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谜城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霹雳谜城剧情讨论

霹雳谜城角色

霹雳谜城分集剧情

血海之上,水掀三千丈,浪卷百里波,狂狶惊世之招,气撼天地。苍雷真殛一式,强烈电球窜入湖中,巨能推挤血海之水,掀启矗天水壁,蔚为壮观。水壁冲天而起,没入乌云之中,血月逐渐失色,天际却染红云一片,戤戮狂狶却突现不支之态,善法天子见状,雄浑内力输入戤戮狂狶体内。

   菩提天池,佛与魔、圣与邪,光明与黑暗同立,七佛灭罪、七邪封天,天池之水乍时掀动,是洗罪之掏,更是封天之浪。势均力敌的战局,互相吞蚀的真元,互相攻击的意念,一招一式,是在掌握之中,更是互相透彻的分裂之心。身後,金色锐利之眼,似魔非圣,正在圣与魔至极的摧毁之中,观视著近神之争。

   正气无私,快剑无情,卫无私再对八方横野,心虽恨、招却沉。剑如网,交错绵密,快无章,快无方,八方横野飞身如电,狂中有序,五分避、五分挡。无声无息蝉之翼,利锋重创右肩同时,八方横野再赞重招。危急之刻,羽人非獍闯入战局。

天荒不老城之外,天荒山道之上,玄宗之首苍一对不老城太师!来往之式,暗藏指点之意,倏然变化的异空间,是考验之行,苍双掌凝聚七星之力,以太极化阴阳,两极位生,回旋之阶忽现眼前,无限的延伸,考验也未有止休。

   枯竭的血海,七巧神驼再现,天荒不老城兵将拦阻而来,双方一言不合,七巧神驼先发制人,龙头银杖回旋,化作气劲扫出,凝掌再发,四方化影受击纷纷,不老城兵将非是其对手,一伤一亡。

静谧的树林,静寂的氛围,尹秋君、八方横野、愁落暗尘,三方包围猎杀的目标。黑发剑者凛立不动,思考应敌之方,四人互相计算,互相等待。心知瞬动的刹那,即是致命之刻。不老城中,美如仙源别有洞天之地,难逃战端纷争,静谧空间,瞬间被破。掌错身动、剑闪影回,是风火交战,亦是双莲互斗,掌来剑往之间,竟似默契之合。炎之莲、风之荷,烈燄风卷交击,浩瀚威涛气劲,撼动巍峨城壁。炙热荒野,善法天子、贪杯买醉人困战戤戮狂狶,一刀斩、二掌化、三醉罡步踏,三道不世人影,互别金锋苗头。狂狶绝招一瞬,天象为之一变,善法天子、买醉人眨眼之间,紫电已至。

来袭的星孛,严谨的经声,祈求的心愿,万圣巖众僧汇集,默颂经咒,等待苍天之罚,冀望莲华救世。圣尊者一步莲华立身如来之巅,静静注视著化为星孛的惑星。背後吞佛童子手持朱厌,护驾随身。虹彩之叶、莲华光座一步莲华发出如来圣气,以人抗天,挺身接下灭天惑星。

十巧石舍之外,幽燕征夫寻迹逼杀,八方横野招招狂、招招野。羽人非獍身移刀稳,冷眼观破绽。战斗片刻,八方横野抽身而退,调虎离山,背九命独对幽燕杀手,功夫更加难测,铁臂断魂,杀人只在呼吸之间。

竹林夜雨,阵阵凄风,孤问无言,蝉翼无声,只有令人窒碍的沈重气息。瞬间一动,划破沉默,是威势震天的一枪。脚步急踏,溅起水花片片。雨越急,风越冷,交错的身形越见急促。水光、刀光、枪影、人影,映照一片迷茫。  炎火焚烧的火城,燃著冰冷的火舌,袭灭天来欲引吞佛童子再回魔界,背後,无声的刀者悄然出现,欲探异度魔界。忽来的攻击,幻体快若光影,掌力重逾千斤,刀者以柔克刚,似萍水又如飞羽,转眼之间已过数招。

