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戟戡魔录2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刀戟戡魔录2剧情讨论

刀戟戡魔录2角色

刀戟戡魔录2分集剧情

细长芒草野风吹,伫立的两道人影,等待著生死之间最美丽的一瞬。自古以来,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生死早就注定。强者第一战。吞下神醉梦迷的天险刀藏,一夜白首。刀,只剩下杀人的嗜血感。赦生童子开启封印,狼烟为戟、戮残如电。荒邙草原第二处,吞佛童子对上叶小钗。一是心机深沉的强劲魔将,一是捍卫正义的刀狂剑痴。第三方,更是王权霸者之斗。万物相生相克之道,就在野幕之上展开。重生的异度魔君阎魔旱魃一对重生的翳流之主北辰元凰

   另一方面,异度魔界大军进攻中原,蜕变再出的夜重生领兵而来,慕少艾、谈无欲率金八珍等众人,於了无之境展开正邪之战。夜重生异邪体、慕少艾凝神应强敌。同一混战,月才子圣剑挥洒、如入无人之境。而金八珍苦战魔兵,却是渐感疲惫。夜重生气势撼寰宇,慕少艾凝功苦支撑。而远离战火的另一端,修罗道中,白发剑者单身独闯火焰魔城。诡异的景象,似有血脉流动,正欲探查的剑者,忽闻急声喊喝。

荒漠遇荒神,凶星降凶祸,谈无欲、慕少艾联手共抗异度魔威,难缠的荒神旱魃,凶悍的架势无空隙可敌,披云摘星合以平川定海,虚实互补的掌气击中魔之躯,确是毫发无伤。

水晶湖畔,刀戟相对,同样冰冷的目光,紧紧盯视对方,各自了然於胸,眼前,是今生罕逢的敌手。霎那间的交错,戟舞暴风、刀闪电光。十招过後,双方竟无直接的交会。一旁观战的孤独缺,拄刀於地,蓄势待发。十里蒲团之上,萍山云人练峨眉心移物外,神游太虚,骤然一声狂笑,惊天动地而来。萍山不落地,狂龙不出关。狂龙一声笑踏上萍山,口道一声:阿姊。

荒野之上,黑衣杀手袭击而来,孤独缺遇袭,遭逢怪异阵式围攻。针对六翼刀法所设计的阵势,孤独缺面临险境,更意外陷入沼泽之内,双足受制,夹以令人无法喘息的攻势,孤独缺越是抵挡,越是深陷。世外之境、云雾渺渺的鼎炉分峰,终年不见人迹,今日昊光四射,气流川动。六道不世光影一一化现。

异度魔君旱魃,率众登上萍山之巅。练峨眉一战阎魔,两人四掌同时摧发而出。震撼萍山双道气,不遑多让两极音。练峨眉道留萍踪再度轰然而出。只见一者刚烈掌风藏柔劲,一者霸道无伦扬亟杀。萍山另处通道之上,正道、魔界两方对峙人马不见分神。赦生童子对上羽人非獍,腾邪郎一抗叶小钗,蟠凶挡上白发剑者,魔刺儿横阻神刀门主泊寒波。压逼的气氛,正是一触即发的前兆。万圣巖大日殿之上,邪气纷纷。另处高峰,北辰元凰破魔箭金芒极发,瞄准邪龙。破魔箭震云怒啸,圣光化作金凰直扫妖龙。同时,如意制魔阵出,妖龙再无生路。

荒野之上,魔界大军逼杀月才子谈无欲,谈无欲旧伤未愈,却是肩膀再负箭伤。面对魔兵源源不绝,加上魔刺儿邪刀挥杀,谈无欲再次受创。万圣巖之内,解开邪龙禁锢,突然圣气流泻,佛光清圣中,五条脱俗僧影步出。

泊寒波带著棺木来到水晶湖边,对著断雁西风自言自语,燕归人终也同意让断雁西风进入水晶湖,泊寒波用意在让燕归人清醒,面对泊寒波有意、无意的搅局,燕归人自迷梦中清醒。海上明月生、孤舟蝶遗恨。轻舟漂浮,蝴蝶君抱著断气的公孙月,旁边陪伴气绝的色无极,缓缓飘向海的另一头天涯,只闻蝴蝶君喃喃轻语:“我们重新开始”。浓雾中,轻舟越行越远,衣阑风迟迟,月殒蝶茕茕,扁舟无声逝,使愿付苍穹。

