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奇象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霹雳奇象剧情讨论

霹雳奇象角色

霹雳奇象分集剧情

刀戟再联手、羽燕欲斩龙,第二次的配合、更加的默契,刀光戟影,寸寸逼、分分险。水泷影,西南邙者、西方恶者,曾经的旧识、如今的敌人,邙者形影莫测、恶者掌气伤人,来往之间暗藏蛊毒之战。鬼梁天下兵走极端,直攻天之界限,刀戟斩龙之後,再让凤凰折翼。恩人反目,姥无艳面对绝仙谷极端的逼杀。

意外之人、不速之客,阴间重返的亡者对上两大高手,北辰元凰、天来眼、卧龙行三方对立各有动作。暗夜伏袭,脑还颠一遇鬼面伏影,树林之中,素还真逢遇怪异的畸形少年凌威拦阻。文中子引出观颅地窠之中的不祥魔气,不祥魔气与鬼梁兵府之中的诡异妖氛有所牵连。水泷现异象,地窠引不祥,黄泉渡魔长。

敌意、杀意。互不相容的战斗中,是勾心斗角,三方的战斗越趋激烈,会战两大高手的卧龙行逐渐不支,渐露败像。暗夜时分,凄凉寂静的鬼梁兵府,突然间弥漫了浓厚阴沈的妖气,愁落暗尘心念一动,蝉之翼连发而出,逼退妖物。月半蚀,乌云笼罩,反看人心脑还颠,陷入九死之境,就在即将绝命之时,隔空而来的音波,影响了现场的鬼面伏影,脑还颠随音波而去,竟遇身负重伤的号昆仑。

为封印卧龙行,万圣巖四名罗汉闭目持咒,瞬间紫气消散,邪气尽失,观颅地窠为之封印。为助愁落暗尘报仇,倾君怜求助羽人非獍,北辰元凰路经湖畔,却遇陷阱突袭,羽人非獍乍然出现身後,二分之一的机会,羽人暗招是否能斩凰除恶。

水泷影之外,再度掀起恩仇之争,二分之一的机会,胜败,只在呼吸顷刻之间。羽人非獍、北辰元凰陷入定力的僵持。选择已定,北辰元凰前跨一步,瞬间回身、刀光一闪。身一动、影错落,羽人空门尽露,生死一瞬,蝉之翼异军突入。水泷影之内,众人欲讨神器,天来眼杀气上身。芙蓉骨黄雀在后。但忽然惊愕一声,天来眼狂怒一言:“芙蓉骨,你竟敢真的背叛我。”观颅地窠,杖声响。黄泉王者再战九泉亡者。非人能、非人之战,邪气、魔氛。交错毁灭之能。破关逢遇至极敌手,夜重生、卧龙行,痛快的心绪由掌反应。缠战对时,奇异水银之体毫发不伤,卧龙行首度陷入苦战。

唯一愿舍,今日不再宁静,翳流两大高手率众而来,愁落暗尘一夫当关。杀、杀、杀。翳流大军蜂拥而上,滔滔不绝的攻势,愁落暗尘为护妻儿,处处惊险。突然,风沙狂卷,周围陷入一片死寂。情路生变,仇意满胸,恨不逢刀剑齐出,初展完全实力一对羽人非獍。刀光点点、剑影飘飘,迸射无限的气芒,羽人轻灵似羽,避开致命杀招。瞬变的脚步踏出惊异方位,不及眨眼的攻势是一波又一波的刀浪。黑暗势力再会首,夜重生、疏楼龙宿,宫灯帏之内再起风暴。三角连环生死锁,嗜血者之敌,驱魔人四分之三再出。

鼎炉分峰之上,受到号昆仑请托,脑还巅再回鼎炉分峰,谁知竟遇上魔界兵马拦路。夺鼎、逼命。尽在瞬息之间。魔将魔槌强悍,力汤山河。旧伤在身的脑还巅,面对大力丸凶猛的攻势,渐感不支,频呕朱红。就在大力丸出招之刻,数道奇火幡然来到。绝仙谷内,面对薄红颜、琼玦之逼,为取解药,羽人非獍无以可还,毅然断臂。但屋漏偏逢连夜雨,离开了绝仙谷,失臂的羽人非獍再遇幽燕征夫杀手。羽人单手持刀,冷静以对,专注的意志戒备四周。而真正的胜负将在一招判定。但不停的失血,是视线逐渐模糊

