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剑踪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7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霹雳剑踪剧情讨论

霹雳剑踪角色

霹雳剑踪分集剧情

金银双掌绝,王爷驾武林,圣踪惨遭金封,金身猴童宣读神旨,为报不望尘寰之仇,将要在武林中铸下十座金身。剑子自责圣踪之事,却惊觉圣踪并未身亡。 阴霾的白日,濛濛的江川,查理王回到中原,并带回一副图像,图像中人,乃是翻译宁闇血辩的重要人物。却不知背后已遭人跟踪。

为化解南陵渡的仇恨,令狐神逸向情杀挑战,并开出三个条件,要他三年之内绝刀封器,为钜锋里守灵,并放弃对琴绝弦的感情。情杀允诺,却败于令狐神逸之手,不详之器遭断。情杀大受打击。

琴绝弦伤心回到烟雨楼台,萧声乍然响起,竟是骨箫来到,为避邓王爷,三教怪人分头退隐,道无法路上突闻报马猴宣旨而来。

王爷出巡,神差引路,圣不贤惶如丧家犬,绝顶轻功末路而逃,仍逃不过水银封体,吞骨蚀肉之刑,就在圣不贤身亡之际,一条人影,字远而近悄悄而来。方位紧随直指神轿去处。与琴女分别的情杀,满心哀愁,却惊见封嬷尸体,情杀震惊万分,现场并留有皮鼓师书信,自称封嬷为其所杀,情杀怒气攻心,欲入瀚海与皮鼓师一决生死。却遭令狐神逸拦阻。

章袤君找上蝴蝶君,告知邓九五手下留情,公孙月并无生命危险,只要找到剑邪与人邪,便能解开金封,让公孙月恢复。并提示线索可能留在半身金人。 枯佛荒山,刀邪、人邪会聚,狂烈的神姿,不凡的气态,剑拔弩张的眼神交会,蝴蝶斩、杀诫,刀中的邪峰、剑上的异星。

披雨山,鬼神影,非影幽泉开道影!雨幕中飘摇的銮轿缓缓降下,刹时以迅雷不及之势,急冲而过。骨箫进入别有洞天的轿中世界,为邓九五演奏一曲,并请求邓九五协助为其对付皮鼓师。

不畏强胁,刀狂剑痴点头收徒,顿时气温一变,惊见长日狂阳疾现!只见叶小钗不危不惧,转身刹那,掀起琉璃仙境一场风云之争。东方鼎立扬言三招已毕,便是名战之师。

坚毅的眼神,透露着势在必行的决心,情杀心中明白,眼前此人不败,母仇将是无期,初过数招,令狐神逸已察觉异状。最后一招,令狐神逸心中有数。真正的杀机,已在眼前。皇朝连连多事,神堪鬼齎遭遇地理司尸身的怪异攻击,北辰胤正面对上人邪,强与强,又将是如何了局,皮鼓师,琴女、琴杀,难解的三角问题,琴女要如何抉择,神秘的邓王爷身份呼之欲出,素还真如何应对?

风微动,摇曳静悄悄的夜,月中天,抹上银冷冷的光,蝶影窜飞红色的邪焰,正是人邪一剑封禅,此时蝴蝶君竟断然拒绝与人邪的决斗。众人纳闷之际,强烈气流席卷,竟是金银双绝掌袭来。

剑子再访宫灯帏,以对付夜重生为代价,要龙宿帮助对付出手金银邓王爷,龙宿要求获得傲笑红尘与佛剑的保证,剑子头痛而去。素还真为救情杀拜访皮鼓师,琴女两难徘徊,含泪离开瀚海。

盲女告知素还真,邓王爷会现身孤鹰石,剑子仙迹与龙宿前往埋伏,随着非影幽泉的脚步声,神轿缓缓靠近。剑子争先,拂尘云迹飘渺,非影幽泉,护主摇曳怪姿,逼住十丈距离;轿对人,扇舞风动飘然势,轿移腾挪,翻起了风雷之姿。

惨惨惨,连环三声,连环三惨!意外意外意外,意外之拳,意外之变,一拳打中公孙月的蝴蝶君,如何收尾?一旁观望的鬼怍师,如何火上加油?一怒红颜的公孙月,又如何饶过蝴蝶君?婆罗寺之外,杀戮刀海扑向圣地,屠杀僧侣的红发杀手又是何人?

