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雷霆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霹雳雷霆剧情讨论

霹雳雷霆角色

霹雳雷霆分集剧情

旷野之上风云激动杀气弥空,中原正道联合要以雷霆之势扫荡大汗的乱源。创世者与云庐剑僧并肩作战,力斗四飞天之一的圣定。白发神童小还真对上无形气功,翻腾进击毫无惧色。狂刀、剑君、叶小钗三传人在素还真的安排下重出武林欲诛四飞天。气功如迅雷急雨,小还真、三传人与素还真一时穷於应付,难出杀招应付。

    傲神州在古洞之中数落四飞天不感与敌正面应战的小人行径,说他们没有仙觉气,并且归还残神刀法的刀谱,向四飞天说随地随地都可以向他挑战,傲神州话说完就离开了。

    天魔宿之内,龙王魛的刀法无法伤及天魔分毫,龙王魛反为天魔所败,天魔希望龙王魛能归顺他而进行劝说,此时双御使回来向天魔报告战况,龙王魛一听有名女子被打死而心急如焚,天魔问龙王魛受飞疆统治多久,龙王魛回答一年多,随後天魔就放龙王魛离开了,天魔决定三天後再度进攻落舆坊

大汗荒野,小无欲对上圣定者,小无欲的剑招连连无法伤及圣定,小无欲又气又急,此时小还真要小无欲使出六式连贯,小无欲使出六式连贯但也无法伤及圣定,此时圣定一招如如不动三昧中将小无欲打伤,小还真见情势危及,连发数掌逼退圣定带走小无欲。

   奇木殿之内内哄激斗,龙王魛拼出全力欲杀飞疆,飞疆虽为天魔录之高手但是早先被天魔挫了气势而无法迅速取胜,在一旁的天魔明白龙王魛无法杀死飞疆而命龙王魛退下,只见天魔缩指成拳、低声怪啸,飞疆痛苦哀嚎,躯体就在天魔拳掌动作之间化成碎片。

心筑情巢战端再起,莫召奴、舞造论围攻掠食者,掠食者本想逃离但被素还真打伤,莫召奴拿著断离刃制住掠食者,掠食者被擒至琉璃仙境。 素还真将掠食者交给秦假仙。舞造论前往绿幻湖索取十一式连贯之法以便思考破解之策。

    圣定到清蘅梦土找蘅佛子,要衡佛子出面对付刀魔,衡佛子说圣定只是将自身的麻烦推给他罢了,衡佛子认为既然四天王已经背叛佛门所以就解脱四飞天身上的累赘将其法言取回,霎时四飞天功体失去一半,但是圣法能将自身的佛气收放自如所以不受衡佛子的心法影响。衡佛子找上一剑万生之师沧海,要他在期限之内除去傲神州或是使傲神州脱离魔界。

素还真打败双魔得以面见天魔。 四净身具金刚不坏之身有如铜墙铁壁一般,此时刀魔用刀割伤自己的手将血涂於刀上,使出四净一血,四净完纳劫数立足西天。沧海遇傲神州两人对击三招不分胜负,两人一同完乐去了。

   千邪洞之内鬼王棺被业途灵的金光乱射雾煞煞击飞,秦假仙认为此处不能再待所以离开千邪洞。天魔不出面帮素还真解决难题,素还真巧言无效而离开,天魔命双御使给素还真一些方向,双御使向素还真透露他所要面对的是水火风疫四大恶人,而刀魔是水皇的克星。

   天魔说他的心法对水火风疫四人无效,而圣母说若是素还真请不动刀魔可以由剑魔方面著手,藉刀剑双魔深厚的友情说服刀魔出面,天魔派出御使欲通知素还真此事,可是御使在半途被火所杀。

琉璃仙境战云四起,素还真、舞造论力战圣定、圣慧,相同的王者之路十一式,圣慧发挥的淋漓尽致,舞造论却是险象环生,素还真全力应战圣定,但也难以抵当圣定的凶猛掌气。

    一为兄弟生命、一为自保,莫召奴与赤鬼、夜卫再度发生冲突,心爱莫召奴的赫瑶跳入战圈欲帮助莫召奴,但是赫瑶的加入却造成莫召奴的负担,不一会赫瑶就被夜卫砍伤了,莫召奴在心急之下施出极招将赤鬼两人击出心筑情巢,莫召奴急忙带著赫瑶离开。

