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皇龙纪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41. 第41集
  42. 第42集
  43. 第43集
  44. 第44集
  45. 第45集
  46. 第46集
  47. 第47集
  48. 第48集
  49. 第49集
  50. 第50集

霹雳皇龙纪剧情讨论

霹雳皇龙纪角色

霹雳皇龙纪分集剧情

血腥池内,沉静的死潭血水,孤寂的昏暗空间,隐隐碰然的脏器跳动声,有如幽魅一般回荡不去。浑身血腥的鹰鸟,将成无情世界的不速之客。将撕裂背离者的躯体,也必吞食阻路者的心肝。

天荒山道,燕归人单枪孤身,力挡万军。众侠群力,战局拖延,琴与掌,稳守城池。孤问枪,万夫莫敌。无奈力经久战,负伤群侠,体力已渐不支。危急之际,只见苍双剑一转,纳天地之神,化阴阳之精,浩然正气,冲霄而起。

玄机门之危,莫召奴之助,轰然巨掌辟新局,换得一丝喘息机!招来招往,利掌摧魂,夺魄逼命!莫召奴气态焰然,一试六祸之威。云雁掀紫流、玄凤鸣啸天,炽炽炎天同助朱雀灵焰!忽见烈焰冲霄,直破千峦山!

荒野之上,鱼晚儿、汲无踪逢凶遇险,意外转变,倏尔爆发,是顶天立地,傲然不拔的身影。捏指聚气,凝气成剑,指剑翻转之间,无形锐锋,化杀机为利刃,尽展威能,杀那间,魔物尽绝。

阡陌道、变数生,为真相,为爱徒,紫宫太一、法云子双方冲突忽起!月眉剑、剑轻锋、走势疾;太极掌、化重劲、凝极威!三尺利芒荡风吟,阴阳双极震山动!双月眉开,分化而出;气化风荷,圆势转叶!孤掌对利剑,难敌锋刃口!

渺天下之中,六祸苍龙一会殷末箫,坦承造天计划所有内幕,一诉当年造天计划始末。说明自己虽是造天计划发起者,构思人却是毘非笑。用意在于阻止武林纷争,寻求一个无能为即无所为的大同世界。却因为毘非笑的阴谋设计,使其误伤飞与书二人。并为表诚意,决定与殷末箫一同前往桃源边境释放各派门之主。

树林之中,聂商奉命传授无名防御之术,殊不料竟引爆无名体内强劲内力。但见无名双掌左右鸣放,竟是刀剑双发之劲。聂商、殷芊妘暗自惊奇,内心疑惑。

荒野之上,为救汲无踪,莫召奴一对毘非笑。强悍声波,夹带致命狠劲,爆发而出,莫召奴双掌运化,借力使力,尽灭敌兵。怒意狂升,毘非笑再提内力,猛攻强取。莫召奴凝神以对,见招拆招。极招相对,石破天惊,胜负心知,各自收势。

公平石之上,一页书、袭灭天来、六祸苍龙三强际会,一道掌,三般心,各自测度。各怀算计。鼎足三强,罕世之招,顿时引动天地崩泣。掌力交催,一页书、六祸苍龙,竟逊半筹。

毘非笑下令逼杀,黑夷族人马取命而来,心筑情巢顿入危机。危急之际,冷芒剑虹,凌空而至。忧郁的眉宇,冷峻的眼神,无声沉默,是未料的身影。不言,不语,双肩微动,眨眼已是黄泉路。

为荒城之仇,树林之中,月漩涡一对六祸苍龙。月光凄迷,映照剑者身影。两条不动的人影,等待一触即发的瞬间。就在一瞬,剑光飞泄,遍地银霜。急变的身影,诡奇的剑招。防,防不胜防。杀招来临,六祸苍龙却是不闪不避。

云雾缭,霓虹绕,武联会三教长老,开启古今圣坛,霓彩圣桥乍现!登圣桥,步天道,三教圣地-古今圣坛,逐渐揭开神秘的面纱!就见三教长老凝神运气,同敌真元,万缕金光,天书为现!

心筑情巢之中,为治汲无踪,莫召奴轻提内元,朱雀灵气瞬凝掌中。汲无踪气聚丹田,抱元守神,朱雀气贯体,运行周身,合解毒酒药,缓缓逼出汲无踪体内残毒。引毒出体,灵力再催,渡药入心,遍散百骸。

轮回门内,以血为献,石像巨口开启,更引侠士凛然之心。众人在外屏息以待,却见闯关者再出,已是悚然白骨。同一时分,黄泉之门内,朱厌剑灵守关。无声无息之死、肉眼不见之杀,火燄中的残忍红艳,是意识之杀?是意象之谜?

