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图霸业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1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龙图霸业剧情讨论

龙图霸业角色

龙图霸业分集剧情

明月初升、夜幕低垂,凤形山试剑石两道数百年不曾停止的剑痕比试终于有了结果,只见试剑石碎裂的同时,两条超尘拔俗,魔流剑风之痕,剑痞忆秋年,两名传说中的超强剑者终于现身。就在两人剑拔弩张之际,另外一道杀机也逼进了腾龙殿。熟悉的魔气,傲神州来到东南方,悦兰芳一会清夷师太,一声怒斥原来是你这负心汉。

真龙会燃灯,屈世途暗自心急,负心的悦兰芳遇上欲取其命的渡生剑,碧眼夜枭对上天策真龙大将步双极,忆秋年、风之痕第二次的比试,为一页书带来机遇。

天策真龙调动大军集驻西北以抗魔剑道,但城中兵力成空,黑衣剑少再入腾龙殿,欲杀天策人马,天策真龙前后受敌。魔魇大军蠢蠢欲动。孤独峰,风之痕一会佾云;同一时刻,忆秋年会面傲笑红尘。火烧佛寺,安然无伤的燃灯大师是何能耐,引得屈世途再临慈梵寺。穿云掠雁童冷,一剑怒指叛徒清夷师太,湘灵宝观暗藏怒雁之谜。

昔日师徒,今日仇敌,清夷师太对上童冷,相同剑招轮番交锋,战得清夷心中暗惊。天坛花祭姬无花初现娇容,秦假仙、荫尸人与业途灵再有奇遇。孤独峰之上,魔流剑风之痕、诛天双魔会。身中剧毒的黑衣剑少,陷身险地,面对重重围杀,白衣剑少助他脱险。天策真龙御驾亲征魔魇大军,上古七星之主当真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沉潜已久的妖刀界,正式涉足武林。

三入腾龙殿,身中剧毒的黑衣剑少,犹然骁勇难当,强撼的魔流剑,所到之处无一幸存!喝声起、战意升,渡生剑无情,急风吹、竹叶飞,童冷心更冷。魔剑道与天策真龙大军再度交锋,三路人马齐会边界,双双负伤的黑白双少,命在旦夕。右护法突破双璧镇守,突破重兵包围救出少主。

登天台,登天台,位于中原与西漠交界的九九登天台,天策真龙率军来到,倏地一声轰天巨响,鬼神将自天而降,闪电霹雳、乌云密布中魔皇诛天巍然现身。圣灵界暗藏玄机,燃灯大师封住出口阻挡魔魇大军。妖刀界动作再出,白衣剑少身陷绝境。

沉重的气氛,诡异莫测的妖刀界,今日却有不同的气息!只见银雪片片散落,娇媚的声音、迷幻的魔轿,随着微风缓缓进入云层之中。九九登天台,天龙会诛天,只见双龙怒扬惊天掌,气势狂啸撼宇宙,威力直冲卷云宵。诡异诡异,右护法施行血祭,魔剑道暗藏的实力,天策真龙手握筹码,登天台上双龙会,忆秋年口说不妙。

大战在即,右邪剑护法催动魔法,调动魔剑道大将,只见拔旗一射,瞬间魔将应声而现!孤独峰之上,杀气突然升华,风之痕魔剑怒指不二刀。荒原之峰,童冷快剑直取步双极,穿云掠雁急摧破门六剑,寸丝飘渺轻移虚无步法,两人绝招相对,竟是不分上下。天策大军与魔剑道大军正式交锋。九九登天台风暴再起,天策真龙再得第六星之灵

日正当中,位于中西交界的九九登天台,今天双方全军出动,天策真龙率领中原群侠,诛天率领西疆群雄,大军同时压境!天策真龙信心满满,诛天暗怀鬼胎,双方大军摒息以待,全心警戒决战时刻。魔剑道封帅典礼,白衣剑少拔出镇教之剑,成为魔剑道的总元帅。

