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九皇座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41. 第41集
  42. 第42集
  43. 第43集
  44. 第44集
  45. 第45集
  46. 第46集
  47. 第47集
  48. 第48集
  49. 第49集
  50. 第50集

霹雳九皇座剧情讨论

霹雳九皇座角色

霹雳九皇座分集剧情

海浪拍岸,暮色下两条身影诉说者一个过往已久的故事,天命峰最终的决战,神秘的武痴邪帝传说,是纠葛千年的恩怨,拉开九皇座的序幕。 一声轰隆巨响,小东湖船屋崩毁,烟硝之中,杀声回荡不止,策衍先座横掌破巨浪,邱霍蛉叶气劲扫秋风,顿时暴风狂扫,石破天惊。 步怀真、青阳子两地遭劫,神秘之盾无物不克,刀剑掌气难伤,步怀真、青阳子,陷入最大的危机。 荒野恶战,剑君遭遇来离不明的覆面者,锋刃之间的试探,初次交锋,双方各有保留,试探之后,对方竟使出武痴绝学地字诀应战

云袖失踪,狂刀自百丈逃禅之处探听云袖的消息,得知日欲苍穹之徒“凶瞳”尚在人间。为报答云袖与欲苍穹昔日恩情,狂刀踏上往西疆之路,却不知,这将是一条不归之路。 密林之内,航谷风趁月色而行,突然一道宏大气功迎面而来,两条身影联袂而来,航谷风冷眼对双雄,杀气凛寒风。 步怀真来到吟啸舫拜访徐行,扬言要徐行还债,并说出笔刀砚城冷非颜之名,牵扯出儒教新支派“三槐城” 意外生变,脱逃的叶口月人揭穿银狐身份,刀上的决胜,不同的立场斗争,银狐与王隐,终于走上无法避免的极端之路。

妖刀界再兴兵戈,九洲联盟力战强敌,眩惑之盾无隙可趁,强如青阳子,仍不能损其分毫,中原群侠束手无策,就在青阳子仓皇败逃进入天地门之际,突然耳中传来熟悉的诗号。 银狐、柳无色为探查叶口月人之密,化身潜入祭月幽舻,却被识破身份受困,王隐奉命格杀银狐,战火一触即发,情势危如累卵,就在对峙之时,刀锋逆转,敌我瞬间倒错,王隐抡刀疾攻,直取文聱。 狂刀依照百丈逃禅指示,来到昔日凶流道的据点,兀盘山,乱心洞,但洞中却不见任何人影,就在狂刀感到疑惑之际,乱心洞刮起了诡异的旋风,如同无数利刃袭向狂刀,狂刀顺利破阵,却发现掉入更大的陷阱,凶流道以云袖做饵,引诱狂刀进入苗疆更深处-马贼墓窟,而在马贼墓窟,狂刀赫然见到云袖的尸身摆荡,一道似曾相似的刀气袭来,一条独臂人影出现。带来更大的杀机。

为聚集武痴传人,云涛梦笔一探残声谷,正当云涛梦笔开口之际,残声谷内,刺耳的残声回汤、萦回不绝,令人闻之心惊,云涛梦笔提神凝气,小心戒备,神秘的空谷、奇幻的回音,却不见武痴传人影踪。星暗云淡,妖刀界挥师逼围参木空谷,凄迷月下,将邪、兵狠,军威赫赫,言语交锋,正当双方一触即发之际,空冷玄音划天而降,正是邪能境大军驰援。完成三剑三约的剑君拜访与世无争的三槐城,欲以自身功夫,一会儒辅陌上尘。