森寒雾夜,沐紫瑛误闯黑夷族禁地,受毒之馀,再遭香罗率众围攻!染毒之躯,气力渐失,月眉双剑难展其威!而魈骨弯刀刀回招转,式式猛烈不留情!一番奋战,沐紫瑛败退香罗,欲趁机离开,又遭八津蛮围困。

黄泉门外,轰隆巨响!天外一掌击破梵天之屏,惊世之威撼动众人之心!就在众人警心大起,说时已迟!黄泉之门竟生吸力,欲将众人吸入黄泉之道!危机一刻,人未至掌先到,殷末箫及时现身!就在同时,轮回门内,竟遇天荒道守将,不由分说,双刀狂然便斩!

心筑情巢内,毘非笑遭逢神秘剑客,月光下,白发迎风飘动,背上宝剑未出,已是杀气冷冽。毘非笑傲然前进,刹时剑锋无情、剑气迸射,一番剑掌交战,难解之刻,莫召奴翩然而现。乍见意外身影,毘非笑一时愕然,未思脱身,掌气已到。

荒林野地,忘残年、月漩涡前后拦阻,毘非笑、酹醉成狂,双双对战。天浪之剑一斗酹醉迷掌,醉中之意,迷中嗜杀,忘残年悠然以对。月漩涡忽隐忽现,忽斗忽退,意在试出对方根底,毘非笑掌法连攻,暗施毒招!双方僵持不下!

为寻背九命,越小枫带领莫召奴、羽人非獍来至密林之中,身入陷阱之内。危机伏,暗箭冷,千钧分毫,步步险关。踏柔云,观四方,莫召奴悠然进退。就在此时,暗处蒙面黑衣人,利掌又至。

探黄泉、轮回两门虚实,六祸苍龙分化两身,分别闯入。黄泉之门,不见人影,不见阵局,甚至无任何杀气,侵入者内心却是不安,双眼一亮,却见非人非魔,非妖非鬼。同一时间,轮回门中,侵入者竟遇强敌一页书。

心筑情巢之外,遭遇埋伏,黑夷族兵陷箭阵,毘非笑再战宿敌殷末箫。七分在守,力求不失。而初次出战的无名,心存仁慈,虽占上风,不下杀手,令战局一时胶着。同时破军独魁率领黑夷族兵士,逐渐撤离箭阵。

为寻灵玉,优昙善师一闯奇地风刀谷!而前方隐约传来浮云般的歌声。沙风卷地、漫天舞动!利砂掩光、视野茫茫!风刀砂刃无时袭面而来!优昙善师前往受阻,难以抵挡风刀之势,无奈暂退。

死海深渊,火龙乍现,震霄吼,盘焰火,正奇老人不敢大意,急催内力,气罩护身。无奈猛龙火焰肆虐,死海深渊顿陷火海。眼见同行村民有危,正奇老人真气再催,震天掌气,击向盘焰火龙,助村民而退。

六祸苍龙应一页书之约,前往一会汲无踪,明朗记忆,乍时浮现。眼见伤重病危之人,六祸苍龙悲从中来,坦承汲无踪与其乃生死至交,亦证实其为造天计划六人当中之飞。

为测试无心定性,无名奉殷末箫之命,一入律音洞。就在此时,万窍怒号,风剑叶刃,三者自无穷之间,直袭无名而来。余波未平,下音又至。厉风济,泠风和,穿乎百窍,尽扑闯关者。无尽音波,声声冲击,扰动无源无名者深沉记忆。

心筑情巢,今夜暗潮汹涌,密室外,静等的人,关切的人,戒备的人,各有所思。牌楼下,是一个忐忑的人,一双冷观的眼。三里外,重重埋伏,只等一个信号。而高处,黑夷族人马,更是蠢蠢欲动。一切的变化关键,就在一个人的身上。

轮回门内,无名奉命破道而来。一缕清烟汇聚,现身者竟是天残哭麻衣!杀者巧移的步伐,银光流泄的刀锋,逼进,却始终得不到无源无名者同样的回应。哭麻衣乍时收刀入鞘,冷冷观示无名。

一为至亲幸福,一为上辈宿怨,黑嵬坡上,黑夷族两大侍长冷眼相对。足挪之刻,瞬光一闪。各怀心思,各有意图,破军天幕仅以刀鞘反击攻势,八津蛮却是刀法锐利,不留余地!一方是无情的逼进,一方是带有保留的攻防。就在难解之际,暗地媚香飘洒。


局中有局,局外布局,荒野之上,魔界重军埋伏,却遇两路夹击,吞佛童子一展战神之威,欲杀出生路。朱厌剑锋流转,火光流泄,划出怒焰洪流。殷末箫沉、稳、扬手应招,还手破招。

黄泉门外,一页书、袭灭天来、六祸苍龙,三条默然的人影,真气暗提,身不动,周围气流已变。眼一冷,招已出。撼世之招对决灭世之式,土腾地涌,黄泉之门外,地形丕变。骇世之战,三人各惊彼此修为,世间,竟有如此高手。

惜浪滩、起波涛,夺灵玉、战汹涌!刖侠一对酹醉成狂,刀光、掌风回如浪潮,翻天覆地!交手片刻,酹醉成狂不明诱敌之计,刖侠残刀快取而来!一刹变数,酹醉成狂暗施毒器,危急之际,风沙再起,暗潮刀出,白亮一瞬快如电光!