公开亭之上,公开一战,胜败一役。素还真、北辰元凰提动真元,全身贯注。率尔身动,素还真拂尘风啸而出,而北辰元凰掌化圆融,挡招迅捷。素还真快掌、烈招连环进逼,式式直取北辰元凰,但锐感之缨加身,听声辨位、身影瞬动之间,回招伶俐。素还真掌出失利,转念一动,随即,紫华剑冲霄而出。剑招再现云深七重影。为助羽人非獍,笛剑乐波君、飘刃风不知兵分两路,各往目标前进。黑雾森林之内,乐波君面对藤蔓攻击,欲取血瘤之根。另一方面,风不知探入波涛海,一寻异物毒蔓草。

凝晶雪峰、风雪飘飞,紫衫黑袍的默言人影,白色夜枭轻声鸣叫,风不知、乐波君为寻凝晶花而来,但言语中,不知所云的人影,是比奈落更黑暗的深夜,宵只知守护凝晶花,遂与风不知、乐波君忽起冲突。

   战、战、战。好人帮外大混战,北辰元凰亲领翳流大军直捣梁山。纵使帮内高手如云,无奈中毒在先,众人难抵虎豹利爪,死伤惨重。为夺撼穹之能,北辰元凰欲杀凌威。正当战局如火如荼之际,高处的醒恶者,也是虎视眈眈。蓦地,背後一股冷冽的杀气袭来。心知来者非是易与,醒恶者全身戒备。

仓皇奔逃的凌威,难辨方位,加以身後北辰元凰紧追不舍,不知不觉逃至天侠岩。正当北辰元凰欲夺之际,一道人影飞踏而出,一挡北辰元凰。慢、沉、缓、徐,似锦似水的圆滑之招,化去北辰元凰源源不绝的力量。武林至高神秘地,六极天桥、断极悬桥,二主今日初会。清圣光明之姿,又似邪魅魂影空中交错。是和?是战?两桥之会,论题正为:天下五大神器。六庭馆、燕居台,宛若世外清流地,小桥、流水、庭台楼榭,潺潺之声中,绝仙谷主薄红颜一访挚友而来,软语吟诗声传来,正是儒门再现新人物─秋庭午月·楚君仪。

河流两岸,轻轻一步,竟是猛烈的沧海桑田之招。古亭林不世高人初现武学,威震翳流众人。但北辰元凰身穿不解之护、锐感之缨,回招强悍。蛟龙交会,气劲强烈,引得周围景物尽毁,翳流人马爆体而亡。北辰元凰绝招鸣放,凌沧水趁机退离。荒野上,先後急奔,双方各怀心思,一路奔至五爪峰顶。九祸妖令出,儒门今朝灭。异度魔界发出大军,一助异邪欲斩龙。独步寻花单对修罗邪子,蒙山飞燕独战斩颅夜叉,儒门刀法一抗邪魔兵刃。龙宿独战异邪之兵?奉夜之能。反观儒门众将之战。铃声起、异功出,青邪之气扑向儒门要地,触者立死、满园枯化。魔界、鬼梁人马联手攻入地之角,素还真危急瞬间,忽然,赤色燄光一闪,红莲业火遍及四周。

祥云朵朵、莲华绽放,众所瞩目的三界磐石盛会,在六极天桥之主昭穆尊主持下,终於召开了。炉香乍爇、三界蒙薰,庄严清音唱颂,花雨飘渺之间,儒、道、释、法四门代表,缓缓现身。挟怨而来,恨不逢刀剑双流,式式恨意、招招怒火,攻向羽人要害,一旁姥无豔关心情切,难掩面上焦急神色。