拳风掌影、刀啸剑鸣声荡月!空谷麝战,风云色变。眩惑之盾坚不可摧,一声呼啸,天外刀、地一剑、桓武掌、剑武同出,武痴绝世合并,引动震天气流。 阎罗宫四大护法围攻天忌,逆向迷图变化万千,天忌虽是剑法无双,如虎落平阳,龙困浅滩,正在天忌倾危之际,体内骸骨浮现,正是烙骨大法。 马贼墓窟之中,狂刀遭遇神秘人物,狂龙八斩对上血刃六邪,竟是丝毫不占上风,神秘人物离去之时,留下凶瞳之名。 剑君来到三槐城,自称夫子传人,欲查清冷非颜血案始末,同一时间,步怀真亦受托拜访徐行,陌上尘、徐行,各自说出一段牵扯多年的恩怨。原来徐行正是错杀冷非颜的凶手,剑君决意找徐行完结这段恩怨,与徐行之友航谷风发生冲突。而九洲联盟之主寒凌霜,却在此时拜访陌上尘。

柳无色、银狐遭遇叶口月人不断逼杀,伤痕累累,柳无色将银狐带回家中,出来迎接的竟是柳湘音与素续缘两人。 阴阳师追查人形师的踪迹,落阳谷惊见两条熟悉的身影-欲苍穹、鬼隐。 妖后再兴兵戈,针对武痴传人弱点,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三大先座,分别遭遇最大的危机,风之痕眼见黑衣执迷不悟,终于出手阻止,九泉流、魔流剑、师徒反目,生死一决。

师徒之间的冲突,魔流剑风之痕亲自出手,黑衣剑少快速出招,疯狂又残忍的刀法,在凄月黑夜中不住高涨的战意。在黎明破晓的一瞬,胜负即将揭晓。 妖刀界围攻步怀真,魅灵怨声惊心,战将杀意凌人,镶铁冷漠的眼神,脑中回路运转,专注分析敌人身法,步怀真身行一转,所使出的,竟是熟悉的招式。 为圣女,希罗圣教与醉不醒再度冲突,摆不脱的追击,持续不断的跟踪,极大的压力。

陌上尘、寒凌霜各怀鬼胎,三槐城内暗藏风云,蓄势待发的双掌,正当徐行危险之时,漂流之舟缓步走出。 离开三槐城的徐行,遭遇飞落面前的剑架拦阻,剑君十二恨,要徐行付出杀害冷非颜的代价 浮胪现南海,卧江子邀请银狐前往冰河天川,银狐依约前来,却是遭逢致命陷阱,叶口月人大军挥动。烟云山,问侠峰,神秘的人影。

妖刀、冷眼,蜕变再出的妖后,深藏不露的步怀真,浩气圣掌对上妖邪鬼刀,气势之宏大,使得一旁观战的玄掣众人无法动弹。就在步怀真迟疑之时,鬼气翻腾,在妖后的背后,缓缓浮现一条巨大的鬼影。 另一处,剑君为救步怀真,对上妖刀界大将能鬼,暗处秦假仙蠢蠢欲动,战况胶着之际,正当剑君准备使出剑武,暗处秦假仙一掌打开胶着战局。 祭法坛,殊圣礼,玛衣宫主捻指成莲,脚踏七星,柳湘音周身火舌吐艳,顿时满室盈满弥艾异香,接受洗礼的柳湘音,身体开始产生了变化。

为求一劳永逸,云涛梦笔公开亭宣战,以指环及飞行船地图为条件,要求叶口月人以五战三胜一决生死,无机原上,邱霍蛉叶率领叶口月人四大执首同时现身。 四肢残废的狂刀,被拖行在沙漠之上。 妖刀界大军闯入云渡山,素还真一夫当关

白莲布妙策,恶鬼现原形,离经叛道唯有挺身一战!双掌轻舞,如巨浪狂涛,席卷而来,千影飞剑,是飓风中一叶飘舟,颠而不乱,危而不倾。 无机之原战意高升,邱霍蛉叶亲率骄兵悍将。傲然而立,另外一方,云涛梦笔、策衍、金犀、绢刀、航谷风冷然而视。武痴邪帝传人会,四条交错的身影,强悍的气势,一触即发之际,银狐却吐出了令人错愕的言语。