荒野之上,夜半玉声阻路,紫青琉冷冽抽剑。一场没缘由的挑战,就此爆发!瑶剑冷,人心更冷!奉师命一探无名武学,紫青琉剑势之中,充满寒杀之气。面对莫名者剑锋逼进,无名退敌为先,折枝为刀,抡转五刑御术。

依循吞佛童子信中所示,殷末箫独自来至冰雪之涡,以穿云之眼透视,乍见被冰封在雪层之下之宵。为唤醒沉眠冰下之肉躯,殷末箫力提真元,双掌火燄大作,乍时掌生三阳冲天光,红日狂烧冰雪涡!

傲峰十二巅入口,月漩涡拦截毘非笑。急速的攻击,是欲取得先机,也为速战速决。毘非笑一举得手,殊料月漩涡竟是反手一剑!雪峰之战,一为斩草除根,一为力断恩仇,夜风入峭,更为冷寒,但两人越战越凶猛,越战越忘我,不受环境所制!

惜浪滩上,为灵玉,六祸苍龙一会风飞沙。六祸苍龙以礼交谈,口称寻灵玉,乃为天下人之愿,请求风飞沙可以一助。风飞沙说愿意相助,只因为有三口剑在等待他。要六祸苍龙寻得取玉之法再论。

兽骨窟中战意升、杀意浓,夺玉保命,生死一搏。黄泉吊命长刀吊命催魂归,木姥姥木杖庇守转生机。激烈交手,眼见情况不利,木姥姥动口成诀,遍地兽骨,瞬间化成利器。灵剑锐利,骨刀势猛,黄泉吊命冷然应对,眼寻破绽。

荒野之上,紫青琉银月剑气再发,无名凝神以待。瑶剑铮音断生路,法刑赫威破奈落。面对怒眉女子,无名掌技施展,以静制快,以刚化柔!交手片刻,心知久战不利,紫青琉难掩心绪,出招便是-寒月掩星!

傲峰之巅,宵遭逢冰冷剑客。不能理解的问题,带著取人性命的风霜,他是谁?为何一战?充斥脑海中的疑惑,却快不过挥刀相向的本能!夜刀飞雪,白芒如电,不动的人、不动的剑,终於动了!

惜浪滩之上,吞佛童子奉命来到,刖侠一挡魔威。战火方燃、武斗轻启,一者试、一者探,侠、魔两方,各守三分!战数回,刖侠刀转猛击,招招烈、式式狂!但吞佛童子稳步以对,魔火邪威,不减反增!

树林之中,袭灭天来拦攻忘残年,掌风急掠,烧出滚滚烈焰!忘残年废剑一掠,横断火浪!激烈之战,四方延烧,片刻交手,袭灭天来强势赞掌,竟是变化祸龙之招。忘残年横剑一挡,废剑离手。

参林古道之中,眼见破军天幕与六祸苍龙密谋,破军独魁怒火翻腾之时,破军天幕蓦然反身一掌击向破军独魁,同时,背后八津蛮也有了动作!前后受创,破军独魁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同一时间,呕血而出,竟是毒患发作。

法门之内,殷末箫亲自审问,欲查紫青琉背后师承,无论殷末箫如何提问,紫青琉皆冷然不语。几番询问之后,却见紫青琉突然七孔流血倒地,竟是心脉俱断,身亡。

冷霜寒舍之外,白日将黄昏,剑身映寒芒,宵一对冷醉,夜刀即时出招。无言亦无言,冷醉冷对宵,心中的哀伤,是因为难得的朋友,竟然反目吗?霜梅刃即使疑问,犹未停歇!交战片刻,双方极式发出,接招之刻,夜刀忽然离手!

荒野之上,荒城高手月漩涡欲斩祸龙。似鬼非鬼的眼神,肃杀的氛围弥满四周。理由,无须,剑启,战开一团怒焰。苍龙飞升,掀起烈烈风、层层浪。穿云越雷,半鬼之剑,锐开苍穹一片光。

欲寻神秘女子风飞沙,各派菁英聚集风刀谷。魔将、奇侠,惜浪滩一触即发,就在气氛严逼之际,却见风沙吹扬,一片迷蒙。众人眼见,冷峻面容,紧锁眉关,身背无柄剑鞘,一张武林的新面孔,自惜浪滩深处缓缓步出。

荒野之上,为探寻风飞沙之下落,玉世香带领武联会人马半路拦阻一名剑客三口剑。面对质问,三口剑冷然以对,随后抽剑舞动,刹时剑光流泄。不过片刻,武联会人马各自伤残,惨叫之声此起彼落。