晨钟过后的钟磐遥传,清圣佛语的低喃经声,毫无预兆的火舌,就在清晨的静穆中,杀气静静来袭,惨绝人寰的屠杀,婆罗寺遭受灭门之祸,现场只留下一字“吞”。百年恩怨何以解?悲鸣峰上生死争,名箫、奇鼓,当世并立,各逞玄绝。双方拼斗多时,同时濒临崩溃,此时一道剑气破空而入,直贯皮鼓师背心,同时另一道光影卷入,带走皮鼓师。

剑子仙迹来到红叶山庄,却遭到守门者意外的刁难,剑子仙迹几度交涉,却不得其门而入,更在深夜时分,遭受蒙面客的偷袭。盲女来到北嵎皇城,查知楚华容之死讯,盲女痛心疾首,势报此仇。

为求良才,北辰元凰来到瀚海原始林,负伤含怒的皮鼓师立刻出手攻击;同一时间,北辰胤也遭受不明的袭击;约定时刻已到,杀诫乍现蝴蝶谷,北域三大刀剑客之二,展开刀剑争锋之途。

刺杀的刀气,裂地无声,发丝轻飘,火光不动,火光闪,扫出退敌的焰流,暗处的伏天塘指示再下!黑影飞驰,直攻一剑封禅。圣器杀诫光威乍现。树林之内,盲女对上神秘人影,激战开端,吹动林内风飞走石,不平的心,仇恨之招,再开生死杀戮。危急之际,盲女竟祭出金银双绝掌。

剑子仙迹意外与回至红叶山庄的邓九五碰面,邓九五以酒菜款待剑子,并说出牺牲楚华容的原因,邓九五暗示红叶山庄不属江湖之地。蝴蝶君宁闇血辩翻译将完,公孙月要求蝴蝶君与她一同退隐,蝴蝶君讶异万分,但仍言必须将书翻译完方能离开,深夜之时,龙宿前往挑战蝴蝶君,同一时间,剑子仙迹出现在公孙月面前。北辰胤、素还真、六丑废人欲窥剑邪封印,剑邪是否是吞佛童子?

夜风冷冷,吹不熄战斗之火!眼神交会,是一触即发的惊天之决,北隅龙气配合无间,绝世宝器配合红尘剑法,霎时风走云急,火光并射,四方尽毁,此时一道暗掌袭来,击中傲笑红尘。

北辰元凰祭拜龙脉,章袤君飘然现身!盲女拜访剑邪又是何因?冰风岭中再起暴风之雪,风中传来靡靡萧声,骨萧、黑暗之间联手对付一剑封禅。孤峰岭上见狂阳,一条魁梧身影迎风而立,目标又是何方?

北嵎皇城之外,再度掀起了一场无情之战,为情、为爱,情杀誓杀皮鼓师,怒火焚心,情杀引动仇恨之刀!为情而恨,为情而杀。就在情杀破招的同时,拉开距离的贺长龄,皮鼓早已锁定目标。

蝶影、邪身的相互较劲,刀轻、身轻,点落犀利,虽手持劣剑,剑邪依旧不落下风。刀剑交击一瞬,剑断,剑势却是不停。为报家仇,名战对上东方鼎立,初开之招,已一新耳目,叶小钗急急而奔,为助名战而来。

秦假仙寻找血枯芽不得,只知产地为西北十酋,但西北十酋已灭,剑子闻言指点红叶山庄。 剑邪人邪再相见,剑邪依然紧咬自己为吞佛童子,人邪坚决不信,剑邪言过往已是过往,要人邪莫在留恋过往。素还真受邀来到月光峡,暗处苍龙蛰伏,利箭直指心窝!豁然之境,盲女找上剑子仙迹,一连串的阴谋诡计即将展开。

杀气升、战意腾,预言之战狂然而开,人邪剑邪双双会九五!邓王爷昂然而立,挑战预言之敌,白色手套化气运形,势若皇者之威。暗处苍龙弓蓄势待发,地理司虎视眈眈。琉璃仙境之中,剑子仙迹运动真元,聚毕生功力于双掌,欲解开圣踪金封,秦假仙暗中跟踪邓九五,却赫然惊见邓九五将北辰元凰送回皇城。北辰元凰虽知是计,却只能无奈收下,东方鼎立拦阻太瘦生,不落狂阳再出,太瘦生能否刀下余生?