意外之军,败血异邪与异度魔界再度联手,杀上琉璃仙境。战局开端,疏楼龙宿再对奉夜之能,静中取机。重伤初愈、毒患初解的素还真,再对鬼面伏影,稳中求胜。琉璃仙境之内,只闻战声隆隆撼苍穹,气扫万里风云荡。再观素还真以身化体,一化二、二化四,四身幻化,看准目标,明圣剑法再出。而龙宿汲取经验,手按邪刀疾速挥出。另一方面,谈无欲与叶小钗联手挡住异邪之首-天蚕蚀月夜重生。面对掌劲浑厚的夜重生,谈无欲拂尘轻扬,以柔克刚;四忌官身法诡异,叶小钗手按剑痴,气冷身狂。战火高燃,夜重生绝招毕现,谈无欲也使出明圣剑法。

受制於恨不逢的姥无艳,得知羽人坠崖的噩耗,再受残酷无情的欺凌,痛苦的心绪,只馀无泪绝望。但危隙之刻,一条紫黑人影出现,虽是莫名於无由的恨意,宵手上夜刀,对上初习刀剑合流之招的恨不逢。

鼎炉分峰之上,七巧神驼、紫宫太一不约而同来到。一番找寻,仍不见昊天鼎之踪,突然两人双双遭遇大雾罩身。七巧神驼迷失在无止尽的山林之中;另一处迷境,紫宫太一却见一条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眼前,此人竟是──号昆仑。

   石洞之内,闻人千秋头带锐感之缨,忽然一阵疼痛难当。脑中刹时浮现黑白的诡异画面,佛光之中,佛牒从空而降,同时佛门密招-佛禅印威袭而来。

风、瑟瑟而吹,尘沙、滚滚飞扬。凌沧水为水泷影之灭、素还真为业火之谜,两人无奈对战。凌沧水招招逼命而来,素还真拂尘动,尽锁凌沧水软绵攻势。但乾坤挪移,古林掌技更高一筹,素还真霎时难解,陷入回天死门。为逼出业火红莲,凌沧水极招上手,素还真分神接招之际,连中柔绵数掌。  荒野之上,魔威赫赫、杀气腾腾,魔界份子欲夺神刀天泣,圣耀刀赏、异贤剑殊深夜荒径遇邪人。刀未出,圣耀刀赏气势雄沉,翻掌之间,风雷惊腾。眼见手下无功,鬼仆、浑尸出手夹击,但刀出一瞬,魔人头断命丧。

挣脱净地枷锁的卧龙行,为寻神器之踪,突袭公法庭。面对昔日挚友,昭穆尊冷然、沉稳以对。但为神器归属,两人无奈对掌。昭穆尊蓦然催动化外天不传镇魂咒,卧龙行声声嘶吼。突然,黑衣蒙面人趁乱闯入公法庭之内。冷肃肃、夜深沉。公法庭一抗败血异邪,儒、道两大都令,以及叶小钗,亲上黄泉之都。楚君仪天笔挥毫一战奉夜之能,奉夜之能身影跃动、铁爪如虹。双方宛若华美之战,交身、错动。另一方面,叶小钗应战伏天塘、以及众多败血异邪,只见叶小钗刀剑齐出,剑挡伏天塘之威,刀斩败血异邪。再观南冥道真,玄掌如潮涌波、似海奔腾。而夜重生气冲云霄,再现蚀月之威。

凝晶雪峰之上,吞佛童子欲取神刀天泣,一对奈落之夜?宵。雪纷落、火燎原,冷静的魔、冷静的宵,一是杀戮的魔物,一是杀戮的武器,正是极端之能、非人之威。强、是双方认定,杀、是双方的争斗,夺、是吞佛的目标,守、是宵唯一的意念。风雪交加、雷火奔驰,吞佛童子造出天时、地利,只见朱厌再现威能。更深月黯,界外仙境封仙乡,浮世尘之内,寒意冷冽,素还真、谈无欲等人联手欲破蒙面人身份。静动一瞬。为师仇,圆儿掌掌不留情。素还真、谈无欲默契十足,招式轮替、攻势无间。圆儿身手敏捷灵活,趁势欲取蒙面人面罩,但蒙面人身法奇妙、速度其快,一时难取。玄波之流、点点星芒,鸣泣一掌憾云霄。

