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戟戡魔录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刀戟戡魔录剧情讨论

刀戟戡魔录角色

刀戟戡魔录分集剧情

天险刀藏一战东方鼎立,瞬间的无声、点滴而落的雨水,在刀招交错身过的刹那间,在生死的天堂与地狱中徘徊!野火燎原,自火城窜出的异魔火舌,焚向琉璃仙境、无欲天等地了!  佛剑分说再入魔城,一阻焚火蔓延,眼中所见,却是宛如地狱一般的景象!无名火阴冷寒邪,不断侵蚀元神与魂魄,佛剑分说口颂法语,足踏莲华法轮,超脱亡灵飞升,转眼已过十步之距!踏入火城十丈之内,强大的掌气突然袭面而来,佛剑分说却是避无可避!

就在荒野之上,吞佛童子拦阻玄宗双道者,定天律率先出掌,吞佛童子以一敌二,身负剑伤但是沉稳之势稳若泰山!穿玉霄、定天律两人合流,周身卷起尘流,旋为伏魔八卦圈之阵直扣吞佛童子!可是!魔化道招,推波而回!  被困邪茧之内的剑子仙迹,生死难料,只见异色的世界、尽是异形之态,笛音催动,是跨越生与死的交界!

忠烈王府灵堂之外,巨大的白色六翼展开,神秘的白衣人,缓缓拉动手中胡弓,凄迷的乐声,引动心绪纷飞,一曲将尽,乐声低迷,曲韵飘散在风中不著痕迹。  荒野之上,一声剑僧、一声沉喝,一掌逼杀,云涌日黯淡!踏七星、聚风云,破戒僧以扇为剑,运转百气三千!一念风云变,天意难违转,一步江湖色,披甲征战乱!  火燄之城,烈焰依旧不止,掌气不断,傲笑红尘力守佛剑分说,不曾停止的攻击,磨去一分又一分的体力!虽是剑招绝顶、虽是不屈意志,却掩不住稍露的疲态!霎眼的分心,掌气偏扫至佛剑分说之身,火燄再度大作!

无生之崖,风如刀、刮动冷杀意!谈无欲踏於一线软绳之上,风势再起,瞬间软绳应声断裂!只见谈无欲运动吸气成石之功,气旋被凝冻成数道石柱。通过无生崖,来到罪恶深渊入口─孽恶道!是漫长无止尽的黑暗,是不见前路,是不知回头在何处!  水仙谷之内,喧闹的人潮,蝴蝶君不动声色,而薄如蝉翼的飞刀,瞄准了蝴蝶君!赫然人群扰动,无声无息射出的蝉之翼,细小难辨的破风声,杀向蝴蝶君了!

杂诗郎、剑僧玄莲、醒恶者,三人同时现身火燄之城!欲灭焚世业火,但业火却急速扩张,只见杂诗郎抛出手上饕餮钵,法宝急速扩大,并且掀起飓风!醒恶者化出聚云袋,聚云之袋凝气成水、化水为云,云气卷入钵中,剑僧玄莲、剑灭生灵,清圣之气瞬间引起雷火交拼!  雪巖天太液池旁,东方鼎立、叶小钗对峙不动!恩怨了结,刀出便是决命之机!往事交错,剑武身动,一幕幕回忆、一幕幕激战,生与死凝冻在时间之中!另一方面,靛雷龙残欲助东方鼎立,惠比寿出针一挡!

身受重伤的蝴蝶君,再遇逼杀,夜啼鸟步步进逼,形成刀者与刀者的对决!两人全身的精神、气息,皆在锁定对方的生死!浮光掠影中,公孙月神志迷茫,低缓哀伤的曲调传来,如泣如怨、如悲如诉,勾起公孙月内心愁思,杀戮渐渐平息,但却忽见记忆之中,忠烈王府笏君卿之死,公孙月内心惊讶不已!

云海翻涌,山峦绵长的封云山脉,通往玄宗的风云舍生道,孤独的道路,出现三道红色异脉,阻了舍生道的入口!异度魔界再出杀阵,三道关卡、三个不同的守关者!  黑白的空间,樱花片片而舞,邪异的气息,却见谈无欲一入天荒道!天荒道守关者-元祸天荒,手持弓刀赫赫落地!谈无欲剑挥三尺水,刀断九丈泓,是速度对力量,是柔软对刚强!

乌云密布、云雾弥漫,封云山第二道‧赦生道!圣域双僧再遇昔日宿敌,守关者-赦生童子!狼烟一闪,紫色电流,不停闪落,圣域绝学,双面夹杀!至高绝式欲突破赦生迷障,紫色电流渐渐增强,是抵挡佛气的侵蚀!  赤红之月、赤色云海,捻筝玄道踏临神无道,守关者-别见狂华!鹤筝转动,划开战端,臂甲横挡,风姿飞跃,取敌只在身影一动!红色的死亡,黯淡的杀戮,拼战的筝音,脑中只有拖延,只为封印中的一线生机!