不老城中,靛羽风莲身陷神秘地,奇异的空间、魅惑的面具、异惑的思绪,在全然黑暗的世界中,却不知是最真实的照映。似真非真,强敌再现,两掌相对,回旋空间刹时充斥如电芒般的气流。荒野之上,七巧神驼再阻血断机,蜕变之人,诡谲奇特的杀招,残忍邪魅的手法,夹带逼命危机。不同昔日的神驼,血腥杀戮之眼神,血断机备感压力,起手反掌之间,小心应对。天荒山,不老城,城外山道,善法天子一阻无限藏神秘者。另一方面,六弦之首登上城外石桥,白雾之中,不老城出现,只闻如仙钟乐轻轻叩起,沈重巨门缓缓开启。

不老城顶,城主识能龙一展神通,提真元、聚精气,灌至孤问枪上,乍见玄天火龙幻化而出。不老城心眼开、远凝望,乾涸的血海之景瞬入眼前。锁定目标,正是深穴之中奇异巨柱。风水禁地之中,一步莲华谨慎闯关,只见佛者全身满盈真气,如擎天一柱,垂击地面。深入阵局,情势再变,梵世天火四周漫烧,炎热气息让对冲气流产生变化,狂风乍停,而後浪静云散。脱身而出,心神一松,压抑已久的内伤,终於爆发。悬桥之上,昭穆尊怒对尹秋君。连番攻势,逼得断极悬桥之主毫无喘息之刻。至密道术并六极之能,强悍气流引动天地之变,金色太极印自昭穆尊双掌之中,破旋而出。尹秋君挡之不及,云天极刃被震碎断。

夜深深、意沉沉,紫宫世家之外,再燃战火。戤戮狂狶二度踏户而来。狂人刀势烈如电,一劈风走雷云动,紫宫宣夜手起绝式,运起世家不传之招,战局刹时陷入僵持。忽然,戤戮狂狶一变狂野之态,转入邪霸之姿。紫宫宣夜一时难敌,瞬间已闯入紫宫世家。  水禁地,高手齐聚,金、木、水、火、土,五阵五人,各凭本事,前入最深之处。五人聚合,各运元功,依照五行之变,以生克之理,准备摧毁风水禁地。乍时猛然一声巨爆,金球反射出五行气流。

悬桥之下,尹秋君、问天敌冷冷对峙,风劲如松针刺骨,眼神却冷甚针松。初接战,云天剑法叱风飙雷,双刃默契搭配,六字诀配合无间,尽封问天敌左右生路。剑阵之内,问天敌冷眼应战,时见沉稳,时又狂热,觅寻剑法破绽。一番对战,一瞬搏命,云天极刃顿受冻气影响,应声脆断。紫宫世家之外,袭灭天来气势而来,紫宫离父子双战恶体,世家绝学,双招合并,紫龙腾空破云来。袭灭天来反手,黄泉燄炽,九泉黑麟,狱龙凝火现世间。蚀龙之狱,毁天灭圣,黑色亡流再噬人灵。刀影剑芒,双方逼命,贾子方剑气如虹,夹带浑厚内力。愁落暗尘刀影回旋,扬起刺骨利风。无蝉之翼被透彻,愁落暗尘陷入苦战,贾子方胸有成竹,刀生剑,剑成刀,刀剑合流,并射万均气芒,破蝉翼,透体而过。

为情为爱向前冲,赌气魄,展英雄,车车老单挑戤戮狂狶,式式猛,招招强。戤戮狂狶变化型态,战意愈是高涨,出手愈是凶残,车车老爱情为盾,不见惧色,双方战得昏茫忘我。云渡山上,昭穆尊强敌压境,悟僧红莲威挡关。火色人影快速游动,欲寻敌手人可趁之机。数招过後,眼见对手已至洞口,悟僧红莲联袂一击。火光融合掌力,强悍威能爆起尘沙滚滚。

