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兵燹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41. 第41集
  42. 第42集
  43. 第43集
  44. 第44集
  45. 第45集
  46. 第46集
  47. 第47集
  48. 第48集

霹雳兵燹剧情讨论

霹雳兵燹角色

霹雳兵燹分集剧情

荒凉的高山草原,一望无际的景色,浓雾中,一只手缓缓推动着轮椅的轮子,镜头慢慢的由近拉大拉远,是散发重伤不良于行的素还真,坐在轮椅上冒着冷汗,很辛苦的自己用手推着轮椅往前行。

风突然变的很大,吹乱了素还真的头发,也吹开了一片浓雾,浓雾中露出了崖边,雾散开时带出了整片低峭的山谷平原,景象有如辽阔的武林,素还真犹如旁观者的姿态观看,感叹天地如此辽阔却战乱不断,一生致力追求和平,可是自己重伤的状态,却是什么事也做不了,感到沧桑与无奈。

素还真推着轮椅到了山崖附近,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山谷,不由再度感叹天地之悠悠苍茫与萧瑟,忽然素还真注意到崖边上有一株奇特的花朵,素还真伸手想去摘,却重心不稳,不慎摔下轮椅,素还真很辛苦很努力的想站起来,却无助的站不起来,正努力时,此时一人双足踏上,素还真抬头一看,原来是续缘。

诡异的幽雾之地,今天两名莫测高深的隐世强者,双双在穿天泓现面了。犴妖神与九曲邪君决议术法、武斗、智慧三项比赛,胜利的一方将登上冥界霸主之位,双方又会派出何人参加。醉轻侯派出自己的儿子─燕子丹,前往寻找双眼失明的天忌。

风之痕,极速之中的冷静快意,魔流剑,沉重之中的狠野疯狂。黑衣剑少,光与暗的再度交错,力与美的极端对比,狂妄、孤傲、霸气、冷漠,正是魔流剑,黑与白的怒喝,魔流剑风之痕默默观视。挥舞着魔流剑的黑衣剑少,脑海中不停浮现过往的杀戮,脑海中不停浮现魔流的狂野,眼神越疯狂,剑法越凶残,白衣剑少见状心中生疑,可是剑者的心理却使风之痕更加追求疾速之中的快意,眼神越冷静,他的剑就更锐利。

日阳台上,血邪对上鬼隐,气氛冷冽。诡异的笑容、冷邪的杀气,两人眼神交接之间,至绝的术法之争就此开端。幻中幻,玄中玄两人身影窜动,各自分身。

欲界花园中,菩提弓、天籁神石、名伶,三者之间,冲突忽起。波旬两体阎达、女玡一言不合,战端爆发。双方一往一来,瞬间卷动万千云,夹带着赫赫雷火。两人际气劲旋扫之处,山河震汤、草木尽毁。女玡挥动利剑,强势无比,但阎达之威更甚,翻掌之间,女玡败像已现。

阴湿冷暗的地道下,细碎铁链声,兵燹手持火炬站定。黑暗中,一个恐怖阴森,脸上、身上皆是毒疮的老人突然间张牙舞爪的冲向兵燹。

世外桃源内,一心退隐的风凌韵与舒石公,无奈遇上索命而来的欲苍穷,欲一出手就毫不留情。风、舒两人见苦劝无用,再度联手,独门暗器配合顶尖术法,形成一场兄弟残之斗。虽然风凌韵与舒石公伤势在身,但两人联手,威力犹可撼动千军。欲苍穷见到两名兄弟联手、一时心中万般滋味;昨日的深情,今日的怨恨,极招再度上手。

日扬台上,冥界一统之争进入第二回合。一声惊天惨叫,随即出现的竟是九曲邪君的尸体,紧接着脸带阎罗面具之地狱死神从天而降,说自己才是真正的邪能境之主;九曲邪君猝死,面对突来的变数,犴妖神毫无惧色,惊天之斗正式开始。绝顶的气势、绝顶的武艺,震得方圆百里草木皆非,两人绝招相对。

迷达欲以天籁神石交换菩提弓,鬼隐要求由自己决定时间与地点。鬼隐心知与魔佛波旬交易,一旦交出菩提弓,自己性命难保,但是又万分希望得到天籁神石。选择,选择,波旬欲杀鬼隐、素还真意指鬼隐。正当两难之际,素续缘前来。地道里,醉轻侯、金苍龙、紫嫣夫人收到飞书尾随兵燹见到应是被禁的痴海毒瘤邹纵天。