树林之中,黑夷隐将西枭为取高位,奉命夺杀破军天幕与香罗之命。但见人潮如涛卷涌,杀之将尽,后援又到。纵使魈骨刀法伶俐,仍不敌猴群。交战片刻,破军天幕不敢恋战,带着香罗跃身而退。

傲峰之巅,袭灭天来同时面对箫中剑、冷霜城两大高手。身不动气自发,袭灭天来杀招快速,杀出前后之路,再取箫中剑。无奈酷寒如地狱,冰冷迟反应,纵使袭灭天来武艺绝顶,也感到环境不利。但见箫中剑剑尖一旋,刹时剑气无声引飞雪,天霜地白剑如漩!

傲峰十二巅,冷醉一战奈落之夜.宵!冷与冰,天醉会夜刀,冷醉神色凝冰,宵则无波无动,双刀再会,雪崩山裂。刀光不现,天荡醉月,至冷之招杀向宵,宵双眼盯视,杀人者的武学本能发出!

鼓琴湖畔起战涛,白妃樱、梅挽香单剑双合,一展月眉剑式,回转身动、剑光炫目!鼓琴震、波涛扬!只闻鼓声、琴声,交错出玄奥的摄人之音。车车老掌浑气厚,鼓琴人波强音利,梅挽香、白妃樱渐落下风!

断日崖外、荒野之上,魔界杀令出,魔兵如潮涌。六祸苍龙孤身、双掌,力挡万军!魔兵蜂拥而上,六祸苍龙绝掌赞出,魔兵难挡其威,死伤无数。眼见手下群攻无益,魔将杀招即发。断日崖另端高处,八津蛮率众伺伏,冷眼观战。

鼓琴湖畔再荡层层战涛!法云子剑开月眉,尽化千层波、万层浪!月眉之招,剑剑利如光、威如海!法云子一施绝世剑艺!就在鼓琴人、车车老命危之刻,紫宫太一太极身法转运而出,绵绵不绝之式、源源不绝之招,尽化法云子涛涛剑浪!

荒野之上,诡异气氛,武联会正奇老人,竟遇邪魅妖物人面棺。连环掌气,招招失利,眼看魔物渐渐逼近,正奇老人内心不由恐惧。就在此时,棺盖一开,一股强大吸力将正奇老人吸入棺中,刹时惨叫之声不停传出。

生死边界之中,风飞沙寻上一笔勾消金不换,取出一块神秘令牌,金不换一见令牌,神色大惊,自知已无退路,与风飞沙相约一个月为限,让其完成最后心愿,便会随风飞沙前往该往之处。

树林之中,破军天幕偕同香罗放足赶路之时,蒙面客拦路,弯刀快攻。弯刀交接,擦得星花灿烂。蒙面客以舞行杀,手足曼妙之间,隐藏冷冽寒意。再观破军天幕运劲使刀,谨守进退之仪,似杀非杀,欲擒故纵!

汲无踪之墓前,意外的一剑,划破王者美梦,慌乱无措的心,只是重复思考,怎会这样?思绪未及反应,剑锋逼命又至,乱、乱、乱,六祸苍龙心绪大乱,猝不及防之间,又再度受创。阴谋破、算计败,极端唯见乾戈动,催起翻天风云变。

树林之中,为掩护车车老,紫宫太一拦阻风飞沙。同一时刻,另一方,车车老遭遇三口剑。死、残、自尽,三口剑自由车车老选择,车车老选择自尽,又言要自尽,下辈子再说,于是转身欲走,只见三口剑悲剑一掷,车车老默然泪,随后举剑自刎。

武联会外树林之中,迷茫的夜色,低垂的乌云掩天月,异常的干燥令人喉乾口渴,优昙善师继续前行,不明杀机已在身在!但见乌云一开,月下的人影,衣袂飘飞,月漩涡,单手已举枪。下弦月,越流星,优昙善师命如风烛火光灭!

傲峰十二巅,冷霜城逼战箫中剑。快速连招,箫中剑回身一闪,数招来回,脚步皆被制在剑之周身!已知冷霜城决意横刀逼人提剑。刹那间,剑出、身动,教人愁剑生。

荒野之上,为查凶手下落,紫宫太一对上风飞沙。寻不得答案,焦切的心,化成浩浩掌威!攻战、进退,再现太极妙法!太极身法瞬变,忽疾却慢,风飞沙应招伶俐,刀转、回身,只在交错一瞬!

荒野之上,夕阳西坠,为车车老之仇,紫宫太一逼上神秘三口剑。双掌一拨,包纳阴阳造化之招,隐然将现。快与慢,截然不同的战斗方式,惊险分寸之间。稳住心思,凝神对敌的太一,却感疑问,这个人,为何要杀车车老?

