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征途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5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万里征途剧情讨论

万里征途角色

万里征途分集剧情

无月暗夜,前往冥界天岳之途,战鼓雷鸣、战云密布,为夺黩污之矛,天地门众道子牵制冥界天岳战将。

绝烨之剑、对上苗飞飞飞旋之刀,交击的铿然,错落出点点星芒,剑星、刀芒飞泻而出。另一对的刀剑争锋,是快闪如电的对决,两人速度奔驰、飙骋,洛子商行云剑路越见逍遥之秋,天之翼轻舞之刀,影化如密雨,层层罩向洛子商。

天岳密室之内,石莲花金光大作,四无君气运蓝芒,两劲交互冲击之下,密室渐渐崩溃,而石莲花碎开愈剧,危机逼近了,就在四无君注视石莲欲碎之时,一页书抢先出招,石莲花硬声崩裂,一页书化光而去。四无君急起直追,只见两道光影,空中轰然交击。

刑天师附於荫屍人之身,来到天一正道根源地-天外天云中海,只见刑天师脚下生出紫云,凌空步上云海,身处万丈云层之上,刑天师步步小心,经过数对时,荫屍人驱体承受不了法力加持,脚下落空。

黩污之矛战役方休,万毒奇珠争夺接踵而起,洛子商为取回万毒珠,第三次对战百足毒仙,蚰蜒掌法变化诡谲,加上百足毒仙毒术精湛,洛子商剑走如流水,身形虽快,却难近百足毒仙周身,同样,百足毒仙掌法、毒粉也难伤洛子商,但是,交手数回,逍遥剑路一转,洛子商旋剑而出,身形变化更快,百足毒仙虽有毒粉防身,但肉掌难抗剑锋,连连闪避,却是接应不暇了,意藏剑锋、剑蓄杀气,杀生渡航,渡化百蚰之掌。

邪能境‧聚元池,瑶琴巧韵妙以五体重生术,幻化月阴,借术法融合屍根,邪主阴阳师终於复生了!在瑶琴巧韵护送之下,阴阳师只言两日後,广邪清法殿再会鬼隐,暗思下的鬼隐却是窃喜阴阳师功力不再,但也不由得担忧,自己於邪能境之地位变化。

荒狮进入西无阵,四周空间顿时产生钜变,奇异的九无虚空,紧紧困住来犯的敌人。荒狮不敢轻心,横刀而立。空气渐渐稀薄,荒狮不为所动,冷眼观察。阵式转变,荒狮登时大喝一声,挥刀施以逆转气旋之势,刹那之间火星并射。

落阳湖畔,威临子、广寒子一拦神秘的白发刀者,湖畔之滨展开一场龙争虎斗,广寒子拔剑而起,广寒剑寒光冷冽,青锋直逼白发刀者。当广寒子被逼退之际,威临子持刀加入,一刀一剑、一攻一守,刚柔并济、阴阳双生,将刀者困入八卦阵局之中。

竹林小屋,落日一瞬,剑者风之痕、刀者银狐,三招开展刀剑之争。银狐、风之痕刀剑同出、零,是一种虚空,是凝窒,沉入无声无息的冻结;风,是一种飘忽,是快意,进入倏忽分离的冰冷。

万毒珠再掀战端,观云渡之上,冥界天岳大军出动,天地门众道子一一挡关,苗飞飞二对绝烨,五道子之首-旋玑子,一挡天之翼,旋空疾鹰化出双翼,破空凌渡而去。同一时分,蓝色羽毛瞬间出现,蓝流之掌直往疾鹰而去,危急之刻,惊天一掌,化散蓝流,疾鹰再借掌气馀劲,顺利腾飞而起,越渡天川。

观云渡之上,两道光影射入,青阳子、四无君双双现身了,一声沉喝,一掌交接,一触即发。

狂风卷刀流,利劲扫黄沙,神秘的五行刀阵,正在等待敌手挑战,就在五郡原之外,银狐准备亲自入阵破关,王隐一旁观战,此时,远远而来的云涛梦笔也注视著银狐入阵之机,正当银狐欲步入阵中之际,耳边传来卧江子之声。