杀了公孙月、色无极,孤独缺与羽人非獍割袍断义、恩断情绝,师徒反目,终也走上对决的时刻。苦涩的刀已无馀地,脚步、越踏越急,心、越战越悲。相同的招式、相同的变化,忽快忽慢、忽隐忽现。双方再摧步伐。刀上现气芒,竟是刀之翼。刀锋划火灭,极端相见的最後一刀,血溅臂断。为幻境破灭,狂龙一声笑对上雪钵五僧,五僧来到无欲天,欲净化魔氛,法阵出、佛光开,升起五佛阵、金光灿烂。五僧起手便是渡化之阵,笼罩在佛言法锁之中的狂龙,抚掌大笑。浩瀚佛威直灌狂龙巨躯,三步之内尽成灰灭。

萍山之上,十里蒲团万事皆备,只待峨眉一举,昂然突来一响。练峨眉一声高喝,响声震凌霄,昊气动武林。道元一运,萍山拔地而起。佛剑分说手持阿那律眼,静立以待最佳时机。  同一时间,神秘画家画魂也高立瀚海之外,手上彩笔即将挥动,突然,金包银来到,欲拦阻画魂入画之笔。  而在瀚海之内,魔界战云生、瀚海烈风动,四道生死门,正道率众破邪宫。鬼知催邪能,青光布法阵,血红魔威罩魔城。血浪涛涛,魔气窜升,面对解破封印的赦生童子,白发剑者竟首露败象。正邪僵立,瀚海之门陷入危局。  只见萍山飘空移动,慢慢来到瀚海上空,同时,佛剑分说把握时机,眼透阿那律眼,欲看异度魔界中心,却是邪云掩翳。

心态转变的孤独缺,再度回到罪恶坑,突然提刀开杀。刹那间,身移、渺无踪,刀起、血光洒,只闻惨叫声此起彼落。转眼之间,罪恶坑充斥著鲜红的杀戮,飘散著无尽的紫羽,罪恶之杀、杀之赎罪。残忍的红海中,是飘著浓浓的悲血。

接天台之上,北辰元凰一会魔君旱魃,是为暗盘交易。天际突现九霄风云变。练峨眉气息传来,魔君追击而去。而在十里蒲团的练峨眉腾上云空、驾云霓。一掌山河动。萍山诗号再响,只见天地精华尽化,宇宙瑞零皆吸,周身贯彻一股无匹无伦、无穷无尽的真气。

刀对刀,暴雨、狂风、怒焰、冷霜。两种不同的属性,各自解释刀上领域。孤独缺、狂龙一声笑,各展刀上境界。逐渐加快的脚步,显示战况越趋激烈。模糊的身影,只见刀光快速来回穿梭。刀流电火间,瞬间激爆极致冲突。参寮静院之内,佛魔不两立,魔界先锋赦生童子、螣邪郎为抢要地,对上佛门三僧。五衰秘招,乃是金莲镇魔之华,被圣光笼罩的赦生童子身不移、气不乱。雷破式雄威赫赫,击向敌人。再观螣邪郎战双僧,一对二、游刃有馀。三僧无法合一,威力登失半分。

接天台之上,北辰元凰一会魔君旱魃,是为暗盘交易。天际突现九霄风云变。练峨眉气息传来,魔君追击而去。而在十里蒲团的练峨眉腾上云空、驾云霓。一掌山河动。萍山诗号再响,只见天地精华尽化,宇宙瑞零皆吸,周身贯彻一股无匹无伦、无穷无尽的真气。峡道之内,乱石崩云、山河震动。燕归人一戟毁去石甬峡道,欲阻羽人非獍。惊异的攻势,罕见的奇招,速度与力量的对决,看得众人胆战心惊、冷汗直流。

萍山之巅,佛魔起战端,佛剑分说一战阎魔旱魃。魔刀沉稳、斜指点地,佛牒静备、金芒一瞬。忽见交错,荒神极招、毁灭之势。面对强悍魔威,无畏的佛牒、无惧的佛心,毫无犹豫力战阎魔。另一方面,萍山之下,谈无欲对上赦生童子。雷破式挟带炽热电流,月影千锋避锋扫出。同一时分,解除的封印,刹时一化为二,夹击而来。第三处,树林之中,白发剑者以静制动,剑穗轻摆。螣邪郎剃刀劈动,刀流再出,邪妄的魔者,速攻的刀路锁定剑者。只见白发剑者身法灵动,双方一来一往,顿时难分高下。同一时分,另一处战场,蟠凶对上楼者金八珍。再观佛剑战魔君,竟是邪威镇佛牒。佛剑分说遭受一击,立退数步。