君心不再,法云子怒然,一剑刺向六祸苍龙,斩断夫妻情缘。谁知方脱牢笼走枷锁,又欲狂风暴浪来,负伤奔逃的六祸苍龙,再遇敌人。搏命客搏命杀法,只为报得先人之仇,招招尽是同归于尽,虎落平阳,六祸苍龙伤势已重,难以支撑。

为厘清紫青琉在审讯时身亡之谜,殷末箫分析过滤,寻出能暗中与紫青琉传讯者。法门密室之中,两名狱卒、一名婢女,面对殷末箫厉声逼问,婢女心惊,脱口供出一式文使当初嘱咐之事。

冷峰残月之上,三口剑为逼寂寞侯离开冷峰残月,缓缓到来。同时,为了寻找仇家下落,无名亦来到冷峰残月。寂寞侯以三杯茶时间为限,言明若三口剑能让他离开座位,便认输离开。三口剑一剑出,无名快速疾冲,挺身为寂寞侯挡下。

双蝶馆中,六祸苍龙行踪暴露,再遇强敌汲无踪,未战先怯三分胆,欲斗难逞七成功。逼命剑,剑逼命,眨眼已是死机。

冷峰残月暗潮汹涌,冷峰残月之外,四处通道、层层包围,欲擒六祸苍龙,面临抉择,六祸苍龙一步踏出,满心迟疑。同一时间,冷峰残月之内,一页书一会寂寞侯,欲断六祸苍龙最后生机。

落下孤灯,无名复仇而来。雪茫茫,意茫茫,六翼刀法一对佝偻身影。血鞭如螣蟒吐信,红舌快,羽人更快!越趋猛烈的风雪,争战不休的两条人影,羽人非獍占得地利,寂灭如流水,运行万钧。但无名者杀红了眼,怒恨交织,一抹紫流,尽转僵持之局。

四处通道之一,千流影踏步而上,一对紫宫太一。千流影剑刀挥动,泠泠剑音开启争端!紫宫太一唯有开步迎战。太极玄妙步、剑刀奇异式,往复交错,沉沉气劲荡起层层沙浪!天云动、流影现,变化瞬间,紫宫太一回身接招,身法妙步以对!

荒野之上,宇文鹰拦阻无名而来,残月寒风,地气森然。无名者,掩名者,怒爆一瞬!只见宇文鹰肃颜剑容,衣袖一摆,尽纳怒招气劲。不留情的杀招,尽泄的怒气,融合正邪两劲,裂地破石再袭掩名者。

生死边界,暗夜时分,一笔勾消金不换,遭遇神秘剑客三口剑,颤抖的双手,紧握的银针,是否能驱退强敌。反观三口剑,睥睨冷漠的眼神,神态稳然自若,未动手,双方高下已判。

冷峰残月之上,六祸苍龙如愿再会寂寞侯,寂寞侯言明,因六祸苍龙重生之刻,因受日月才子拖延,慢了一步,误了皇龙之气,却成就霸业,需以一半寿元,弥补命格不足之处,否则只能成为一方之雄。一半寿元、半生霸业,六祸苍龙如何选择?

傲峰第十二巅之上,箫中剑、冷醉至极对战,过往的至友,如今的仇敌,是否剑的命运一定要走上此道?冷醉心知此战怨恨又无奈,他的刀只为了断而活!有口难言的箫中剑只知,他的剑踏出了傲峰,只为天道而存。

荒野之上,殷末箫、无名师徒对战,两人首交掌,宏大气功裂地崩石,神号鬼吼!极端的对决,撼动山河星月!同源于法,却迥异的力道与心思,考验着宿命终该分化的两人!无名者见势不能取,越战越狂。殷末箫心有算计,身形虽是沉稳,招式却见伶俐!

傲峰外,双刀冷指,雪地中,冷热双极!月漩涡欲取冷醉!冷醉心藏恨意增杀意,醉风刀发出,但月漩涡今非昔比。血光隐隐凝双瞳,冰刀凛凛斜指锋,乌云拌月如漩涡,夜中取命似疾风!

鼓琴湖畔,千流影决意带回沐紫瑛,同时,欲杀鼓琴人灭口,鼓琴人全神应敌。剑刀流影划如星辰,鼓琴天音啸动风林!眨眼之间,胜负已现!鼓琴人无奈含恨!

定禅天之内,倏然掌逼,梵天难料突来之掌!素还真蓦然反目,招招沉、式式狂!一页书为查情由,举掌应战,保留两分!素还真身影幻化,风莲再现,风掌袭卷,震天撼地。交手片刻,素还真身形再变,水莲现,水龙凌波,俯冲而来。

傲峰之巅,箫中剑、冷霜城冷冷对峙,喝声风云起,剑气如翻涌,箫中剑决意败霜城,双剑配合无间,一运一使,尽在掌握中!冷霜城为得双剑,发出毕生领悟之招,冷霜剑式凝出千层冰雪,力克荒城剑式!