正一天道之内,百年奇景三光开,浩瀚云外天书来,郭天师金身灵光尽出,惊见天书下半卷出现,刑天师看得入神了,随即,三光之景不再,天书消失不见,刑天师的金身也化为灵光飘散在夜空之中。

树林之中,谬龄儿为荒童狫复仇而来,百足毒仙恶行曝露,先发制人,飞掌横劈不留命,暗处苗飞飞观战,谬龄儿怒由五脏燃,揉身摭取,利爪疾扫不容情,心知对手难缠,百足毒仙气走全身,紫色的毒烟随之弥漫飘散,所过之处草木皆非。

而在四鉴台东无阵之内,血邪灭轮回惊见阴阳师!心中的投射,现实真正的比斗,昔日邪能境的术法比试,如今再度重现,灭轮回心知是术法,谨慎而为。黑白两分的世界,血光谜离的空间,灭轮回再遇阴阳阵。

狂猛的黄沙,锐利的刀风,银狐第二度步入五行刀阵了,零式刀流旋转,竟是凝住风沙走向,阵局瞬间被冻成冰墙,银狐一射长叶,削中冰壁之际,冰墙瞬间寸寸爆裂,竟似冰雪纷飞的美景,银狐瓦解西无阵第一阵了。

夜色深沉,落阳湖边战端起,为守住湖中秘密,广寒子、晏虚子、乐真子再度对上天岳战将,暗处,百足毒仙趁双方激战之际,慢慢靠近湖边,而在另一处,瑶琴巧韵也来到湖边,欲一探究竟。

医林天地烽火再起,邪能境、冥界天岳同为明月心而来,苗飞飞持刀独对灭轮回、幽魅亟幻。而殁算虚空邪法破空穿云,岱钩弯勾支离,难抗虚无之术,爆碎而亡。顿时天岳之兵尽成鸟兽散,战况急转直下形成一对三之局,苗飞飞孤身陷入险境,同时灭轮回三人合招而出,瞬间邪魅充斥,直攻苗飞飞。苗飞飞绝招应出,再闻一声轻喝,刀剑之气融合,漫天劲流交织,犹如离弦之矢,冲破了层层的邪魅血雾。

魂魄被打离荫屍人之身的刑天师,再度被天罗、凌罗双魅影寻到,龙腾山之上,凌罗魅影法旗出,口诵法语,刑天师之墓起了异状,同时,天罗魅影再施法术,刑天师之魂魄被困入天星罗盘之中。

黑虫之争,百足毒仙对上拦路煞星,两人交手,战况激烈。为求尽速脱身,百足毒仙毒功连施,逼退蒙面人,纵身飞离战圈!奔至冰河天川,一见雪船来到,百足毒仙则令船夫即客返头,同时,船上的神秘僧者,也注视著百足毒仙。

明月心以缇娃为条件,答应医治素还真之毒,与素续缘、周八伯三人同往天外南海,但一探之下,素还真竟已药石罔效。

四鉴台、百维谷、九藩坡,三处不同的地方、三处不同属性的阵局,同时来了不同的访客,晏虚子、威临子联入深入,欲破北无剑阵,五道子之首旋玑子只身闯入东无君术法灵阵。而九藩坡之上,青阳子一会南无君,天地门众人同闯三阵。

旋玑子、威临子两人遭受命世风流率领天岳大军围剿,自天地门一路奔至星绝峡谷,螭蟾王亦领广寒子、乐真子来救,但是绝烨、天之翼亦加入战圈,旋玑子独挑天之翼,背後命世风流蓄势以待,全神之战,闪神霎那,一掌、一刀重创旋玑子了。

九藩坡,南无掌阵之内,青阳子、南无君,三招论胜负,第一招惊涛骇浪,狂飙般的涛浪冲上天际;第二招翻江倒海,两人双掌互击,九掌连环;第三招惊啸九河,万江波浪为之翻腾。三招过後,南无君叶舟沉没,遂称败,交出长河南星。正当青阳子带神童欲回转天地门之际,暗伏的邪能境众人趁机围攻而上。