紫宫世家之外,彤太君一战恶体袭灭天来,雄浑的快打,猛烈攻击恶体,天来步步为守,竟有试探之意。一番缠斗,袭灭天来反势主攻,连番掌气逼向太君。太君一一化解,掌对掌,力拼力,意识忽尔不清,眼前已非熟悉之景。调虎离山,车车老再战戤戮狂狶,数次交手,战况激烈愈胜从前。出手再起,反手再战,心念一招,车车老拳拳震天地。强者愈强,狂者愈狂,局势丕变,戤戮狂狶掌掌撼苍宇。

欲破泪阳异象,群侠再闯风水禁地,以生害生之理,更增破关难度。恶战未止,险象环生,再入阵局中心之处,五人各展其能。化纳五行之气,暗合天数循环,风水禁地,破。长生殿全面围杀,血断机再遇劫厄,骨笔挥、点、挑、刺,犹似利刃。长生殿一人退,一人上,一人亡,一人补,攻势凶猛更胜前番,血断机骨笔冷厉,身法奇诡,起手落招,不留生机。  杀机起,杀意浓,长生殿迫命围杀;遭受围困,背九命、越小枫全力一搏。长生殿人马绵密不绝的攻势,如潮涌一波退、一波起,刀残、剑凶、杖猛、鞭强,久战之後,越小枫渐感不支。

天雷穹之中,戤戮狂狶挑衅紫宫太一,电流之招倏然爆发而出!电威闪闪,极电窜动,紫宫太一不与硬接,双掌圆滑、太极运化之间,尽纳雷电之流,还诸其身。驰如狂风、卷裂天地的电电之力,尽劈天雷穹四周,霎时大地崩摇,风沙走石掩盖天地。昏濛荒草道,静如深漂死水,背九命、越小枫面临致命追杀。由远逼近的浓郁杀气,寒得使人背汗直流。催死讣纸由天而降,飘忽身影乍然隐现,轻挪幻化的脚步,观之在前,忽焉在後,眨眼只见快刀斩截,宛若死神虐境。

   高峰之上,车车老一会恶体天来。风,不动,人,不动,沙起的灰烟,倒落的人体,脚步轻移,掌风扫动。震天裂地之间,柔斗刚,刚拼柔,天地云海波涌之间,忽见第二颗惑星破云坠向魔界之方。

万圣巖上,戤戮狂狶偕同悟僧寻衅而来,喝然一声,戤戮刀力搏金色佛印,双方激战,天际突然数道激雷,戤戮刀受雷击所助,更见旋转猛烈。众罗汉不敢大意,默契配合,棍阵组合绵密,威力万钧。

   荒野之上,苍、九章伏藏、昭穆尊、贾子方、问天敌五大高手分立对视,乃是一触即发之势。心一动,眼一冷,平凡一掌击出,却蕴含无限之力,短短肢接,各惊对手之能。

亭山壁下,双方对垒,狂狶刃神忿发冲冠,双主定神力挡煞。一声喝然,展开一场力与力的拚斗之战,云天之法初对雷掣狂招,云电并射缠绕,引动天体震撼,星月失色。另一方,金刚顶力搏无界主,强撼的力道,爆发的能量,使得问天敌暗中称奇。万圣巖戒律院中,乾轴不动桑道凉、紫宫太一应邀前来,一解不杀戤戮狂狶之由,意外牵引出一代奇侠-飘舟神稳与多年之前南武林三月浩劫之谜。万圣巖订下十五天为限,让桑道凉查出真相,制服狂狶。