死气笼罩,鬼胎将出,天象异变,战鼓急催,妖刀界之外,罗修王、广目天,率军攻坚!云渡山之上,又是另一场风云际会,妖后背后的黑影,冥轮法魁终于现身,孽源现世,妖后身上却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欲探孽源真相,天忌一探九渊之颠。荒野之上,人形师拦路素还真。江湖不染尘,云海点梦身,云涛梦笔一入盘龙谷。

归心渊内一片死寂,浅浅的呼吸声,沉沉的心跳声,随之而来,是狂风暴雨的攻势,金犀怒上眉山,云涛梦笔起掌扬袖,轻易化解杀招。金犀顿时陷入危机当中。 不归路上,四肢尽断的狂刀遭受异形蜘蛛的攻击,见骨的痛楚,血肉缺失的残酷,暗处阴影,静观其变的人形师似救非救。天章古圣阁,陌上尘突然翻供,反诬冷非颜挟怨杀人,冷非颜百口莫辩,局面顿时僵持。

柳湘音大婚前夕,卧江子、银狐、素续缘一闯西罗圣殿,意图救出柳湘音,而暗处,柳湘音新房,意外出现一名不速之客。 时近黄昏,寂静的山内小屋,风之痕隐约感觉,气氛非比寻常,突来的大军,无数的盾牌军,重重包围,远方高峰之上,冥轮法魁稳稳坐镇,风之痕,再次遭遇危机。 素还真一访连天峰,极道天权一上九皇座。

怒怒怒,怒火万丈的风之痕,剑影挥洒,众人难缨其锋,冥轮法魁悍然出手,战局将近尾声,重伤难支的风之痕已渐渐失去意识,前来援救的屈世途,却是慢了一步。春秋两不沾之内,急速改造的三昧、柳鹪,威逼之语,同时引动威逼之招,轰然一掌,三昧、柳鹪顿时两败俱伤。

君子之约,君子之斗,素续缘却错手误杀优童,哀痛欲绝的希罗圣主,下令展开最严重的报复,九皇座上,登上智流座的素还真,欲营救爱子。空山烟雨,岚云横岫半屏娇,青骢踏月轻一笑,风云吾辈任逍遥,桃源镜花地,新的角色,新的面孔,展开全新的局面。

急速的马蹄声,任飞扬策马扬鞭,如风如电,马上之人脸露得意,自信之态表露无遗,却赫见妖星孽源之态。 人形师、阴阳师三次对决,冥轮法魁一旁掠阵,来回的掌气,红与蓝的交错,短短数招,是逼生入死的激烈,阴阳师前后受袭,依然是冷傲的微笑,神秘的鼓声扬起,人形师一声中计。无情的风沙,未知的前程,被流放到南地沙域柳湘音与白杨女,憔悴的身影前行,却再度遭逢老天的捉弄。

荒野独行,陌上尘背负天槐木,欲投靠覆天觞,却遭逢脱出天章古圣阁的徐行拦阻。 鼓声起,红线动,遭逢大敌的人形师。竟放开悬吊狂刀的丝线,落入空谷之中的狂刀。人形师脸上的面具,覆天觞欲借极雷之力,破孽源而出,鬼王即将现世,又会为武林带来如何的变数。

为灭孽源,一页书亲临九渊之颠,天地震动之中,梵天傲然身影,山峙渊渟,一股压力,紧逼冥轮法魁。同一时间,素还真对上神秘弓者,利箭快逾电闪。 连天峰上,公子雨初现绝技,弓开如月,箭去似星,穿云破浪般的一击,画作金耀飞鹰,直射九渊之颠,同时天空一道怒雷劈下,疾箭怒雷。