魔界女后亲自驾临,天桥之主昭穆尊率众以待,愁云涧之上战火燃烧。爆射的魔威、急放的火燄,嚣狂的魔流震汤愁云涧。昭穆尊招未放、气流先至,暴动的山滫之下,喷出高热的地流。一制九祸之破坏力。辰州坡上,天垂夜幕飒狂风、地翻尘沙铁爪寒。奉夜之能暗袭而来,冷意侵、杀意逼,战意高涨。紫宫太一身法巧妙,引动极端之战。二度交手,两人已知对方实力,交手、出招未有保留,身影穿梭未有间断。奉夜之能铁爪凌厉、劲道十足、又快又利。而太极圆滑收化,似静亦动,以柔克刚。

公法庭地牢之内,面对薄红颜之激,宵难掩急怒之心,破牢而出。而在公法庭刑场之上,姥无艳接受火刑之苦,半星热血红尘洒,六尺旗枪素练悬,吞声忍气空嗟怨,披枷带锁烈燄煎,孤身只影古陌阡,奈落路深泪涟涟,谁曰最毒妇人心,竟教炎炽离恨天。万圣巖究源心洞之内,佛剑分说、圆儿接受试验,透体佛瞳蓝光透射,证实佛剑分说与圆儿之间,不容争辩的血缘之实。大日殿遂下遮那八部刑,永往不回路之上,功体被封、罪鍊加身的佛剑分说,一举步,四周燃起冲天巨火。

鼎炉分峰,邪之刀将重造进化,战端起、鸣雷鼓,紫宫太一掌运太极,招挡夜魅蚀月之威。另一方面,只见四忌官催动咒语,权杖一敲,败血异邪即刻冲出。而初对异邪之首,紫宫太一知是强敌,回身挡招之际,再加三分力。但刚柔并济的太极招,却遇硬软兼具的变化身,正是诡谲莫辨的水银之体。

   欲查圆儿身世,秦假仙三人追擒树林之中的白母猿,却遇落日潮命灭口而来。正当三人不敌之际,红似火燄的身影再现,只见无垠业火剑光一瞬。火燄莲华盛开,落日潮命丧业火之焚,尽化天地之间。

永往不回路,利风伤人,佛剑分说身上多处负伤,顽强的意志虽然不屈,但大量的失血,让他的脚步蹒跚了。就在佛剑分说颓危之际,一道宏大的气流窜入,风刃突尔一变,同时,一条魁伟的人影,翩翩而降。正是“百年不醒,悟僧痴迷”。黄泉之都,为寻造化之钥的宵,对上创造之父-夜重生,口口声声失败品,激起宵最痛苦的回忆。痛苦的打击、爆发的情绪,真相揭穿的刹那间,宵暴动的心中,竟是产生杀戮的渴望。创造者、被造物,是赐生、更是灭绝的夜重生,是求生、更是绝望的宵。面对眼前如父、如主、更如梦魇的人,宵陷在极端挣扎之战了。穿颅邪光引、磁震破轮回,一代高人卧龙行在众人引领期盼之下,终於清醒了。

夜云急走、狂风飙卷。寒意逼面、魔威狂蚀。鼎炉分峰战端再起,异度女后欲取蜕变邪刀,只见邪威炽烈,楚君仪天笔一挥,引动至高正气,浩然气旋迎挡强大异流。另一方面,吞佛童子凝眼而动,剑发同时挟带火燄侵身,紫宫太一推手拂摆,瞬间太极风动,化去炎炎火流。归纳於一的荡荡正气、凝聚剑尖的赤火莲燄。刹时宛如波涛引动、汹涌震地。

   笑蓬莱之外,倏起刀剑之争,叶小钗步伐未动,刀气直逼摄元鬼童。只见朔月弯刀旋飞一挡。双刀交会,错落点点雷星。刀狂、意狂,狂月一展震九霄。刀光影动之间,叶小钗步步进逼,摄元鬼童渐渐败退。忽然大雾罩身。鬼影森森、雾气迷茫。叶小钗力战摄元鬼童,但五道伏面鬼影忽隐忽现,使叶小钗接应不暇,战局渐转不利。