   火焰之城外,剑伤未愈、朱厌锁身的一步莲华与恶体袭灭天来冷然对峙,不同以往之恶斗,谈心之举,意识之争,更胜往昔之紧迫,心念一动,即是败者。

血尊谷中,高悬的红月,霜冷的寒风,更添众人冷然的眼光。五方较劲,夺首之争,就在尘扬一瞬,两分的战圈,不变的心思,一攻一应,一进一退,互不相让。

   紫宫世家之外,擂台招亲热闹登场,暗器如星雨,刀舞似飞凤,长棍扫拳腿,弯刀抗强威,众女互逞其威,各展千秋。最终之局,双剑现风华,月眉映长芒

不分界上,兵马分立,旌旗飘扬,声势震天地。长生殿主彝灿天、不老城主识能龙,三掌决胜负。第一掌,气憾寰宇,鬼神惊动,强烈震波,周围兵士扫出百丈之外。

   不老城外,双军对垒,大战一触即发。昭穆尊一战不老城太辅,心知彼此实力,双方起招落式,却稳稳如山敲鸣钟,等待致命瞬刻。狂狶对战梁堂百回枪,紫电散发影,回枪不留痕,燕翼枪法伶俐巧变,纵使狂狶力强招猛,犹似韁头怒马。

   魔界之外,神秘刀者欲入异度空间一救至友,佛者、魔者,等待赌局进入最後一步。红色的异界,黑色的魔氛,刀者沉息纳气,冷锐的双眼盯视眼前,似真似假的空间与幻境,准备一入异度魔界。

荒野之上,法凤凰殷芊嫿挟怨而来。红颜怒、意气争,法教门众为主,齐攻沐紫瑛。月眉双剑,挥刺、挑转轻灵如月,法教众人一一负伤!殷芊嫿忿恨难平,法凤凰再次怒挥而出。面对夹攻而来的刀剑,沐紫瑛再开月眉双剑。

   长生殿诡冥石殿之中,问天敌一试靛羽风莲,眼看问天敌强招压境,靛羽风莲猛然提气,充盈内力满注体内。快速一击,尸血掌气透经入脉,灌入风莲体内,只听得一声惨叫。

火燄城外,不毛之地,神秘刀者对上魔界战神吞佛童子,异度女后冷眼旁观。魔之燄、冰之锋,冰雪难挡火之势,水化千雨挡燄流。冷与热的相争,刚与柔的相克,魔者、刀者各现奇招。怒燄会洪流,犹是魔者技高一筹。天荒山林道上,五行旗阵在前,戤戮狂狶电流之招,夹带闪电霹雳。五行旗幻化白虎,刹时林动风啸,激烈的冲击,震汤四周。狂云疾电飙涌而出,白虎挟带风啸,犹如惊涛骇浪,两劲相击,却在交错转化一瞬间,消弭无踪。丛林之中,搏命客三人一阻沐紫瑛,刀剑、弓箭,三方攻势不断,沐紫瑛力开双剑战三方。搏命之斗,招厉式疾。沐紫瑛初战豁命对手,月眉双剑再现绝式。暗处法凤凰手握毒粉,伺机而动。

奇兵,奇探,就在长生殿大军围攻不老城之际,靛羽风莲等领兵再探血蛛毒林。林深荫浓,太辅领军促促而行,不料暗处利掌轰然,众军一时溃散。树林之中,异度女后却助魔者袭灭天来炼佛心,烈气凝指,一刺魔者坛中要穴。魔魂佛魂,同体排斥,变化不定的形影,逼使九祸一瞬犹豫,刹那间,佛者再度压制魔身。

氤茫茫、烟漫漫,血蛛毒林之内,笼罩著赤色毒素、血腥之味。靛羽风莲偕同不老城众,欲破泪阳第三地。深入禁地连命台,欲一举毁之,一掌发,数声惊爆,长生殿伏兵尽出包围。危急之间,火燄剑、水波刀,划破空间。众人惊疑之际,火光迷离、水雾汤漾之中,赤红身影、玄墨之姿,同现血蛛毒林。

