阇城血印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阇城血印剧情讨论

阇城血印角色

阇城血印分集剧情

月下的灵魂被侵蚀,期待的救赎不在,跨越时空三十年,出现在佛剑分说面前的竟是灭绝希望的世界,三光尽掩,丧尸与嗜血者充斥,佛剑分说思索其中关窍,却遭遇大批丧尸与嗜血者之攻击。风沙不断,野径苍茫,江边水波映照人影,紧握在手中的利剑随风而动,散落的血迹,飘扬飞舞的发丝,佾云伫剑,坚强的意志支持颓倒的身躯。连环逼杀,潇潇退路尽断,执首袖权冷冷一掌,以撼地动天之力终止这场战局。

惨绿色希望藉由阴阳师除去面具束缚,阴阳师藉此机会询问闍城之来历,惨绿色提到神魔族与嗜血族之间的关系,并要阴阳师将目标转向冰城,避免嗜血者的现世。两人决定同往血堡,寻找制造面具的老匠师。为对抗叶口月人,杜一苇、苍白奇子、卧江子三人决定团结中原残馀势力,叶口大军再度进发,目标直指邪能境,这场中原叶口大战即将掀开,暗处的嗜血者獠牙蠢蠢欲动。

未来世界的翠环山,异化的女阴阳师,双手轻挪,已是满天花雨飘零,佛剑一退十步,剑盒飞起,佛牒将启,浩瀚佛光直冲天际。静林又见恶斗,阋墙祸起,兄弟操戈相残,等冲的意识力相击,扬动三尺尘烟蔽天。九霄云烟挂月秋。源源流失的血红,慢了一步的惨绿色,眼前尽是苍白模糊的脸。正义坡之上,为女弃刀的蜀道行,为师执剑的任飞扬,为兄报仇的剑盟,为情观望的问侠峰异士,各自不同的心思,注视蜀道行一举一动,剑影瞬动顷刻,一道清亮的诗音传入正义坡了。

佛剑分说离开翠环山,却在山脚遭遇三十年后的素续缘,素续缘告知三十年前有名活佛预言今后的世界,要他在三十年后在此地等待带来阳光的人,而这名圣行者也将改变整个历史,素续缘随后带佛剑前往三十年前最关键的战场-英雄坟场。剑子仙迹欲将蜀道行囚禁再生涅盘,此时聂求刑突然来到,并告知柳湘音被擒之消息,侠刀、剑子,极端的僵持。四曲峡道叶口月人大军来犯,这场观乎中原命运的大战,即将展开,兵分四路的叶口大军,据险而守的中原群侠。

斗蓬飘扬,弥天邪气卷动,佛与魔的对立,圣与邪的映照,幕地里佛光一敛,佛牒出鞘,佛剑连退强敌;就在关键时刻,四周空间扭曲异变,竟是时限已到,一股极大力量将佛剑拉入时空之门,琴弦响动,傲笑红尘重创叶口月人部将,执首褎权因忧心爱女伤势而退,并扬言此仇必报。傲笑红尘将段忍与苍白奇子救回蒿棘居,并商讨下一步的动作。杜一苇以言语试探北川炼,北川炼不动声色,只说为寻找其弟北川飞鴒,所以这几日皆不在北川府,杜一苇故意向北川炼问计,北川炼建议以游击战术与叶口月人周旋,杜一苇告谢离去。

逃过一劫的秦假仙在村落被行踪怪异的神秘马车追赶,危急之际,奇妙乐章逼退神秘马车,秦假仙将此事告知杜一苇与苍白奇子,两人皆认为这将是武林未来的血祸,必须严加防范。月下孤峰,乍见一双锐利双眼,为探查叶口月人虚实,傲笑红尘一闯玄空岛,为救爱女的侠刀终于捕捉到嗜血族的行踪。

为救女、为救妻,蜀道行心急刀沉静,聂求刑掌力雄浑,但对手非是一般人类,力大无穷的痴怪,异能之力的冷艳色,幻术奇法的雪飘染,无论刀气掌气贯身而过,不死之身竟然毫无影响。同时吊桥落至定点,神秘马车再度奔出。任飞扬对战巽命,短兵交接,拳脚如舞,剑横天地,人影翻飞,胜负只在一瞬,惨叫声是战果终结。