百维谷,南无剑阵之内的银狐,面对不熟悉的〝剑〞,银狐未有畏惧,冰霜之剑夹带火燄之力,冰火双华之阵,交互循环,生生不息,攻得银狐未有喘息的空间,最後当银狐使出全力一招,破解剑阵的同时,阵外的西无君有了动作,瞬间,刀剑合阵,刀气、剑气同时夹攻银狐而来。

四鉴台,东无术阵,鬼隐、刑天师再战昔日敌手,刑天师道法再现,天剑上手。双剑交击、掌术交战。另一方面,鬼隐术斗舒石公,四鉴台战火弥天,蓦然阵局再起异变。熊熊怒焰之中,隐约可见一条人影,刑天师与鬼隐眼见对手强悍无比,决意正邪合流,并诛魔道,一声化,鬼隐化为灵光顿入天剑之内,枭雄战双英,天师合鬼隐,九天破雷霆,就在胜负一瞬,四鉴台空间异动,东无无浪封四海‧东无君现面了。

暗藏玄机的落阳湖,鬼隐率领邪能境众高手,倾巢而来,邪能密法,五轮法阵引动强烈的引力,术法一出,落阳湖水竟被全数吸至半空,鬼隐再度催动邪能之术,落阳湖渐渐形成平地,终被封印。
竹林小屋之外,刑天师戮力写出天书下半卷,不停滴下的汗水,不停飞散的灵光,刑天师渐入归无之境,就在刑天师写下最後一笔,一代酆魁终也颓然而倒了……首次的难关,首道的伤痕,陷在四象连锁阵的银狐,面对势如火、狂似风雷的刀剑气流,血的滋味让银狐战意更加高张了。但是阵势越走越急,银狐挡住第一波,却失了第二波,就在第三波攻势再起,忧心忡忡的叶小钗即刻跳入战圈,心剑、零式刀法同时运出。

黑雾森林外围,由周八伯、旋玑子、空空大师、青忧道人以及秦假仙众人顾守、接应,其馀正道人士随著青阳子进入黑雾森林,准备一取七月笙。

暗夜的黑雾森林,罕见的怪物厉毒非常,青阳子一行人遭受攻击,高度的音波,极欲刺破耳膜,森林之木也受到震汤,毒物一波接连一波,正道人士纷纷惨死毒物之手,潮溼的泥地,规律的滴水声,更添诡异的气息。转念之间,乐真子扬起青笛,青笛之音,悠悠荡荡,黑蝙蝠竟也成群合力,加强音波,两道音律相激,竟擦出万道银火。

就在青阳子率众闯入黑雾森林之际,鬼隐得知消息,派出大军围勦,黑雾森林之外的旋玑子、周八伯众人同遭险境。

黑雾森林之内,带路的缇娃突然发足狂奔,青阳子、威临子急追缇娃,青阳子欲阻止缇娃,却遭缇娃疯狂攻击,无奈,青阳子只好点昏缇娃,再给内力稳定缇娃情绪,终於让缇娃恢复,带著两人离开黑雾森林。

同时就在黑雾森林外围,邪能境大军围剿而来,旋玑子等人迎战,武曜流之首-炼无心出手,中原惨亏,旋玑子见状绝招即发,而炼无心长喝一声,天劫直取咽喉,旋玑子双掌齐扬,左封、右击,就见炼无心幽月再出,刀剑连环如疾风飞腾。

黑雾森林战况再变,邪能境援军再至,旋玑子等面临生死攸关,此时青阳子、威临子也自黑雾森林脱出,青阳子急将七月笙交予周八伯,率威临、旋玑挡下邪能境全数大军。

邪能境攻势未断,战火延烧至冰河天川,洛子商、苗飞飞为护明月心对上邪能境幻花流三名高手,一时间掌气、剑光来回冲击,就在洛子商、苗飞飞渐占上风之际,三条人影跃入战圈,邪能境援军至,战况逆转,邪能境法音流,奏起靡靡法音。洛子商、苗飞飞陷入危急之境,突然,周八伯带著七月笙及时前来,但却使战况陷入胶著之态。

冰河天川激战未止,洛子商等人危机再降,邪之主鬼隐家入战圈,邪能术法顿时笼罩整个冰河天川。卧江子飞船来援,强力一掌轰出,两仪乾坤术直破邪能之法,周八伯等人趁机跃上飞船了。