   冰雪之涡,北风吹,雪纷飞,冰冷温度,夙夜轻冻。吞佛童子、奈落之夜宵激烈交手,狂燃魔燄,烧溶冰岚,冰火相克之间,是一场非人与魔物的争战,也是一场有心与无心的试验。

   君宰寰宇造天机,绝临日月吟啸驰。长声曼吟中,碧江孤舟之上,赫见一条飘逸沉稳的身影。面具掩去脸容,背後长剑隐含寒光。即将掀开武林新一波的风暴。

长生殿中,为夺取天荒不老城最深层的秘密,祖祭司在月阴邪夜之辅下,向不老城太辅、太师催动读魂术。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渐渐被吸夺的记忆,声声哀号,宛若阿鼻众生相。荒野之上,万圣巖三执法欲拿恶体天来,恶体威难挡,佛者法无边,三执法轮流齐攻,默契无间,袭灭天来以一敌三,虽有莲华意识干扰,仍不见困顿!伏魔战事,陷入僵局。

天荒山道之上,诡龄长生殿大军挥动,进犯天荒不老城,天残哭麻衣开道,长生殿主彝灿天亲领大军,倾巢而出。另一方面,三道光荒闯入天荒山林道。江水逆流,掀起万丈波澜,法门教祖殷末箫稳立碧江之上,衣带飘飘,尽显一代宗主风范。飘舟神隐站立船首,双方对峙。一番交谈,只见舟上之人单掌一举,四周温度乍升,河水受高温所激快速蒸发,刹时水雾弥漫。

血蛛毒林第一路,赤雾森寒,料峭逼面,泪阳奇地内,三莲同现!问天敌、昭穆尊同对大敌。第二路,狂狶会狂师,恶人逢邪者,戤戮狂狶化身第二形态,残忍目光锁定地狱人形师。冰雪之涡,宵释放造化之钥的力量,一救佛者莲华。同时之间,三执法为除魔而来。吞佛童子一人挡关,出手就是极招,魔之燄、邪之威,一拼三乘之力。禁招伤魔体,吞佛首见伤,三执法见状,三乘禁招不再保留,欲急取吞佛,以灭恶体。宿命之战,贾子方一对愁落暗尘,刀风薄利,剑气冷厉,生死搏命,是仇与怨的交锋。持续的战斗、流失的体力,结局,已在眼前。但见刀剑合流,蝉翼四飞,决命之关,瞬间变化,瞬间生死。

树林之内,桑道凉一阻忘残年。废剑寒芒起,木锋转如意,不同的路数变化,同是顶峰剑式绝艺。忘残年巧转剑锋,欲破桑道凉木剑。真力催动,半截剑势如千钧,巧使无刃,翻成空明一片虚。荒野之上,吞佛遭遇宵拦阻,一言不合,夜刀再现冰流。非人急掠冷锋,魔者只守不攻,挑衅轻蔑的目光,宵更添愠怒,绝式再现!刀气未到,冰流先至,吞佛童子挡住冰流的瞬间,意外横生,夜刀透体。血蛛毒林之内,再见久违之人,燕归人漠然的眼神,枪尖冷冽寒光,浓烈杀气,逼得血断机抢先动作。振臂一击,威如狂波暴浪。炎流并射,巨石纷飞。

虺虫坑之中,风莲面对强敌彝灿天,背後哭麻衣虎视眈眈。对峙的身影,轻挪的步伐。密林沙声,呼应的,是眨眼之间的腾杀!诡谲的脚步,瞬间隐现的身形,天残哭麻衣巧用欺敌迷影,欲困靛羽风莲之眼。林深深,影重重。身越迷,眼越锐。靛羽风莲手扇轻摇,足下欲稳健移挪。

   桑泊夜宿,戤戮狂狶怒攻紫宫太一。怒红之眼不由分说,电拳急舞,更增狂态。太极心流拨有归无,但电流拳猛恶异常,虽然消散七成,仍须承受三分。面对越趋激烈的攻势,太一借力击钟,音波阵阵,激汤狂狶心神。