时近黄昏,矗天壁之内,鬼隐准备以菩提弓交换魔佛波旬手上的天籁神石,鬼隐、魔佛波旬各怀鬼胎,波旬暗藏杀机,欲除鬼隐,鬼隐则是另有所谋。正当鬼隐取得天籁之际,局面瞬间反转,叶小钗、百丈逃禅来到,一页书旋空而降,掀开一场激烈的战斗。

日扬台之上,冥界霸主之争,犴妖族胜出,冥界天岳赠送犴妖神〝双极阴阳刃″为贺礼,冥界正式一统,犴妖神为主,经天子为副,犴妖神发出第一项任务竟是-杀兵燹。经天子统领邪能境。邹纵天一探千飞岛,与燕子丹正面对上,暗怀心思的对话,最后邹纵天以双剑异行,激起燕子丹的好奇心;兵燹探希望宫城,紫嫣夫人欲知面具下的真相。

云渡山上,战云密布,一统冥界的霸主-犴妖神,率领众多冥界高手攻上云渡山。霸王横千秋独战妖后与黑衣剑少,刀狂剑痴叶小钗独挑奇幻双姥,百世经纶一页书独对犴妖神与经天子,一对二的比斗,邪与正的对决,于云渡山掀起了腾腾战火。三方战斗,却是一种战况,皆是同样猛烈异常。另一方面,素续缘牵制一旁虎视眈眈的血邪灭轮回。受素还真之请,鬼隐来到云尘盦一会,不良于行的素还真,种种手段问得炎熇兵燹的身世。

千飞岛上暗潮汹涌,眼盲的天忌遭受燕子丹、燕飞虹兄妹处处排斥与刁难,正值多事的此时,炎熇兵燹也探入千飞岛,此番探访引起兵燹高度的玩兴,千飞岛内风波再起,而因为炎熇兵燹的界入与扰乱,白马纵横无端受冤。紫嫣夫人一会邹纵天,暗谕又讽刺的言语。混乱的世局,多变的武林,素还真终于明言:也该是反击的时候。

时近黄昏,死寂的树林,两名武林最顶尖的刀客正在对峙,无情的决斗、无情的气氛,兵燹舞动炎熇,战火随招延烧,苍穹刀里运剑,剑诀刀行。妖炎十字、灭刀诀,绝顶的招式相对,这不是为生存,而是无止尽的杀戮。闻声怒喝,炽热的旋流、刀光妖焰,狂扫十方平原;指尖运气,锐利的刀芒飞窜。两人战事未有止休,最后日毁星沉再现,强烈的光芒瞬间引爆,不动的身影,鲜红的血珠倾泄不尽,胜负已判。

千飞岛上,天忌、燕子丹各现其能。天忌以耳为眼,流畅的剑路身法无异常人,燕子丹快攻取机,但掌握环境声位的天忌,也开始反击了。可是。燕子丹眼神一变,剑气暗藏阴狠毒辣,天忌不闪不避,被伤数处的同时,聚气于剑了。

为了讨取长生不老药,冀小棠找上鬼隐,暗藏心思的鬼隐,提出条件,欲以兵燹人头交换药丹,冀小棠答应一赌性命,鬼隐爽快的交出药丹。但是,就在冀小棠欲回转希望宫城的中途,却因为药丹而引来冰蛾杀机。

夜色深沉,黑衣剑少怨念缠身、杀意难止,手持石刀,缓缓行向风之痕隐居之处。素还真招待贵客,然而,再现云尘盦的贵客,竟是已死的七指神相--舒石公。

不归路上战端起,犴妖神、经天子联手挑战百世经纶一页书,三方对峙,只见经天子撼天一掌,惊世战役就此爆发。绝代的高手、绝世的战斗,邪能妖式对上清圣的莲华之气,顿时天雷交闪、乌云急走,隆隆杀声、战火腾腾。第二次交手,一页书、犴妖神、经天子三人战得更加激烈,更为难解。

世外仙源,鬼隐来到舒石公之墓前,欲探舒石公之生死,就在墓破之际,一道剑气袭到。鬼隐立即知道自己中计,欲退之时,第二道剑气再至。

阴暗冷湿的洞内,醉轻侯对战邹纵天,变化多端的千飞剑法,快若无影的千飞岛主,邹纵天冰蛾轻扫,快、准、狠,式式逼杀醉轻侯。更是式式挑衅旁观的兵燹。三十招为赌,在最后一招之前,邹纵天、醉轻侯仍是平分秋色。父子反目,冷眼旁观的燕子丹,在醉轻侯的声声呼唤之下,燕子丹即时回头。

