铡龑史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铡龑史剧情讨论

铡龑史角色

铡龑史分集剧情

富丽堂皇,紫耀皇殿,六祸苍龙登基,箫中剑送来墓碑,三口剑亦亲扛棺木前来示威,随后扬长而去。六祸苍龙大封群臣,并下令实施各项政令,正式开启紫耀天朝!  森林沼泽之中,风飞沙除恶而来,只感四周闷湿、阴沉的空气催逼!意识之流、操纵自然之力,风飞沙首遇异能者变裔天邪,刀回身转,不改潇洒英姿!就在双方交战难解之际,诡谲之声响汤四周,变裔天邪忽觉前所未有的压力!  云观寺中,行空盘坐诵经,突然间,寺外突来仙风道骨、眉宇忧郁之剑者,自称由地狱岛而来,为擒罪者邓九五。行空只称邓九五已不在,只有行空,并言将寻一人,证明其身份。

为指点宵,傲峰之上,箫中剑天之剑式再起。天之剑!夜之刀,同样的招式,却是不同的刀剑之境!交会的刹那,只闻震天撼地的崩毁!树林中,人影伏,杀机动。众忍者围攻三口剑,变化多端的攻势,往往来自出其不意之处,三口剑却似成竹在胸,丝毫不受影响。同一时间,莫召奴孤身进入紫耀皇殿,一会六祸苍龙。

血誓岩上,九祸、六祸苍龙,魔界、中原,两大巨头会面。一言魔界元气大伤,极需养复之时,一言中原大势底定,尚需统合之机。两方一番对谈,暂达初步共识,愿立一张和约,以求短暂和平。  冷风斜影,竹林白雪,冷霜城再对箫中剑!一旁策马天下冷眼观战。愤恨之剑,挥舞一生怨气,冷漠之剑,凛冽无限压抑,冷,是唯一的触觉,怒,是唯一的情绪!交手片刻,策马天下猛然出招。久违的回忆!久违的剑招!眼前竟是无踪之剑!脑中竟是回忆之败!箫中剑心中一动,竟是前后受招。  荒野之上,夜摩市迎宾客带着数名忍者,匆匆赶路。眼前,千流影现身拦阻,宝器、秘笈夺守之战,一触即发。面对东瀛忍者诡变战术,千流影天问剑刀刀势凌厉,身法疾速,东瀛忍术,一一破招。

石岗山寨,为寻羽人非獍下落,燕归人偕同风飞沙来至,与破玄奇一言不合,冲突乍起。就在双方交手之刻,突然一道掌风袭入,逼退燕归人,顿时四周气围一变,凄冷阴风惨然吹起,地狱行差再现拘役之途。  漩涡之岸,潮浪拍岸荒寂,规律的来回,却隐藏着不平静的风雨之势。风息,轻轻,又是沉沉,就在此时,东瀛忍者再现!

紫耀皇殿之中,六祸苍龙颁布天下禁武令,即日起,天下万武归一统,凡习武之人,无论门派、立场、身分,一律加入皇朝,视其能力安排职位,若不愿加入者,便上缴秘笈、自废武功,否则视同叛乱天朝,论刑伏诛。  鬼风林中,狼犬初对诡异忍术,卷轴开阖,朱蛾瞬闪急攻之势,八津蛮丝毫不敢轻视眼前女子。同一时间,俴傩滩上,无名对上穷奇、刑天两人,天生穷力扭势弯,狂龙回斩双黜难,纵使刀剑元功利,不时寸步皆险关。  越雾树海之内,祝融肆虐,火势蔓延,直欲吞噬整个越雾树梅。炽热的梵风,逼的让人无法靠近。就在危急之时,三口剑出剑运招,顿时冰天冻地,凝结水气成冰,宛如一把巨剑,辟出百丈水浪。

踏云坪,风云会,六祸苍龙、地狱阎君,为天下禁武之令,各述己见。一番言语交锋之后,双方各有妥协,达成共识。圣阎罗要求,若素还真出面保证,认同禁武令,地狱岛便不再干涉。  破玄奇暗自逃离云庄休居,树林之中,再遇鬼差。再战地狱行差,为求一方脱路,破玄奇回力掌,掌掌力千钧。无奈红白诡影隐动,式式落,招招空。一番交战,眼见情势不妙,破玄奇转身已迟。