天魔之池,天魔现元身,天来显奇能,气流催化血色池雾迷离眼前世界,恶者开启天眼,不受迷障所乱。双方交接第一掌,血雨卷魔池,电霆破天顶,恶者化阵守,掌风裂地心。第二波攻势轰然而来,三道魔功由天而降,强烈的气压,崩毁地谷陷三丈。袭灭天来双掌一托,阴阳化魔功、混沌入幽冥,三道魔功渐渐被化移了。

   荒野之上,大军聚结,突袭之战将起。悟僧暗夜急往天荒不老城,竟遇祖祭司率众围堵。明白事迹败露,悟僧见前後皆无生天之路,绝招频出。气势宏大,撼天裂地,令在场众人啧啧称奇。

   为解三月之谜,紫宫太一依循桑道凉信中指示,偕同沐紫瑛来至南武林,欲请相助。熟悉的地点,熟悉的牌楼,竟是久违之人-莫召奴。一番言谈之後,暂缓凶手追查,首要目标直指桃源边境。

树林之中,紫宫太一、沐紫瑛、聂商三人欲送桑道凉屍体前往勘验,欲遇红伞白衣人拦阻。飘飘汤汤的身影,如幻似魅,红伞白衣照映一身白衣,更添诡异几分。轻移的脚步宛若不沾地面,疾出的利爪往往攻向难以测算的方位。犀利中更添阴狠。

   焰山酒池之中,酒党欲救神秘恩人,七巧神驼气凝掌,掌渡气,冰冷酒池引出微微热度,红色虺虫逐渐转绿。只见虺虫入体,贪杯买醉人气走周身,沉缓运行,不敢大意。片刻之後,但见酒党恩人双眼一动,渐渐苏醒。

玄万圣巖外,魔界大军浩荡而来,四个出口,四面包围。最後一战,烽火连天风云掩,魔戮众僧不留情,摩诃尽力挽狂澜。戒者魔者双招会,惊爆一声现金身。佛光开道,圣气合流,正是天人无量之式‧如来大悲掌。袭灭天来见状,双掌化混沌之波,左为圣,右为邪,七邪荼黎第一式-破天元。  瘴毒林、虺虫坑,赤雾茫、气诡渺,风、水、火三莲再闯泪阳奇地。三人合力,力除毒虫。但见刀芒、剑气一瞬,轰隆隆、巨声响。山崩地裂。既毁的阵局,竟是严阵以待的长生殿大军。  天荒山穴中,问天敌、昭穆尊、戤戮狂狶三人再入。乍升的水幕,七彩眩目,问天敌三人再度陷入四能方阵。奇幻阵局,变化万千,问天敌三人凝神以对,混乱的场面,看似毫无章序。但在脚步杂沓之间,却是七星罡步。

桃源边境中,紫宫太一偕同沐紫瑛而来,意外遭遇无赦天靡毘非笑。快绝无伦一道掌,沐紫瑛未及交接,已感压力缠身。紫宫太一一回手,助力而战。先天掌气,硬战双锋剑流太极功。威力所及,桃源边境一片狼籍。深夜树林,车车老身背布包,小心而行,背後新三途判,偷偷跟踪。来至隐密之地,车车老暗自埋藏所背其物,匆匆离去。新三途判随後翻找,赫见其中竟藏白衣红伞。

宗道坛之中,六弦之极,玄宗道威。苍欲杀叛徒一慰玄宗亡灵。琴声似剑流,声声震肺腑,昭穆尊不急不徐,左手轻握云龙,右手一化玄法。铮然轻声响,震动掌心力,昭穆尊再接此招,发觉先前数战,敌手竟是压抑自身的威能。水石穴中,问天敌、戤戮狂狶二人再入阵。阵中阵,局中局,卦象三回转,太极更胜天。戤戮狂狶怒然劈地,紫色电流并同凶悍气劲扫出。就在电光与阵式接触瞬间,八卦阵第三式启动,戤戮狂狶顿入黑暗空间。天荒不老城外,双城大军再度交锋,面对彝灿天浑厚掌劲,靛羽风莲轻避其缨,以扇化刚烈之气,九章伏藏在背後推波助澜。流逝的天时,迟迟不闻的破阵讯息,彝灿天难掩情绪,出掌愈见凶猛。