为破刀戟戡魔,魔界再向燕归人下手,进入画魂的画中虚幻世界,燕归人遇见了貌似珠遗公主的姑娘。梦中的世界,又虚又幻。同时,断雁西风也遭到魔界人马的围杀。一心报师仇,羽人非獍千里追狂龙。自坠鸟山追击至刺石尖,狂龙一声笑一路刺激羽人非獍之杀性,羽人非獍杀意蒙蔽双眼,嗜血的枭獍,狂杀不已。不再言、不再语,唯有战火、能止恨火。唯有鲜血、能洗伤悲。

星河云梯之上,圆儿被神兽带入一处仙气渺渺的世外桃源之地,巧境逢奇遇,仙药化人型,天真的小圆儿,不知不觉融入无邪无忧的世界。昆仑山上澄心明台,今日风起云涌,诗号响起,练峨眉一会号昆仑。

   荒野之上,仙气飘飘、神姿渺渺,练峨眉一探神戟之能。拂尘轻灵,力重千钧,山河开拔,天地动容。圣戟刚中有韧,七分接、三分化,竟有借力转力之巧。数招过後,燕归人倍感压力,练峨眉运劲化纳,瞬间云流急窜。燕归人绝招一出,燕去燕返,双重的力量加持,大地为之一动。

一曲绝琴殇不归,落下孤灯之上,羽人非獍孤身面对鬼梁天下,宏大的一掌,为赎罪不迎击、不抵抗,瞬间整鲜血染红了白雪,飞出的身影,却是银丝流泻,融入雪色一片,非颜非真,血花映照出岁月留迹的面容,竟是慕少,惯常轻笑的唇瓣微挑,满是平和、满是欣慰,发掌者却也痛苦至绝,是至亲之恸、至友之悲。

荒野之上,寒月照、急霜风,冷意逼面,魔君一挡燕归人。圣戟神叹、阎魔邪刀,正是神魔之会,燕归人虽神勇过人,无奈遭逢魔界荒神,荒野之上正是毁天劈地之战。燕穿梭对上阎魔神荒,上下交错的绝式,接招之刻,已现输赢。燕归人受刀气一震,虎口见血。阴阳海旁、绝死岛边,传言中疯狂的刀瘟,再擒无辜稚子,无悼一人庸带著恨不逢前来,向刀瘟直言,恨不逢才是刀瘟之子,刀瘟迅速反应,突来一刀,快得不及消闪,准得不伤皮肉,刀瘟一见恨不逢身上胎记,哽咽无言。

鬼梁飞宇墓前,异度魔界欲除反抗者,螣邪郎率兵围住鬼梁天下了。魔兵虽非对手,却是源源不绝,鬼梁天下掌护言倾城,心中更有盘算。一阵杀气传入,微风轻扫,夕阳低垂的瞬间,魔兵人头坠地。落日之下,一现孤绝身影。剑者、魔者,西沉的落日,是肃杀的宁静。被勾入画中世界,断雁西风遭受笔杀,树林之中,画魂背著昏迷的断雁西风奔走,泊寒波挡路而来,画魂心知是高手,急退而去,但断雁西风却受术法所伤,颈上留下一道血痕。画魂开出条件,三日後交出圣戟神叹。

磁心源,鬼梁天下布诡计,阎魔统军夺圣戟。条件交易,断雁西风得生机,燕归人交出神叹。异度魔军伸手一握,磁心源霎时强力震动。转瞬之间,圣戟之刃同时被强烈的吸力完全吸入石中。

   残林中,风波不断,申屠东流亡於刀瘟刀下,残林之主悲呐喊,请罪而来的患剑,受强烈气劲而震飞,不避不闪,只为一颗赎罪而来的心。谁知痛者恒痛,残林之主誓杀刀瘟。荒野之上,泊寒波一挡画魂,一招的恐吓,泊寒波再显绝艺,魔界画者全神戒备。手起瞬间、画笔瞬动。身一飘,叶随风摆不定,手一动,龙腾万里狂啸。