九里原,四方围,六祸苍龙一掌欲逼轿中之人真身。双掌接,气流爆旋,大地剧烈震动。顿时裂地百丈,竟涌狂泉。再接一掌,地面再度崩裂。交接两掌之后,确认对方身分,六祸苍龙表面不动声色,内心讶异非常。  暗夜时分,漩涡之岸再现鬼影魅踪。东瀛忍术走势如狂风,似暴雨,点点错落,诡诈晦明。无名一时难辨其法,顺势落进招招险境。一番交战,就在无肠欲再发招之际,二道弯刀之劲来到,打乱众人攻势。  春园小柳之中,地狱拘役为擒伯藏主而来。就在丧喜行差接触牌坊范围之际,奇异之事发生!牌坊之上窜伸无数金色柳条,缠绊行差脚步。

紫耀皇殿,箫中剑为杀父之仇,一对六祸苍龙,三招之内,了结恩怨。银霜,飘舞胜负之间,青萤,翼动生死之决!剑若破浪雪花,掌如摧毁天涛!战意越烈的心,越见肆虐的暴雪!箫中剑战意高升,六祸苍龙却渐感冻冷、渐感疑惑!  树林之中,诡异的氛围,笼罩整个树林,来自地狱的司命使,踏出幽幻的身影。面对逐渐逼近的压力,三口剑凝神以待。

严门堡前,燕归人神枪力破逆乾坤!逆乾坤刚鞭虽猛如野兽,但孤问舞动似怒狮,一击百战低伏!同一时间,棠林府前,风沙狂卷剑十地!刀光剑影、飞身交旋,激汤禁武下最大的反动!  仙灵地界,天池之内,素还真求见女娲娘娘而来。云霓绕、金虹桥,丝绸为路、香花似雨,灿灿华光之中,天池之上,女神光影缓缓浮现!素还真首先为仙灵地界前番医治称谢,再为天下苍生请愿,欲寻其助。  双弓竞能,尖石地上,掀开月神名号之争。姬孤穷率先出招,一箭疾过一箭,盘旋往覆。透木裂石,宛如摧枯拉朽之势。初反击的数箭,月神以少破多,稳稳占得上风,突然间,姬孤穷箭势一变!

公开亭之上,素还真、六祸苍龙二度会谈!武林群众引颈而待!六祸苍龙欲请素还真入朝为国师,素还真却要求一解禁武令。一言不合,六祸苍龙极掌欲杀,素还真不闪不避,同时两道掌劲漫天卷地而来,瞬间,杀掌尽化!  为阻止中原秘笈输运东瀛,鬼风林内,天朝之兵力抗忍者诡奇身术!同一时间,无名力战北野真,砂行之走,变迁之术,无名顿时陷入迷惘。就在危急之间,莫召奴气势现身。

十里界外,十分紧迫!千流影一对燕归人,眼、未稍移转,手、只待轻动一瞬!孤问直击,炎风狂扫!天问化避,不缨锐锋!身化残影百步行,锐感回枪转一击!天问、孤问转交错数十回!银月剑客趁隙取机,但挡关神枪、谁撼电池!  紫耀皇殿书房之外,朱蛾事迹败露,旋身翻动背上卷轴,是暗器,是利兵,如雨点点渗黄土,如雷错错落不断!越渐紧逼的气氛,越见不凡的战斗,刀风越厉,木叶越飞!  荒野之上,无名亲领天朝士兵,一阻地狱四岛主鬼伶仃与拘役鬼差之途,双方一触即发。鬼伶仃初展武学,指尖犹如猛虎掌,朱雀爪,合之割裂,横锐,弹道,点指等四乘之功,势胜惊鸿!明白指功最忌近攻,无名身泛电流,一阻,一防,趁隙再鸣刀剑之劲,力克鬼伶仃乘功!


应邀而来,素还真、寂寞侯两大智者会面,双方赌注,素还真若能使寂寞侯心绪波动,能得到一次与六祸苍龙面谈的机会。素还真一句“这一局,你败了”,寂寞侯指下琴弦一断,愿赌服输。  紫耀皇殿之中,为寻得宝典,为救出同伴,北野真等四名忍术高手夜闯紫耀皇殿。诡谲奇异忍术,如入无人之境。