秋风迟、杀意明,希罗宫殿再开战端、银狐、柳无色单身挑战,罗衣、青衣两宫主率将阻杀,此时圣主现身一掌,阴柔掌气穿透犽月,直中柳无色心脉。 人形师一探冰城奇域,诡谲神秘的景象。 素还真来到当初覆天觞崛起之地-东北之境,世外奇地冰麟洞中,遇见神秘人物苍白奇子。 大火焚烧,炽热的怒焰吞蚀三槐城。欲寻云涛梦笔一决的策衍先座,却在中途遭到拦阻,末日血劫近,龙座九皇。

烟云山上,末苍云欲杀柳无色,烟云山下,银狐怒劈凶流道,两人小过一招,银狐竟轻敌受伤。而柳无色更是受伤频频。战的艰难。 致命杀机,娲老背负妖后之女急急而奔,但后方追兵逼近,万分危急之际,突然传来孩童的说话声,一阵紫色光点飘来,救走两人。

希罗圣教之内,素还真为爱子尽力一拼,罗衣、青衣两宫主为护教规而战,酣战之际,罗衣宫主直取素还真腰腹之间,素还真竟不闪避,顿时受创,聂求刑现身,说出殷雷航特死亡的真相。 为报灭门之仇,公子雨公开挑战影十字,病檀林之内一片死寂,弓者之争,恩仇之斗,一场龙争虎斗就此开端。 荒野孤坟,蜀道行人影伫立在坟前,一声末苍云,一声凶流道,侠刀蜀道行复仇步江湖,为侠道现尘寰。

琅瑘别苑,是侠刀之恨,是狂刀之仇,亦是凶流道罪恶的末日,只见双刀惊速一会,锋芒齐闪,凶流道、狂刀拼力一搏,胜负只在一瞬之机。 法朝官突发狂性,天章古圣阁武儒修出手制止,天章圣儒思考九皇座之事,决定与神渊佛者一谈。另一方面,希罗圣主受审判者之邀登上九皇座,医流座诗号浮现。圣主答应九龙齐聚之日,会登上九皇座之位。

覆天觞磷菌散播,武林中人人自危,求助于一页书,天章圣儒与神渊佛者亦抵达云渡山向一页书询问九皇座之事,但磷菌已开始散播,圣儒与佛者最后同意登上九皇座。 素还真欲找寻极体,来到潇潇与佾云之住处,却意外遭遇一名孩童攻击。霪雨绵绵,琅玡别苑笼罩着悼念的气氛,蜀道行默默无语守至最后一天,末苍云身染磷菌,欲与侠刀生死一决。昔日知己,今日敌手。

朗朗夜空,巨型金龙不断盘旋,山峰之上,虎视眈眈的影十字出箭,正中沙罗肩头,一声惨叫过后,转眼间,金龙穿空破云,直冲霄汉而去,而在空谷之中,审判者与神典但丁,也是一触即发之势。 盘龙谷外,覆天殇、一页书惊世之战,双方各以极度玄音冲击,催动山河一动,就再两人冲突之时,惊见一名孩童出现战场之上!战局瞬间变化。

北川府大战,惊雷狂枭中计身亡,病血却沾染到绢刀身上,绢刀因此染上磷菌。此时血涛诡谲兵力一空,素还真趁隙闯入,并夺走天槐木。 邱霍蛉叶一会覆天觞,双方约定共同夺取北川奇略,并计使素还真成为万教公敌,九皇降下之时,神典直言九人已感染磷菌,并以此逼问素还真,素还真直言确实如此,九龙震惊之下,齐动杀机。

 指证历历,素还真被指恶鬼,百口莫辩,公开亭上引来众人逼杀!素还真无奈应战,却尽落下风。 赌命游戏,北川炼步出北川府,以身做饵,故露空门欲引攻击,暗处公子雨摒气凝神,等待最佳机会。一场赌命对决,考验双方耐心与智慧的决战。 素还真拜访苍白奇子,询问极体与沙罗之事并未染病之事,苍白奇子恍然当年段章甫抗体已成,却在最后关头自闭于六祸禁地,而极体与覆天殇一胎同生,所以不受磷菌感染。苍白奇子并告知素还真覆天殇身上死穴与极体沙罗之关系。