深沉的黑夜,雅瑟风流为查天君丝之下落,暗中潜入皇陵之内,欲探希望宫城城主生死之谜,但却误触机关阵式,陷入危机。雅瑟风流转而琴曲拨动,十之弦气穿射而出。

兵燹、白马纵横大雪原至极相对。悠长无声的喊杀,白马纵横抽剑扬身而来,潇洒率性、自性自得,宛若开阔之天罩向兵燹。毫无破绽的空间,兵燹凝神注视,炎熇之刀瞬间拔出,既然无生路,就由自己开出生路。一旁观战的素还真,以及武林新面孔-一字鉴史百朝臣,评鉴着此战的胜与负。大雪原之上,文争、武斗交替,隐藏杀机与疑云,密布着极端杀招-日毁星沉,致命之招,却也是生存之招。

为新仇、为旧怨,川凉剑帝金苍龙对上痴海毒瘤邹纵天。邹纵天杀式连环,逼命无常。川凉剑帝冷静应对,双剑出鞘,左剑主守,隔开沾血冰蛾锐利的剑锋;右剑主攻,抓准时机直取对手死门。

日寻秋林之内,黑衣人会见燕子丹,声称可使燕子丹剑法更上一层楼。六魔刀其一,火山孝子宇飘风,视不孝之人为罪大恶极,因此屡犯杀人之罪,村民求助无门之际,遇上秦假仙授予妙计。极端的孝子之心,难被世俗所容。天忌与容衣定居于大雪原,过着平静无波的生活。 素还真一会名剑铸手金子陵,沾血冰蛾之铸造者,风采高雅之先天。

扬台之上,犴妖神质询而来,对上冥界天岳执法首。犴妖神惊天一掌,执法首登时金光破,原身毕露。犴妖神语气强硬,句句质疑,执法首冷言以应。犴妖神一句:‘不要让我知道天岳在暗处玩什么把戏。否则。’话语方停,执法首爆碎而亡。回到犴妖族,犴妖神下令调出万刀魂,全军待命,准备一举攻下云渡山。

   大雪原之内,冥界天岳两名杀手,欲趁危暗杀兵燹,容衣独身难挡,就在杀手欲下手之际,忽然间,魔光焰焰。二名杀手当场惨死。而容衣照顾重伤之兵燹,她与天忌之间,又将会产生什么变数?

云渡山之上,牟尼见一页书与天魔相谈甚欢,口带责难之词,并要一页书上定禅天加以说明。一页书来到定禅天,牟尼与净琉璃欲对一页书维护魔族之举,加以制裁,。素还真来到卧草居之外,一探千形百藏手之谜。紫嫣夫人来到紫木林之内,赫然见到四名希望宫城之主,紫嫣顿时大受打击。 秦假仙来到向日村,却见诸多村民惨死,并留有血字:苍魔嗜血,诛天灭地。宇飘风转瞬成魔,秦假仙受怨念所缠,将有生命危险,苍魔刀现,血腥杀戮染遍无辜的向日村。

时近黄昏,却夹带着极端的气氛,云渡山上,再掀惊世之争。叶小钗与洛子商联手,四大妖首、两方邪尊、万刀魂等死伤惨重。反观血邪灭轮回独对川凉剑帝,也显得十分吃力。这方面,一页书三会经天子,掌气交替之间,劈开了霹雳雷霆。就在云渡山的后路,曲子口,犴妖神不慎中计,独自一人面对素还真与炎熇兵燹。就在犴妖神运出阴阳刃的同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曲子口的密林小径之上,妖后与奇幻双姥急急而奔,打算与犴妖神会合,夹杀素还真。但是,中途,妖后身影突然消失,密林深处,同时传来轻微的马蹄声,但又忽然消失。静谧的空间,只存呼吸声。正当双姥欲寻妖后,马蹄声乍响,回头一望,竟是──黄泉之刀。

云尘盦之上,苍魔之刀,挟带怨恨,杀气腾腾,追杀秦假仙而来,素续缘翻掌挡招,式无虚发,但苍魔掌气不侵,素续缘渐趋下风,紫嫣夫人见状跳入战圈。战斗越见不利,素续缘挡住苍魔刀,并要秦假仙离开,而苍魔见秦假仙离开,更为愤怒,杀意翻腾,刀身散发出更为骇人的青邪之光。

希望宫城之内,冥界天岳裁判官一会绝代艳伎-寒月蝉,裁判官开口竟是欲索取鬼楼之钥。大雪原冰雪山洞之中,容衣高兴兵燹安全而回,对话中,兵燹却对容衣身份起疑,待容衣离去,天忌竟出现于雪洞之外。天忌、兵燹,将二度对决。容衣回转小屋,却不见天忌,心下大为不安,又赶回雪洞之外。两人激烈的战斗中,兵燹见容衣来到,便说天忌若败,容衣归他。