佛道两大高人会谈,佛剑将嗜血年纪交给剑子仙迹观阅,剑子讶于三十年的后未来,并提到其中最关键的三件事情,叛龙、邪之子与西方奇人。佛剑言会择期西行,剑子则关心蜀道行行踪,并允诺将此事告知龙宿,两人达成共识后离去。杜一苇、魔龙祭天,各自寻找意识能力者,欲藉由茶理王解除面具之患,而暗处的獠牙亦同时伸出。蜀道行被嗜血者所伤,毒血渗入手臂,为救蜀道行,剑子古尘剑出斩无私。

玄空岛之上,九幽计擒无辜人民欲一逼中原群侠,却引来三教顶峰现身。剑子仙迹、佛剑分说、疏楼龙宿三剑齐出,金光并射,刹那间竟似金阳之威,镇摄在场众人。同一时间,嗜血族袭击岳山,杜一苇、蓝英、阴阳师合力对抗来敌,古洞内,茶理王除下异能者面具,久战力疲,阴阳师竟遭人形师所擒,危急之际,天空乍现光明,黑夜有如白昼,嗜血族退去。而洞内意识能力者亦遭解放,魔龙祭天要四名异能者留下联络方式后离去。

茶理王向魔龙祭天透露对付嗜血族的方法,准备以汇能机凝结五名意识能者的力量,重新将嗜血一族封印,但前提是五名意识能力者必须同心团结。汇能机才能发挥作用。九幽受逼以三战两胜方式划定疆界,双方第一战,银狐对上执首洺双,月下,静林深处,冷艳色身影飘飘疾行,乐声响起,却是驱魔人四分之三现身。佛剑分说西行佛国,寻找记载中的神人。

惊天第二战,执首袖权霸功横扫,招对招,傲笑红尘正气满身,人影翻动九宵变,憾天震地飞沙扬,日出之刻,胜负分晓。绣墨藏匿潇潇,却无法医治袖权所留伤势,绣墨感叹两人身份对立,绣墨决心放走潇潇,不料却被邱霍蛉叶发现。邱霍蛉叶下令袖权亲自制裁两人。

佛剑分说西行佛国,一念即忘告知身负佛牒,进入西佛国之路将是万分艰难,边关之上,两名嘻笑疯癫僧人拦阻佛剑分说。幽暗的寝宫,微亮的烛火,柳湘音来到比失明更黑暗的世界,一声惊叫过后,柳湘音终成阇城祭品。

肃风起、杀气升。不犹豫的眼神,日夜交替一瞬,战火引爆上古之决,划下武痴、邪帝千古恩怨的终结。茶理王被嗜血族所擒,镜玄宗委托南柯补梦以梦境寻找茶理王,但茶理王却言不知自己下落。镜玄宗归程之际,却遭遇已化成嗜血族的蓝英拦阻。


再回到原点,却失去目标与方向,急寻亲女的蜀道行,迷失在浓雾之中,此时马车声响,黑雾微散,竟是西蒙邀请蜀道行前往阇城。佛剑分说抵达鎏法天宫,却遭护门金刚拦阻,并要佛剑分说放下佛牒,佛剑分说言此身不弃,佛牒不离。冲突瞬间升高。蜀道行重见爱女,将其带离阇城。

冷冰冰的黑街巷,沸腾热炽炽的战意,血琴希恩欲取驱魔人四分之三。眼见对手双枪如神器,希恩以血灵化三弦,指动弦拨,破脑穿云魔音化成无俦巨流疾杀。茶理王带领西蒙前往血堡禁地,西蒙突破难关取得嗜血族之宝“宁闇血辩”,而另一方面,禔摩以黑暗的世界作为条件,要变裔天邪放弃与中原合作,变裔天邪转往西佛国而行,却遭遇魔龙祭天拦阻。

蜀道行找寻剑子,询问解救柳湘音之法,剑子告知换血洗骨之法或许能有一线生机,而西佛国佛脉相传之佛子亦具有清圣净化之力,但剑子亦言这些方法都只是推测,并无丝毫把握。  五分亭之会,卧江子再遇九幽,过往的身份,今夕的立场,纠缠难解的恩怨。

急逼的气氛、高升的战意,异能者之决谁也不敢轻心,意念一动,异能冲击、草木皆非。空茫的密林,银狐驰身而追,就在逼近马车之际,四周染起浓浓白雾,欧式马车闯入雾林,艺高胆大的银狐随后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之中,银狐听声辨位,同一时分,奇妙的乐声响,正是冰冷杀意升。