阴阳海边,姥无豔为寻恨不逢而来,刀瘟护子,双方为情而杀。冷冷的笑声,越笑越狂,颤动的刀匣终於出鞘了。话不投机,正是反目交锋,姥无豔拳掌快攻,刀瘟横刀恪守。掌连珠、反覆刀、刀反覆,双女之战,尽在豁命。狂龙一声笑,刀杀金八珍,而在十里团蒲,练峨眉悟出刀戟戡魔之方,狂龙发信而来,练峨眉震怒踏入罪恶坑,却是惊见金八珍之首。

罪恶坑之内,狂龙以金八珍之首级引来练峨眉,练峨眉愤怒欲杀狂龙一声笑,但轰然一掌,竟是魔君傲然来到。练峨眉知是诡局,出掌便是极招。魔君、狂龙首度联手,惊世三掌、天崩地裂,罪恶坑大堂瞬间夷为平地,仙魔第三战,狂龙助魔长,峨眉不留情,掌风似神扬。虽是神人之姿,但真气难久持,最後一颗金丹,是胜负关键。夹天道,伏龙壁之内,鬼梁天下带著身负预知异能的言倾城来到,言倾城手贴岩壁,黑暗中只见火光。神通联达、现出过往,伏龙壁内时间回溯,言倾城眼现过往奇象。同时一个沉重又悲伤的压力席卷而来。

神秘的鬼没河流域,不见阴暗诡异,虽是薄雾笼罩,却毫无危机之感。脑还颠之请,数名武林人士率众前来一探,却在不知不觉中,被无声吞噬。岘匿迷谷之内,燕归人、羽人非獍对峙而立。无声、无言,静默对立的两人,以心眼体会对手丝毫动作,一个轻移、一个踏前,一步之遥,瞬间掀起意念之战。刀与戟、意念之争,幻象的世界,脚步轻移、便是试探,举手微挪、便是极招。

瀚海原始林内,为夺神刀天泣,泊寒波等一闯奇地。白发剑者无声而出,赦生童子座下狼兽低鸣,落雷的惊险,引动沉重的气氛。刀剑合流斗狼烟,赦生单戟会强手,鹿王剑者双锋联。一转眼,忽变的速度攻击魔者,打乱赦生童子之击,无奈魔者惯战沙场,数招败势之後,再现强悍之势。

   萍山上,魔君出豪语,荒神刀燄一斩萍山之巅。天崩地裂瞬间,雄伟的萍山一分为二,魔君身影同时消失。谈无欲众人全神以对。刀气再次直扑而来,佛剑分说再受其创。

绝死岛、阴阳海边,刀瘟、残林之主恩仇战,止不住乖戾杀逆,刀飙。海啸。说不尽家仇新恨,掌飘。尘飘。刀与掌,一分之差,突来之招改变气压流向,仍是挡不住刚猛掌势。瞬间,神摧意残。天地逆返。

   夜深露重,鬼没河流域再现数条蒙面人身影,万籁俱静的环境,蒙面人虽是戒慎恐惧,却是不察丝毫杀机。数声惨叫,已是黄泉路行。再现诡异闇蚀,移动迅速之间,动向难以捉摸,众人越战越是心惊。

啸阳谷内戡魔会,刀戟魔,三方冰冷的目光彼此接触,急促而沉稳的脚步,踏出战斗的开端。天之泣、神之叹,极致的力量,终极的速度,刀与戟,交织出最灿烂的光华。上魔威能无尽,刀风冽冽,神威赫赫。惊起九霄龙吟天地变。扫起万里黄沙掩日光。

啸阳谷外,沉默尽忠的不败猛将,已知主君中计,无声的戟对上无声的敌人。以及无心的刀剑。沉稳坚实的战将,叶小钗、白发剑者,首次合作的双剑一刀,却有无坚不摧的默契。迅捷无伦的剑气、天衣无缝的配合,速度,正是魔者的弱点。频频受伤的肉体,无视痛楚的应战,不败雷破式轰天而来。

四方台,四方强者对立。大门轻启,门中再现不凡身影,历经沉浮的皇者,即将步入红尘。北辰元凰自信再现。素还真、鬼梁天下、狂龙一声笑,四方再论天下势。  诡异非常,神秘莫测的鬼没河流域,今日,再度前来闯关者。妖姬轻舞,虚虚实实鬼没河,暗藏异物引杀机。五色妖姬之一虽然武功超卓,但面对不明的攻击,压迫的感觉让人窒息。一声惨叫,妖姬灵气窜出,鬼没河再度恢复以往宁静。