变变变变变,解友金封,变外生变,剑子施恩变蒙祸,惊受圣踪反噬一掌,打落万丈深渊!突来的杀机、突来的高手,甫经一战的酸儒太瘦生,又遭逢绝代高手不落狂阳,东方鼎立刀起刀落,式式纳首!冰雪中的淡薄火堆,庙寺旁的简单闲谈,是江湖的一点悠然,蓦然间眼神一变,是忽来的不速之客!刺激之战,挑衅之争,东方鼎立、地理司两大高手,欲杀双邪,一剑封禅杀诫再出,封剑不动的剑邪,面对三名地理司化体,他会出剑吗?

边界会谈,圣踪咄咄逼人、步步逼近,全然不理北辰胤说词,双方怒然而战!北辰胤早有安排,且战且退,圣踪、傲笑红尘紧追不舍,突然天降鼓阵,二人一时身陷皮鼓师所排设的十道灭元杀阵。听闻红叶发生意外,邓九五忧心匆匆、急忙赶回,却惊见红叶夫人精神崩溃,呈现发狂状态,邓九五勃然大怒!章袤君代为请缨,欲杀盲女,兰花、簪剑直取月无波。

邓九五扬言退出武林,地理司虽极力挽留,邓九五言自己性命已受威胁,红叶若死,他便失去生存之意义,东方鼎立颇不谅解,但仍无计可施,地理司思考如何让邓九五重返组织。黑暗之间为逼出吞佛童子,屡屡对人邪进行逼杀,而剑邪身上也透出怪异的气息,二人究竟谁才是是吞佛童子?真实身份呼之欲出。另一方面,圣踪轻启战端,要北辰皇朝与中原反目。

星流划红尘,红叶山庄正邪之战,三方强敌、高手鼎立!地理司双体同出,傲笑红尘杀意深沉,横剑以对!再观章袤君兰香、兰华摧散,幻功直向定坐不动的六丑废人!另一方面,东方鼎立狂   阳之威,红蝶杀阵赤极之杀!混沌的局面,是胜负未明的战斗!观战的圣踪,缓缓抬手! 冰风岭之斗,日阳飞升,却是黑夜不退,风雪之中,一剑封禅孤身对双敌!鬼祚师复眼锁定、伏   天塘蛛丝缠人,一剑封禅意识渐乱、耐性渐失,就见黑色风雪中,再度焚起血色的火焰,冰冷冷的邪血染上圣器之刃!

一剑封禅,剑封何人之禅?杀诫杀佛,毁灭的戒律,血腥的吞佛,邪魔自何生?从何灭?人邪、剑邪,两人之间究竟牵涉着何种往事呢?

神秘莫测的新人物-天险刀藏,一对地理司!天险刀藏自言自语之间,荡魔之元、魔上究竟,招招威逼而来!但刀囊之内,天险刀藏招起刀出,一招之间,地理司人头已断! 定禅天之内,吞佛童子欲毁地脉而来,剑邪持莲谳一挡!如雪雨、如飞羽,飘渺、急速的剑雨射向吞佛童子!杀诫同时招出-魔焰烬土!重重炎火之流,流窜地面!两人越战越疯狂,霎时风停、气止!吞佛童子运起火焰怒流,定禅天地脉现出,佛骨碎、地脉破!忽见傲笑红尘、六丑废人赶至,伏天塘、鬼祚师亦现身,形成三对三之战!

皮鼓师路遇地理司,骨箫亦夺命而来,奇鼓再现,迷箫声再出,仇之战、恨之决,缠斗无休!随即地理司运元而动,邪气窜出,一瞬间、情势转变,招式竟是反噬骨箫! 邓王爷大军进入北嵎皇城,北辰元凰、北辰胤率军一战,龙图之争、霸业之战,是永无止休的峰火连天!三角地脉被破,中原生机已失,魔界蠢蠢欲动!武林局势丕变,谁能力挽狂澜呢?

