分平手。此时万钧势回来见到与斩海对战的两人武功不弱便偷偷入内将婴儿抱走,不料婴儿发出哭啼之声而惊动了三人,於是其中一魔缠住斩海,另一魔循声而追去,万见情势不妙便将婴儿的嘴呜住导致魔像追之不及,於是回到紫府停止与斩海的战斗双双而回,斩海也回到紫府察看果然婴儿不见了,斩海怀疑是创世者所为。

紫府之外,莫召奴不肯交出断离刃而与五名喇嘛打起来,莫召奴使出心剑,虽然心剑威力强大但众喇嘛身穿宝甲使得心剑失效了,幸好无情丝赶到以丝线击毙四人,逃跑掉一人,莫召奴以影中林惨败希望无情丝避开汗青编,但无情丝不畏汗青编而继续找寻舞造论。

    钻石人押著业途灵到炼魔域找鬼王棺,鬼见到业说其全身魔气已化为佛气可说是脱胎换骨,业马上说要与其合作,接著一阵恶心之词想迷惑鬼王棺,但鬼不为所动便想动手杀业,不料钻石人出手挡住反要鬼先解决透明之症,鬼说短时间内看不出成效,钻石人不信,业听到两人对话後明了状况便大笑说医治之法没什麼了不起,钻石人急忙将业带离现场,鬼急忙追之。钻石人带著业到了安全之处便要业说出医治之法,业说不会说出来但会治好的,两人於是同行。

暌违一年之久的双龙背与风随行功力更胜以往,两人前後夹击创世者,创世者手抱婴儿只能闪躲,几回合过後,创世者喊住手说希望两人给他五天的时间先救婴儿,双方便约五天後霸凌岸见。

   鉴世老向傲笑红尘索讨断离刃,傲笑红尘坦言没有,鉴世老坦承只是想找回大汗双宝之一断离刃,并劝傲笑红尘别前往大汗因为大汗已经不同往昔了,但傲笑红尘仍继续前行。

   不夜天外,素还真正感疑惑之际,一文人(寒雨梦中人)由不夜天内走出,梦中人说自己是情有独锺风采铃,可叹风采铃竟选择薄情的素还真,又忆起往昔曾与风采铃比较文才但败阵,素还真表明身分後便邀请梦中人共同重建不夜天为文人雅士一游之地,寒雨梦中人欣然同意。

赫瑶带鉴世老到了秋水宴,无情丝告知莫召奴重伤被创世者带走寻找名医医治,并劝鉴世老不要助纣为虐,鉴世老答应不再找莫召奴索讨断离刃,三人於是一同离开寻找创世者及莫召奴。

   斩海带鬼王棺来到天魔面前,天魔说要见的是教鬼王棺武功的源头,於是要鬼王棺带那人来见他,鬼王棺拒绝并告诉天魔那人远比天魔更加庞大,天魔大笑,於是派驭魔像、阎罗相随鬼王棺到炼魔狱请人。并命斩海交出“天魔录”及回去将玄都好好整顿以迎接未来魔界之主。

    四处找寻名医医治莫召奴的创世者找遍天下也无人能医,只好回转心筑情巢,业途灵带着秦假仙与荫屍人在心筑情巢外等候,业途灵说是素还真指点在此可找到创世者及莫召奴,创世者见到秦假仙便说出医治透明邪招之法及将一滴天魔之血交给秦假仙拿去不夜天给素还真,秦假仙立刻前往不夜天但到门口石碑便见到一封信,秦看过信後(信的内容是:剑气可以治病)便要荫屍人带著血入内,然後与业途灵离开并且说知道要找谁了。

蓝面执法功力高强,鉴世老首当其冲被打伤,就在赫瑶危急时,鉴世老舍身救主缠住执法,赫瑶及无情丝乘隙逃跑,执法虽将鉴击毙但也追之不及了。而赫瑶与无情丝死命的逃跑竟迷失方向而陷入一片丛林,两人起口角而分头找寻出路,赫瑶难过的睡著,不料掠食者竟出现而缓缓向赫瑶接近,正好无情丝带食物回头找赫瑶,两人又为了莫召奴而争风吃醋,掠食者则又隐於暗处。

   朦胧圣地中,神秘的男女谈论著,女方说对方自第一代金魔後便退隐,男方则说想继续繁衍後代,女方不愿意违反自然之道便要求给她十天考虑,男方则撂下狠话说若得不到他要的他会不惜毁掉一切。

   秦假仙回到心筑情巢折磨荫屍人,莫召奴回来得知荫屍人说错穴道造成素还真死亡,不但没难过还说素不会这麼鲁莽的,便亲自前往不夜天一探究竟,秦假仙马上附耳要莫召奴别洩漏是素还真告知剑气治病,以免傲笑红尘找素还真麻烦。莫召奴到不夜天求见素还真,梦中人马上请素还真出来,梦中人说道因为不想让秦假仙打扰才骗他的,素还真见到莫召奴康复很高兴。

天魔对上东瀛三名武士,金次持刀单挑天魔但天魔刀枪不入,天魔大喝一声,左手功力一起便吸走金次之刀,右手再吸金次而将其生擒,赤鬼说不怕同归於尽,因为三人死的话另有一人会杀死魔婴。天魔沈思之後答应医治但条件是送回魔婴,三武士离开後,天魔说道因为圣母尚未答应繁衍後代只好先保住魔婴,但只要体内有他的魔血就会为他所用,未来也可控制素还真与创世者。