向天借命黄泉索命而来,天魔面临空前的危险。荒野之上,素还真为护天魔周全,施展上乘轻功急行。小屋之外,马蹄声急促大响,白雾浓中带寒,让人不由察觉杀机降临。逼命时刻,突然,三道银光一瞬而闪,银针直射天魔背后空门。

风之痕隐居小屋,黑衣剑少持宕月刀而来,刀剑相会,竟是师徒相残,妖异的刀法,冷冰冰,阴邪的宕月,邪冷冷。黑衣剑少的脑中只有杀。杀。观战的白衣剑少,着急却又无可奈何,数招过后,风之痕心念一定,决定一剑斩断黑衣剑少脑中魔刀邪念。

寻秋林之内,燕子丹再度挥剑相向,黑衣人有意试探,先让三分。十数招过后,手上利剑回旋,绝招一出。结果却是令人惊讶万分。妖后来到日扬台,与冥界天岳裁判官一谈,却惊异于天岳的转变,冥界天岳阴谋越现越明。

书剑风月之外,掀起魔刀之战,炎熇兵燹焰织刀对上苍魔刀。松针屋非人居,林中剑者-剑曲绝鸣子,金子陵赠剑而来,但是,第五口魔刀-非道,竟也从空而降,身系耻辱与仇恨的绝鸣子,刀与剑的抉择,邪与正的冲击。

子夜时刻,大地一片寂静,此时天际响起一声惊雷,五童凶煞降临阪城坡。另一方面,荒野之上,扰人心神的白雾、若有似无的马蹄声,素还真明白杀机就在眼前。忽然,向天借命索命乍现。素还真亦抽出沾血冰蛾。

松针屋非人居,魔刀、名剑对峙。绝鸣子极端选择、裔春秋狂剑取命。宿命之战,情仇难解,两人尽展所能,一招一式激烈相向。裔春秋身形飘逸,如狂草飞舞;绝鸣子刀使剑路,曲中有奇、直中有变。黄泉魔刀对上沾血冰蛾,非道魔刀对上风雅之狂。

希望宫城悬疑再起,寒月蝉自称为炎熇兵燹之亲生母亲,兵燹与容衣进入希望宫城。得知邹纵天被向天借命所杀,兵燹一探死亡沼泽。

天忌二度被炎熇兵燹所败,丧志之馀,两度巧遇奇人酆魁刑天师。神童长河南星再展奇能,却受重创而昏迷不醒,白马纵横受托找寻火龙麒之血, 冥界天岳动作频频,一波接一波的攻势,素还真沉着以对。

白马纵横乍见剑帝首级,怒而对上向天借命。悲愤交集,汹涌剑气应手而出,虽然杀意浓烈,但剑法已失去了方寸;反观向天借命身影飘忽,诡谲莫名,白马纵横连连失手了。忽隐忽现的索命使者,激使白马纵横更为怒极。瞬间,魔刀索命,非白护主身亡,白马纵横同时面临生死存亡一刻间。

阪城坡上再起战端,天岳大军压境而来,夜空之下杀声震天。龙灵、虎浪、五恶童对上素续缘、屈世途等人,源源不绝的大军,攻得众人难以脱身。绿钗急背昏迷的神童离开,而背后龙灵、虎浪急追,突然,血邪灭轮回出现,施以术法带走神童。

万恶鬼楼之外,手持魔刀的燕子丹,杀气腾腾,入魔的燕子丹、嗜血的宕月刀,血腥中不带丝毫人性,杀意迭起。天忌身按千斤藏,仅以断剑回招,加上内心迟疑,瞬间受伤多次。而一旁的刑天师,也一眼看出燕子丹已经非是一般人。

日扬台之上,素还真与叶小钗前来,准备联手救出天魔,而天岳却开出条件,要素还真以经天子交换,素还真一口应允。广陵故址,裔春秋为门徒复仇而来,绝鸣子冷然对峙。新仇、旧恨交织,第三次战斗,是恩怨的终止。两人出手不再留情,招招逼命。黑衣剑少乍闻妖后进入鬼楼,寻衅刑天师,欲救出妖后。

