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甲龙痕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兵甲龙痕剧情讨论

兵甲龙痕角色

兵甲龙痕分集剧情

一页书、一页书,脱胎换骨的百世经纶一页书,再渡红尘,自信豪对灭轮最终邪源,佛业双身。长声第一击,风云为之错乱,空间为之撼摇。天蚩、女戎并心一掌,三人会击,阴阳霎时反,天地一夕暗。另一方面,久战力疲的剑子仙迹与佛剑分说,再遇异法无天,异法无天妖戟挥舞,暴风流窜,狂沙飞扬,只见香独秀缓缓握上剑柄,眉头一敛,一股肃杀之冷,无端自染,妖戟再动,腾起撼天之威。连番逼杀,一波接一波,天刀、漠刀、啸日猋,三龙面临最大的危机,阿修罗。

为取得两境和平,笑剑钝、天狼星两人进入五道玄门,决意前往死国。天狼星开启死神之眼,感应死国亡寂气息,抬眼一望,竟是骇人景象,满目汹涌的屍海,最是残酷的忌血之路。惊异未停,摧心裂胆的泣啼,伴随隐约敲打的振动,阵阵作响,为了创造邪恶之源——万妖炉,阿修罗释放无穷魔力,穿越境界,不断吸收灭境残存的生命能源,面对浩瀚无匹的吸力,妖世浮屠全力一搏,倒转天地,逆反乾坤。

为取得两境和平,笑剑钝、天狼星两人进入五道玄门,决意前往死国。天狼星开启死神之眼,感应死国亡寂气息,抬眼一望,竟是骇人景象,满目汹涌的屍海,最是残酷的忌血之路。惊异未停,摧心裂胆的泣啼,伴随隐约敲打的振动,阵阵作响,为了创造邪恶之源——万妖炉,阿修罗释放无穷魔力,穿越境界,不断吸收灭境残存的生命能源,面对浩瀚无匹的吸力,妖世浮屠全力一搏,倒转天地,逆反乾坤。

闻知血闇沉渊异象频频,少独行无顾极道先生阻行,一意探进此方异境,正为五路犹疑,却意外遇上自彼端而来的异者,凛冽杀气笼罩四周,少独行是否有性命危险。死国之都,雪樱飘舞,风姿绝代,拂樱斋主堂然现身,一会天之者。决心退隐的啸日猋,步履轻快,一路通往九天之顶,怎料来到九天之顶,却见眼前血迹斑斑,诉说无法挽回的惨剧,无法置信,无法置信这最後救赎的净土,竟也沦陷了。

五界路中,枫岫主人、天刀笑剑钝,欲一探佛狱虚实,阴暗的森林中,泛著阵阵诡异光芒,视线,不明,骇人惊悚的氛围在周围弥漫,不安。周遭窸窣叶响,暗藏的杀机潜伏,无声,逼近。忽隐忽现的恐怖身影,竟是半身妖人,枫岫与天刀讶异同时,攻势已不断逼近。欲往死国,血闇沉渊之外,一页书、天狼星惊遇拂樱斋主,狭路相逢,正邪交锋,梵天扬尘一扫,雷霆直取拂樱,三击者抛出斗篷,旋成一堵布墙,挡下雄劲,随即,天狼星见状,纵身,以一敌三,力战三击者,然而,对手杀势汹汹,绵绵不断,天狼星渐感支绌。

天鸣雷兮破千山,地迸火兮焚千川,撒手慈悲身陷五雷殛元阵,步步倾危,雷火间,赫见漫天飘枫,枫岫主人身影突现,只见撒手慈悲运起独门身法,刹时六芒星现,异界闇法,陡现威能。不归路上,千叶传奇一会南风不竞,言无投机,唯有掌下分晓,双方各逞其能,招招不让,只见千叶气走全身,引摧灵之卷威能,刹时天放异彩,霞光灿地,南风不竞应招间,神毁之象化掌而出,武学相承一脉,却是截然不同的宏大气劲。

为阻南风不竞挑战天下之举,丘伯持剑踏上不归路。一坛酒、一口名为感情的双面刃,怒极的笑声之下,是最为沉沦与不甘的苦涩滋味。掌上怒气分明,剑下犹见可怜,不归路上,两条身影一时难分高下,南风不竞举掌向天一划,神之卷初招威能再现,丘伯见状,剑上凝气成龙,唤风聚云,刹时天雷鸣动,极招对击,气氛顿时一凝。凯旋侯亲上云渡山,一页书凛对拂樱杀体,一禀强势,无畏极端。杀体运化,邪焰高张,再度肢接,内劲更胜往常,翻掌、扬尘,式式气透全身,一震撼,便可摧肝裂胆,邪气满盈,扫掌扑面,只见梵天蹬步腾空,举尘直劈,佛气直剖无阻,见山摧山,纵行之势,力透地上烙痕。