为求血缘至亲一面,圆儿独上万圣巖,无奈前路卍字法阵阻挠,一时寸步难行。痛极。怒极。悲极。引得圆儿体内邪气奔腾。卍字法阵瞬间,破。邪兵卫至邪之气,佛剑至圣佛气,两气在圆儿体内纠缠冲击,如同洪流遇冰结。但入邪的稚子,却成残杀的恶魔。黑暗之间,异邪王者一战魔界战神,夜重生一试吞佛之威。魔之燄一战夜现黄泉。爆冲的威力,震动无间黄泉。天蚕蚀夜邪之功,朱厌吞佛魔之锋,黄泉之都邪魔斗,生死胜败悬半空。极端战事,翻动黄泉如神击。激烈之争,火烧黄沙如魔威。

事及燃眉,为救羽人非獍,断雁西风急急奔驰,未料屋漏偏逢连夜雨,半路遭幽燕征夫杀手来袭。一路战至安乐居,造化之钥虽是及时送到羽人非獍怀中,但却未起反应,断雁西风不及悲伤,杀手已群涌而至。疯犬狂走目标锁定,断雁西风佩刀乍失,被逼得险象环生。

古林食堂之外,欲除心中之患,就在言倾城转身之际,闻人千秋凝气双掌,举手便是致命一击。但瞬间之变,言倾城竟回身接下沉重之掌。正是凌沧水请君之局。闻人千秋迟疑之时,三道气功、三个不同的方向,奔腾而来。叶小钗、昭穆尊、谈无欲捕蝉而至。身份既已败露,鬼梁天下旋身便是惊天撼地之掌,直取云垂野而来。叶小钗剑芒一动,剑气已发。

而在凝晶雪峰之上,宵满心不解,单纯的心思、染上愁闷的情绪,木讷的面、蒙上忧郁的神情,郁闷难受的心情,是曾经一心追求,如今却更想舍弃的人之心。无数的抢掠、争夺、杀戮、相残,弱者的悲鸣、哀愁的呐喊,永远得不到救赎。

落下孤灯之上,幽燕征夫狂犬袭来,羽人非境一挡狂势,野性的搏击,宛如猛兽。羽人虽是超卓,无奈断臂失力,暂以上承身法闪避。羽人观察之後,羽人取枝代刀,瞧准破绽一击。一犬未退,一犬再来,一前一後,配合无间。正当羽人支绌之际,落下孤灯双雪翻涌,宛如雪崩一般袭卷而来。宵一招重创,雨中砚背著断雁西风荒野急急而奔,雨声、雷声,在耳边不停作响,抱著奄奄一息的断雁西风,只怕再最後关头,留下遗憾。强忍致命的痛楚,苦苦支撑的一口气,只为心心念念不忘的人,雨中砚心头一阵的酸楚。泪水、雨水、血水、交织著分不出是心痛还是伤痛,越是靠近落下孤灯,距离…越是遥远。

树林之内,一饮交情尽,酒友今反目。酒僧似癫似狂的身法,神驼又巧又妙的动作,一拳一掌交错,气劲狂然而对。酒僧拳招直扣,连绵不断,颠步而倒瞬间,蓦然转变,七巧神驼渐落下风。猛烈绝式较劲,结果却是各负内伤。双方倾尽全力。七星百无、掌扫四方。颠醉拳法、狂卷天地。猝不及防,风雷火击狂卷而来,剑气夹带熊熊烈燄之火袭中酒僧命门。

   玄宗令下,圆儿再逢玄宗高手-赤云染,初生之犊、战意骁勇。无意取命,以擒为先,赤云染下手有所保留,连番打击,又遭逼杀,圆儿怒上心间。佛邪两气交错,一招翻江倒海轰然而出,威力强大,赤云染竟是不敌。

冰雪之涡,再起风雪,公法庭四大都令欲擒奈落之夜·宵。法无吾、南冥道真率先联手而出,双方冲击,道门绝学竟被破招,後势之力宛若毁灭之源杀向南冥道真。气威之强,竟使道真回气不及。楚君仪掌助南冥,双式合流挟风凝云,浩然之气反冲宵之肉身。但体内造化之钥缓速疗伤,宵凝劲纳气、蓄力再发,月下邪态,宛如死神降临。