黄泉之都、冥祸之湖,六丑废人、蝴蝶君、剑雪无名闯入黑暗的世界,只为救出一剑封禅!但夜重生邪印封住去路,剑邪剑芒瞬动、蝴蝶杀阵涌出,异邪之军尽数碎散!刀剑齐开路,掌扫如利锋,无奈前方异邪拥有不死之体,杀之不尽、毁之不灭,六丑越见心焦!子时一过,异样风声吹起云影!云影之下,出现一道霸气的刀影,东方鼎立落足于断崖之上,忽然剑影一动,傲笑红尘傲然来至!

夜半子时,琉璃仙境之内,佛剑分说一访圣踪!另一方面,琉璃仙境密室之内,地理司欲杀被金封的素还真!地理司双掌双发,宏大龙气震向素还真与六丑废人!烟尘未散之际,空中竟传出意外熟悉的声音!日月才子双双而现!双体地理司、日月双才子,双体斗双雄!激烈之斗、正邪之争,胜负将是如何?圣踪阴谋将破,剑子踪迹将现,佛剑分说将采取何种动作?

圣踪、地理司并合双体,龙气、邪兵卫,两股源源不绝的力量合一,圣踪只觉真气源源不绝,无止无休,不吐不快!素还真、谈无欲、佛剑分说、剑子仙迹四人合力,先发制人,欲抗衡圣踪一掌,全力一击,竟是四人各自负伤!圆教村废墟之上,风寒夙夙,现实与宿命,是白首知交、反目按剑!人邪不再,独留剑邪,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为何而斗?是情、是义?是魔、是佛?大雨倾盆,剑影飘摇,今生唯一的朋友,无奈已成极端的对敌!说不出口的遗憾、无从宣泄的情感,唯有一泄剑端之上,唯剑剑光之寒!

浮光掠影之内,蝴蝶君一访公孙月,竟是变异的人格、竟是忆起过往杀人感觉的-黄泉.赎夜姬!蝴蝶君如何面对公孙月,这场该遗忘的恶梦!豁然之境再现,魔龙祭天趁危而出!负伤未愈的剑子仙迹,再抗魔龙!剑子仙姬为护剑子,败退负伤!剑子怒而再催内元,古尘舞动!

烈火延烧,素还真、谈无欲一入焰火之城,两人运动元功,欲扑灭烈焰,一探异度魔界!百气寒双指、冰凝千峰流双双而发,两股寒流急窜而出,四周景物刹时凝结,但火势却是不灭,形成互为抗衡之势!异界空间破,异度魔界降苦境,神秘道者-幻斗穿玉霄、星仪定天律一闯黄泉之都,幻玉灵掌一出,辟邪之光镇住异邪黑影,定天律随后逼向夜重生!夜重生踏步出轿,一提真气,黄泉之都霎时震动,水银波池开始波动,幻斗、星仪即时合力,连手挡下夜重生之掌!火舌流窜,沿地蔓延不止,来自异度魔界的触爪侵袭神州大地,正当火龙奔腾之时,清圣之光大作,一条雪白人影降下,佛剑分说一探火焰之城,他要如何面对无名怪火?东方鼎立欲杀剑子,仙姬能够解救吗?神秘的道境玄宗,又是怎样的一个组织?忠烈府之主,又是何方神圣?

继素还真、谈无欲之后,佛剑分说亦一探火焰之城!焚天烈焰不止,蓦地火舌一张,猛然席卷而来!烈焰再起,佛剑双指凝气,所发非是冰流,而是焚风更甚!直进无功,火舌分头并行,不料,遭到趋赶的火舌,竟转向而去,直扫四周无辜村落! 昔日先天僧道,如今受困妖魂,化身妖魅阻止佛剑,往生的咒语、神圣的梵音,佛剑分说一步一步踏向火焰之城了!赦道赦道,以剑邪之血所成的赦道,通往的酆都,将出现多少杀戮?魔界再生,火焰魔舌伸向中原,谈无欲、慕少艾,纷纷面临魔火之威,异度之火如何消弭?

素还真净琉璃仙境进入苦境圣域,隐世的佛域,因何只做壁上观?吾佛未还心,又暗藏什么秘密?封住道境玄宗的夜重生,又与异度魔界达成何种协议?秽百刺又将使败血异邪转换成何种恐怖的生物?吞佛童子亲临杀生战,玄宗道者欲报道门仇,旧仇新怨如何了结?魔界蠢蠢欲动,道门苦难登天,佛门隐世不出,素还真、谈无欲,日月才子如何解破封印?是否联手共除魔界威?

近期关注道友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