邪气妖氛,阴鬼夜啼,万妖炉充满著令人颤栗的寒光,凄冷绝艳,噬血催命,结构彻底改变,地者残杀的生灵,使得炉内更添沉重怨念,一股难以控制的力量,即将爆发,神源入妖炉,诸灵共鸣,浴血翻腾,正气与妖气的融合,吞纳天地四方,威震万里千岳。新月当空,夜深声沉,云渡山上,百世经纶,盘坐巨岩,调息运气,倏然,邪天御武巨大魔像,竟惊现于一页书身上,随即,梵天背后如是我斩,有了动静,法器盘旋上空,尽纳邪天御武之力,随后,又归回一页书身后。

鬼狱邪神不敌一页书,转身投向万妖炉,瞬间万妖炉更添威能,气流暴升,为了一探究竟,一页书纵身入炉,却见眼前有如炼狱再生,血海之中,一页书全身功力已被吸收,使万妖炉更加翻腾。剑子仙迹、佛剑分说、极道先生在万妖炉之外,发出气功横扫,竟也难以撼动。不归路上,四野凌夷、吞尘万里,南风不竞、枫岫主人为情为义,以雷霆相撼、极招相迸,同时间,东方日出,三十日之期已至,枫岫主人一时心冷,心知势难回天,竟然闭目收掌,此时南风不竞厉掌攻至,乍闻一声惊呼,禳命女已来到现场。

千叶传奇放出被囚禁的仙殿望夜,条件是找寻一名高手,雪地之中,一条黯淡的身影在地上不停搜寻百韬略城,十年一庆,各方云集,风云际会,与略城交好之各方人士受邀参加,致上贺礼,但拂樱斋主却是不请自来,居心难测,而在略城大门牌楼之上,啸日猋冷冽现身,凝视全场,手中之刀,散发强烈杀气。

略城寿典,热闹喧腾,又波涛汹涌,枫岫主人带来一份非常之礼,此物隐藏四魌界恩仇往事,将牵动四魌界未来局势,天下无二、四魌界人人欲得。此礼如此隆重、又关系重大,枫岫主人直问略城之主是否敢收。寿典尾声,略城少主为城主献上至宝——九韶遗谱,礼盒一开,忽然白芒大放,远在千里之远的万妖炉,好似有所感应,能量竟然大为提升。

神眠之间,不再宁静,最终圣典将始,神之子接收五大精元,死国创世霸业,即将展开。神之子率领死国万军,来到万妖炉之前,小狐匆匆忙忙,冲入六出飘霙,通知南风不竞,禳命女与寒烟翠将被处斩。一页书回到云渡山,却见佛剑分说启动降魔法阵,欲试梵天魔源,一页书顿时暴怒喝掌,大破法阵,佛剑分说直指一页书已然入魔,一页书更发雷霆。

最光荣的圣典,万妖炉的最後一步,将由天者与神之子完成,天之神羽,无限至圣之力,在死国大军团团包围之下,天者抱著神之子,投入万妖炉,死国的真正希望,於焉降临。

南风不竞进入火宅佛狱,一路突破关卡而来,句芒之城外,咒世主乍然现身,南风不竞再催神之卷之功,此时枫岫主人忽然现身,掌气袭向咒世主,情势一转,咒世主力敌两大高手。太君治领军包围阿修罗,但阿修罗孤独而立,静默无语,似有异状,有如失去神智,又有如失去自我。定禅天,圣莲天池中,一页书接受净琉璃法阵洗涤魔气,但净心之阵,已使一页书心生不耐,认为魔气入体之说荒谬可笑,不如直接深入火宅佛狱,取下咒世主首级,即能一洗疑虑,净琉璃虽出手拦阻,却止不住梵天脚步。

苦集联军,分击万妖炉与贪邪扶木,万妖汇聚、天地变色,阿修罗手一扬,横扫现场,太君治等六人危急之际,现场忽降雪花,一片迷茫。漠沙林中,剑子仙迹领军出动,战云涌动,玷芳姬邪元万钧,扶木盘旋凶狠、毫无破绽,剑子仙迹等人一时竟陷困战。为取咒世主首级,一页书进入火宅佛狱,一路过关斩将、无人可挡,忽然间,前方暗流涌动、一股沉郁的压力袭来,一页书正感疑问时,大地产生变化,地者竟然降临眼前。