意向不明的挑衅,衣襬下冷冷的刀光,清香白莲初对罪恶坑一流杀手?向日斜。身一动,变化万千,令人不及转目的快速刀光,一刀快似一刀。虽是紧逼的攻势,在缠、不在杀的意图明显,素还真心中有数。绝死岛上,残林之主为杀刀瘟而来,一声恨、一声叹,洩尽红尘拂不去满腔悲愤的苦叹。在潇潇烟雨中,患剑无救怆然出现。阴阳海边,仇人会、生死战。残林之主为仇、刀瘟为怨、患剑为解。不同的招式,复杂的心情,迸射出一条炽烈的烽火飞花。

密林之内,排云点星步南极拦住反看人心脑还颠。一言不和、不明究理,脑还颠起手便攻。步南极只闪不攻。压抑多时的情绪,如今遇莫名客,脑还颠越攻越怒、招招取命。只见排云点星步南极转守势为攻势,柔刚并济,见招、拆招、出招。  罪恶深渊之内,忽见云气飘、风声动。疑惑之间,天动地摇。吟诗声传:“白云萍山不相逢,人间天上两稀微,黑河再现明玥锋,无双誓雪峨眉恨。”世外奇人蔺无双,踏出尘寰,身不动气自发。强悍气流扑向醒恶者。

神秘鬼没河,诡异生死界,北辰元凰率将先行,日月才子联手闯关。步步深入,移动的境界、转动的光束,安全地区越见狭小。北辰元凰施展奇妙身法,身化利光薄影穿梭在狭窄的空间。但光束越转越快,素还真、谈无欲合力一击,北辰元凰趁机连发掌气。

   罪恶深渊,云飘渺蔺无双气动而来。云气渺渺,初交手,便知双方深浅。接掌过後,蔺无双忽转攻势,拂尘走势如云挥洒,醒恶者身法迷幻,掌气奇诡莫测。蔺无双气动一凝,双掌一接,摧心掌竟遭云气吞蚀。只见气劲如云涌波涛击出,醒恶者口吐丹红。

夕阳西斜,荒烟散尽,过往的皇甫家园,今日再生变数风波。泊寒波为艸芔茻之死,一会残林之主。不解的谜团,引动挚友无奈之战。为亲妹、泊寒波心急怒急。为误解,残林之主怒急心急。神刀对玄掌,不世强者斗强者。强悍无比的杀招,残林之主退无可退,无奈使出武林至绝,无残之招。云海簇拥,天开异光,武林至高神秘之地,六极天桥终於出现了。寰宇奇藏欲上天桥,就在苦力人狼拖车上桥的同时,清圣之光,尽化污秽之气。圣光贯体,苦力人狼、车身尽化灰烬。寰宇奇藏终也现出真面目。

死亡长廊、奇幻空间,怪异形貌、雍容气度,是一代高人卧龙行不世的身影。素还真掌出,双方交锋第一招,轻描淡写的一掌,气纳千川、奔涌如浪。素还真已知对手…深不可测、强不可撼。再度肢接,巧力化馀劲,移身腾妙步。虽是招式之妙,犹逊根基一筹,卧龙行双掌一翻,如潮气劲、惊天动地。树林内,情蛊发作,爱遍千里恨不逢再度遭劫,天罗罩身,万分危急。封千机杀意浓,恨不逢足入地三寸,翻土一挡。转身再借叶成刃,树叶化为利刃,割破罗网。面对封千机步步逼杀,恨不逢不再保留,再展绝世剑艺。

浓重又飘渺之云,冷然又强悍之人,传荡压迫的气氛,醒恶者沉静纳息,思索应战之策。语出挑衅,蔺无双忽闻练峨眉之名,怒然之气由生,激汤的情感、强势的掌力,醒恶者刻意挑衅,交手数招,却不见敌人混乱之姿,发动毕生所学全力应战。

入夜三分,幽静的禁锢之窗,残林之主虽然静心修性,但此时却陷入迷惘之境,过往亲绝惨事,引动激昂呐喊,疯狂的身影,迷乱的意识,残林之主陷入前所未有的状态。结义兄弟无奈相对,金包银、脑还颠一攻一守,一快一慢,配合无间,残林之主顿时难出杀招。