春园小柳外,鬼伶仃再度擒人而来。先发制人,暮夜九江春划动筝弦,铮铮骤音锐似兵刃,裂空穿霄,招招欲夺鬼伶仃之命!第一波攻势既止,鬼伶仃看准时机,采取回击!柳波絮浪兼天涌,春园风云一夕变!鬼伶仃强势缉捕,十指长甲弹动,如纳天地之招,犹胜九江一筹!极招过后,春园又归寂静。  荒野之上,野草漫长、战云翻涌!刀对刀,风飞沙初战千流影,暗潮刀啸直卷天问剑刀!另一方面,燕归人转枪回身,力挡拳宗司马无悔,加之剑十地趁机见隙,越见不利的战局。再观争锋之端,银光飞泄如瀑!沙风汹涌如浪!五五之分的战局,不容一丝分心!  荒野之中,眼见禁武令下残酷逼杀,汲无踪怒上眉山、杀气腾腾,疾剑无踪不留情。逆乾坤刚鞭挥动似游龙,强劲卷沙如涛浪,犹逊利剑快一瞬,顷刻黄泉路已往。

浅傩滩上,乌云笼罩四方界,腥风卷起玉砂尘。紫耀天朝,阿鼻地狱岛,护生禁武理念鏖战,就在裂浪一瞬!无名冲锋,问天谴不急不徐,以身号令,以剑芒挡关!就在同时,浅傩滩后方竟传喧天战鼓,地狱岛精兵前后包抄天朝兵团!  密林四方,四方气逼,动静着眼,一瞬之间!高手过招,招动林啸!仙灵地界两大神官,迎战千流影、司马无悔!枫神官掌上枫玹,旋出妙音华律,穿梭在天问剑刀光影之间!另一方面,柳神官手中柳拂,拂化疾利劲芒,灵越点奉之岳,一对霍霍拳威!

仙灵地界,地狱阎君前来拜会,金花香雨,彤云飘降,华光灿灿、仙乐袅袅,天地之上,女神之姿首现!双方睽违,再度会晤,女娲娘娘请求援助心筑情巢所纳人员,圣阎罗同意随时支援。  十安里外,汲无踪傲然来到,剑十地带领天朝士兵团团围困,汲无踪身不动,剑疾往,顷刻生虹芒。飞剑映月,剑星汲风,剑十地难撄其锋步步退。突然间,万箭齐发,密如雷雨,心知远处有伏,汲无踪不恋战,纵身突围。  荒野之上,无名欲转往黑夷族,却在皇殿城域前数哩,见西枭带领天朝士兵围事,徒增民怨民怒。无名挺身而出,为民解围,西枭怒然离去。眼见无辜百姓受辱,对于禁武令所生之问题,无名渐感困惑。

六祸大军威压境,三名强将势挡关,仙灵地界通路上,展开杀与救之血战。剑刀、风刀、刀势冷;刀剑、刀风、剑风寒。拳宗高手会孤问,双方一来一往,互不相让。无名掌对汲风剑,惊天撼地气势之中,是迟疑又无奈之心。  树林之中,夜雾上林稍,闻声不见影,空谷残声一会策马天下,欲取天之神器!策马天下一反常态,默然不语!就在僵持之时,师九如翩然来至,与空谷残声达成共识,交还神剑。

紫耀天朝之中,月光银洒,冷寂中,渐渐升起一片薄雾,笼罩单刀两身影。轻踏的脚步,转眼竟化百千万身,无暇细办的瞬间,交接无声杀招。  苍云山上,寂寞侯察觉有异,龙脉池畔,魔龙杀机微动!远处高峰,双魔暗伏伺机!却见寂寞侯眼看龙脉,不动声色。  一蓝、一红,相似的圣玉,面对讶异的燕归人,风飞沙慢慢叙述关于圣玉之来历,与曾经消逝的过往,并认定燕归人为自己失散多年,极欲找寻的弟弟。燕归人一时难以置信,言明需要时间理清一切。

欲查神鹤佐木之实,素还真一会东瀛武者,武者强力逼杀。连番猛烈的攻击,素还真不愿伤人,守得毫无破绽。武者傲天之功,狂龙之斩,双招分进,威不可当。却见素还真成竹在胸,拂尘卷动。  夜摩市内,紫耀天朝再掀鏖战!千流影率军袭取,欲剿灭夜摩市馀孽!北野真双刀抡动,双刀双式,招出无尽!加上沙乱之术,使得四周沙雾越见浓重!战斗将尽,八分仪、北野真尽落颓势!北野真力拼全功一击!