裴府废墟之内,裴千己对上夜岸鬼僧,紧逼的气氛令人难耐,夜岸鬼僧邪功罩体,更添风中冷冽,裴千己吸纳真气数回,掌动身随,专心全注之下,两人过招数回,战况难分难解,但是,突来一掌,裴千己受创。

明月心居所,凝露枫榭之外,洛子商对上剑君十二恨,一为杀、一为护,两人展开对立,剑风呼啸、剑影飞梭,剑君、洛子商快剑而出、快意而战。洛子商流云剑式,飞泻出点点银虹,激汤剑君手上旋回的三尺秋水,银光闪动,尽是绝剑之姿。

为探邪帝邪气来源,叶口月人靡月氏叶,率领六名兽人来到,兽人分头进入黑雾森林内部了,突然,数道惨叫声传出,邪帝气息竟是一瞬而逝。

神秘的组织、神秘的邪帝人种,王隐对上叶口月人兽人强力战将,兽鸣、风声,寂冷的夜、黯淡的月,孤伶刀光、游动身影,拉开了争战的序幕。攻、退、静、动,兽人身法俐落、合作无间,招连招、式连式,快刀冷剑,相辅相生、相应相成。

神童来到傲刀天下之内,协同卧江子引动术法,一探净琉璃菩萨意识,卧江子奇法再现,两仪之气走遍全身,直射长河南星,长河南星灵思出体,直通净琉璃,净琉璃直言,能救素还真之法,唯有洗骨大法

荒野上,洛子商为替苗飞飞报仇,拦截欲杀明月心的天之翼,只见秋风啸啸、枯叶飘飞,情仇风云,刀剑一泯。而逃出天之翼追杀的明月心,劫厄再起,剑架落,剑君十二恨再度拦阻而来。破风之剑,穿空而来,明月心掌幻千万,挡下杀招,另一方面,洛子商、天之翼刀剑缠斗未休,战过数对时,明月心终究不敌剑君十二恨,死於地凌剑之下。

黑雾森林之内,裴千己遇上神秘女子九幽,再度展开黑虫之争,青衣出手,式式沉稳,招招奇妙,破坏力十足的掌气横扫四周,但神秘女子身法诡谲,宛如一片飞絮飘汤在狂风暴雨之中,裴千己见神秘女子武功诡异,决定速战速决,武痴之招-天外有天应而上手,可是竟被神秘女子一招所破。

王隐无奈出刀,谬龄儿为保命而战,风渐冷,月渐升,月光轻洩在灵弓之际,弩张、刀起。试探的箭速,破风的箭声,尖锋破甲,王隐以静制动,刀斜、刀射。沉稳的刀法,沉猛的威力,谬龄儿左右同开,双箭并出,冷若冰锋的无影箭,王隐、升华的孤伶,後发先至。

落阳湖畔,法魁行功运咒,催祭赤翎朱砂法笔,欲破落阳邪能术阵。

荒野之上,东、南、北三无君联手而来,步怀真、银狐同陷东无君所布阵中。东无君术语一出,泥数九魇阵起,银狐渐感眼前朦胧一片,失真的视觉,宛如踏入无声之境。失效的听觉,五感俱失,银狐横刀凝神,凭直觉判断应战,一旁的步怀真,天真的言语,清越的诵音,东无术阵顿时解除。

杀了明月心的剑君,带著棺木来到一处参天古树洞,啸傲之音回响空谷,参木树洞,一顶石轿飒然飞出,究竟剑君与此名神秘人物之前的关系为何呢?

金铁交鸣不绝於耳,血流成河横屍眼前,冥界天岳、邪能境正面交锋,黑夜之下交织成一幕一幕的血战,地烈荒马、天燎金戈力战邪能境诸将,四无君、鬼隐招起九重天,沙尘疾走、飓风狂旋,两军激战,杀伐之声穿云破月,天岳却是渐趋败势。

为查真相,剑君十二恨一登沧海夙,欲擒藏青鸟,剑君使出剪云步,一点、一踏攀越而上,但沧海崖壁石质易碎,不时出现惊险的画面,计擒青羽蓝豔之鸟,剑君完成目标,转身离去,而背後阴谋者跟随。