邪能境之主、冥界之王--地狱死神经天子,遭到素还真、叶小钗、白马纵横等人围攻,落难之际,秋水濒渊逍遥子亦出现夹攻,素还真、逍遥子联手合击,配合无间,最后叶小钗、白马纵横剑气再发,经天子遂决定采取两败俱伤之势。但逍遥子不等经天子自爆,银针快射而出,直取经天子七大要穴。

为寻黑衣剑少,风之痕对上酆魁刑天师,双方一触即发。刑天师则说要寻到黑衣需等百天循环之后,再开鬼楼,否则谁也找不到黑衣的所在。风之痕得到百天期限,领白衣剑少离去。风之痕与刑天师之间,冲突又起。

希望宫城祭坛之上,容衣将被血祭,同时炎熇兵燹怒火来到。片刻过后,恶鬼之形杀向兵燹,兵燹回手一刀,竟是冰蛾对魔刀。兵燹见是沾血冰蛾,不与硬接,只以奇速之斗应敌。然而一声怒喝。日毁星沉瞬间再出。

遭到惨败的灭轮回,再度奔回古井之中。究竟古井中暗藏秘密,邪能境尚暗存另一股的势力。凡尘崖逆流瀑布异象再传,金子陵欲持风雅之狂一试。素还真带着经天子前往日扬台交换天魔,双方交换之际,天魔伏兵四起,素还真等人顿时陷入了危机当中。

得知炎熇兵燹未死,白马纵横怒火高涨,急奔百战坡,欲报灭族之仇,但是,奔至中途,却受马鞍所制,火龙麒载着白马纵横反向而去。而百战坡之上,兵燹已期盼等待。

刑天师进入希望宫城欲擒恶鬼,但是鬼显石竟然失效,刑天师败兴而去。

绝鸣子约战金子陵,是暗夜讨命而来。金子陵持扇从容应敌,以四两拨千金,化去旋风刀流。绝鸣子身若旋流、刀若旋风,刀对扇,逼出万道雷火。金子陵只有借力化力,也渐渐挡不住绝鸣子越战越狂的杀意了。

诡异的空间,星光点点,避过众多耳目的南宫笑,独自来到远离冥界统辖的隐密区域。南宫笑请出点星成宇北玄泣,冥界天岳暗藏势力再出。

夜色凄迷,红月之下,宕月魔刀拦路而来,逍遥子定心凝神,不敢轻心。刀光一闪,燕子丹杀得疯狂,月光冰冷,刀锋更冷。逍遥子〝幽曲秋泓″一发,掌劲一分为三,燕子丹中掌却是无事。只闻刀锋破月之声,又急又响,式式进逼,不留活命空间。逍遥子见燕子丹掌气不侵,心知无法取胜,抽身而退。转眼之间,来到了诡异的凡尘崖。

同样的红月,不同的心情,决心为父牺牲的容衣,无奈牺牲爱女的寒月蝉,是一对痛苦煎熬的母女。最狠毒、残忍的则是邪恶之主─啸阎罗。再度祭起的五鬼法祭,大法祭寒月蝉口念法咒,顿时青光大作,齐射容衣之身,就在容衣全身鲜血几尽流失之际,天忌愤怒杀入祭坛之中。

死亡沼泽再起生死战。怒火仇恨,烧得白马纵横红了眼,但是再度对决,已敛去三分冲动,多了十分谨慎。这一战,非胜即亡。然而向天借命刀法诡异,动中带杀。白马纵横剑式沉稳,静中取胜,激战当中,两人的战圈逐渐移动了。另处荒野之上,素还真急急而赶。转战荒野,白马纵横对战向天借命,战局越见火热。

灭轮回率领邪能境众人进入天岳主城,经过一番战斗与探查,灭轮回发现天岳神秘的秤命盘以及能操纵六口魔刀之号刀令。

凡尘崖之内,为调查王刀异象的素还真,来到高塔之外,谁知。遮天的风沙怒吼中,神秘的脚步声停止了,随后竟是强烈的杀气扑面而来。素还真提元以抗,杀气来势却是更为强烈。

寂山静庐之上,金子陵闭关铸剑,然而静庐难静,战火再度燃起。魔刀挟怨而来,裔春秋持刀,舞墨之招更狂;为保铸剑庐,认吾师、绝鸣子联手应敌,剑式齐出。裔春秋杀性疯狂、残虐,招招逼向绝鸣子;而剑曲之气如虹、剑音飒然,但断剑难攻;认吾师遂转而反守为攻,利剑轻旋,招式转快。