九幽、魔龙祭天阴谋欲除心腹大患卧江子,一杯毒酒毒失抗辩之声、毒失功体之威,卧江子身陷计中计。邪之子点名祭品,东北之境希恩奉命欲拿苍白奇子,傲笑红尘率众来救,苍白奇子处境堪忧?阇城血印再入阴谋之章,世路茫茫无尽头,一步江湖难回首,今朝情义纵天高,恨无绝期报江仇。

玄空岛上卧江子身陷连环计!致命的毒素,无声的剧毒,卧江子心识传音更遭封锁。九幽率领众军全力围杀卧江子,卧江子顿时陷入生命危机。变裔天邪闯入鎏法天宫杀害僧众并夺走阿波法品,惨叫声引来佛剑分说注意,变裔天邪意图遁逃,却感受到背后一股强大压力紧追而来。

东北之境战端启,闇黑的流影,沉重的劲道,缠斗未休,正当胶着之际,东方天际逐渐泛白。希恩等人急速喊退。却遭遇四分之三伏击。杜一苇再访剑子仙迹,请求剑子协助诛杀背后的阴谋家魔龙祭天,此时魔龙祭天竟也来到豁然之境,直言杜一苇毁其名誉。死亡祭血即将展开,苍白奇子成为柳湘音胎儿饵食,段忍、剑君为救苍白奇子追赶嗜血者,一路来到阇城之外,浓雾令人目不能视,嚣张的笑声响起,来者竟是冰爵禔摩。

夜深、暮沉,双锋冰冷光寒,剑君、武者,心念独守一字。游走失神回神之间,激斗中不停攀升的剑意,挣扎生死之间,是更高 的透悟、剑君剑意再度升华。得知剑君杀入玄空岛的傲笑红尘,御剑急奔而来。欲夺佛牒,金妍华妃出手轮攻,佛剑只避不攻,并言华妃之父当年如何失去佛牒,便当如何取回,以武强夺,大失其父本意,金妍华妃悻悻然而回。

杜一苇再度拜访剑子仙迹,直言叶口月人假和平真毁约,并说一切乃是魔龙祭天之计划,剑子仙迹允诺对付嗜血族,叶口之祸则 仍交由傲笑红尘处理,龙宿则针对魔龙祭天。宫灯帏、龙凤会,莫测高深的疏楼龙宿一会机锋难料的九幽,神树争夺战,剑子仙迹成竹在胸。

高手对决,生死一招,魔龙忌天面对龙宿,只闻儒音轻扬,紫龙现芒!剑出剑入,只有潇洒一瞬间。圣堂之内,西蒙运行魔法,血光冲天,嗜血族千年密法,血咒随六芒星阵启动,历代嗜血能量,汇集到六芒星阵之中,西蒙力量不断提升,同一时间在阇城之内,蜀道行为女挥刀,杀出一条血路,背后维特率领大批丧尸紧紧逼杀。

南柯补梦设计以梦境与现实两面逼杀对付变裔天邪,变裔天邪亦欲寻找南柯补梦之真身,却在最后一刻体力不支,重回梦境之中。小活佛为柳湘音施行大日曼陀罗,遭遇邪之子顽强抵抗,剑子仙迹亲领杜一苇等众人进攻阇城,欲在西蒙衰弱之际消灭嗜血族,前来驰援的四分之三与半分之间,却被独夜人拦阻。

邪之子引发争端,鎏法天宫、圣殿之上掀起战云!身形错动,拳风、腿流交织!蜀道行力战七相八识。拼开生门路。鎏法天宫背后急急逼杀而来。四分之三中计,体内嗜血族血液被唤醒,狂性大发,半分之间无奈应战,双方缠斗片刻,四分之三忽露痛苦神情,急窜而去。半分之间转而询问苏安解救之法,竟是令人难以接受的答案。

茶理王告知龙宿与剑子对抗不死嗜血族之法,唯有牺牲一人成为嗜血者,并在异化完成之前反噬回去,方能将其消灭。剑子两人思考其中可能性。柳湘音再逢劫厄,杜一苇、任飞扬欲杀邪之子,仍在苦战的侠刀。丧失心智的四分之三狭路再逢独夜人。

近期关注道友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