六出飘霙,南风不竞急取神之卷,啸日猋为仇拦阻、刀光狂嚎。火宅佛狱之中,枫岫主人垂首跪地,咒世主将发出处斩号令,禳命女心急如焚,期盼南风不竞早一刻前来。然而,破天刀势贯心而来。香独秀心系慕容情,成日於馆内寻找芳踪而不得,晚间於天之间休息之时,门外忽来敲门声,香独秀以为是佳人来访,欣喜开门,但却见阴风森森、袭面而来。

东阿天悬,七大高手困战伤痕累累的死国战神,众人联招而出,阿修罗渐失战力,当场再遭重创,却因本能而生的抵抗,再发凶猛一击,待烟尘散去,致命一剑竟穿体而出。两境联军联攻扶木,天刀、鸦魂独断後军,赤子心众人各自掩护。就在此时,风铃乍响,失路英雄直取玷芳姬,剑压一沉,交接间,玷芳姬身形乍崩。婆罗堑,咒世主、戢武王两大巨头聚首,以寒烟翠嫁作王后为题的会谈,牵引暗潮风云,又将为火宅佛狱与杀戮碎岛,带来何种契机,深沉黑夜,佛狱大军杀上登龙阶,刀光惊走鬼灵,誓取绝世双宝。

另一方面,惜夫人静立天局之前,蓦地,起手定石,一子一陷,掠夺者立刻身陷虚空烈火之中,随即剿灭者也陷阵风魔暴旋之内,佛狱大军更遭雪暴攻击,拂樱斋主见状,杀体乍现。云渡山上,百世经纶狂性怒然,鬼谷藏龙吟诗步上,顿时气氛为之诡谲。双方提及昔时通机巖论道之谊,鬼谷藏龙话锋一转,再下对弈战帖,一页书应鬼谷藏龙之邀,前往息风亭一开棋局,双方各按赌注。

死云密布,阿修罗、地者驾临百韬略城,惜夫人运筹帷幄,不敢大意,劫随等人联招而出,地者却是立身不动,沉稳泰然,随即,黄白黑三旗齐会,策动城内武士以阵待发。大战开启,太息公、凯旋侯重兵踏境而来,千叶传奇、弑道侯率将抗阵,双方照角之刻,太息公一掌开战局,集境、佛狱两大领导,各自廝杀。荒野之上,昔日兄弟情义,今时寒风乍起,凄冷笑声似言无语,心念一转,瞬间疯狂嗜杀,连番攻势毫无馀地,已是不能留手,刀龙开眼,薄情馆之内,香独秀独自漫步,蓦然。眼角馀光瞥见熟悉身影,香独秀随即追下,来到长廊转角,却是不得其踪,就在香独秀暗自思索之刻,天之间、灵之间、裂之间猛然开启,氛围登时一转。

呼尧阙之上,青年盛装而出,截然不同的丰采,展现玉秀俊朗的翩翩气质,在惜夫人指示之下,青年缓缓打开九韶遗谱,瞬间神奇再现、天音复闻,只见青年天籁唱和,竟是夜出虹彩,降下七色甘霖,霓羽圣主阿多霓。

漠沙林外,太君治率领众人,欲破贪邪扶木,随著众人深入内部,周围邪木开始不安蠢动,联军直捣黄龙,扶木遭受重击露出内部,同一时间,鬼谷藏龙打开九韶遗谱,阿多霓同时扬起歌声。九韶天乐向云开,疑是仙灵霓羽来,扶木根部遭受影响,开始产生预期变化,就在众人关注之刻,一股无可抵御的压迫感,自扶木内中传出。惜夫人坐镇天局,略城困战死国强将,忽闻天籁传霄,万妖炉瞬间沸腾不已,奇阵应然瓦解,阿修罗搭配双尊,势如破竹,地者之威震汤寰宇,城顶巨门碎裂,却见一道雪色身影,巍然而立。

为取神子之血,夜神找上一页书,竟形成敌对之势,一页书不由分说,杀招骤起,夜神无奈拔刀,全神应战,强招袭身,林啸风荡,一者牵系战神安危,一者誓诛死国罪孽,双方各按心思、各逞能为。薄情馆庭院内,慕容情潇洒现身,双目横波,冷睇世间人情,似笑非笑,崭露无限风华。当今四大势力——佛狱、死国、集境、略城齐聚此地。牵系兵甲武经、霓羽圣主之谜,慕容情立场未明。