    为了使小还真能拜傲神州为师,傲神州决定打败四飞天给小还真看,正巧一页书也来找四飞天算帐,傲神州给一页书三条路:一页书对付圣慧,傲神州对付圣定;一页书到树底下纳凉,傲神州独自对付圣定、圣慧;三国演义大混战。

魔皇水、火、风、疫四种术法无法伤及天魔化身,正当天魔要推出雷霆一掌,忽然间天魔痛苦难当,四魔皇见状抓住机会一直发动气功攻击天魔,天魔受逼推出恸心掌,四魔皇被击出原形,天魔逃回天魔宿。

    傲神州拔出上古宝剑施展一剑傲山岳割断圣定与圣慧的衣袖,正当傲神州要施展更高强的绝招时,衡佛子出面阻挡,而小还真也承认魔师的能力而拜傲神州为师,傲神州带著小还真离开,衡佛子放走圣定、圣慧,以辈分威胁一页书放弃追杀四飞天,一页书希望要有合理的解释,衡佛子要一页书到清蘅梦土找他。

绝崖之上,最好的朋友、最强的敌人,再度干戈相向,六识剑谱对上九思剑谱,此战只有两条路,一人离开或是两人倒地。 为了九思剑谱,四飞天同室反目,在荒野之上激烈开打了,圣定与圣知同出四飞天,但却有强弱之别,圣定一句“定天心如一”将战局划下终点,圣知战败被擒。

   云渡山上风云急催,四飞天之首圣法莅临云渡山与一页书会谈,在看似平凡无奇的一段对话之中,双方却是暗中较量,在一来一往之间,两人对彼此的根底已经略有所知了。在悉知对方根底之後,双方不再以武力试探对方而改以和平的对谈,但两人也没谈出什麼结论。

    双魔王护住阵眼,四魔皇分立四方,双星四角包围了星野残红,星野残红毫无惧色,双眼冷冷站在中央,数招过後,星野残红缓缓抽出宝刀,冷洌的杀气逼退了六人的攻势,四魔皇见情势不对想跑,但是星野残红的刀快了一步,一招一刀回旋,六人马上绝命刀下。在一旁观战得鬼王棺看的汗流浃背、恐惧万分,当下就决定要去藏龙了。

蘅佛子要圣法杀掉沧海已换得圣知幕後黑手的秘密,蘅佛子的目的是希望沧海杀掉圣法,但万一圣法完成任务那也代表圣法有能力与蘅佛子抗衡。

    圣定所中之招有如病毒一般,伤口愈合之後会在另一处裂出伤口,圣法说要是伤口再度在当初受伤之处爆发那就回天乏术了,圣法要圣定先将当初的伤口割开以治标,要圣法到清蘅梦土找蘅佛子医治。

    星野残红欣赏天魔的理念但并不站在天魔的派系,刀魔希望圣母能一个个去拜访天魔录中的人,毕竟支持天魔的人是少数,就在两人要离开修魔源之际,天魔录中的人欲杀圣母,而此魔头给星野残红两条路:第一归顺;第二与圣母同亡,刀魔提出了第三条路:知难而退,识相。

素还针对莫召奴分析舞造论之死乃是出自自愿,希望莫召奴能延後报仇的日期,若是星野残红做出危害苍生之事再找他报仇不迟,莫召奴答应。素还针对莫召奴说明蘅佛子的野心,正当两人要前往云渡山找一页书时,天魔御使来到,并说明来意,素还真要莫召奴先陪御使前往落天谷,素还真则自己去找一页书。

   落天谷之内,天魔与魑魔,一和与一战,天魔不愿交出政权,魑魔一声令下,落天谷中无数妖魔开始对天魔发动攻势,而御使与莫召奴也赶来助阵。就在此时,飞魔绝无命率领魑魔的第二军攻进天魔宿,遭到驭魔像与阎罗像顽强抵抗。

   圣法至聚灵地找龙眼佛要汇灵卷,但圣法明白一页书等人藏身暗处而不敢硬抢,只申明这是蘅佛子的旨意之後离开,最後龙眼佛将汇灵卷将给一页书,自己上清蘅梦土向蘅佛子说明将汇灵卷交给一页书乃是摩钶台的交代。