赎罪岩上诛恶龙,欲生波澜遇惊涛,汲无踪如惊雷,法云子似疾风,单刃斗双锋,各逞英豪!就在双方缠斗难解之时,突来轰然之掌,殷末箫傲然而上,逼退两人。

宇文府废墟之中,三口剑、宇文鹰最后一决,散落的柴火,照耀沉郁黑夜。剑合,待机之瞬,酒气上涌,握定便无迟疑。倏分倏合,剑光走势难料,急卷急扫,发丝身影飘摇。

赎罪岩之外战意起,为仇为义,法云子、一品皇绶、紫宫太一、四非凡人各逞威能。太极玄奥秘难测,借力化力,转力变力,斩断对手之根。只见一品皇绶变招连连,时柔时刚,时阴时阳,欲让太极无所借化。四非凡人初现武艺,掌翻风腾,一对锐利精巧之剑。

赎罪岩上,火焰狂烧,吞佛童子取命而来,朱厌瞬间穿透六祸苍龙身躯。六祸苍龙痛苦难耐,仍咬牙苦撑。吞佛童子一声冷笑,欲下杀手之时,一道掌气幡然而来,殷末箫及时现身搭救。

黄阪坡之内,八津蛮为试眼前无名者能为,纳气单掌,静观变化。无名周身散发激烈气劲,一扫眼前障碍。八津蛮惊觉,回气收掌,移身滑步而退。

赎罪岩上,箫中剑问罪而来,眼一睁,神一变,天剑发出冰冷滟光!乍时冰雪掩地满江红,杀气笼罩天外天!宛若苍天心冷的冰寒,宛若霜冻黄土的地狱,六祸苍龙闭目待刑。

夜风袭面,冷冽冻心!清风林中,风飞沙遭受卧九案偷袭,暗潮蓄势,汹涌而出!风沙潮涌、暗流激荡,刀光回错,罡风对暗潮,宛如山虎斗海猫!

定禅天之内,素还真破梵阵而出,净琉璃一挡素还真去路!掌威赫、气劲狂!素还真翻手起式,再现强猛之姿!净琉璃菩萨无奈运元提招!双方激战片刻,两人极招相对,素还真突然离去,净琉璃追之不及!

迷林渡口,箫中剑唤回月漩涡,苦苦相劝,月漩涡心意已决,执意不再回头,箫中剑无奈出招。昔日手足,今日对敌,箫中剑、月漩涡刀剑相向,迷林渡口之外,再现荒城惊世之招!箫中剑忍锋为兄弟,月漩涡刀下断情义!

荒野之上,神魁战武意外遭逢无名。爆冲脑识牵引,无名怒不可扼,鸣掌放招便是震天之极。神魁战武运掌抵挡,心中尽是诧异!波劲如浪冲袭,神魁战武以强制横,烈掌摧动之际,却发现元功被化纳吸收。

武联会滋生事端,鼓琴湖,风流子率众逼凶而来!威逼之战,面对加入武联会之义士,紫宫太一推手摆开,一一击退,但众人仍是群攻而来!浩气归元,太极转化,无涛气劲扫开,是无穷无尽之力!

荒野之上,惊风动,火焰升,燃起气势高张的敌意,月漩涡、吞佛童子拦路,殷末箫已知前后皆受敌!剑影,腾月飞驰,战祸,朱厌火影!肆虐的火焰,交织月下飞影,正是沉稳与极速的配合,殷末箫见敌人难锁,乍时掌凝风,气昂扬!

荒野上,忽燃战火,素还真攻势莫名,汲无踪不明所以,守而不攻!素还真剑攻猛烈,交手片刻,汲无踪难挡其势,转守为攻,出剑迅捷!素还真加重攻击,紫焰真华剑旋抗敌,汲无踪力发刚烈之劲,蓦然势转!

荒野之上,一页书、无名两条对立的身影,却有相同的意念。一方倒下,结束这不该再续的历史!初交掌,眼相会,身未振,风静息。突闻闷然数爆,天地万物为之一摧!法篁刀法融合刀剑双流,形成左右开弓之势,狂怒交织摄人心魂,反观一页书未明无名者招路,拂尘沉稳挥洒,保留三分。

陇山菩萨道,紫宫太一陷入险阵,银月剑芒、暗器疾利!地形之战、伏藏之影,银月为器、枝叶为盾!紫宫太一身法虽妙,却无可施之处!就在此时,白妃樱、梅挽香纵身再上,月眉双剑合攻而来,加之银月黎身影奇变,四方进退之间,难料方向!紫宫太一足陷泥沼,顿时苦战!

密林之中,法云子、千流影前后包围汲无踪,夜色如水、月映林稍,气氛、却是一触即发!风啸无解意、剑荡无情波!昔日友、今日敌,同志成寇雠,剑与飞,三尺秋水决生死!绝式交错,剑意弥天漫地来,气劲动林卷波去!同时,天问剑刀,剑影翩然,汲无踪前后受创,危在旦夕!