惊天龙吟响动九霄,一页书魔性爆发,真气窜涌,形貌登时一转,长发飘飞,风中带杀,如是我斩再次高举,冲霄魔气直透星宇,神为之震撼,鬼为之退避,这一击,即将崩碎顶峰。群侠汇聚,杀机临身,整个云渡山竟陷妖炉缺口,死国强者再临,现场杀风四起,七大高手一对战神、地者、贪狼,却见妖炉之力沸腾,群侠内元瞬间流失。为测擎海潮实力深浅,琵琶邪骨、魍魉灵休连手牵制,一对北冽鲸涛,银钩锁魂,弦气寄杀,特异战法,合击雪中高人,只见擎海潮寸步不离,不作一声、不出半式,仅身轻挪应对。

为阻妖炉之祸,鬼谷藏龙排布计策,欲使阿修罗与万妖炉彻底分离,就在死国战神寸步难移之刻,太君治等人合攻而上,一旁的失路英雄全神贯注,等待隐形之锁浮现,阿修罗怒现极招,围势忽退,却见鬼谷藏龙掌出玄妙,失路英雄横扫庞然剑气,威荡千山万岳。惊世双掌交接,霎时狂风罡动,气劲倾泄入地,破军府百丈之外,怒拔龙卷沙暴,壮阔非常,观者无不瞠目结舌。大殿之上,再归平静,一杯香茗,开启苦集交涉之局,弦外有意,话里藏机。

夜幕深沉,无月无声,疯狂刀者杀气腾腾,逼命的压迫令人为之一窒,一场生死交锋,身影交错不止,赤子心脚踏迷踪,掌掣风云,啸日猋刀光暴涨,透出震慑心寒的颜色。军刀出鞘,猛然横光,却见利刃扫向素还真,倏然一止,虓眼军督步步前进,启口之间句句威凛,太息公、地者陷入戒备,随即,深长刀痕划下,十步之约,一掌判定。一箭十影,直噬天日,风驰电掣间,竟焚出万道流火,霎时残阳呕红、云关泣血,雷霆一箭,掩去地利,倾刻五峰震摇、鸣雷撼地,盗骊开弓,剑阵感应,杀气顿时绵延百里。为护啸龙居地脉之气,极道先生陷入生命倾危之刻,夜神即时赶到,不待对手反应,阿修罗杀人之念启动,身影瞬变,便是索命极招。

两名魖族奇迹,战神、夜神千年之差,交锋却是纠缠不休,激战数刻,阿修罗怒上眉间,瞬间妖力汇聚,正是灭绝之招。高崖之上,月色清冷,旧地重游,沉埋之往事瞬间浮现,心里是自责,更是愧疚,彼时彼刻,正是正义之沦陷、失路之开端。凭吊的氛围中,一声质问,透出一丝阴沉,积羽沉舟渡翛年一会失路英雄。

强敌来袭,薄情馆首度应对,来自馆内神秘的剑气,再现五锋齐天之阵。死国地者、邪玉明妃连袂出击,就在踏入剑阵同时,四周顿时一片黑暗,气息凝滞,万籁无声。登龙阶之上,当世两大高人巍然对垒,势如争峰拔巅。一页书、擎海潮话不投机,转眼便城狂风骤雨,只见梵天高声一昂,挟雷霆之势扫尽,崩然一掌,冲龙天之飙风,并奇景之浩容。荒芜的云渡山,眼前已是死地,素还真五人前来,对上战神阿修罗。素还真以巧取劲,夺取阿修罗运招的空间,使得战神暂感支绌,就在此时,刀狂剑痴,挥式入战局。丧子之痛,失亲之悲,鬼谷藏龙怒火燎原,双掌催山破河,叱吒风雷;天伦梦断,骨肉枉死,惜夫人恸彻心扉,扬手翻山倒海,昏汤乾坤。

面临重重逼杀,啸日猋杀式再起,鬼谷藏龙、惜夫人极招亦出,三招交击,啸日猋再受重创,颠簸的脚步急促,求生的本能意志,唯有拖命疾驰。佛狱大殿之上,一朵寄令黑樱无风自来,正是凯旋侯第二副体,不惜冒著暴露身分的危险传来讯息,得知太君治率领天刀、漠刀、十锋三人,顺利潜入火宅佛狱,欲将雅狄王遗书送至杀戮碎岛戢武王手中,咒世主为之震怒,下令全面追杀,正道豁命险计。