无情的夕阳、无情的风沙,撼不动两人的心。情仇交织、怒海翻腾,看不见的惊涛骇浪正在冲击。两条不动的身影,两种不同的感受,不停煎熬两人的心,瞬间杀气升华,决战时刻。杀性狂乱的残林之主,出招毫不容情,招来招往,皆是取命之绝。号昆仑借力使力,反向逆施,尽化撼天裂地之威。夕阳斜、西风漫,微炽的荒沙,烫入冰冷的眼神,罪恶坑校场之上,蔺无双一对狂龙一声笑。战端、是恨与妒的烈火,杀意、是仇与恨的冰霜。昔日败将、今非昔比,是全力反扑的狂龙,更是不留生机的蔺无双,狂龙卷旋风、白云逸涛涛。

荒野之上,封千机遇阻,绝逸飞仙薄红颜飘逸而来。心知对手非是易与,封千机饱提内元,戒备十分。封千机搏命一击,势如奔雷疾电,只见薄红颜纤手轻扬,金环夹带气流,破空击出。树林路径,处处杀机,圆儿被幽燕征夫团团包围,情况危急。圆儿身法伶俐迅速,面对圆儿敏捷的身手,幽燕征夫怒上加怒,排出了索魂杀阵。圆儿怒上眉梢,绝招反出运出。突然,一道宏大的气劲飞入,打散了战局。

黄沙阵、山壁旁,狂龙一对蔺无双。修圣道中第一流,云海无双无古涛,只愁辜负萍山意,试以剑风将恨休,试问天下谁为狂,唯吾傲视武林空,一笑翻动江湖浪,狂龙出关堪称王。逆斩之招,狂龙鬼啸,一对无双剑式,白云无尽。养生馆外,再度涌来求医的人潮,尽墨藏书文中子默默出现,暗自观察其中的奥秘。无悼一人庸离悬诊脉,精湛的医术犹如再世华陀,面对生死一线的病患,患剑再度拿出了造化之钥,就在圣光大作的同时,生机乍现。

观颅地窠,异象再现,自古以来,天现异象,皆是有兆。紫色的月亮,藏青的云端,丝丝的诡谲,透著生死轮回之中,出现脱轨的异端。踏出的步伐,响起阵阵失序的雷电,脱轨的异端,引动层层纷乱的风云。荒野之上,愤怒、情义、血仇,三种复杂的情绪,折磨鹿王极端的心。形成极端的战局。天剑姬小双初展身手,剑艺至身至绝,泊寒波毫不留情,刀招越行越绝。正当姬小双命危之际,羽扇急旋而出,卷起了万丈风沙。寰宇奇藏浩劫剑开,风云惨动、天地失色,泊寒波见状更加谨慎。

无形黄昏色、无声黄泉人,变色的天际、无穷的压力,逼向素还真、鬼梁天下。琉璃仙境之内,卧龙行气动而来。招出式往,长日、天阳,托天惊鸿之力撼不动紫色杀招!四掌相接,凝招欲摧,却感双眉一紧,掌气竟被异人源源吸纳。紧急时分,一声呼唤、瞬间迟疑,素还真、鬼梁天下急时抽手,但双掌逼出,又是变化之局。

   为兄仇、断雁西风杀上翳流。为深情、燕归人圣戟护佳人,姬小双、醒恶者双战燕归人,天剑无双、恶者强势,掌气剑网,交织绵密不停的攻势。杀不尽的士兵,如潮如浪,一波接过一波!眼见断雁西风负伤,关切之心,更添神叹威力,轰然一击扫出生路!但是,另一道强猛掌气来袭,北辰元凰亲身上阵。

六极天桥高手对上狂龙,密境绝式,翻起风雷赫赫,太慈心诱敌之计,将狂龙引出罪恶坑,步南极趁机偷取锐感之缨。止不住内心的歉疚与思念,患剑独自离开岘地迷谷,希望藉著造化之钥,改变天伦悲剧,突然间天地变色,紫气流窜,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氛。

日当空,起焚风,再闹仙境一狂龙,拂尘挥,剑气动,再现威能谈无欲。另一方,回力掌劲如洪涛,所经之处无一不催,屈世途急守难攻。刀瘟之墓,忽见天色紫化,阴风惨动,是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氛,逼命、压力、死气,患剑手上的利剑,虽是透露冷冷寒芒,内心却是异常不安。

锐感之缨引动杀机,破玄奇遇上黑暗亡者卧龙行,无坚不催,翻天覆地之掌,袭面而来,卧龙行不移不惊,翻手一动,便即化招,观颅地窠之内,素还真巧遇蒙面人,神秘客惊天绝学,竟是五残至极之招,素还真逃至盘古玄窟之内,此时火红色的光华伴随三道剑气飞出,业火红莲再次现身。

近期关注道友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