段忍离开盘龙谷,见到被磷菌感染的村民惨状,段忍认为自己既然并未染病,或许能从自己身上找到医治毒噬症的方式,决定前往希罗圣教。以自己作为研究磷菌的材料。 素还真一会覆天殇,自称仇无恩,乃是鬼楼恶鬼之一。并扬言带回极体沙罗,证明自己身份。 玄武真主、天章圣儒先后发病,儒道两教门生聚集,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血涛诡谲,战云密布,毁灭之源覆天殇,面临最大的危机,但本该同心的战局,却是每个人各怀鬼胎。 极道天权欲杀素还真,阴阳师支派罗修王率将伺机以待,目标竟是素还真的发丝。 再次的对决。影十字、宫雨、弓者之争,是暗夜中的追逐,影十字,头次感觉被猎杀的滋味。

神典游说各派门,力陈不可对覆天殇采取动作,圣儒、真主意识渐渐散离,互相猜忌。天愁地堑两教陈兵,目标竟是指向对方。 磷菌之毒逐渐扩散,真主、圣儒、佛者、侠刀病势相继爆发,云涛梦笔拜访云渡山,与一页书讨论对付覆天殇之事,覆天殇却突然现身,一页书、云涛梦笔联手。

荒野之上,面对玄武真主猛招霍霍,狂性大作之刻,蜀道行静心不动,过手数招,瞬间蜀道行眼神一变,空中倏然无声,侠道之杀,正是不见血的升华。 五行陀、雪飘染突袭而来,希罗圣主应敌之际,神典忽施偷袭,圣主身受重伤,而罗衣、玛衣两名宫主也同时遭受攻击,金小侠赶到之际,希罗圣教已是一片废墟。

天忌欲擒抓仇无恩,出现解围者竟是秦假仙,秦假仙告知仇无恩素还真假冒之事,并于当面在覆天殇面前揭穿素还真身份,天忌、剑君亦逼杀而来,素还真顿时陷入两面为难之境。 青衣宫主、素续缘、剑君三人,受命前往火阴风峡,除去天槐木上残存的磷菌。玄武真主身亡,天章圣儒欲趁道教混乱之际前往攻打。蜀道行出面拦阻,双方一触即发。

眼不动、身不动,蜀道行、云涛梦笔,摒息以待每一瞬的杀机。相同的绝招,相等的威力,双掌交接之际!沐流尘惊愕在心。 夕阳斜照,两条人影、对峙、生死,眼神相击,要命之争。剑飞、掌移、交手!接触之后,剑君、神典,两人心中各自留下两字─劲敌!正邪之战,难分难解。 取得妖后石像的极道天权,向阴阳师寻求解开石化之法,阴阳师告知唯有地质玄音可以解开妖后石化,并决定将妖后石像交给素还真。

抗体将生,苍白奇子告知素续缘,唯有活舍利能制造抗体,并要素续缘前往神渊佛镜,告知佛者天槐木在冰麟洞内。佛者允诺会将活舍利送达,并要辨机僧带领神渊佛镜众僧众离去。 同一时间,儒、道两教围杀蜀道行,连番攻势,逼的蜀道行渐入魔境,激烈的笑声中,隐含不安的气氛。 清圣的神渊佛镜,人去一空。唯有呢喃低沈的诵经声回荡,熟悉的脚步踏上,无人自响的巨钟。

冰麟洞外,肃杀之气缭绕,无语、无声。只有刀的目光,凝视覆天殇,寻求一杀之机,另一股目光,一样的观察,不同的用心,苍白奇子极力观察覆天殇之死穴。就在刀锋划开覆天殇身躯同时,却发现覆天殇异于常人的体质。 为寻殷玳,黑衣剑少、夜凌怒眼相对,九泉流卯上杀拳绝式,双方各逞奇能,屈世途趁隙进入回元洞内,惊见洞中怪物。

儒教率众而来,质问尘道少背约之事,云笈观无奈应战,双方一触即发之际,两条人影从天而降,竟是儒门天下介入战局。 覆天殇动作频繁,冰麟洞外,影十字准星直指顾守的北川飞鸰,云尘盦雪飘染对上青衣宫主。蜀道行为殷玳之事拜访夜凌,两人交谈之间,蜀道行突然狂性爆发,一掌击中夜凌… 素还真一会覆天殇,两人是否会谈出武林新局面?