圣母虽然身分崇高但却不谙武术而被敌对派系的士兵打的片体鳞伤,对方希望圣母放弃救天魔的理念之後离开,圣母决定上云渡山找一页书相助。

   圣法说四飞天已败在傲神州的手中所以星野残红所受到的耻辱已经由傲神州讨回了,圣法希望刀魔能化解干戈,但刀魔认为那是四飞天与傲神州的新仇,所以双方决定一方死,一方得其命。圣慧与圣定在傲神州住处找不到躲在密洞之中的小还真,两人决定到洗云驿寻找。

   蘅佛子以佛门的地位命令一页书不可介入魔界的纷争,但却不提汇灵卷之事便离开了,素还真决定天魔之事由他来执行,一页书担任旁观者来纠正缺失,龙眼佛也向素还真等人说清蘅梦土有魔气离开之事,素还真决定再静观。

星野残红为得九思剑谱,回旋刀影逼得梦中人处处险机,梦中人不敢大意,脚踏凌风,以身影闪刀影。梦中人见久战不利,即刻闪身入内,星野残红追入门内,梦中人突然间消失了,就在星野残红疑惑之际,地上浮起数块石碑,一个神秘莫测的阵法困住了星野残红。寒雨梦中人疑惑到底是谁指使星野残红来取九思剑谱的。

   寒雨梦中人到清蘅梦土询问蘅佛子为何星野残红会向他索讨九思剑谱,蘅佛子认为星野残红既然败在四飞天手中一次那就会有第二次,所以星野残红的行为应该是四飞天所指使,蘅佛子决定将九思剑谱交予刀魔,藉机来看出背後的主使者。

   万钧势向武奎风告知魔婴应该在圣母或是龙王魛的手中,而万钧势请缨带队到圣地找圣母。万钧势来到圣地,众士兵一进入宫城马上被杀,万钧势仓皇逃逸,在逃到荒野之後遇上一只眼,两人将各自的情形向对方说明,万钧是决定先代替一只眼寻找真经,而一只眼回去向魑魔报告九本真经的重要性。

界武将武奎风率领大队人马杀上琉璃仙境欲擒圣母,莫召奴一夫当关,魔气魔功势如排山倒海,莫召奴身手矫健,浑如蛟龙搅浪,莫召奴功夫尽展,众魔兵死的死伤的伤。 冷风扫平原、杀机凝万里,飞魔绝无命二度对上星野残红,雄威赫赫杀气腾腾,星野残红无动於衷,绝无命发出飞鸣掌,星野残红化招出招,飞魔被打伤,炮灰式的呛声之後飞魔带伤离开。

   蘅佛子向一页书说当初他是派圣法与圣慧去帮助圣母不是要杀圣母,所以他已经动手清理门户杀了圣定与圣慧,也向一页书说他日若遇上圣法也可动手杀之,并希望一页书能救出天魔,一页书希望蘅佛子既然已经答应圣母就应该亲自出面救人之後离开。

     高崖之上,星野残红询问圣法是否又有任务,圣法只是向星野残红询问为何梦中人毫发无损而星野残红能轻易得到九思剑谱,刀魔不愿明说,圣法向刀魔说他不希望刀魔被蘅佛子利用而步上圣定与圣慧的後尘。

清蘅梦土之内,魑魔手下向蘅佛子说明魑魔想要加入九本真经之事,蘅佛子说欲加入就必须拥有真经,蘅佛子想要与魑魔一谈,魑魔手下回报魑魔知情,魑魔答应前往清蘅梦土见蘅佛子。

    星野残红与小还真来到金线天但不见蘅佛子的人影之後,小还真决定找一处隐密的地方悟练剑谱,星野残红要小还真有事到残风岭找他,小还真离开後星野残红警告一只眼与万钧势不可动小还真的脑筋。  

    一页书说魄书有七页,内容与汇灵卷大同小异尽是一些茅山术法,素还真决定向蘅佛子施加压力迫使蘅佛子露出马脚,所以请一页书前往血肉长城一探而素还真则要去寻找圣母,希望圣母能向蘅佛子讨回魄书并要求蘅佛子救出天魔。