鬼之巢中,刀光剑影,风云起战端,夜摩市卖身杀手血霜剪、追月狐,合战三口剑。交手数刻,就在三口剑绝招将施之际,追月狐起手一扬,一条金色绳索飞出,三口剑顿时被缚。

岩石地,风飞沙遇伏,蒙面者、杀手横,身影疾、斗游离!足下腾挪、踏跃之间,竟锁住风飞沙刀势!岩沙走石之间,刀势遭锁,蒙面人攻势更险!

密林之中,夜幕垂天、迷林暗途,神秘剑客现身,欲拦阻神智恍惚的素还真!意狂气沉、掌啸身旋,素还真招快,神秘剑客式利,交身错掌,应如迅雷!相似的剑法,是牵制,更是抗衡!浓林密、叶枝错,人奔驰、竞交手!远近之距,错不开紧扣的局面!

月半蚀,邪云笼罩武联会,吞佛童子率领魔兵突袭。魔军攻势凌利,就在武联会众义士伤亡殆尽之时,一道强捍气劲破空旋入!外来之援尽转颓势,神魁战武横野狂霸,合以一品皇绶之招,吞佛童子心知目的已成,决不多战。

云雾浓、夜色沉,情仇交织出重重杀意!法云子、紫宫太一情仇之战,双剑腾化月眉现,两掌蕴藏太极玄!前伤未愈,再遇强敌,久战之下,紫宫太一己是气力难支,难敌疾猛剑气!法云子双剑横越,人剑、师剑划如流星,剑芒迸射不留生机!

仙灵之界,神圣之路,纯洁的白色西方通天道,袭灭天来一步一步踏上前方未知的通天阶,欲解三教灵玉之秘!通天池中,三块灵玉齐会一嵌,山岚忽止!袭灭天来静心观视,天池之水竟自深处开始波动!同一时间,越雾树海,月神扬弓,风急云走,天地惨然。

泊原东栈,风飞沙、剑墨书遭受围困、攻击,夜空声喝震天!寒丰长刀舞似虎,无终双鞭腾如龙!暗潮刀起刀落,海猫斗龙虎!独笑寒丰、长平无终率众直取,不停的攻势、不断的进逼,是难以喘息困斗!

高崖之上,月神缓步踏上,月神二次扬弓,目标为何?烛龙之箭,将射向何方?同一时间,为移动魔界之龙,九祸来到火之祀场,足踏五星方坛,手捻五星邪印,欲唤醒魔龙之心。

双子峰,扬天弓。双峰之下,一页书闭目凝神,预备雷霆一击。双峰之上,为搭弓弦,殷末箫、无名手握天君丝,各自奔驰。急催的功力,天君丝不停延伸,所经之处,宛若擎天利刃,无一不催。

双子峰外,神魁战武、一品皇绶及时牵制魔之者,一前一后,交互杀招,袭灭天来顿觉缠斗之功。另处魔界攻守战,雾夜迷茫、沙岩亡途,两军交锋第二处,倾巢之战,一触而发!再观他道,莫召奴一会吞佛童子,魔人已知对手意在牵制,朱厌斜提不动,是战非战,使人难辩!

血凤之宿,一片昏野迷茫!只闻扰人之音,只见盘旋之刃,风飞沙、剑墨书再抗诡奇飞器!面对诡异难测、特奇之器,两人谨慎以对,躲闪之中,力寻其中破绽。

为得无踪剑式,杀手数人依计使招,暗处策马天下,眼神锐利,凝神观察。势柔韧,劲强悍,无踪剑式挥洒如风,寻破绽,走弱势,众杀手柔刚并济,招招紧逼。一招被破,汲无踪暗中生疑,一招再行。

心筑情巢之内,不速之客幡然而来,剑客、刺客,一冷、一静。交锋,在电光之间。刀舞天华,矫健身手似舞如风,神秘剑客肩头一动,连摘七星。刀快、剑快,连番紧密的交接,雷池难越。刺客握刀的手一紧,扫出一片利风。

荒野之上,众杀手再试无踪剑招而来。透彻多透一分,众杀手出手落式,处处逼迫。明白对手有备,汲无踪起剑行招,步步为营。明析之招,猛然之势,众杀手化招攻守,得心应手。心知剑路已被透析,汲无踪剑锋立转,绝式再出。

荒野恶战,为保命,莫召奴尽展所学,却见对手剑光,如波如浪,瀑潮翻涌,漫天铺地。毫无喘息空间。强招撼极招,劲扫狂澜,两股力量猛然冲击,剑身难承重力,竟开始碎裂。退去强敌,莫召奴难抑体内剑气,伤势瞬间爆发,殊不知,第二次的杀机已经来临。

窒人气息,笼罩法门,冷冷肃风,夹带死亡阴影。惊天绝世双极掌,开启血腥杀戮第一战,魔界全面反扑,法门首当其冲,殷末箫率众,力挡浩荡魔军。逞魔威,袭灭天来战焰高涨;为生民,法门教祖强势守阵。

赎罪岩上,月漩涡为杀六祸苍龙而来,箫中剑现身阻止。曾为结义,反目怒指,兄弟对垒,剑无牵累!刹那间,红影消失,刹那间,哀怨曲调!琉璃鬼铃,凄厉索命,红影无踪,无影取命!箫中剑心沉、眼闭、气收,天剑指地,正是天之剑法!