丽人湖边,同门阋墙,童冷为夺剑谱,以师兄之命要胁百年孤寂万千岁,就在此时,悦兰芳暗处突来一掌,情势立即扭转!江涌不停,人心不定,万里江边肃杀之气满布,白衣剑少领军,鹫默心率将,一场势力之争,也是母子之争将起,这场骨肉相残会有什么结果呢?远处高峰上,黑衣剑少与骨刀曼骨骸冷眼俯看整个大局。另一方面,一个月期限已到,正是引灵山比剑分晓时刻。魔流剑风之痕、剑痞忆秋年,这是一场剑术极致之争。

月色深沉,夜雾弥漫,深遂辽阔的万里江,今日杀气不断升华,鹫默心、孤迹苍狼与照世明灯三人,率军在江边等待,在对岸,白衣剑少与金甲飘风白秋水、云楼吹雨解玉龙、也率领魔魇大军准备过岸。一声令下,战火再起,天策真龙赶尽杀绝,诛天奸计得逞。迎月瀑布化星星灵转移,佾云真保住潇潇一命。

卷风急扫,吹不动平静的心,转里飘袖,一剑划开风之痕!风之痕三会忆秋年,只见两人同时出招,剑气对剑气,肉眼所剑晃若一招,却已在瞬间发出数十道交集的剑声。神秘神秘神秘,神秘的山谷,神秘的人物,诛天将异端神与夜叉鬼送到此地。

狮子吼怒声震九霄,病骨爪利摧不轻饶,卖杂细轻松应付,巧妙对招,攻得火狮子与摧心怒火中烧!只见卖杂细再现神通,四周的气氛全变,死亡阴影笼罩火狮子与摧心两人。出自何处,回归何处,驯刀者带着越剑人的骨灰与配剑回到封灵岛内,究竟封灵岛有何秘密呢?死亡气息笼罩,远远空中飘来一道阴冷身影,来者竟是魔剑道第一殿殿主。

明月初升,位于中西交界之一的寒月江,天策真龙与诛天再度照面,气氛却不同以往。诛天表明战事未果,天策真龙竟要求和谈,双方以风檐春秋为界线,在和平岩上立下互不侵犯誓约。忽地天雷交闪、惊天狂吼,正是不祥之兆。

   六个月后,天下太平,不再受战火摧袭的百姓安乐融融,秦假仙来到公开亭不远的小市镇,忽然见公开亭处围满了人群,三人好奇趋前一看。公开亭之上竟吊着诛天的首级。变化变化!武林又产生巨大的变化。

荒废的旧舍,景物依然,往事成空,只有轻轻的流水声,静静传着曾经风光一时的景象;此时,远远而来的孤舟传来一阵阵的歌声,忽然一阵波动,远远的江流处,一叶扁舟缓缓流向凉心居,苍凉孤独。横剑冷指,忘千岁为阻止悦兰芳再步江湖,欲杀权妃褢天女。神秘的幽灵马车再度出现。诛天诛天诛天,寒月江一会之后,诛天竟身首异处。

醋海翻腾忘千岁,妒火怒燃华凤亭,眼见悦兰芳与权妃暧昧,忘千岁不由分说提剑便砍。悦兰芳见状,不得已出剑挡格,忘千岁气绝剑绝,三尺冰霜隔断万里秋泓,褢天女怒极气极,五指青葱挥出千丈紫虹。月夜凄雨,冰冷冷敲打无声的孤蓬,顺流的孤舟,饮酒的人影,轻轻击散的水花,是并射冲击的谜题。幽暗中,神秘的人物、神秘的马车匆匆急奔。

荒野之上,幽灵马车有如风驰电挚,急急而奔,背后三名蒙面人流星赶月,急急追赶。冤家路窄,悦兰芳半途再遇驯刀者。杀声起,悦兰芳持剑猛攻,速度有如迅风急雨,急雁六招融合雁鸣三法,招招直取驯刀者。神秘的孤舟穿江而来,天策人马、魔剑道纷纷动作。孤迹苍狼进入生死连环洞,秦假仙、悦兰芳,剑对剑,雁鸣三法急若旋雁