荒野之上宫紫玄危机乍临,忽闻锁链拖地之声,黑洞中狼兽现,赦生童子气震现身!宫紫玄掌气倏发,但来者魔物发出织电般的妖异打法,宫紫玄难接其威!忽然眼前一闪,天险刀藏挺身而入,夜暗中刀戟交击,铮鏦锵然、闻之丧胆!  天荒道尽头,樱花飞舞,九方墀一战傲霜客,捻筝动乾元,天荒刀静止,更丧鬼神胆!捻筝招出,元祸天荒动作乍起,却是瞬间消失!消失的对手、萦绕不散的杀气,动静皆是压迫的危机!倏出的身影、瞬间斩落的天荒刀,捻筝危急一瞬,慕少艾快了一步!战局生变,再见五道光影冲出!

蓬莱仙境中,笑语如珠摇,羽扇舞飘摇,生姿凤飘飘!笑蓬莱再现新舞者,一舞迷众生,再舞倾人城!琉璃仙境之内,蛊皇密令杀药师,刁不同率众而来,剑子仙迹命如风中烛,慕少艾急急施救!就在昏黄的月下夜雾中,枯黄的落叶纷纷,冷峻的身影默默而来!

阴风雷电袭来,荒野之中,慕少艾遭遇大敌,赦生童子狼兽出击,轰隆的电流声、低吼的狼鸣声,混乱慕少艾的听觉与视觉!蓦然,身後狼烟忽出,慕少艾回身迎战!虽然赦生童子眼蒙黑布,配合狼兽,动作却是流畅又自然!逼战之中,柔中带劲、劲中藏柔,慕少艾无声发出闭门绝学!  茧之道之中,火光燃烧,诡异的景象,蛊皇再入茧之道,吹奏起虫笛,忽见东方鼎立形影,火燄光炽炽,诡异声幽幽,交织成生界与死国的景象,育魔之茧即将羽化!逐渐剥落的束缚,重生後的蜕变,火燄中的身影,是修罗再出!

笑蓬莱之内,白无垢暗自沉思,但夜风再起,飘送肃杀无常,白无垢面对这名高手,心中压力莫名,暗处的蝉之翼蓄势待发,蝉翼索命,白无垢云移星踪,幻化诡影欺敌!愁落暗尘无声再出蝉之翼!  一步远比一步沉重,宫紫玄内心饱受死亡威胁的煎熬,脑中不断出现火城之内的冥府死象,鬼知、冥见心识侵扰,亦是威吓,只为逼问出萍山练峨眉之踪!纵然极力安稳道心,然後魔涛拍岸不息,将是山蚀石销!

血色的世界,神无之道,归无杀神!白无垢陷入危境之中!别见狂华招招逼命!满弥杀气的怪异空间,在杀不在擒的意图,抓住身形稍缓的瞬间!另一处山巅之上,胡琴乐音迎风而响,白色羽翼开展,羽人非獍俯冲而下,飞入红色云海之内!  天将雨,闷雷阵阵,电闪之中,赦生童子一对剑子仙迹!杀意乍现,古尘剑出鞘,踏在不明世界的硬战,是分外的谨慎!沉重的力道,疼痛的刺激,随後是雷驰荡原之招!剑子仙迹沉气一运,至极绝招引动天地之气!

寒风飒飒,落叶纷纷,月光之下,映照一道冷杀的身影,天荒道之内,元祸天荒一对神秘的白发剑者,冷漠似神鬼的眼神,锁定了眼前的对手!同样的沉默,截然不同的两种姿态,短短一招交接之後,双方已知对手非是易与之辈!  一探茧之道,慕少艾对上茧中战将,处处似是破绽,步步如无空门,暗处北辰元凰箭向慕少艾!荒野上,不寻常的夜蝉唧唧,远又近的逼命急急,天险刀藏手握囊绳,宫紫玄按气在掌!骤然,蝉之翼瞬间射出!

魔心之争,引发圣域战火绵延不断!圣域迦叶殿,无数师藏、罗汉尽出,伏魔九天法阵一开,欲诛元祸天荒!沉默的身影、不动的天荒刀,诡异的狐形面具之下,冷厉的眼神锁住阵势变化!忽地,身动、刀动!只闻两声脆响破风声!  圣域另一方,山峦绵延,如同血路沿伸,杀戮而来的赦生童子,独挑佛门精锐!只见狼烟之下血雨纷飞,宛如红花散尽!一阐提、八叶莲亲自上阵,法音绵绵、扰乱赦生童子的听觉!狼兽发出痛苦的吼声了!