而荒野之上,北无君、南无君同修反目,北无君恼羞反怒,冰火双华剑,由一化二,绝招极式尽展而出。北无君双剑极转阴阳、顿成冰火之势,宛如冰火双龙,矫健无比,南无君双掌运转山河,源源不绝的气劲,直扫北无君。

黑雾森林之内,步怀真、云涛梦笔一遇虎面之王,狂猛的虎啸、威压的气势,虎啸龙牙刃一出,蓝色的冰蓝之光,荡扬的刀声,冰透黑雾之森,沐流尘眼凝心静,观察著眼前猛虎般的对手。转瞬之间,沐流尘出手,优美的刀势、狂猛的攻击,云涛梦笔见掌力失效,剑式引动,指气化剑流。

四无君败逃,旭日东升之际,四无君与天燎金戈奔至天绝谷地界,枭雄末路,一声凄绝长啸,雄浑气劲劲扫天绝谷,只见天地撼动,乱石崩云,邪能境人马遭受催残,极端过後,天绝谷一片狼藉,屍横遍野。

春秋两不沾,黄昏天荡月,阴阳师一会青阳子,先以琴音为试,再以踏水为验,上湖面者三,登萍过水、凌波渡水、无波平水。青阳子一踏水面,如履平地,平静无波,阴阳师以酒相邀、以琴相娱……一番交谈,一番试探,青阳子顺利取得鬼楼之钥。

剑为寻命、刀为刺激,冰河天川水滨双影,剑君、银狐除却剑者刀客,只剩生死,夕阳一瞬光,刀剑泻飞虹。反观一旁的卧江子,竟是悠闲注视战况,令人摸不透,剑、沉静厚实,刀、振速而利准。面对身法奇快的银狐,剑君静若止水,攻势稳厚,逢遇对手的银狐,适逢对方挑衅,快、准、利的刀法,快得无心无念,正是零式刀法,只见两人绝招同出。

黑雾森林,叶口四部族一探,九幽轻叱冷冷,邪燄炽炽,黑影乍卷,乍起,空间凝结。邪之魇邪帝之代表武功,一表九幽之身份,四部族再见邪帝指环,见环如见主。

冰河天川杀机忽起,四名蒙面人直往天外南海,目标竟是素还真与净琉璃。傲刀天下,夜幕难静,黑影杀手冷锋取命,九耀之门同遭劫厄,石门开启,三名蒙面杀手闪身闯入,叶小钗心剑即发,瞬间,气汤千芒,心剑之威震摄一剑双刀并合之气。

东无君试破北无君之狠毒,杀害同门,剑君持剑对上北无君,无玹剑出,首招相对,只见北无君变了颜色,冰火二重再出,柔若轻丝的冰剑,劲若磐石的火锋,阴阳双极之剑,剑君横锋以挡。

冰河天川之上,素还真再遇杀劫,蒙面人掌啸而至,叶小钗、神枭不及反应,危逼之时,另一蒙面人接下逼面一掌,只见双掌交接,威流惊心动魄,气劲旋动撼天地裂。

荒野之上周八伯同遇杀机,神秘杀手现身,周八伯血溅四方,另一方面,因鬼楼一事,旋玑子遇强手拦截,一句鬼楼不能开启,战端亦起。神秘剑客剑未出鞘,旋玑子力未尽现,虽皆保留四分,但战况依然激烈,剑生江湖对上尽化乾坤。

一句贱民,引起银狐杀机,王隐喊停,银狐要求解释,王隐无奈而言。

天地门之外,九洲联盟东方语,率领众武林人士,欲阻止青阳子为救素还真而开鬼楼,众人来势汹汹,狂刀一夫挡关,青阳子舌战群雄,解围者则是——秋山临枫卧江子。

天地门之外,九洲联盟东方语,率领众武林人士,欲阻止青阳子为救素还真而开鬼楼,众人来势汹汹,狂刀一夫挡关,青阳子舌战群雄,解围者则是-秋山临枫卧江子。

欲往广陵故址取银鍊束叩,旋玑子逢遇火羚杀劫,刺耳声响,铿然铁鸣。七杀火羚甩手破空,长鍊再度勾魂而来,旋起瞬间,卷动无涛劲流,长鍊铁器‧火羚,看似沉重无比,却又轻飞如风,阵阵风涡,啸声雷雷,旋玑子赤手空拳,只能借力使力,不敢硬取。