为了破解诛天生死之谜,孤迹苍狼独身进入生死连环洞,无数的刀光剑芒迅速飞旋,道道逼命。佛音缭绕,云气飘渺,浴佛池、浴佛池,遗世独立的浴佛池,今天多了三条人影,经天子、麦十细、卷三宗欲寻沙舟一字师,但浴佛池却是迟迟无动静。幽灵马车直奔,背后急追而来的神秘怪车,车对车的战争。孤迹苍狼被杀,回原镜被抢,屈世途要揭开诛天的生死之谜。

曲临江畔剑戟森森,气氛迫人,天策大军、魔剑道、妖刀界,武林三大势力兵临江岸,静候江上关键的船只出现;奔奔奔奔奔,幽灵马车在荒野之上急急而奔,目标生死连环洞,幽灵马车奔出生死连环洞之后,背后神秘车依然急急而追。时近黄昏,江上的杀机越见逼近,就在孤舟行至弯道之处,黑白双少同时出剑。杀杀杀,黑白剑少联手逼杀,刀剑直劈舟中人,洛子商手握剑柄,骨刀蓄势待发。

时近黄昏,青山依旧,几度夕阳红,悠悠江水,粼粼波光,隐隐透寒气,杀机,就在瞬间!黑衣剑少喝声引动杀机,白衣剑少见状也抽剑攻入,形成妖刀魔剑连攻之势,刀剑连手,左右轮番,流金红霞映照两条来回身影。洛子商遭逢黑影杀机,死笔画咒真是每笔必中。照世明灯独探灵果山偷云窝,他遇上钢翼飞猿无情的攻击。浴佛池昊光四射,佛门高人再渡红尘。

迷雾林中,幽灵马车再度奔出,另外这方面神秘怪车急冲而来,幽灵马车被撞成两截。吊黄泉之内,画笔再度挥动。日照黄昏,夕阳染红整个江面,凄凉的寒月江边,高手云集,只为一句真相的公布。沙舟乍现,真相大白,独孤遗恨的一句坦承,引动了各方杀机,刹那间,魔流剑风之痕怒然来到。

冥河画里神机藏,黄泉鬼魂何人魄,忆秋年为徒报仇,怒上眉山,初入红尘的沙舟一字师遭逢血劫。妖刀界魔剑道合并,大半的天下尽落黑依剑少之手,中原武林危机四起,照世明灯接下腾龙殿之大权。

吊黄泉之内死笔再度挥动,第一笔轻描轮廓,第二笔,死亡画上乍现熟悉朱红。时至黄昏,夕阳西下,孤鹰林之内两条人影,冷冷对持,黑衣人鹰刃在手,翻掌之间已挥出三剑,反观忆秋年身形不动,衣袖轻挥之际化招频频。

   热闹非凡、人潮汹涌,隶属中原交流要地的第一招牌客栈,四海第一家,气派、豪华的四海第一家,打出已死之人的名号,市井、江湖,黑白称道的四海第一家。

追追追、奔奔奔,暗夜时分的树林,神秘车与幽灵马车仍在追逐,沙尘扬扬,车声震天。入夜时分,魔剑道、妖刀界两军齐备,准备前往攻打中原。暗潮汹涌波涛海,乾坤之钥实虚中,欲找钥匙的忆秋年跳入波涛海,取得乾坤之钥。

入夜时分,钢翼飞猿擒拿店小二欲查明诛天之谜,途中遭遇魔剑道第一殿主纸伞掩薄命,一言不合,钢翼飞猿对上掩薄命,顿时利芒交闪,身影穿梭,杀式尽出。吊黄泉之内,神秘斗神秘,冥河画匠被逼出身份。蒙面杀手欲探四海第一家,渡生剑为一字师出剑,剑君再战神秘车。