同样的攻守战、同样的生死战,战火燃烧魔心的最後一线──离垢明洞!证法金刚师传独门,近身战术,绵密打得东方鼎立难伸脚手!悟真证法,誓卫魔心!  树林之内,烈阳之刀、冷傲之刃,日下双影并立,羽人非獍、东方鼎立冷冷对峙、狂目冷眼相对!远处高峰之山,蛰伏的北辰元凰,宛如伏地巨龙缓缓伸出爪牙!

浓雾冉冉,枯叶风卷,剑者、白夜,正是杀人的象徵!月光之下,醒恶者一对神秘的白发剑者!另一方面,赦生道之内,魔心再开争夺战,剑子仙迹二度逢狼烟!拂尘撼、风云变,杀戟策动惊雷电!而天荒道内,慕少艾一战元祸天荒!  恩怨难解、冷锋见真章!瞬间风起、叶飞,十步杀意浓!愁落暗尘蝉之翼蓄势待发,急速的蝉翼,交错在天险刀藏快速的刀光下!幽深、古老的树林,独自来到太古神渊的色无极,欲擒上古神兽!巨掌伏行,神兽忽见来者,猛烈攻击!但凶猛的巨神兽,也躲不过以柔克刚的轻灵纱袖!

树林之内,僰医人受到猝不及防的攻击,羽人非獍快速一刀、人头已断!不及眨眼的刹那之间,羽散的飘落是生命的流失!  异度魔界攻击起,双道连袭谈无欲,旧伤在身,谈无欲以守为攻,双魔连番追击,数回以後,月才子已观出两道破绽,明圣剑威,锁定别见狂华!

异度魔界三名守道者同现豁然之境!剑子仙迹危急万分!天下无双的古尘,以一敌二的气魄,何谓立足鼎峰的剑艺?剑之玄绝招猛然而出,别见狂华受之重创,元祸天荒弓刀亦难挡其威,旁观的赦生童子狼烟轻动,战事将再起激烈顶端!  西苗地界,魔心争夺未止,恶战再掀,东方鼎立刀刀狠霸强猛,旁有醒恶者虎视眈眈!慕少艾见招拆招,不变应变!归阳不负一战平川定海!一轮攻势战过,双方陷入僵局!然而醒恶者准备出手了!突然间,夜风冷肃、枯叶纷飞,月光之下,乍现一条冷冽的身影!

前战方止,树林之中,羽人非獍一对东方鼎立,霜冷刀更冷、火狂人更狂!强势的目光盯视对手的身影!夕阳如血,照射著两名不世刀者的对决!眨眼一瞬,电光急旋,快得看不清、快得看不透、快得令人不解,东方鼎立长刀狂阳,怒扫四方荡!另处树林之内,数名杀手意图闯入战圈,只见愁落暗尘手扬而起,蝉之翼夺命而出!

不见天日的原始林,正道反扑一举,皮鼓师率众深入瀚海,准备直捣异度魔界中心!层层叠叠的迷瘴,弯弯曲曲的林路,似是而非、似识非识,峰回路转的迷濛之势,使得众人在夜林中,慢慢迷失了方向!皮鼓师忽而消失,失去前导,又迷於瀚海地形,正道众人不知不觉中分散成四路而行……。  瀚海迷林第一战,欲驰援各方的慕少艾,却是再度身入天荒道,元祸天荒一持弓刀,攻势犀利!瞬间缠斗、身影如电!往来已是百招轮回!  瀚海迷林第二地,似虚似幻的赦生道出,白雾中现身的魔者竟是-吞佛童子!黄商子、九方墀双人并战,只见吞佛童子朱厌力挑双道者!

瀚海迷林第三处,幽燕征夫之杀手,以及任沉浮仍於密林内穿梭,不辨方向,却耳闻四周传出打斗之声,任沉浮消失於白雾之中,忽闻诡异声响,一声哀嚎,幽燕征夫众人燕子翎登时上手!  瀚海迷林第四位,四周气氛全变,天险刀藏与金八珍也已查觉战友失连!而浓雾中,却传车轮转动之声,乍见一无头之人,拖著阎屍缸车现出,金八珍一掌打开生死局,牵动正邪存亡秋!同一时间,魔兵鬼卒倾巢而出,以人海战术围杀天险刀藏!