为了完成任务,刀魔找上素还真,素还真无奈应战,星野残红一刀回旋一出,素还真马上运招化招,但是凶猛的刀气突破了素还真的气墙,素还真脸部被划伤,回影斩一出素还真更是频频闪躲但仍是处处险机,最後素还真为了保全性命将九思剑谱交予星野残红了。 围住小还真的三名盲人不敌一剑傲天傲,三人中剑受伤逃回灵山,小还真决定赶快寻找隐密的地方练功。

     妖气凛冽震人惊,血肉淋漓锁长城,血肉长城、血肉长城,充满恐怖与死亡的血肉长城,一页书昂然而入。在血肉长城牢房之内,单人悔在正拷问天魔无独妙谛的下落,天魔矢口说不知。明白一页书进犯血肉长城,魑魔马上前往清蘅梦土,要求蘅佛子马上将一页书调回。一页书明白此行只是要增加蘅佛子的压力所以没有深入长城便离开了。

清圣的清蘅梦土之内,魔使易莽来向蘅佛子兴师问罪,此时素还真偕同一页书也冲进清蘅梦土,蘅佛子见状马上发掌击杀魔使,一页书亦发掌来减轻蘅佛子那掌的威力,好让魔使能拖命回魔界报告。

    一刻间的时间经过,莫召奴与龙眼佛遵照素还真的只是不敢深入血肉长城急忙退出,荫屍人也杀死周围的魔兵而逃走,受到血肉长城魔气影响的莫召奴决定回心筑情巢休养,龙眼佛也赶回云渡山。

   易莽回报魑魔蘅佛子与一页书合作之事之後就爆体身亡,魑魔愤怒异常传令一只眼查清蘅佛子的底细,然後魑魔又收到武奎风身亡的消息,魑魔下令能杀魔婴者可顶替武奎风之位并另为三公之首。

心筑情巢之内,真田龙政向莫召奴索取文诏,真田龙政为了表示诚意便放出赤鬼、夜卫、靛魂三人,莫召奴希望真田龙政能确保东瀛与中原的和平,真田龙政答应了莫召奴所以莫召奴将文诏交出,在临别的海岸,莫召奴与赤鬼三人不愿回转东瀛而要留在中原,真田龙政派手下八魂刀保护莫召奴的安全并要莫召奴负责剩下人员的安抚,在莫召奴众人离开之後,真田龙政向伴君刀九千宵说她已经帮助他完成东瀛的统一,所以真田龙政要还她自由,并将九千宵的友人送给九千宵的一把笛子交还九千宵,真田龙政一人回转东瀛。

   来到泣花魂藏身洞穴附近的龙王魛亦急急地在寻找泣花魂,泣花魂知晓龙王魛来到附近便出外相认,在暗处的无不爱看的急跺脚,此时魑魔来到一掌击向泣花魂,无不爱出掌欲化解魑魔的掌劲可是徒劳无功,魑魔一掌依然击中了泣花魂,龙王魛抱住泣花魂,梭猊抱住魔婴,魑魔再赞一掌欲杀魔婴可是被星野残红挡下了。

小叹将小还真与小无欲打昏,将他们两人带回灵山。荫屍人的头颅被野狗带到了灵山不废城,荫屍人尾随而来拾回自己的头颅,并告知泪痕莫召奴思念他。蘅佛子要寒雨梦中人到英雄岭查探贱魔是否真的身亡。

   素还真认为在暗处的敌人最为危险,所以素还真决定找汗青编帮忙,就算汗青编不愿帮助也可以将他们拉到明处,在素还真离开之後,双龙背来到云渡山,双龙背对一页书看了数眼之後离开。

   梭猊将魔婴交给泣花魂之後龙王魛带大夫回来,梭猊急忙躲避,但是一般的大夫无法医治泣花魂之病,泣花魂利用最後的一口气跟龙王魛诉说一些事情。

   小叹要小还真展出当初杀死哑鹏与哑鸠的武功,可是小还真使出的却不是刀法,小叹决定再调查所以将小还真留在灵山。

圣法到清蘅梦土告知蘅佛子有关於梦中人可以自由出入英雄岭之事,蘅佛子不信,圣法建议他亲身一探英雄岭,蘅佛子离开清蘅梦土来到英雄岭观察片刻,忽然间梦中人有崖下飘然升起,梦中人向蘅佛子说崖下空无一物,没有人曾被击落崖下的迹象也没有人居住的迹象,蘅佛子心存疑惑,梦中人欲带蘅佛子到崖下,可是在半途被煞气逼回,两人无功而返。