九韶遗谱再起烽云,一为救子复生,一为夺书归还,鬼谷藏龙怒对百世经纶,一声沉喝,故旧之情,已如掌下馀风,面对梵天心偏极端,城主再运秘学,身纳八极之气,掌化九合之击。欲救还擒,清香白莲一战邪影白帝,不为恩怨情仇,只为一个重逾千斤的交托,但见刀光抡闪,炽盛的杀气,逼得素还真呼吸一紧,凶兽已无理智,似要洩尽一生愤怒。佛狱荒野,暗行部队潜伏杀机,轰然一声惊爆,十锋身受重创,同时引来大批士兵包围,危急间,一声义父,一句保重,求影十锋挺身划开战局,配剑直贯来敌胸口。北天海,终年艳阳高照之处,如今竟成冰雪世界,一股不寻常之凛冽气氛,正由海底隐隐透出。

突然,冰川迸裂,雪礁耸天,围观者无不瞠目结舌,一道掌气伴随清亮诗号,越海摧山而出,奇人、奇景、奇招。悠悠江水,死寂漂流,惜夫人搭上渡仇帆,慢慢进入白雾中的彼岸,只见渡仇帆静静漂入一处迷洞,目光所及一片漆黑。忽然,黑暗之中柴火自生,熠熠火光当中,照出一道鬼魅般的身影。

长桥血战,杀声震天,飞溅的鲜血如雨,在桥面上染成一条邪艳红路。笑剑钝双刀抡斩,早已杀红了眼、杀狂了心,无视佛狱大军前仆后继,却见太息公狂浪一掌,直扑面门而来。暗夜仇当道,翠羽暴杀机,为情为仇,孔雀冷眼,怒对失路英雄,一句理由询问,换来羽莺二字,口出接受之语,放弃辩解权利,眨眼,翼刀撩月影,衡剑战弧光。新月天地合,双峰海天决,万众瞩目之战,当世两大高人同声一掌,天覆缓缓旋开腾空,随后沉沉气压降下,一页书、擎海潮同时被压入地漏之中,海天之战,於焉爆发。

云渡山上,风云再起,极道先生带领众人,欲阻万妖炉完成,眼见地者横阻在前,极道先生、失路英雄联手接战,面对死国武魁传说,两人掌剑交织,全力施为。同一时间,协援战力牵制死国三尊,双方旗鼓相当,就在混战之刻,佛剑、夜神、天狼星把握机会,刀剑同出。寒夜倏冷,杀气浓布,薄情馆内,撒手慈悲步步缓行,而在高峰之上,一羽赐命反手架弦,盗骊满弓,弦上凝风聚云,霎时天地呼雷、四野旋然。天作异象,赤色漩涡当空汇流,凭风定羽,捉影一瞬,目标——废之间。

双峰一决天地合,即将接近尾声,最後一击,寄托情仇胜败,却见不远高峰,天者、军督、咒世主巍然而降,一页书、擎海潮虽同感列强逼近,无奈势无可转,终极一招,以血了结。

树林中,花飘叶落,香独秀冷然持剑,啸日猋怒眼握刀,双刃交击,刀似火、剑如霜,各有千秋,截然的走势,交织成一幅灿烂的图像,只见啸日猋举刀而立,周围瞬间响动哀歌。荒林索命,死国魔化众将,强势围杀素还真等人,虽知眼前已是魔物,素还真不忍下重手,情势一时危急,却见素还真、拔刀洗慧、辉煌堕世同心会招,霎时天地昊光冲散妖氛。天地合周围高峰之上,雄力对峙,四大高手何等巨力,瞬间,山峰上气流爆走,山峦崩塌,面对缓缓朝自己推移的汇流之功,剑之初神色不变,指剑加力,虽缓住来势,但仍受压迫。

突然,烨世兵权掌力一催,三方合力竟加速逼向剑之初。为求解放阿修罗,极道先生多方奔走,无奈佛剑分说身受重伤,无法再使用羽衣刃,秦假仙受极道先生之托,寻找符合特殊命格之人代为持用羽衣刃,斩断万妖炉剩馀魔爪,秦假仙灵机一动,商请香独秀担此重任。