为救燕飞虹,白马纵横来到凡尘崖,对上诡异莫测的王刀。远处高塔矗立,两人冷冷对峙,狂风。沙暴。刀光。剑影。凡尘崖上的白发双影,即将生死一瞬。身影交闪、决胜一招。只见两道身影分开立定,风势停止,王刀离开,高塔消失,白马纵横手上飘渺之狂应声而断。火龙麒载着白马纵横与燕飞虹,回到了一切的起点与终点--千飞岛。

诡异、阴森,神秘的希望城主,一喝下龙麒血,竟是哀声大叫。阴阳两血在体内不断流窜,顿时真气充塞整个奇经八脉。只见城主周身气流撼动,身子浮上了半空之中。随后万道光影尽散,白发、玉面、星目,宿文馗从空降下。

灭轮回跟踪南宫笑与北玄泣来到一处树林,惊见天岳军师-负平生。但是行踪曝露,就在灭轮回欲逃之际,魔刀裔春秋持刀而现,刹时天地两分。灭轮回虚晃数招,术法催动,四周景物再变,竟见绝鸣子。

凡尘崖刀王异象消失,阪城坡神童卜卦一测,竟是出现三种结果--炎火地狱坑、玄风雪地、天一生水。为探刀王之谜,逍遥子独自来到刀王三地之一的玄风雪地,不料中途卧看千秋负平生拦路。负平生欲向逍遥子讨取黑暗灵思,两人冲突忽起。只见负平生双掌翻飞,如行云流水,舞态生风,逍遥子表面从容,内心警戒。

秦假仙、荫尸人、业途灵三人探查刀王三地之一,炎火地狱坑,却闻尸臭冲天,入内更是惊见堆积如山高之尸首。

寂山静庐,金子陵即将出关,素还真等人严阵守护。而竹林之外,负平生图谋而来,经天子暗里夺机,希望城主螳螂捕蝉。时至正午,封锁铸天炉的石壁缓缓开启了。却闻狂妄至极的仰天长笑传出。只见疯狂散发的金子陵,持着有如废铁般的黑剑大笑不已。说时迟那时快,一条迅捷无伦的黑影窜入,刀光闪烁直刺金子陵。铿然一声、刀光剑影不绝,只见一黑一白身影交错。正是绝代之狂风之痕。

素还真众人护着昏迷的金子陵,欲赶出寂山范围,但唯一出路,冥界天岳大军却是布阵已待。南宫笑、北玄泣领军逼杀。素续缘施展火凤燎原开路。刑天师、天忌双边护持。绝鸣子、认吾师、叶小钗分路断后。众人一路杀出,杀声轰轰欲震天,魔刀赫赫来斩将。

刀王三地之一,炎火地狱坑之外,业途灵、荫尸人欲阻挡众人进入,但是忽然间一阵冷风袭入,众人一阵呆愣,再清醒,却见地狱坑内走出一人。

刀王三地之二,玄风雪地,逍遥子独自来到,竟见天际下了黑雪。寒意笼罩、冰霜冻体,逍遥子前进数里之后,风雪突然越趋激烈。就在此时,仿佛可见一条人影,冷冷伫刀而立。刀者不发一语,缓缓举起刀锋,蓦然两道寒光已劲射而出。

刀王三地之三,天一生水,洛子商跟随一条人影,兴然来到,落日时分,只见湖畔两岸,刀剑对峙。洛子商凝神以待,剑意勃发,湛江云屏息以对,刀锋蓄势。两人眼神接触瞬间。

阪城坡之内,长河南星灵思再起,长久盘旋在脑中的黑影,逐渐明朗了。

经天子经过秤命台的考验,来到冥界天岳底部,就在经天子欲取下号刀令的同时,突然间,天地发生变异,号刀令发出了惊人的光芒。经天子被光芒击中,功体刹时震散三分,耀眼光华中,一条神采英拔,潇洒不凡的身影出现了。狂傲的诗号,脱俗的的装束,正是天岳真的的军师-平风造雨四无君,随之而来,是冥界天岳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经天子顿时陷入重重危机之中。

荒野树林之中,冷淊刀欲杀非道魔刀而来,却遭受观世刀阻挠,顿时树林中刀光逼人。湛江云手持冷淊刀,引燃蓝色之火,似焰非焰;观世刀反手运刀,光芒耀目,招出眨眼。刀王对刀王,战况激烈,战事难平。

正当冷淊刀、观世刀战得难分难解之际,魔刀裔春秋已转身而去,但是,另处树林,绝鸣子忽然出现,攻击裔春秋,数招之后,又忽然抽身离去。裔春秋受其挑衅,追奔而出。

素还真绝学再现,苍龙一吼破云关,瞬间黑云拨开见青天,同时五分亭也在前方。一会希望宫城之主。城主以神童为胁,要素还真三天内交出金子陵。稍后,素还真回至云尘盦,蓝羽飘落,平风造雨四无君,竟造访而到。