心筑情巢十里之外,剑十地、东瀛忍者之战渐趋白热,就在胜负将分之际,树林之中忽现一道神秘人影,缓缓迈向战局,倏然,两道快速无伦的剑气旋闪而过,剑十地、东瀛忍者竟是双双毙命!  紫耀天朝禁武令逼杀再起,危急之时浓雾乍起,沧桑的身影伫立茫雾之中,在远处观之的寂寞侯震惊不已!苍泊市街苍泊人,掀起寂寞侯心海狂波。究竟寂寞侯为谁抛下一切穷追不舍?是仇人、是朋友、或者……?  为探伯藏主下落,圣阎罗决定极端相对。九江春会因替好友守口如瓶而丧命?还是为了保命说出伯藏主下落?亦或伯藏主会为救九江春的性命而意外现身?

为夺浑沌之弓,姬孤穷率神弩营暗袭越雾树海,面临生死交关的月神竟丧失战斗意志,大意负伤!树海另一端,三口剑感应月神之危,悲、欢、离合怒然而出,他是否能及时找到月神,打退姬孤穷与天朝士兵?月神到底是为什么失去战斗意志?  暗夜时分,柳飞絮、楼更雨、杜龙吟三人夜袭天朝粮仓,欲一举毁去天朝命脉粮草,怎知八津蛮忽现,一阻火势,正当三人行踪暴露之际,风飞沙、燕归人意外出现狼犬身后!另一方面,素还真、汲无踪、神秘剑客自领一路潜入御书房,在房门打开之时,一声中计!这是素还真的计中计,还是寂寞侯的计中计,或是六祸苍龙鸟尽弓藏之计中又有计?

嗜杀者与与策马天下的决斗牵扯了一段过往,在屠杀的村庄,尸横遍地,哭声振天、惨绝人寰恍若是地岳现世,策马天下出面阻止嗜杀者的屠杀却惨败,这一次策马天下带着耻辱恨意与嗜杀者剑锋问生死。  黑夷族禁地产生了剧烈的震动,黑气不断散出,空谷残声为阴木来到禁地,同时黑夷族族人也赶到禁地,却见到黑夷族人的尸体,众人围住空谷残声准备将他拿下,空谷残声沉了气息。

允爱君偕同星光匆促走到荒野之中,无名不知允爱君与殷末萧的关系,半途拦路,为禁武令以及黑夷族人禁地所留的尸体拘提允爱君,星允爱君光警戒,无奈与无名应战。  燕归人走在荒林密地之中,忽然间被三名蒙面客拦阻去路,半夜遇杀机,燕归人抽出孤问枪准备应战,三名蒙面客究竟是何人,其目的又为,燕归人为什么会成为狙杀的目标。  夕月湖畔,月色霜染,竹林中忽见一人飘然而降,吹奏排箫,同一时间,天空飘落金色花瓣,七彩光芒射下,水灵氛,花灵舞,云盈海,风盈羽,女娲娘娘亲临夕月湖,夕月湖畔吹奏排箫的神秘人物究竟是何人呢?

寂寞侯早知六祸苍龙所摆的是鸿门宴,有去无回的杀局,但寂寞侯依然赴宴,让寂寞侯先发制人,利用众人错愕之时,一招扣住司马无悔,寂寞侯与六祸苍龙摊牌,君臣正式绝裂,寂寞侯一步步踏出紫耀皇殿,六祸苍龙思考片刻,酒杯掷地正式展开追杀,人形师、病梅先生等人展开三波攻势,寂寞侯三招的极限已到,六祸苍龙猛提真气,一掌打向寂寞侯...。

万般计较,战局揭晓,素还真的最后一关,寂寞侯避得过?逃得了吗?月神失弓危机临头,她要如何应战姬孤穷?父子反目,六祸苍龙会狠心杀害亲子吗?千流影又是否会察觉真相?问天谴强势逼问,会为地狱岛带来怎样的变故?地狱岛中真正暗藏阴谋者,阴谋者又会是谁呢?

圣阎罗脸色凝重,问天谴点出事实的真相,令在场的四非凡人、鬼伶仃震惊不已,而圣阎罗会因一句真相像,使兄弟之间的情谊破裂,而地狱岛中有,是否真有阴谋存在,或是另有隐情。燕归人荒野中又遇蒙面人,此次是一对一,谁也占不了便宜,双方应战谁胜谁负。  为杀寂寞侯,八分仪率领蒙面忍者,奔驰如风,欲断绝其生路,却碰巧遇上了嗜杀者,蒙面忍者碰上此一强者全队覆灭,只剩八分仪,面对杀气腾腾的嗜杀者,八分仪也准备决一生死战。姬孤穷带着天朝士兵找上了月神,逼月神交出浑沌之弓,月神不愿交出浑沌之弓与姬孤穷对决。