血蛛毒林最深处,为闯奇地,墨渊水莲偕同酒党众人,一对燕归人。魁伟的身影,凶杀的眼神。酒党众人,全神戒备。阵局之外,墨渊水莲伺机而动,欲寻可趁之机。但见孤问一击,天地皆惊。

   浓雾白月夜,红伞素衣影,法门之内,红伞白衣人一战法首殷末箫。法门掌催,白衣掌啸,双重威、涛涛无尽。白衣人腾腾紫气窜云霄,殷末箫浩瀚正气贯九天。单掌一对,威流急升。刹时,啸风动天地,掩月蔽星空。

水石穴内变卦斗生,苍面临九章伏藏、问天敌、哭麻衣三方围逼。月昏星蔽,震天隆隆,六弦之首力战问天敌、哭麻衣两大高手,拂尘挥洒,更见道玄能功。难解之刻,一旁九章伏藏有了动作。咒语方破,杀招再至,九章伏藏施展能为,以身逼招,反观苍掌足受掣,一时难脱。

   血蛛毒林最深处,风莲、羽人非獍、愁落暗尘,为挽救燕归人而来。静谧的气氛,三方的眼神游走,战局,始於脚步踏出的瞬间。数度交手,羽人深知燕归人之威,急变的速度,欲乱对手视线。不受对手干扰,燕归人孤问枪护住身周,以力制快。

   醉翁亭中,黄泉吊命带领魔军压境,气势冷凛,杀气腾腾,买醉人重伤在身,酒党遭遇空前危难。魔军势不可挡,酒党苦战浴血,买醉人心知後退无路,全力搏命。黄泉吊命挂首绝厉,刀闪疾影,已在生死之间。

冰雪之涡,吞佛童子取命而来,宵小心应对。荒芜的雪地,封住一片冰冷银霜,火,欲焚尽雪原,冰,欲消灭炎火。冰与火的相克,冷与热的冲击,划开银月之下的披雪掠雨。朱厌之威,战神之能,血气的护持处处逼向宵。

   紫宫世家,人形师暗夜来到,欲邀彤太君再入造天计画,彤太君之身分呼之欲出。同一时分,紫宫太一偷偷潜入太君房中查探,意外发现红伞白衣。

血蛛毒林深处,羽人、风莲再对燕归人,无退路、无馀地,泪阳之地最後一战,不见生死不回头。游走、交接,逐渐紧密的攻势,代表战况升温。同一时间,苍与愁落暗尘身影急窜而过。诡异血池,蒙面人轻步踏进血腥秘地,欲探池中魔物。暗中哭麻衣瞬发刀气,快刀攻击。战局之中,发现暗地监视之眼,蒙面人转守为攻。掌对人,快得对手无换喘之机。刀对掌,利锋欲克浑厚,冷眼找寻万变瞬息。紫宫世家,毘非笑寻衅而来,彤太君小心应对。天宣降帷幕,掌弥盖天地。冥魁一独尊,气震动日月。彤太君气走奇筋八脉,再运紫星六诀,天开云动。乍现赤潮霓云之海。绝招对,掌威汤,星月无光、林木尽摧。

王者之战,宿命之争,山洞之外,识能龙、彝灿天三招为限,三度交锋。鞭劲扫,龙吼弥,双气冲击,草木尽摧。尘扬同时,极招逼至,龙身震,气罩虚,彝灿天寻得间隙,破空不留面。风之穴中,一页书为杀虺尊而来。如雷吼声,震耳欲碎,飓风卷动敌人之身,一页书双眼一眯,定身法稳住身态,注视巨虫破绽。一页书看出巨虫乃掌气不侵、无坚不摧之躯,乍时疾速移动,五指平伸。