   荒野上,欲取阴阳骨,鬼梁天下狂杀而来。眼见虚无身亡,圆儿倏然发狂,狠爪横扫,身法伶俐。但鬼梁天下身形幻化,尽闪圆儿疯狂攻势。鬼梁天下欲下杀手之际,一道利似水刀之气破空而出。凌沧水搏摇闯天关,狂浪奔流,古林高人玉筷上手,乾坤转动,刹时水浪不止,出手便是绝招─沧海桑田。

鼎炉分峰之上,谈无欲提动真元,吸纳天地阴阳之气,强烈气流自九天贯透足下地脉,霎时山动地摇,鼎炉分峰六道引力顿失其一,昊天鼎受之冲击,倏然而飞。

玄宗、圣域、公法庭,联同日月才子,攻破笑蓬莱。异度魔界九祸率众一挡,烈烈魔威杀向众人,白雪飘率先发难。九祸掌气出,雷霆魔威击向火燄山脉,通往异度空间的隧道乍时崩毁,受困其中的日月才子,掌连发,击出天顶巨穴,打破通道,九祸魔尊再发魔掌,身凝魔燄洪涛,欲一举杀除玄宗等人,但瞬间光影急旋,一步莲华光影来到,七佛真言再降苦境,人间再见圣莲印,梵海神击破魔威。

冰雪之涡,四方分立,各自不同的心思,各自挣扎的想法,仇与恩、杀与放,两为难。燕归人一声喝,持枪踏出一步,同时,蝉翼一动,夜刀、寂灭各自动作。四人紊乱的心思,尽在一击,连环数声响,徒留四人各自的惊愕。

欲取不解之护,鬼梁天下独闯公法庭,殿堂之上再遇昭穆尊。心知对手实力,鬼梁天下猛然一掌先发,三度对决,昭穆尊出手便是轰天掌气。两人浑厚内力交接,引得气流并窜,乾坤倒转。极天之掌、卧龙之劲,两套不传掌法交会,强悍力道袭卷四周,云天罗网禁不住强烈气劲,瞬间碎裂。

竹庐之外,法门率众寻仇而来,凌威、雨中砚为护家园而战,一旁法门先天-卫无私,冷然观战,凌威对上龙武剑客,将门虎子、拳拳生威,雨中砚卯上竹霞刃,根基雄浑、掌掌深厚,另一旁倾君怜还君剑如风,众人难以逼近,就在此时,卫无私有了动作,一摆手,正气出鞘、杀气弥漫。

   荒野之上,黯沉夜幕,送出肃杀之气,为取阴阳骨,九祸、夜重生联手欲杀圆儿,叶小钗刀剑护稚子,九祸邪掌出,异世魔炎宛若无尽洪燄流火、焱然焚身,直向叶小钗等人。九祸取命、圆儿垂危,叶小钗心剑启,瞬杀异邪魔兵,剑芒疾如鹰,逼退夜重生同时,再逼九祸,英雄志、气满襟。纵使血淋漓,仍要力挽狂澜,只见身形动、刀剑舞,一使刀狂越九霄,长挥剑痴踏沧浪。

法门无私巖,愁落暗尘、上官寻命救援而来,一战法门卫无私。只见蝉翼回旋、金丝急卷,两者配合,是绵密无破绽的攻势。卫无私先天正气再出,天眼之下,罪恶难容,剑光暴起,疾如风、乱无章,无变化正是无解法。上官寻命、愁落暗尘负伤,抽身分别急退。但是奔至荒野,一方法家门人逼命,另一方,卫无私已拦阻而至。

挡关战将神威赫,日月才子取意坚,谈无欲一步踏出,剑、翩然一挑,枪、啸然而转,轻巧的身影、强悍的震动,是月之剑虹激汤燕子火炎。不求生死的战斗,你来我往、求胜中有所保留,剑与枪就在胜负之中游走。战斗不下,素还真无奈出手,意气发、豪情扬,燕归人再战日月才子。