双眼发红的蜀道行,不再留手的攻击,亦若狂,形似魔,狂魔之态衍生狂傲之声,刀势刻不容缓,狭小空间已闪无可闪的银狐赌命一击。 十日之期已过,素续缘等人前往冰麟洞中取出天槐木,抗体终于产生,素还真命秦假仙众人将解药大量分送各门各派,并取走其中两颗。

为解妖后石封,荫尸人受命前往绿野寻找奇人杜一苇,杜一苇答应借出玄菱镜,银狐并答应协助点燃殷玳熏香,正当桐文剑儒操作混元斗之际,却突然传来侠刀杀入天章古圣阁的讯息。 一路避开影十字的暗袭,北川炼回到苍劲飞虹,正当北川炼松下一口气同时,染病的北川烈却是突然一掌轰出,重创北川练,影十字暗箭同时到来。

荒野之上,桐文剑儒初显身手,身姿清灵飘逸,蜀道行横刀身前,空白的脑中,只有本能的反应与对方交战的纯熟身手。愈见清晰的剑路与刀法,却是制不了的刀狂,眼看侠刀疯狂,银狐奋力欲拦阻蜀道行,却突然遭到不明的杀手拦阻。 矗天壁出现通往星云河的裂缝,欲界风波再起,双栳意图让加大裂缝,云海之上,佛剑分说静静观看一切。双栳要欲界两位天尊前往找寻裂天之法,目标直指夜鸣峰之殷玳。

神秘的拖棺者惨绿色,目的地竟是邪能境,并传言阴阳师动了不该动之物,阴阳师思考是否与人形师脸上面具有关,并派出瑶琴巧韵与惨绿色接触。 儒门天下发出悬赏令,欲取侠刀性命,道教也同时有了动作。蜀道行一时之间竟成众矢之的。遭受众人逼杀。四处流浪的沙罗,饥寒交迫,唯有前往希罗圣教,却遭遇到五行陀的拦阻。

幻宇星崖,面对生死关头的一页书,竟将全部磷菌吸纳入体内。同时佛牒开启,浩瀚佛光充斥幻宇星崖。 燕子口,剑界先天,道门少主,纷纷盯视着即将进入燕子口的柳湘音,一点一点靠近的距离,一点一点紧张的气氛,双方差距逐渐靠近同时,刀光突然闪起,传至洞外的只有柳湘音的一声惊叫。

秦假仙为补天之事奔走,欲寻找爬族。业途灵取出能控制爬族的妖灵笛,但却无法吹奏出声音。秦假仙寻求杜一苇的协助,要杜一苇吹奏妖灵笛,杜一苇却指明五行陀代为吹奏,妖灵笛竟然发出了声响。 欲界欲找寻破坏天之隙缝的方式,寻求邪能境术法的帮助,阴阳师以试探惨绿色为代价,巫六奇、九齐桓对上惨绿色。 夕阳映照,流水翻红,幽舻出现,却是与北川炼的交涉。

天外、中原道统邪能大斗法,邪能弁天术一斗八卦乾坤功,千里竞斗,掌握素还真八字的阴阳师占尽优势,更以罗修王化邪神同时夹攻,两人冲突直至深夜。 秦假仙众人来到矗天壁,却发现天之隙缝逐渐变大,半君邪直言乃是受到意识能力的破坏,但自己目前功体未复,尚不能进行补天的动作,众人决定先回云尘盦再做打算。欲界亦得知中原方面正进行着补天的动作,双方各自加速自己的动作。