凄风岭上,手段极端毘非笑,欲洩数年之恨;怒火翻腾殷末箫,决报杀女之仇。痛失爱女,身中剧毒,殷末箫掌逊三分劲,狂怒杀意,残毒逼命,毘非笑气添十分威。掌涌不绝的攻势,加速体内剧毒蔓延,消磨逐渐流失的体力,却减不了翻怒的战意。

   病梅先生、正奇老人、优昙善师三人分别代表儒、道、释,应众人之望,成立武联会。以武串连的目的在止干戈化玉帛,并欲众人秉持如此原则,行侠仗义,共同对抗武林大敌,并欲邀素还真、一页书为领导。

   长生殿内,祖祭司奉彝灿天之命,欲让问天敌接受长生之术。问天敌言明,欲饮用不老神泉,激化全身机能,藉以提升自我功体。一切待至彻底消除正道馀孽,再进行长生之术之施行。

云渡山上,沉稳的步伐,气定的神态,袭灭天来挑战百世经纶。交手第一掌,一页书竟退三步。烈火如天燄,惊险如天罚,袭灭天来欲一举消灭劲敌梵天。震撼一接掌,一页书背後相助,竟是六弦之首苍。战局意外生变,云渡山恶战再起。横云山上,红伞白衣人应约而来。但见白衣人聚气於掌,竟是天灵一击。太一远远而来,已是迟来的脚步。衣飘、雨落,凝成斑斑血泪,往事点滴尽落尘埃。一滴血痕、一点珠泪、一步烙印,在雨中泣诉,最悲、最痛、最苦的心。

武林中,满是秘密与变数;江湖上,处处斗争与杀戮。兵、旱、涝、炎、风、妖,六灾之祸是为六祸。又是谁能扭转颓势,一臂支天?苍龙之祸,并生六灾,日月不明,天意窒碍。

   云渡山上,净琉璃菩萨等待三年一次的银月天时,为身前万年果施法。但见银芒急涌,奇象乍现,菩萨手拈梵印,口念神语,汇聚灵识,万年果受神光映射,不停汇聚灵识。万年果慢慢变化,清圣光芒中逐渐化为谈无欲之灵体。

   岱山山顶,车车老愤怒而来,决战法云子。车老一怒为红颜,岱山顶峰动风云。拳掌飙、剑气啸,腿连环、秋水汤。不世高手对决,旗鼓相当。车车老翻身震地裂,震起威劲如海波。法云子双分月眉展,交错疾射如弓弦。

   天荒山、赤雾漫,山路夹道,不老城宿世终战,长生殿大军一战中原群侠。杀声起,战火燃,一方羽人非獍战哭麻衣,羽翼轻刀、快捷疾利,飘渺哭残,变化难料。另一方,忽闻风动鸣、蝉翼回,樱雨飘、影谜术,愁落暗尘战不老城太师,暗器对术法,无形战意形。

不老城外玄机门,玄机开、疾雷落,识能龙躯体爆裂瞬间,灵识竟被吸入门内。白光闪动,玄机门内现奇状。变数忽起,靛羽风莲当机立断,掌气瞬发。水、火二莲同时发招相助,齐破紫晶云棺。但见金霓云雾贯九霄,三莲并合,日月萌生机。

   高峰之上,一页书、彝灿天对决,已至最後阶段。彝灿天三灿归元,三波攻势,一页书猛提真气,饱聚内元,接下第一波的攻势。第二波随之再来,顿见四周霜结冰寒,一页书瞬间冻结。最後第三波,阴阳双极,正是解破梵天功体关窍。轰然一击,天地浑沌,乾坤倒转。

   莫召奴、莫召奴,南朱雀沉寂再出,江湖再掀风起云涌。祸天苍龙、朱雀火凤,谁撄其锋,玄机门内,莫召奴救命而来,面对难敌的六祸苍龙,素还真、谈无欲能全身而退。不老城、长生殿,数百年对立终止,血腥池中乍现无名武者,带著浓厚的怨恨踏出血腥之路。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