妖刀界、魔剑道联合大军来到中西交界,黑衣剑少挂帅,军容浩浩荡荡;另一方面,步双极率领天策大军,气势万千,两军交会,剑拔弩张。隐密的树林,渡生剑对上神秘刽子手,神秘杀手身影迷濛不定,出手狂似狂风暴雨,渡生剑步步为营,运剑有如轻雁回旋。风之痕即将公开诛天生死之谜,钢翼飞猿杀气腾腾决意采取极端,风之痕危机上身。恶灵鬼谷之内的恐怖者策谋略竟是诛天之谜的主谋,妖后、风之痕、忆秋年皆陷阴谋之中。

冥河画匠再探四海第一家,白衣剑少对上神秘的罪恶僧,冷思路冷眼旁观,独孤遗恨的生命将到终点。一雨愁阴谋成功,一代王者从此沉落人世。

似真非真定风愁,似生非生屈世途,两人会面是引出生,或是引出真呢?荒野之上,急欲救花姬的白衣剑少对上渡生剑。忆秋年进入诛天的陵寝,右护法却是心怀不轨,乾坤陵暗藏杀机。疾速的身法,如影随行的金发人影,怒火腾腾的风之痕采取反击。

荒野之上,喝声起、杀机生,乍见剑风狂扫,白衣剑少与渡生剑同为恩情而战,两条人影在树林快速旋闪。玄疑玄疑玄疑,杀害诛天的真凶竟是妖后。策谋略没死,忆秋年被害,风之痕重伤,面对白衣剑少,沙舟一字师说出进入浴佛池的方法

沉寂已久的万里江边,今日再现死亡  气息,九阳、十二司祭手持魔旗口念晦语,摧动灵力欲唤魔魇,恐怖、诡异,无形十七万魔魇大军将再被唤醒了。黑衣剑少独坐悬崖,默默看着满山的云海瞬息万变,母子、师徒,生与养之间到底该怎么选择,内心的矛盾、内心的挣扎。沉息已久的血枯肉林,今日地煞再度操纵十旗,准备调动魔剑道第二层的高手。

孤独峰,雷声中的怒吼,乌云下的恶战,诡异的三方轮替,似是丝线牵引的天衣无缝,双手受伤的风之痕被包围在中央,瞬间陷入苦战;清烟袅袅,气势庄严的佛家圣地浴佛池,今天气氛异常,白衣剑少欲摧动金言,开启往菩提界之门。策谋略欲夺凝寒玉,乱世狂刀抵抗地煞众人的围杀。剑君十二恨来到冷月坛,暗处的冷思路面露杀机。风之痕独闯欲界第六天,顺利救出花姬。灵佛心,波旬之剑,将牵动另一波武林的血劫。傲笑红尘与素还真相继露面,代表着武林再现生机。

为救花姬一命,风之痕独闯欲界第六天,遭到众魔僧的围杀,众魔僧运用佛杀阵,连环性的攻击配合的天衣无缝,但风之痕速度更快身影急旋,欲界杀招频频失利。屈世途领兵对抗策谋略,正道联盟有再次打败魔魇大军。面对最顶尖的杀手,风之痕与黑白双少遭遇最大危机。

沉默孤独峰,沉默的六个人,刀对刀,剑对剑,是试探,是生死,是难解的情仇;为了彻底消除心腹大患,策谋略亲自领军欲杀一字师,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屈世途也领军出现了。奔奔奔,幽灵马车又在荒野之上急急而奔,这次的目标竟是恶灵鬼谷。策谋略利用秦假仙欲杀花姬,透过移花术一掌花姬命在旦夕,诛魔大法即将功亏一篑。

风凄凄,夜沉沉,明月初升映照在树林之内对峙的人影,怒杀手上的月牙,不停散发逼人的利光,黑衣剑少心知来者不善更加小心。天坛内外展开两场诛魔生死战,沙舟一字师、恶魔之心策谋略,圣气斗魔法。天策真龙领军,风之痕师徒联手,顺利让花姬完成诛魔大法。