   单人悔将写有无独妙缔下落的黑巾交与魑魔,并建议魑魔杀掉天魔,此时探子马回报圣地完好如初,单人悔自愿接下毁灭圣地的任务。

   梦中人上残风顶一会星野残红,问星野残红有关傲神州是否真正死亡,刀魔认为傲神州没死,梦中人欲进一步询问傲神州的下落可是刀魔不愿说,离开残风顶的梦中人,遭到白衣人的攻击,梦中人知晓此人身上有魔气认为他是傲神州便急急追赶,梦中人故意让旁观的一只眼知晓那人可能是傲神州,欲藉一只眼之口让魑魔知晓此事。

鬼王棺对上神秘剑客,一时胜负难分,旧伤爆裂的一页书即刻闭目疗伤,但伤口仍然流血不止,鬼王棺见机不可失虚发一掌击向神秘剑客,然後鬼王棺全力击向一页书的天灵,这个时候,一页书全身发出金色的光华,鬼王棺的气功被弹回了,惨叫一声,鬼王棺被重重击出了云渡山。

   秦假仙两人到枫桥找三传人不见三传人的行踪,此时八魂刀亦来到枫桥想找三传人较量,但因三传人不在所以离开,随後一名跛脚的老者陆山到枫桥想见三传人,亦因三传人不在而离开,业途灵疑其是鲁九所以与秦假仙两人跟踪而去。  

龙王魛一行人继续向拂水楼前进,这日,龙王魛遇上了高阳酒徒,两人对招龙王魛略为逊色,识三世由其口头禅「人醉剑不醉」知其是醉剑东岳,高阳酒徒看在魔婴奄奄一息以及泣花魂已经身亡的份上决定让龙王魛先行,背後的无不爱也想通过可是被高阳酒徒挡下,无不爱败阵离开,梭猊知晓魔婴奄奄一息所以决定回头寻找魔血,梭猊在寻找魔血的路上,白衣蒙面人出现交给梭猊一瓶魔血。

    星野残红一如往常伫立在残风顶,此时残风顶上升起了熊熊大火,星野残红火速赶到顶上见到伴君刀九千宵,九千宵手按刀柄欲杀星野残红。梭猊将魔血交给龙王魛之後梭猊又继续去寻找魔血,龙王魛一行人继续往拂水楼前进,此时秋末悲歌出现挡路。

鬼王棺急忙忙逃出丛林,梦中人跟随其後想看看发生何事,逃亡的鬼王棺遇上一只眼,一只眼知其因为欲寻找魔婴而遇上狙击,一只眼要他在山中找不到就到有水的地方去找,鬼王棺离开之後,一只眼向梦中人请教傲神州的生死,梦中人对一只眼说在英雄岭之下找无傲神州的屍体。

   平等坡之上,欲见神医的龙王魛对上潜藏许久的秋末悲歌,正当人间至美的挽歌要对上惊天雷之时,神医的灵兽银猿出现表示神医要先见龙王魛而化解了这场纷争,在众人离开之後,秋末悲歌回忆过往,出现跟泪痕回忆过往时相同的画面。

   汗青编第三波攻势来到,圣法者队先前的武功失效存著疑问,最後圣法者施展法纲常不变杀死博文子与约礼君,此时梅郎浦追昔出现向圣法者说星野残红有一句名言:死是承认自己的失败。一者暗示星野残红不可留,二者暗示汗青编的计划。圣法者决定以牙还牙亲上琉璃仙境。

荒野之上,圣法者再遇汗青编的挑衅,一方亦在试探攻势凌利,一方内心有数处处保留,相同的法纲常不变,出自不同的两人,势均力敌,汗青编主事施出开泰三阳,三道宏大的掌气落在圣法者的身上,圣法者藉势退出战圈,汗青编主事言中了开泰三阳若无汗青编的医治必死无疑。