周八伯亡命,首级被挂公开亭,乱世狂刀怒而杀上九洲联盟,一柄刀、一身胆,狂刀硬挑九洲联盟众高手,只见白色人影穿梭、只见宝刀刀光回旋,是狂气、是霸气、更是…乱世狂刀。

东无君为先座所禁,步怀真为布阵而对上三先座,三先座要求步怀真若能拔出素还真身上之剑,便答应开鬼楼一事。

剑君为查四无君之生死,来至天绝谷,却遇百朝臣,两人来至一处荒野,忽传刺耳锣钹之声,剑君遭到攻击,神秘武者且战且走,缠斗中剑君被引入一处山洞之内。

九洲联盟欲阻鬼楼开启,平剑江湖、路斜阳等人围堵恨刀英雄、天忌。平剑对恨刀,一招一式论英雄,刀剑交击,风沙四起天地悲,日月失色山河动,另一方面,天忌与路斜阳之战,只见路斜阳刀法诡异多变,天忌脚踩奇门步法,身形瞬动之间,路斜阳招招落空。

百朝臣欲杀东无君,语出妄言,欲三招取命。第一招,双掌交接,顿时,红火燄流迸射四周,东无君内腑受创,既已知敌手之威,立即双掌幡然而转,术法之镜、幻化而出,百朝臣再出第二招,燄流幻杀,术法之镜登然被破。第三招血影飘杀,东无君魂归冥府。

欲回天地门,旋玑子乍遇银月之器如暴雨旋涡扑面而来,紫月之剑随後挥舞而至,快逾电、闪如虹,旋玑子内腑受创未愈,再遇杀机,只见险象处处,旋玑子不敢大意,法指凝剑再抗紫月,法剑指天,万道归一,紫月之芒顿时失色。

天地门之内,步怀真真气一出,快手一拔,素还真体内利剑顺利拔出,三先座应允鬼楼开启;行天师集聚众人,青阳子率领群侠齐心,一布大周天四方镇恶阵。

柳无色跟踪叶口月人,来至触天崖之外,忽见云流急窜,山崩地裂,乾坤倒转,拜月幽舻自漩涡疾冲而出,直向鬼楼。

时入深更,参木空谷之外一片寂静,突来数道魅影飞跃而入,策衍先座危机再起,四无君动作再出,百朝臣身份呼之欲出。

鬼楼之外,邱霍蛉叶施以洗骨大法,就在大法将成之际,邱霍蛉叶打开银盒,耀眼的光气迅速冲入乌云低掩的天际,霎时,拜月幽舻破云而出,直冲鬼楼。鬼楼破、四柱倒,叶口月人大举进攻,金犀武座、白霭灵座一战九幽。

素还真被擒,步怀真怒上邪能境,一掌打爆鬼隐,邪能境众人呆愣当场。百朝臣荒野上拦截步怀真,被步怀真一掌击中,四无君乍然现身。四无君凭藉素还真之安危,得意离去。回至无边无涯,时空激流之中,四无君发出全力一掌,却闻得两道痛楚之声,素还真全身功脉被废,坠落无边无涯,但身上续命银针却直射四无君,针上残存的万毒珠之毒,瞬间侵入四无君体内。阴阳师为鬼隐之死而出,寻衅找上步怀真,步怀真、阴阳师双雄会面。步怀真凝神以待,阴阳师冷眼怒沉,刹时,怒动风云,天生红月,俨然是正与邪的对立。掌动、气动,双式冲击,气劲化成灰白的世界。

鬼楼破,妖刀界再兴,诡异的邪云之轿寻上风之痕隐居之处,妖后一会风之痕。而邪能境继步怀真之後,杀劫再临。黑衣剑少鬼刀杀上,邪能境惨声四起。

剑君、银狐二度对战,未竟的输赢,是意气之争,更是刀剑争锋。两道寒芒、铿然声响,地凌剑、红狐刀交射寒寒烈光。轻喝一声,剑君以退化退,凌身一跃,以剑换剑,第一层无玹剑一出,剑武凝剑光。