最後的赌注,极道先生众人一心,欲解放战神阿修罗,风云战火,就此引爆。而在一旁,手握羽衣刃、冷静观战的香独秀,也逐渐靠近阿修罗,但炽热非常的妖炉,使他渐感不耐。

咒世主驾临薄情馆,慕容情亲自接待,平和中,暗藏一股浓重的烟硝味,一壶醉太平,却使双方氛围更加紧迫。突然,废字间大门开启,薄情馆内劲风扫动,解破僵持局面。疯狂的刀者,带著一身残忍的杀意,眼神中,全是压抑不住的张狂怒吼,仇极、仇止,唯有一战,唯有杀戮。一声沉喝,刀剑决生死,冷锋开战途。

时序推移,极道先生、卢卡、笨帝对上死国三尊,面对强敌,魔界能尊再引奇法,只见三尊瞬间支绌。邪能被制,机不可失,极道先生逼上杀招,周身乍现金色圣印,三尊见状,杀招齐动,却见尚风悦手运十字圣痕,焚天之招,妖魔荡然。为医治一页书与擎海潮伤势,素还真居中斡旋,从慕容情口中获知治愈之法,并委托他人分别知会一页书与擎海潮,经过一番协调,两人终於答应配合计划。

黑闇邪云罩天,地者率众逼杀,夜神三人全力反扑,双方恶战引爆,夜神面对强悍地者,极道先生一战银月贪狼,天狼星再逢九妖翼姬,三方战局僵持,誓护战神阿修罗。

火宅佛狱逆袭而来,咒世主亲征,薄情馆面临失守危机,杀令下,战火雄起,慕容情欲保众人,然而压力已逼近眼前,慕容情怒上眉间,初展绝艺,一掌压出,四座惊艳。九变归元台遭逢意外变数,渡翛年暗袭得手,擎海潮再受内伤,香独秀、一页书内力串连,同受牵累,瞬间内息汹涌翻腾,危急万分。

凄凉冷寂的不毛矿坑,无界尊皇发自内心的哭泣,从未止休,在阵阵敲打声中,现场忽感死气笼罩,竟是天者亲临,只见天者挟怒而来,手握血断邪刀,粉碎黑暗空间,迫使无界尊皇现身,但见天者神招再度现世,无界尊皇瞬间被制,含恨十竹之中,劫随脚步沉重,心情低落,就在此时,一阵恶风袭来,缓步踏入的身影,是遭逢巨变的恐怖面容,更是欲加炽盛的至极怨恨。一句询问,一句劝说,引动反目杀机,获得兵甲武经歇字卷的渡翛年,引动了武林风波与变数。

梵天遭遇奇遇,离奇复生的鬼谷藏龙,正在荒野上急急而奔,背後不远之处,一页书寻踪而来,片刻之後,鬼谷藏龙奔入一处浓密阴森、气氛诡谲的树林,随即不见人影。 碎云天河之内,玉倾欢受剑之初所托,吟唱一首歌谱,纵使百般不愿,在剑之初的劝说与丑的极力请求之下,悠扬清美的低吟声,在玉倾欢口中轻轻哼唱,原本不愿的心思,似也被这乐谱感染,逐渐平静,却也逐渐勾起深埋於脑海中的回忆。薄情馆之外,集境兵力挺身支援苦境,双强再次聚首,却是兵刃相向,烨世兵权手按军刀,咒世主化出句芒,双方举步缓进,却暗藏最深沉的杀意,一声战,开启烽火争端,双雄之战,一击,尽碎百丈方圆。一招过後,惊觉内息一泻,瞬间察觉对方武功有异,咒世主避重就轻,双锋不再交接。凯旋侯、太息公,佛狱三公联手进攻苦境。阅军台之上,戢武王迎风而立,放眼所见,军容浩荡,只见戢武王双手高举、向天告印,随即手持玉匕,自掌心划下一道血痕,散出漫天血雾,霎时军阵激昂、众呼震天。杀戮碎岛大举出兵,准备协同火宅佛狱,两境联军,一举歼灭苦集两军。

末日之战,战火真谛,阿修罗率领夜神、天狼星,三魖同心,极道先生联合卢卡、笨帝,准备阻挡天者率领的死国大军入侵苦境,万妖炉邪力已至顶峰,天者欲让死国过往牺牲的战士全部复活,苦境生命将成妖炉祭品,阿修罗不愿牺牲无辜,唯有燃烧战火,唯有与天者展开最後的圣战,一决千年历史的成败。武林枭雄尽出,冥王啻非天、咒世主、虓眼军督、戢武王各掌一片天地,众人席卷苦境领土,素还真、一页书、叶小钗、擎海潮以及剑之初,群侠应战。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