    来匆匆,气冲冲,魑魔突来一掌将蘅佛子打向空中,一页书大发雷霆之怒,拂尘挥动之间,一股杀气已经袭向魑魔,魑魔不敢怠慢全力应战,石破天惊的一指板荡劈面而来,一页书不动如山挡下一指板荡,肃脸回敬一气动山河,魑魔必打中全身碎裂,魂魄逃回魔界,蘅佛子向一页书说他将以生命保护蓝图,在一页书走後,蘅佛子说:素还真,我真的服了你。

    单人悔来到平等坡欲寻找魔婴遇到醉剑东岳挡路,一名魔兵执意前进,在高阳酒徒眨眼的动作下被剑气削成肉屑,此时单人悔看见龙王魛远远而来便向醉剑东岳说他要找的人已经来了,醉剑东岳询问龙王魛求医的情形之後离开,单人悔决定先让龙王魛安葬泣花魂之後再商谈魔婴之事,一行人向灵犀小筑前进。

为了魔婴,龙王魛无奈出刀,素还真小心应战,起手就是绝招,惊天雷对上掩天雷,素还真引颈受刃,但是素还真说杀了他真能解决问题吗,龙王魛听素还真分析局势,决定暂缓追杀素还真的任务。

    晏定邦说秋末悲歌之病药石罔效,但梦中深刻尽是解铃处,在秋末悲歌离开之後,银猿又带进两名病人,其中一名中了倒转乾坤断脉掌,晏定邦至屋後取药引,一颗发满树叶的树,在闪过一道金光之後落下了一片树叶,在晏定邦离开之後,水井冒出气泡,得到药引的两人起了盗心决定偷取此树。

    回到心筑情巢的莫召奴又遭到流金岁月的催促,莫召奴只好将王者之路交予无不爱踏上前往流金岁月之路,途上八魂刀拦路并警告莫召奴,只要踏上流金岁月莫召奴就是一名死人。

荒野之上,莫召奴、八魂刀各为信诺而战,东瀛顶尖刀客八魂刀身法忽隐忽现,刀法柔刚并济,莫召奴一时难以取胜,就在八魂刀发出杀招之际,满天金华化解逼命的杀招,流金岁月抛出一支令旗,八魂刀收刀离去,莫召奴进入流金岁月。

  单人悔向魑魔回报在天魔宿找无真经,便向魑魔建议用魔血威胁蘅佛子召开九本真经大会以寻找出无独妙地的下落,蘅佛子为了生命所以答应魑魔的胁迫,寒雨梦中人要蘅佛子留意圣法,毕竟他知道太多的秘密,蘅佛子找一页书询问真经会之事,一页书同意蘅佛子的做法。

血龙湖之外,宿命再度轮回,一剑万生提剑相向,叶小钗沉稳以待,一剑万生肩胛一 动,疾风斩出鞘了,叶小钗即刻手按刀柄,拂尘挥动转天机,剑气旋闪定宿命,先天剑尊对 上後天剑圣,起手收式出神入化,听到一剑万生喊杀之声的醉剑东岳与战龙儿也来到一旁观 视,一剑万生使出九思剑招,叶小钗见状刀剑齐出,胜败一瞬,这个时候担心一剑万生安危 的战龙儿跳入战圈,战龙儿手持日月神叉次向叶小钗的背部,此时叶小钗猛一转身,日月神 叉不偏不斜刺中叶小钗的腹部,叶小钗当场昏厥,一剑万生正要杀掉叶小钗之时,东霞说怎 可将人伤成这样,醉剑东岳便叫战龙儿与东霞将叶小钗带下疗伤。

梦中人来到惊雷峰附近,欲看蘅佛子战果,一名黑衣幪面人一语未发出手便是极招,梦 中人见招拆招,终於使出了八眼法藏里面的功夫,三招三掌石破天惊日月失色,幪面人好似 目的达成抽身而退,在梦中人沉思之际,蘅佛子来到梦中人眼前,梦中人一见蘅佛子惊叫中 计,急忙向蘅佛子解释,佛子说也斟酌梦中人所说的话。

    魑魔不甘在真经大会吃亏,发动大军尽犯中原,一时之间烽火蔓延,无辜苍生遭受荼 毒,秦假仙见状马上前往天机湖,业途灵上云渡山通知一页书,荫屍人前往琉璃仙境。暴声 震天,一样寂静的清蘅梦土,树拆石崩,宛如人间地狱,刁心率领大军进攻清蘅梦土。大队 魔军也进逼琉璃仙境,龙眼佛与荫屍人被魔将的魔殇负极掌所伤。