圆儿身亡,忽闻噩耗,佛剑分说怒而挣脱枷锁罪鍊,脱出神渊佛镜,踏入万圣巖一取佛牒,无间之路,佛牒随行,天道不彰、善路不长,佛剑分说重踏修罗之途,璎珞耶提率众拦阻,修者无德、修罗灭罪,不由分说。

   琉璃仙境之内,为夺昊天鼎,道境玄宗双弦音,对战苦境儒、道两先天,南冥道真气动掌发、翠山行身挪腾扫,一来一往、互不相让;另一方面,楚君仪天笔轻点,掌波中藏劲纳流,而赤云染足下凌跃,腾舞中三弦轻拨,柔音似水。突然间,一道宏大、猛烈的掌气袭向谈无欲。

风云急催,肃杀之气紧逼四周,舍心修罗、戒备全神,邪心魔佛,沉稳依然,喝声起,一页书、佛剑分说,乍启双佛之斗,一如鬼神叱吒开天地、一似金刚扬眉伏妖魔。气催、劲吐,力扫狂澜,身动、剑扬,划开浑沌,焚火劲扫四方汤、万流归一转乾坤。寂静、无声的子夜,一条人影悄悄踏上大日殿!靛羽风莲探入万圣巖,连过数殿,来到万圣巖禁地之处,欲寻吞佛童子之踪迹。茫雾夜,夜朦胧,月色映照著肃立的人影,一战化开生死端,楚君仪气劲波汤,如细雨、如软丝,刚柔并济。夜重生水银化体虚实莫名,银刃幻化,威如刀、利如剑,激烈之战,不留一丝喘息空间,面对不伤、不死之身,楚君仪受创在前,因而逐渐气力难支。

武林公法庭之外,鬼梁天下威势而来。炎日、使得人心浮动,冷眼、却冻如冰霜,昭穆尊、南冥道真不敢轻心,专神以待。昭穆尊眼神一瞬,鬼梁天下抓准时机,轰然一掌破空旋出,鬼梁天下神器加身,五感锐升,面对绵密攻势,犹见沉稳姿态,南冥道真掌助而来,但鬼梁天下身影幻化,掌催气汤,南冥道真难受其威。

   冰雪之涡,夜重生协同九祸,一杀奈落之夜·宵,三度的逼杀,是早已对人情冷暖的看清。夜刀泛出层层的冰纹,是对无情命运的反抗,双方交击的刹那,曾经留下的希望,早已不。再交手,交错的刀流,忘了不解,忘了所有,黄泉王者,异度王后,邪之刀、妖之刀、夜之刀,三口暗夜兵器,交击出灿烂之火。

四宝合一,挟神器之威,鬼梁天下力战双佛。双佛巧计设罗网,束住妖魔翅难飞。双面受敌的鬼梁天下,狂傲气燄不减,四宝加身,攻守兼备,敏锐五感配合疾速,毫无破绽。一声沉喝,鬼梁天下足下陷地三吋,左指天、右指地,正是怒源心流的最高绝式-怒汤天锁。指气双并,气芒横生,连爆无数声响,四周树木皆被强撼力道尽摧,连根拔起。

   为救亲生儿,愁落暗尘孤身杀上无私巖,蝉之翼所到之处,死伤无数。杀亲之恨、爱子之心,愁落暗尘爱恨之间,招招致命。以法为名,以理为正,卫无私理法至上、式式冷酷,三支蝉之翼、三声脆响,未能夺命、危机罩身。

   冷冽水雾、气森阴寒,四方高手踏上异度魔界。凝冻的空气中,散出了逼迫的气息。四掌齐出-却是意外之劫,素还真、谈无欲遭受昭穆尊、尹秋君暗掌所袭,口吐朱红,随即战火燃起,掌催、掌扫,日月浑然之气、天桥汤汤之威。战如寰宇天穹举灭、异界大地尽毁。日月乍然失色,不留喘息,逼命利掌再至。