月涌中天,茅山之上,战端再生,悲悼尸灵率领大队,欲除酆魁刑天师。数名暗黑武者,向天忌猛然发招了。但是,三剑三命,三名武者瞬间人头坠地。树林中,希望宫城生死双卫,寻衅黑雪刀王-刀独行。

刀光剑影,掌气交错,叶小钗、刑天师为救神童而来,九玄之地再掀涛天战火。叶小钗对上天岳战将殁锋,殁锋剑法诡谲,叶小钗严守分寸,等待对手露出破绽的机会。另一方面,天忌对上文定九冠武咸尊,武咸尊掌气浑厚,天忌身形游走、窜若游龙。逍遥子对上四无君,逍遥子绝招一出,四无君竟是粉碎身亡。

云尘盦之内,黑雪纷飞,气温骤降,大地顿成一片冰岳。屈世途、素续缘运功抵抗,在两人渐感不支之际,高亢的诗号旋天而响,百世经纶一页书来到。不凡圣功一出,满天黑雪即刻消弥无踪。

希望宫城之内,鬼城主欲杀鬼纵天。飘渺无形的虚体,变化多端的鬼灵,希望城主却是攻守兼并,意在试探。战过数刻,鬼城主阴邪之气源源不绝,邹纵天气力不继,登时被击飞数丈。

九玄之地战火方熄,以刀独行、殁锋为首的天岳大军,反攻而上上云尘盦,顿时云尘盦上,拳来掌去杀意张,战鼓擂动尘沙扬。  另一方面,秦假仙三人欲带非道魔刀前往千邪洞藏匿,却遇上风泣血率众拦截,三人奔逃,来到了天一生水。

夜色深沉,天一生水,烽烟起、战火燃。十日约战已至,观世刀、冷淊刀,展开了王者之争、生存之斗。冷淊刀蓝火冷焰,招含英雄之心,但扬刀尽展极致之式;观世刀利斩风云,式隐惜情之意,但挥刀式出无所保留

另一方面,冥界天岳圣殿之内,四无君持着非道奋力一掷,魔刀旋空而飞,就在此时,远处的凡尘崖也起了变化。高塔再度浮现,就见高塔之内,发出了一道刀气,无涛的威力直射天岳圣殿。随即非道魔刀应声而断,一道光芒射向天际。

如慧星般的光芒划开天际,荒野之上,牟尼上师、净琉璃菩萨直觉不妙,魄珠飞向了凡尘崖。两人急追而下,但是前往凡尘崖路上,透明气墙,一层又一层,两人受到万层气墙所阻,然而时间寸寸逼近了。

非道魔刀之珀,直入高塔,冥界六魔刀即将合一。绝世魔刀--鬼阳六斩刈,也将集结江湖杀戮与武林怨恨现世。

鬼楼之外,为阻杀刑天师,希望宫城挥动大军而来。杀声起,尘沙扬,天忌利剑挥动,有若玄天蛟龙。但突来人影扑向天忌,快招连环、电闪星飞。天忌持剑对上希望城主,天忌手上之剑难挡沾血冰蛾之威,危急之时,数道剑气破空直射。刀狂剑痴叶小钗凛然而到。

六刀合一,再出牺牲者,冥界天岳阴谋毕露,一页书持图卷对上了净琉璃,刀王再出,王刀将明。

不归路,不归路上人不归,王者之刀寻上不归路,一战金子陵,绝世的刀与剑争锋,促使绝代的战斗。不归路上,只有一人能存活。悠然的喝声,金子陵初展绝代剑术,雄浑又稳实的剑招,毫无破绽攻向刀王。刀王以攻化守,挺身直迎,削身的剑气,鬼阳刀直刺剑心。  另一方面,文定九冠武咸尊、殁锋率领冥界天岳战士攻上云尘盦,叶小钗、素续缘等人,出手反击,燃起激烈的战火。武咸尊对上失去刀剑护身的叶小钗,连发文冠十字掌,掌掌浑厚、招招含杀;叶小钗采取守势,但是进退之间,拳腿回旋,劲道十足。而殁锋与素续缘战况,再见转变,无法遏阻的战斗,是奔泻的杀意窜升。

同时,云渡山之上,平风造雨四无君来到,意在拖延,一番言谈之下,一页书查觉不对,四无君见拖延不成,出手攻击。

三方战斗持续,夜晚时分,云尘盦之内,战况更为激烈异常。但冥界天岳以人海战术,消耗叶小钗等人的体力,疾风战士一批接连一批汹涌而来。一道清圣的佛影忽然来到。牟尼上师一掌轰退冥界天岳之军了。