天坛之外,地煞众人再领魔魇大军前来,庞大的阵容远胜从前,天策真龙亲自领军,两军对峙顿时气氛紧张非常;就在众人奋战的同时,恶灵鬼谷之内,策谋略也运动全身的魔力,准备让所有的魔魇大军全部复活。天策真龙对上罪恶僧怒杀,强手斗强手。白衣剑少来到诡异死境,及时找出医治风之痕的药草。妖刀界之外权妃匆忙逃出妖刀界。

荒野之上,权妃褢天女急急奔驰,背后骨刀与五色妖魃急急追赶,眼见褢天女出手,骨刀漫九骸提刀便砍,两人刀来刀往,形成妖刀对妖刀之势;为了一探灵佛心之谜,四大尊者派出怒杀,半路拦截天策真龙与沙舟一字师。三度对决,手伤愈加严重的风之痕,将如何应战呢?激烈的异端神之战,身染奇病的白衣剑少,及时将奇黎草送至孤独峰。

夕阳馀晖,映照冷寂的孤独峰,风飞落叶,透露出淡淡的哀愁,染血魔流剑此时紧紧握在手中,负伤的风之痕缓缓将走上最后一战。剑者悲路,师徒同劫,重病在身的白衣剑少遇上异端神,战况僵持不下,自知时间紧逼,心急如焚的白衣剑少,病情更加严重。反反反反反,妖刀界窝里反,权妃领军反叛,策谋略之死,牵动邪能界的连环报复,驯刀者遭逢欲界高手怒杀,四大尊者进入封灵岛取得魔佛波旬的灵佛心,白衣剑少病入膏肓命在旦夕,林中突然响起琴音。

为了实现一统天下的野心,妖后进入封灵岛,找到弓者箭翊的石像,说明自己的来意后,直接向石像开出条件,只要箭翊愿意帮忙,让封灵岛的众高手协助妖刀界,她会全力助众人脱困,若是箭翊答应,只要将银箭射向大门之外的大石即可。策谋略被杀,邪能境蠢蠢欲动,而菩提界和欲界存在纷争和冲突,身为佛教传人的小钗,以圣刀圣剑再度为武林除害,维护正义。

久无人至的深山小屋,不二刀独立沈思,忽然一阵杀气袭卷而来,一位素未蒙面的老者指名挑战,并一针见血指出不二刀目前困境,“不二刀”已非昔日“不二刀”。 妖刀界大门外,天忌为复仇而挑战妖后,对战激烈、但妖后却无意久战,她给予天忌一个月的时间调查策谋略之死的真象,要战还有时间!濛濛雨中,白衣剑少为身上毒患所折磨;远处,入世佛者大悲忏慧清圣梵音响起,为病入膏肓的白衣带来一丝希望。为寻皇兄消息的黑衣急急而奔,终于也来到当日白衣患病的苗疆,只见满地死尸,忽然一阵麻痹,意识渐渐模糊。

妖刀界与欲界正式合作,欲界为表诚意更是扬言妖刀界的敌人就是欲界的敌人!一方面狙杀不二刀以使天策真龙七星汇聚,另一方面更是等待封灵岛众高手封印解除的那一刻。二界大军为图霸业,兵分五路正式进兵中原。中原大军对上敌方二界联军,杀声震天。天策真龙对上妖后,真龙一夫当关,万夫莫敌,步双极、不二刀等皆加入战局。混战之际,权妃将箭翊之石像缓缓移动,定风愁等人一见情势不利,极招尽出。但一切却为时已晚,星茫乍现刹那,一阵天惊地动,新的传奇,再度展开。又是一个乱世,又是一场杀戮;当星落之际,当末日之秋。又是一段恩怨,又是一阙悲歌,在冷眼之前,在千年之后。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