为查恶鬼隐匿之处,天忌、恨刀英雄依据万鬼志中的记载,寻来到不归路,顿时不归路上鬼影幢幢。力战恶鬼,不归路上刀剑怒吟、鬼形邪吼。

暗夜丛林,恨刀英雄巧遇秦假仙,恨刀英雄不以为意,但就在两人身影交错之时,秦假仙一掌击出,突来之掌,恨刀英雄身子喷飞而出,不及反应之际,秦假仙掌劲又到。

荒野之上,隆隆雷声、泓泓暴雨,夜雨中的身影,淋著一身的滴水之声。乌云覆收,雨水停止,只闻滴水一刻……两道身影,黑衣剑少、银狐错动瞬身。黑衣剑少鬼手刀锋扬出,九泉流刀式起,黑色的刀流,挟带气势雄浑的威压,九泉流一刺凝风冻气,冻结的零之刀,忽见裂痕。

另一处荒野,天忌力战黑衣蒙面人,窜升的杀气、飘汤的衣衿,黑衣人掌劲横扫,如风嚎鹤唳,黑衣人武功变幻莫测,时而气势磅礴、浩瀚如海,时而波诡云谲、倏然如幻。战局已过一轮,天忌手上青锋一转,千飞剑法如龙吟嘶吼,划破长空。

救走邱霍蛉叶的王隐,遭逢两大先座所围。云涛梦笔、寒凌霜率九洲联盟欲保,面林众方为难的王隐,背後正是银狐手按刀柄。

四无君动作再开,正当屈刀武林等人四处查探天岳以及邪能境残党之时,紫月挥虹持剑现出,剑挥,紫月映天、飘零杀舞,转瞬之间屍横遍野。武林另处,钹声响起,路邪阳等人对上神秘杀手冰心血魄。

青阳子依寒凌霜之请,来至九洲联盟医治中毒的路斜阳,正当青阳子取出七月笙之际,突然铁鍊声响,同一时间,路斜阳也又了动作,变生突然、暗处杀手伏击。

恶鬼侵入武林,秦假仙首为寄体,暗夜阴谋起,武林风暴延宕不止。肃闇的妖刀之界,合以邪魂之力,暗处的叶口月人,各方交杂,混乱的武林,和平不再。

夜明之峰,光芒熠熠,灿灿生辉,武之风、剑之光,渺若烟尘、飘似云霓,发剑气者正是漂流之舟航谷风。幽暗、湿冷的气氛,恐怖、诡异的景像,此处正是武林禁地,生人勿入的阎罗宫,今日却有一道人影出现其中。

黑沉沉、邪冷冷,为擒恶鬼,天忌游走在阴森之地,突然间阴气笼罩、寒风袭袭,三道鬼魅之影迅速窜上。步怀真一闯妖刀界,妖后一怒斩来人,妖刀铡即将砍落。夜明峰银狐欲擒叶口月人,银枪华菱女亲自出阵,醉不醒再被希罗圣教所围,蒙面人围杀秦假仙。

声落身动,静夜孤林战端再起,希罗圣教恃强力邀,醉不醒仗艺坚拒,似癫、似醉、忽虚、忽实,醉不醒身影挪腾,自是意态从容,四兵卫连袂并攻,仍是难越雷池。妖刀界动作再出,三名妖邪分立天地人三角,天忌双眼冷视,妖灵女源身形诡异,战过数招,天忌宝剑出鞘,双剑异行再现。

烘云托月,太阴之下小东湖更显虚无缥缈,水雾中隐约可见五条人影远行而上,就在邱霍蛉叶走进船屋之时,整个小东湖震动异常激烈,同一时间震天狂笑破空而出!至极、至极、至极,策衍先座与邱霍蛉叶这场至极之战将要分出生死。

夜明峰突来宏大的气劲击沉石壁,春秋两不沾之内,阴阳师遭逢遭逢死亡压力,东山再起的妖刀界,蜕变的妖后与黑衣剑少会为武林掀起轩然大波,银狐与柳无色潜入祭月幽舻,鬼楼被毁、万鬼乱世,末日血劫将近,一页书与素还真下落不明,青阳子岌岌可危。

近期关注道友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