不归路上的战斗,逐渐白热,正当两人极招相对,同时天象一阵变动。神秘的云天顶,一声天狼吼,乌云瞬间掩月蔽日。异变的天象,天时再错。竟误了绝代名剑之时。

云渡山上突来的黑暗,让战事更为胶着,一页书心系金子陵之危,五指运转之间,绝招应运而出。指气夹带破天威能,四无君负伤,旧创未愈的一页书,也口吐朱红了。

云尘盦之内,床塌之上,素还真静静而卧,天岳之主-牟尼,持刀而至,一步步靠近素还真,就在牟尼挥刀欲取素还真性命的同时。素还真身形急转,天君丝应手而出了。牟尼猝不及防,鬼阳六斩刈顿时脱手飞出。正当素还真不支之际,两道清圣的佛影先后来到。

云尘盦之外,殁锋、武咸尊杀上,叶小钗、素续缘、洛子商、冷淊刀拦路,此时,四无君亦带天之翼、绝烨来到。四无君心知牟尼遇险,不再拖延,一声喊杀,燃起了熊熊战火。冷淊刀、殁锋;素续缘、武咸尊;洛子商、天之翼;叶小钗、绝烨各展绝式奇招。四无君欲往支援牟尼,但是,被素还真拦下了。

被天君丝卷飞而出的鬼阳六斩刈,飞至树林之中,秦假仙三人却被从空而降的鬼阳刀险险击中,兵燹不知不觉出现在三人身后,随即取走了鬼阳刀。

无月深夜,灵山之上,刑天师严阵以待鬼城主的来到,数言不合,战端开启。不属凡人的奇门斗阵,不属凡人的鬼神斗法。酆魁刑天师、恶鬼龙魁海,为生死而斗。战过数回,刑天师脚下踏出七将之印,神力再展,七将封灵阵笼罩天地,希望城主无路可退,顿时灵体重伤。

云尘盦战事既毕,冷淊刀带着洛子商来到一处山洞,冷淊刀道出,他乃一处秘外之境-天外南海之人,一艘翔翼之舟,可穿越两境来回,洛子商闻言兴趣,两人遂乘舟而起。启动的翔翼之舟,舟身双翼振振,以极快的速度,穿越空间界限,直往天外南海。

暗夜树林,黑幕笼罩,兵燹手持鬼阳六斩刈,再度寻上鬼城主。谨慎、疑惑、小心、算计、探测,快速来往对战之中,寻求的是美丽的胜负凄焰。战过数回,日影刀流至阳之招对上九邪至阴,兵燹突破邪光,但龙魁海至阴之力竟源源不绝。雪白的冰蛾扑火,却是兵燹之焰尽失。

荒山古寺,希望宫城四战将寻上天忌,欲夺九天惊虹。四战将依着朱雀、玄武、青龙、白虎四方之位,连环攻击。天忌冷眼以待,绝快的身影来回穿梭,寻找破阵的时机。瞬间,黑暗之中,白虹一闪,不及眨眼,转瞬间,剑断、头落。

素续缘、秦假仙搭乘雪船顺利到达天外南海,但雪船竟自半空乍然消失,两人自半空直坠而下。甫落地面,便巧遇一名女子-苗蜜。

沉谜之谷,水渊之滨,风之痕缓缓来到,瞬间,狂如野火的魔流剑化身而出。魔流剑走入洞内,入体重生的刀鬼,迎面而出。未知的对手,杀机,就在转瞬之间。只见魔流剑走势凶猛,锐利无双的气芒迸射四方。鬼弑刀威力震天,刚劲无伦的流光,横扫千军。激烈的战斗,竟是往事重现。

龙腾山之上,秋风寒、气肃杀。龙魁海一会天忌,天忌抽出了九天惊虹。随之兵燹接而来到,仇恨交织的三方,是旷世的生死对决。赌约、第一道伤痕,是并列清算的血仇。也是变相的联手、最终的决战。一黑一白,相同的速度,不同的杀招,灵剑天驰、雷啸千里,双双逼杀而来,龙魁海即时发出护身剑网,怒火加身,沾血冰蛾配合九邪剑法,雄浑的威力,魔魇的威能,瞬间逼向同时出招的兵燹与天忌。

兵燹与天忌,由那里开始,便那里结束。再次的结束、再次的了断,是最终的决战,是永无休止的刀剑争锋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