欲天地之上,袭灭天来力拼全功,拉动断层,魔界断层接合,通道开出新天地。魔龙之躯全数贯连,异度魔界再度苏醒,暴动的魔气冲出火燄之城,袭向天际,阴阳之气强烈冲击,顿时竟成黑白双分之景。魔界遽变不断,同一时分,天际再生异象。日分双阳,灾星出现,魔气所过之处,开始崩毁了。天际忽现异象,三星绕金乌,宛如泪阳高悬,云渡山之上,一页书忽感周围引力骤变。

天际异象、诡怪双阳,似受莫名引力所拉,渐渐分离。就在双阳完全脱离之刻,一阳如弩箭离弦,疾坠大地。金乌坠地,血月生成。轰然巨日似燄燄火球,直窜地底,瞬间黑夜再临,忽见炎流爆发,自地下冲霄而出。

一尖峰之上,一页书决惩元凶,昭穆尊挥刀傲迎,一尖峰正是双龙之争,掌来剑往,怒卷风云动山涛。背後尹秋君暗凝掌气,忽见六弦之首昂然来到,旁观双雄之战。五龙聚身,破云而来,梵天凝气汇元,天龙吼至极而出。

终年轰雷不断的天雷穹,今日一条魁梧身影踏入。戤戮狂狶话语一落,天际乍然聚集数道天雷。轰然数响,霹雳火花并冲而下。戤戮狂狶运动全身真元,只见金色三寸贯脉钉,应射而出。

红月照、浓雾升,白衣刀者、银面剑者,各怀诡谲心思。剑出、人动,刀旋、影驰,杀意纷乱交织。螳螂欲补蝉,黄雀已在後。愁落暗尘、八方横野暗攻而来,兽化的姿态,是野性与狂性的会集,疯狂的连环攻击,剑者游身以避,对战的瞬间,是防备背後猎者。风起、蝉鸣,猎杀、被杀,只在一瞬。赤赤血月、幢幢树影,神秘人物迈步而来,血海之边再掀腥风血雨。秦假仙三人带著数人欲除血海虺虫,却受剑气、刀芒所阻。似狂之刀、言恨之剑,来自神秘的天荒之城。

泪阳之地、不老谜城,昭穆尊一对六弦之首。甫出手便是惊天绝学,破天云龙直卷六弦之首。沙尘如暴浪,怒卷天之涛,破天云龙登时爆散。一者动、一者静,六弦之首宛若不动泰山,借力化力,以守为攻。暗觉试探之意,昭穆尊敛起攻势,不再抢攻,以沉制静。黑与白的混沌,阴与阳的双分,柔刚并济之威逼向昭穆尊。

为破三星伴日异象,一页书探入风水禁地,阵局启动,地面突闪疾雷。一阵破、一阵再起,逐渐深入阵中深处,竟遭阵式所困。

沉默的魔者,足下的血光,带著魔之血燄,踏出火燄之城,踏出黑暗天景,却更扩张了黑色魔障。一步血光,一步死亡,魔者向天山圣持而行了。死亡之祸,草木精元尽被吸入黑色空间,红莲邪体带著灭天之劫,默默向前而行。气流冲击,无声的刹那,天池竟似血浪翻涛,扑向一步莲华。

秦假仙等人得知一页书受困,紫宫太一同往援救,阵中局,五行、八卦、十二干支互为表里,为救业途灵,紫宫太一受阵火所伤,瞬间焚伤穿透入骨。就在阵移石转之间,火燄窜动不止,紫宫太一步化身随,逐渐查觉阵势变化之律。施以太极转化乾坤之招,破了一阵,自生门退出。

狂刀戤戮、疯人狂狶,身发强猛电流,挥刀欲杀恶敌之一、善法天子亲临凡界,以灭罪者之业,狂人操纵雷电,引水生电,乍时翻天覆地,善法天子身法灵动,避水瞬攻,纳招化招,回力重击,逼使狂人怒极而攻。

善恶同一体,佛魔两难分,一步莲华、袭灭天来,是光明与黑暗的对立;蝉翼断首难断仇,刀戟留命不留情,报恩的羽人非獍、报义的燕归人、报仇的愁落暗尘。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