素还真得知沙罗的下落,并前往拜访杜一苇,告知沙罗所负的天命。并要带沙罗与妖后会面,杜一苇要素还真保证沙罗的安全,素还真答允,妖后却是意图藉杀害沙罗来消灭覆天殇。 为取沙罗药材的蓝英,意外发现大批叶口月人的踪迹。旦丁来到绿野欲擒沙罗,杜一苇却因故不在。

蜀道行、剑苍意,蜀道行侠刀柱地,傲然之资雄霸,剑苍意双剑上手,凛凛威仪冷压蜀道行。双方赌注是一场存活之争,剑随声动,刀影即出,剑影快似风动,刀气发在意先。 杜一苇、阴阳师会面,双方深谈,阴阳师以言语试探,杜一苇语多保留,并声称自己并非阴阳师所找之人,也不想介入阴阳师与惨绿色之间。杜一苇离去后,阴阳师派出邪眼飞踪找寻银狐的下落。

北川炼拜访素还真告知冰城之事,并请素还真找寻能破解意识能力的物品,以解开冰城冰封,放出意识能者。素还真转而向杜一苇询问关于意识能力的事情,并向杜一苇借取小金剑,杜一苇言明此剑来历不凡,要小心使用,素还真允诺。 补天裂天之战展开,半君邪、惨绿色意识斗法,素还真、蓝英卯上欲界双姥,封与放,一触即发。北川炼趁机前往冰城奇域,欲放出意识能者。

银勾苍月之内,阴阳狮、惨绿色合力擒拿不动声色的银狐;惨绿色意识催逼,和以鼓声催入银狐敏锐度异于常人的双耳,阴阳师抓准时鸡,邪能之术趁隙攻入,银狐顿时受创。 为灭覆天殇,素还真心意坚决,欲杀极体沙罗,蓝英拦阻,素还真逼退强敌,同时断天口之上,覆天殇手下四大将围攻杜一苇。杜一苇精神力化出,手掌所到之处,尽露惊世之威,此时强势掌劲逼散战圈,白莲乍现,猛然一掌目标锁定沙罗。接掌着竟是毁灭之源,覆天殇手下四大将持续追击杜一苇,却中分兵之计,战天戟、雪飘染、旦丁、易伯书与剑君、段忍、黑白剑少各自抓对厮杀。

北川炼解开冰城封印,与意识能力者会面,双方达成协议,北川炼答应替其他人取下面具,换取五人的协助。阴阳师向惨绿色询问冰城内隐藏的秘密,惨绿色不愿告知,只说冰城乃是靠意识能力维持封印,封印一解,将是莫大危机。 远离烽火连天的武林,穿越银河数千里之遥,神秘的天外之地,玄空之岛,聚集千军万马,军容盛大,正是整军待发之势。

强者搏命,中原支柱素还真,黑暗霸主覆天殇,当世两大高手,一招定生死,双雄冲击,素还真重伤倒地,九渊之颠再度爆发,长空落巨星,刹时天像变异,映照夜空如白昼。 银河星力尽失,沙罗伤重垂危,杜一苇将沙罗带至小侠居所。两小无猜的情谊,再见却是死别,小侠第一次感受到武林的残酷。 天藏山上,梵音清唱,九重真言、旋如玉盘,金乌东升,回似法轮,天际再降金芒,击中优钵昙华。天时将至,活佛将出。

阴冷冷、古森森,教堂之战尚未休止,卧江子、人形师之战渐至激烈;暗处阴阳师至极绝学再现,阴阳极雄浑力道击中人形师。战局底定之后,阴阳师进入教堂欲查冰城之谜,却突然深陷迷幻空间。雷电交加,幽暗的天际有如末日来临,就在涌起巨大漩涡的云海之中,玄空之岛崁合四根巨柱降落,苦境中原再度面临末世血劫。

近期关注道友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