低迷冷寂的氛围,三口剑一敛贯常神态,与六祸苍龙对峙,电火石光惊雷一闪,先天与后天之战,就此展开,悲欢双剑攻向六祸苍龙,六祸苍龙瞬间悲喜怨怒袭心。  荒野路上,嗜杀者低首缓步,再行诛杀之路,忽然间,暗处快速袭来宏大一掌,嗜杀者躲过暗招,愤怒的嗜杀者持六魄攻向蒙面人,眼见剑气凌利,黑衣蒙面人双掌运化,气芒罩身,仍无法挡其剑威。  惊涛按拍地狱岛,暗潮之下更难平静,数名忍者游上岸边,准备展开探索地狱岛行动。  补剑缺自龙脉带来一项证物,九祸怒然质问吞佛童子,黥武在旁冷笑以对,在这紧张气氛中吞佛童子依然冷静故我,到底吞佛童子会被揭穿,还是早已有所准备?

月神被禁紫耀天朝大牢之中,安稳的心依然,只因为相信三口剑对她的承诺;而在天牢外,魔龙祭天、司马无悔、无名守株待兔,等着要救月神的人出现。  紫耀皇殿上,朱蛾、无肠领军镇守大殿,此时素还真与神秘剑客现身面对大军,无畏之精神令人动容,就在双方大动干戈之时,六祸嚣狂出现,素还真何故冒险对上六祸苍龙以及整个紫耀大军呢?

无名为助黑夷族重建,欲离开紫耀天朝,六祸苍龙摆请惜别宴,一杯酒饮过后,六祸以三项罪名欲降罪无名,无名呕吐黑血,才知自己身中剧毒陷入危机,无名激起怒心,忿恨一击与六祸全力一拼。  夜林雾中,莫沧桑缓缓走来,与寂寞侯会晤,两人会谈出什么样的过往?  苍云山地底、水云川林、水云步道与桃花林,今日这四处产生了变化,魔龙之气源源不断传送回鬼族,突然水云川林内的鬼族桃树冲出一道光影,而另外一边,朱红色光气直冲鬼族禁地!

月明星稀,海涛静若微纹布绸,圣阎罗独自站在地狱岛的最高处眺望,在丝丝宁寂之中,却是隐含冷冷的逼息之机,此时天际紫雷打下,海面布满紫雷,超大漩涡开始转动,漩涡中,御龙艇缓缓浮现。  天朝士兵已攻陷黑夷族,黑夷族族民全成为俘虏,此时魔龙祭天准备下令击杀!刚脱离死劫的无名急奔在荒野之上,赶的回来解救众人吗?

武痴传人空谷残声、逆天风朱闻苍日,不世之招,再世传人一会天渺峰,掌风怒掀百丈波,气劲直透万尺峰,双式交会,不见输赢,空谷残声、朱闻苍日惺惺相惜。  允爱君盘坐冥思,闭目养神,脑海出现执念幻影,伯藏主的幻像,竟化成陶偶惨白的面容。  银锽黥武深入天魔池,伸手欲取魔元石之际,天魔像竟发出一道气劲,黥武不惧不退,挥舞银邪准备与天魔一战!黥武是否能顺利拿到魔元石,吞佛的计画是否因此受到影响?

风飞沙、月神伸出手,各滴入一滴鲜血在天涛与飞尘剑刃上,剑身顿时发出强烈的金光!风飞沙对皇甫定涛昔情未灭,皇甫定涛又该做何反应?  忍者潜入地狱岛围杀问天谴,圣阎罗忽然一掌凶狠打在问天谴身上,问天谴不敢置信,此时地狱岛人虎视眈眈,包围问天谴,问天谴岌岌可危,他要如何杀出重重包围?  素还真即将开始,要将龙气魔源彻底斩除,唯有烛龙之箭,龙气毁灭,祸龙必受影响,素还真安排杀阵,倾全巢之能,关键时刻诛杀六祸苍龙。  天雷引爆,狂声怒吼,苍云山龙气爆发乱流狂升,六祸苍龙能及时到达苍云山吗?侠道会皇道,武痴会朱皇,空谷残声、朱闻苍日,谁人技高一筹?逆天风朱闻苍日出现武林,将对未来引起何种波澜?另一方面,日落北海疑云会聚,东瀛防线越见清楚,孤船将靠岸,危机越逼近,莫召奴冒险再回东瀛,东瀛双巨擘-皇室军神、真田龙政,又会采取什么动作?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