魔军大举来犯,宁静的琉璃仙境变成了可怕的杀戮战场,龙眼佛独力把关一正敌万邪,魔将施展魔殇负极掌,荫屍人中招昏厥,龙眼佛变回白妙贯应战,数名闯入後院的魔兵皆被神秘剑客所杀,白妙贯佛法无边,如潮汹涌的魔兵尽被击出琉璃仙境了。

   魑魔座下第一军师刁心,率领大军杀上清蘅梦土,面对无数的魔形鬼影,蘅佛子数道掌气连连失效,魔形鬼影织成巨大阵网,蘅佛子被困其中不得动弹了,蘅佛子脚踏罗汉运功抵挡,忽然间一道剑气射入,刁心的阵网被破解了,圣法者消灭了所有的魔形鬼影,刁心见状马上逃走,圣法急发一剑并迅速追下,急急而逃的刁心被圣法的剑气所伤,但是圣法者也没有追上刁心,圣法回转清蘅梦土。

惊惶的一幕,扭曲的面孔,素还真、素还真正在闭关当中的素还真出岔了,龙眼佛药神秘剑客马上去请来一页书,一页书与龙眼佛两人便运功帮助素还真平息脉象,让素还真的面部不再扭曲。幪面客半夜拦路出招就杀,九千宵旋身应战,幪面客不是对手,忽然间一道雷霆之气袭向不及防备的九千宵,暗处的星野残红即刻出刀,幪面人之首见状马上离开。

  秦假仙一行人带著昏迷不醒的叶小钗在求医的途中杀出一群索命剑客,就在危及之际,一道剑光解除了危机,醉剑东岳与一剑万生赶来支援,秦假仙怀疑是一剑万生的阴谋,醉剑东岳便护送秦假仙一行人前往拂水楼。

   见到赤鬼与夜卫屍体的莫召奴,怀疑他们是被八魂刀所杀但是苦无证据,流金夫人便派出人手搜查证据并向莫召奴说如果真的要对上真田龙政,要莫召奴也不必惧怕,莫召奴想去探望无不爱,流金夫人随行。

黑夜将近黎明初现,血龙湖之战尚未终止,九思无垠对上醉饮狂风,醉剑东岳与一剑万生绝招并出,战场也渐渐移至天机湖了,身影落定剑锋指喉,一剑万生与醉剑东岳之战已近尾声了,发觉一剑万生并没有杀自己意思的醉剑东岳,心念一动,慢慢将剑尖指向一剑万生,两人身影移动互相提剑来到对方咽喉之处停下,东岳便与一剑万生相偕离开了。

   素还真在看完叶小钗之後与晏定邦互相研讨如何使天魔的肉体重生,其方法有二:一者依附在近亲的肉体身上,但此法容易受原先肉体原灵的排斥会影响天魔的生命力;另一个方法是让天魔回到生命的原点,找出天魔生命之地让天魔魂魄再生肉体。离开拂水楼的素还真要秦假仙到血龙湖调查并顺便带回叶小钗的刀剑。

不夜天之内,九千宵为试探梦中人的身分争战随起,星野残红见九千宵非是对手,他迅速加入战场,战斗形成二对一,梦中人较为吃力,梦中人即刻闪身入内,九千宵随後追入,星野残红追赶不及,进入不夜天里面的九千宵被十方众道所困,梦中人要星野残红用回影斩与残影一回风试探梅郎是否会八法眼藏。

    楼沈沈换上操刀者带来的红衣与操刀者一同乘轿离去,急追操刀者部下的莫召奴发觉情形不对马上赶回秋水宴却不见楼沈沈,此时小叹与小无欲来到,莫召奴告知泪痕有可能回到大汗。

    素还真的一番话,使得痴翁内心挣扎终於按奈不住了,痴翁承认拿走叶小钗药草与纵火之人都是他,痴翁只是不希望东霞嫁给武林人,痴翁希望素还真为他向东岳与一剑万生解释,痴翁也告知素还真他才是鲁九与指正陆山所献蓝图的错误之处,并说魑魔能够一再重生完全是仰赖元精养成池的功效,如果想杀掉养成池的怪兽唯有找到质轻但坚硬的兵器才行。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