  丛林之中赫瑶与无情丝一柔一刚围攻掠食者,掠食者无法应付便躲入丛林中,赫瑶欲追之但被无情丝阻止。两人等了一天一夜仍不见掠食者再来,赫瑶气的打破地牢欲放出无不爱,但无不爱没有任何动静。

   莫召奴回到心筑情巢後说出素还真没死,秦假仙才饶过荫屍人,莫召奴并说明自己答应与汗青编合作的事还要秦假仙通知三传人不要被卷入大汗与中原的战争。说完後便离去。

浊世洞外,帅轻皇不可思议的恢复了功力,拔剑与左非对战,左出招虽强但帅一目了然、胸有成竹,左非越斗越紧张连忙使出“日月同天”,帅轻皇以同招对抗,两人平手,左非再使“欲望之海”,帅轻皇再以同招对抗,仍然是平手,左非此时已心惊胆跳,帅轻皇得意的弃剑并拔出一把刀,赫然使出野性刀法之“刀挫扬灰”,只见回旋刀流轻易砍断左非的人头。

   不夜天中,素还真说起自己能力不足,能够退隐也是不错,梦中人一反常态劝素还真考虑重出武林,此时三名无量天僧侣来到说若素还真不上无量天便要丧命不夜天,素还真说若跟随三人去无量天恐怕三人会命丧半途,三人说那也是命中注定,素还真无奈只好随行,果然行至半路,突然四道气功由四个不同的方向袭来,素还真足踏七星踩云步闪躲掉攻击,但三名僧侣命丧当场,素还真追赶一蒙面人到蒿棘居外便不见人影,碍於傲笑红尘之故便回头欲查看屍体,不料屍体已经消失无踪。

大汗之内,四飞天认为已过了四天仍不见小还真人影,可能是沉世老叟信中隐含他意,那就只好另谋他法了。另一方面秦假仙与小无欲回到心筑情巢骗小还真有见到沉世老叟,突然沉世老叟的首级被丢来,小还真伤心欲绝,秦假仙只好说出实情,小还真大怒冲向大汗,莫召奴随後追去。

   蒿棘居中,岳姑娘力劝傲笑红尘寻找剑谱,傲笑红尘认为败於四飞天手上是因为被偷袭之故,岳姑娘再以为苍生、武林著想,应该练成更高深的剑法才是,傲笑红尘终於答应。

   无量天内,一水台看到三名僧侣的屍体一口咬定必是素还真所杀然後送回,创世者认为不可能便前往不夜天调查。

夜天内创世者问素还真是否有三名高僧来过,梦中人说没有见过,但素还真坦承有并且说明当日经过,创世者相信并且代为调查而到案发现场,一封飞书通知创世者若想知道究竟便到忘机亭一会,到了忘机亭一男子对创世者说明当日素还真曾追凶手到蒿棘居外而不见人影,创世者明了後决定到蒿棘居调查。

   小还真与莫召奴回到心筑情巢,小还真生气莫召奴欺骗他便拉著小无欲离去,秦假仙劝阻不了,莫召奴问除了沉世老叟外,小还真与小无欲还听谁的话,秦假仙想起两名孩童曾败於素还真手下,於是众人决定前往不夜天劝素还真重出武林。

  大汗之内四飞天之二圣定与圣慧谈论著,圣定认为莫召奴三掌已尽展实力,但因顾虑莫召奴与小还真联手才选择撤退,圣慧则认为莫召奴三掌未必是其全力,由於帅轻皇已得到四人各三成的武功,可由帅轻皇去试探莫的实力。

莫召奴对上帅轻皇,莫召奴再现极招“水波动莲华”,排山倒海之掌气一波又一波的打向帅轻皇,帅轻皇抵挡不住而受伤,莫召奴欲了结其性命於是运功身形冉冉上升,此时地底突然冲起一道气功打出一个大地穴,帅轻皇不愿命丧莫召奴手于是选择跳入地穴自杀,莫召奴只好离开去寻找东瀛武士。

   洗云驿外传来童谣之声,小无欲好奇出外察看就此未回,小还真怕出事便赶紧跟出一探究竟但不见人影,再回洗云驿时只见到一封留书,原来是四飞天掳走小无欲并约明日落尘桥见。小还真赴约遇到圣慧,圣慧要求交出王者之路十一式串连之法以交换小无欲,小还真答应并约三天後见。

身穿红衣,手持禅杖的圣定由天而降,气势虽惊人但剑魔看了後说还不够资格使用残神刀法,圣定落地後转头一看是帅轻皇带剑魔来便出手将帅轻皇击出圣殿,惊人的内力立即将帅轻皇的筋骨打碎,剑魔飘然退出圣殿,圣定追出。

   小还真对上圣慧附身的小无欲,为免伤及师弟,小还真只能小心闪躲对方攻势,但圣慧招招极招,小还真只好先行退离战局。圣慧见还真离开便也离开小无欲的身躯了。小还真去而复返果见昏迷的师弟,在打醒小无欲後两人一同回洗云驿。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