为灭口,魔界妖物人面棺,欲杀金不换。金不换连发掌气,连射银针,人面棺仍不为所动。连连失效,金不换开始恐惧,但见人面棺盖再开,一股强大吸力将金不换吸入,但闻惨叫声不绝于闻。

天晴之原,千流影为寻源而来。脑中识,识中影,流萤点点,却在瞬间散落无光。但见瞳光散、玄眼开,点点萤光聚流华!玄日之瞳开启日阳之印。茫然的前景、谜般的身世,虽不未来在何处,但唯有前进,是当下的方向。

荒野之上,三路夹杀,计局逆反!一品皇绶、病梅先生遭逢魔界三路大军包围!双雷冲击,竟似双魔斗皇龙,一品皇绶心知已是败局之势,决意背水一战。最强的魔者,最冷的佛魔,一品皇绶面临最大考验!

针对法门教祖之亡,不见容于世的无名者,不见容于界的魔者,负仇、歼敌各在一瞬生死!被挑起的怒意,被激发的仇恨,无名手按御法,合以电雷云之招,使得魔者来游戏猎物之心敛收几分。

树林之中,莫召奴意在拖延,白衣忍者意在脱身,争时、夺胜,关键时刻,各逞能为。战至分际,白衣忍者欲借沙而遁,却见莫召奴折扇轻扬,聚水气灌入地中。沙遇水而结,破解沙遁之术。

心筑情巢之中,为劝冷醉离开魔界,箫中剑无奈出招,恶火、冰炎,双焰交锋!刀醉、剑冷,双流怒冲!月浪邪,天无语,无情一剑逼冷醉,就在同一时间,冷醉背后射出一道剑气,天人悯、冷霜飞,天滟之浪破无语。

夜摩市舵之间,莫召奴逼问夜摩市之主而来,直接点破夜摩市与东瀛之关系,并指出夜摩市所为一切交易,皆有其潜在目的。八分仪面对莫召奴的指控,矢口否认,并要莫召奴拿出证据。

古今圣坛之中,病梅先生为开启天书,取出灵药十灵转轮,再度来到。只见病梅先生手捏剑指,画法印,口念法诀,古今圣坛圣气渐渐笼罩。眼见天书即成,病梅先生再凝心神,尽耗十分力。

血凤之宿诛凤计,风飞沙、三口剑,各展其能!三口剑剑利芒挥扫,无往不利!黑衣蒙面人虽涌如潮浪,但终有浪尽时。另一方面,风飞沙暗潮汹涌展刀光,沙风无尽战银芒。

夜云散,曙光现,袭灭天来一声令下,魔界最后一波总攻击终于开始了。袭灭天来、吞佛童子、银锽黥武兵分三路,浩荡之势,意欲并吞中原!魔界大军压境,中原人人自危。

天际,繁星依旧,莫离原,劲风呼啸。魔界大军压境中原,血战百里,遍地枯骨,千万人的牺牲,成就、荣耀,往往只归于一人,是上天的不公,或是世情的无奈。三处战场,三场生死。今夜的莫离原,腥风,比往常更为浓烈。

浪起百里,波涛卷天,皎然月下,异岛初现。片刻浪平潮静,更添诡谲压迫之份。突尔,又见山动地摇,轰然一响,急涌波浪如墙,两边分,海上突现无人行舟。红灯开道,白灯引路,喜乐、哀戚,交织刑者的悲鸣。

傲峰之巅,箫中剑、冷醉最终对决,恨,蒙蔽了真实的双眼,混乱、疯狂,不知自我成魔!克制之剑,欲封锁箫中剑冰冷之式,而风雪中,另有两双图谋的利眼!生死两分,是注定的宿命吗?至友成仇,是命运的捉弄吗?箫中剑无语,天亦无语!

荒野之上,魔兵肆虐,就在同时,飘扬的斗蓬,英姿飒爽,含怒的眼神,杀气腾腾。神威凛凛,豪武气概,久违的燕归人单枪挡关,杀的魔兵抛戈弃甲,抱头鼠窜。

树林之中,悲喜行人,枷炼异者,诡怪的访客,带来逼人的窒息。心知来者不善,影十字连发三箭,藉势隐没密林之中。摄神诡氛,浓烈不散,明白危机笼罩,影十字不敢大意,提心凝神。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