诡异莫测的翳流之荒,葬屍窟内外,皆是骇人的空间,白色发丝如有生命般波动,北辰元凰被涌现的白发丝卷入窟内!瞬间被缚成茧,复生与牺牲的过程,血色,是弱肉强食的残酷,迷离的凄号声,满是不甘的痛楚!  刻意挑衅的锁链之声,虎视眈眈的魔之者,云路天关之内,是不容侵渎的圣佛之光!赦生童子,魔人、魔兽,同时等待著天关的开启!开启的佛界,透出宏亮的佛声,祥和的瑞光之中,云路天道缓步而出一道金佛之影!杀戮、正在延烧!八叶莲一语:赦生童子,你中计了!战端就此开启!面对金刚罗汉伏魔之阵,赦生童子眼上封印,即将解开

险险险险险,愁落暗尘中途遇险,无力举起的双臂,是沾唇毒药的蔓延!倾君怜手拿还君剑全力护持!愁落暗尘难料温茶藏毒,更难料所遇竟是同志!心惊、心急,更是奋手上施为!一心护爱,倾君怜手转还君名剑,只为辟出一条血路!  公开亭之上,慕少艾以魔心为交易,一换傲笑红尘,但四周魔君重重包围,情势险之又险,而在远处高峰之上,白发剑者冷眼注视!

琉璃仙境战事再生,吞佛童子、赦生童子连袂决取中原要地,中原群侠使以混乱之术围战双魔;同时抽动的兵器,是独留鲜血飞雨的悲哀,紧急时分,天摇地动的毁灭,阻止了双魔的残酷,抢得瞬间的喘息。  毁灭的仙境,遭逢魔气的侵害,逐渐蒙尘的琉璃,随著一笔一笔的勾魂,形成魔化的黑狱。天之界限内,翳流教众齐聚,千军之仪、万丈之威,迎贺教主新生,翳流易主,北辰元凰真能统领翳流吗?

愁落江湖路,浴血暗尘途,愁落暗尘与倾君怜这对患难情人,有办法踏出鲜血铺成的未来吗?金乌西坠、玉兔东升,蝴蝶君、孤独缺,为情、为原则,即将展开刀者之间的顶尖决斗!  凄冷的笑声,不明的高手,平水窟内公孙月会有生命危险吗?魔界大军先行入侵,三度称王的北辰元凰如何再展雄威,对抗势如破竹的魔界势力?赦生童子,口口声声的力量、变化,又是何意?坚定的意志、坚定的决心,北辰元凰与赦生童子即将交战。

风云变色的藏屍窟,血河肉墙的战火,异度魔界先发制人杀入翳流基地!僵制的战火,随著狼兽震汤的移动脚步,开始改变了!而赦生童子独对翳流两大护法!另一方面,魔界四先知欲针对为首者,霎时转换敌手,团团围攻翳流之主!四邪合流、四掌合流、四式合一,足以开天辟地之威击向北辰元凰!  落下孤灯之内,色无极面对蓄势待发的羽人非獍,忽然色无极身後窜出一条人影!瞬间交错的刀光,一闪而逝,落下的是一绺发丝、一角黑衣!

悬崖之上,一轮明月,孤独缺、蝴蝶君两人四目交接,游戏的眼神,透露不寻常的戒备,蓦地,身一动!蝴蝶君身若飞叶,刀起如蝶舞飞蛾,乱、乱中有序!转瞬之间,越战越快的刀,不陷速度比拼的陷阱,蝴蝶君以巧力化解压逼的攻势!  火燄之城、魔君大殿之上,异度魔界魔君逐渐复活了!夜风冷然,掀起冷肃之战!魔界两名守道,别见狂华、元祸天荒反目成仇,最亲近的同气连枝,最悲哀的仇杀极端!战、是招招生死一瞬,斗、是刀刀尽是无奈!

云路天关结界之外,赦生童子、元祸天荒再临!赦生道开,形成乍然不同的两界之境!只见弓满弦,光箭疾射,狼烟动,驰雷破封!双将打破结界,如入无人之境,而罗汉、佛僧在光罩中潮涌而出,战况陷入胶著了!  而异度魔界大殿之上,复生的魔君,踏著血腥而出,应阎魔之祸!魔君旱魃亲临云路天关!杀天之狂、震天魔威,长日狂阳发挥最强的力量,云路天关阵法被破,登时山崩地裂、落石纷纷!

云路天关之上,再开当年圣战,魔君二度步上万圣巖,四大罗汉严阵以对,深沉狂霸的笑声,开启战端!过往的幻境,以圣域天座为首,配合四大罗汉,齐攻而来!相同的阵式、相同的招数,却是嗤之以鼻的讪笑!狂傲的神态、逼人的魔威,正是魔之君‧阎魔旱魃!  杀手之心、罪者之悲,愁落暗尘、羽人非獍面对无奈一战!无奈的心、无奈的情,无奈的武者之决!风起蝉鸣、羽飘叶散,相交时短,却是已成莫逆,造化弄人反成仇,只有蝉之翼划开最无奈的战端!  月下剑者现行踪、瀚海魔关渡迷宫!黑暗之主露邪容,正道命危烛临风!水晶湖畔起争纷,圣戟神叹不归人!吞佛之剑领风骚,刀狂剑痴卷波涛!阎魔旱魃战邪皇,乱世霸主谁称王?六羽飘刀不容情,邪弓魔刀不留命!赦生破封无人敌,天险梦起造传奇!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