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皇论战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枭皇论战剧情讨论

枭皇论战角色

枭皇论战分集剧情

强者交会,穷途逼杀,咒世主遭逢擎海潮拦截,战火引爆刹那,气海翻腾,广垠浩瀚,首度肢接,便是横动乾坤,直破阴阳,倏见电掣风云起、雷响天地阴,号雨鲸脉蟠龙而现。寒光一舍之外,千军万马备齐,佛狱三公之二、王之股肱守护者,凝神戒备,而眼前之人,气度恢弘,神态沉稳,虽是悠然一站,静若深渊,气似华岳,尽展宗师风范。为阻挡梵天脚步,叶小钗、拔刀洗慧、辉煌堕世三人以战阵包围,只见一页书如是我斩在手,瞬间杀气冲天、狂怒暴啸,剑光冲霄,尽破围困阵式。

荒野之上,豪云侠少再逢失路英雄,曾经豪情共饮,如今却成一罈绝命酒,忽闻铿然一声,酒罈坠地而破,地上的碎片,代表坚定的决心,铃声颤动,宛如无言悲鸣,眼前,是不可避免的宿命,更是不容退缩的一战!  佛狱、碎岛交界处的婆罗堑,自苦境退回的大军并未撤收,忽然,令人窒息的阴影笼罩而来,散发一身黑色气息的邪魅面孔缓缓逼近,却见来者脚一震,婆罗堑瞬间气流爆旋,就在此时,另一方传来一股雄力,两强相交,激汤云海翻腾。

大战方歇,兵戈再起,昔日盟友,今成寇讎。素还真、千叶传奇双莲交接,此回,再无任何转圜空间,虽是不愿,但却心知,眼前局势,不容退避。  百韬略城之外,天者亲临,万妖炉再度肆虐,略城人马死伤惨重,惜夫人为保略城,阵势启动,耀目光华遮掩众人视线,无奈天者神威难阻,惜夫人首当其冲,重创飞出!  霓羽族遭受屠戮之劫,飞鹭、翎婆直奔薄情馆,欲请阿多霓相救,途中佛狱杀手包围,两人极力抵抗,竟是牵引伤势爆发,顿时陷入致命危机。

万妖炉顺利吞噬略城地气,天者乘胜追击,趁著佛狱大败的当下,欲接收其馀尚未获取之灵地。阵地转移,薄情馆之外,魔氛笼罩,百鬼夜啸,万妖炉鼎立眼前!突然,乌云笼罩,翻海狂浪,魔王子破空而降,死国、佛狱两强交锋,一触即发。  为承信诺,为偿仇怨,重生的啸日猋,踏上银盌盛雪,正面对上北冽鲸涛擎海潮,杀甥之仇再生雪涛,一者怒火炽盛,一者心有觉悟,三掌之约,不容啸日猋思考,只闻擎海潮高声一昂,沛然真气壮阔波澜,随袖应掌,浩荡而出,是否从此尘埃落定?

心神不定,惜夫人被渡翛年暗掌所伤,正当逼命之刻,啸日猋冷冷走入,心知来者有意,渡翛年抢先攻击,啸日猋反手握刀,天字卷对上歇字卷,正是武经之决。  漠沙林外,一页书欲杀魔王子,如是我斩力撼句芒双剑,一页书愈战怒气愈扬,魔王子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心境,就在双方战至极端之际,一页书真气一洩,竟如江海奔腾,不可收拾。  万妖炉驾临琉璃仙境,死国、集境引爆战火,天者、军督挟带翻覆乾坤之威,双刀互击,瞬间昊光万道,烨世兵权吸元之法竟尔失效,反感内力流失

战意生、烽火燃,太息公亲自压阵,佛狱大军进犯杀戮碎岛,双方悍势对垒,就在此时,碎岛掌军什岛广诛缓缓步上地界,两境强首正面交锋,以行动正式宣告决裂。邪玉明妃誓取杀戮碎岛,什岛广诛是否不辱王命,力阻佛狱兵祸?  夜色雾冷,月华参露,薄情馆之内,数名蒙面杀手欲针对废之间下手,冷不防,废之间大门一开,一道倩影乘著月光,肃然而立,一声相杀,凛冽杀气瞬间笼罩废之间。一卷冰雪玉辞心,这名来自异域的神秘女子,究竟藏有何种秘密?

两境至强之战,超越顶峰之决,集境首座虓眼军督一会剑之初,集境最强之人对上慈光之塔的惊叹。两强之战,战事激烈,一者狂而杀,一者深而稳,两人交手,剑之初身法莫测,军督首见劣势,挺身受招,口呕朱红,当刀锋剑指交错之际,吸元之法再启,现场局势竟然反转!  海天再会,不是生死对决,而是同心联手,为阻万妖炉贯通六大灵脉,一页书、擎海潮连袂出击,双方极招逼落,万妖炉却不为所动,力量横扫,眼见两人极招失利,只能把握一招之机,就在机会浮现,一页书见状,如是我斩破空斩下,神坊羽衣刃配合出击,万妖炉全力反扑,如是我斩竟应声而断!


最後的战火,三魖再战天者,极道先生独对双尊,此战将决定死国与苦境的未来,双方各自逼上极限,创世神威再次觉醒,冥王现临!阿修罗牺牲自身修为,以身挡招,全程压制冥王无敌的力量!阿修罗决意搏命,冥王痛下杀手,施展最强之招,十三圣罪。阿修罗身中十二圣剑,护身魔神溃散,而夺命最强一剑却自背後而来,极道先生眼见危急,宏大一掌击败贪狼与九妖,牺牲自我,挺身为阿修罗挡下冥王必死之招!  同一时间,月声十指拨弄舒神琴,悠扬琴声响起,神之子的灵识竟逐渐被唤醒。天者全力抗制,忽然,月声嘴角不断渗血,赌上魔女生命能量,卢卡笨帝灌输自身修为,但天者却再度反噬,月声生命倾危!月声意识渐渐模糊,就在此时,神子终於现身了!

集境布局,虓眼虎爪掠向北冽鲸涛,热炎之气欲毁雪崖,扑开九死罗网,擎海潮身陷其中,同时运功一护冰雪之景,危急之刻,千锺少纵身飞跃,欲助挚友脱离险关,岂料情势丕变,一刀划落,生死殊途,擎海潮悲愤交集,同时遭逢烨世兵权劈刀一砍,五成元力顿时倾泻!  三日斋戒,万僧同跪,为开赦刑佛典,庄严殿、明慧殿、殊印塔各部执掌同时齐聚贤劫殿,但见三殿会印,云鼓雷峰如沐法雨,点落生辉,云海当中乍现梵天身影,又将揭开梵天何处弱点?云鼓雷峰最高指导——佛首帝如来,未来动向究竟为何?  堕落天堂之外,慕容情一战魔王子,面对灭族之仇,却是意外冷静,只因为眼前,是佛狱最强的异数,唯有冷静,才能取得致胜之机!尘沙中,句芒双剑划出致命邪光,竟是覆灭霓羽族之招,只闻慕容情昂扬一声,霓羽天音直贯天际云霄,魔王子陷入痛苦哀鸣!

为探鬼谷藏龙屍变之谜,惜夫人、玉权臣来到一处浓密诡异的树林,而在暗处,黯淡无光的数对眼睛,贪婪地注视著惜夫人一举一动。就在此时,无数活屍团团包围,就在万分警戒之际,一道骇人身影,骤然出现眼前,正是昔日略城之主——鬼谷藏龙。  为了解之前所察觉的不明邪氛,叶小钗、辉煌堕世在神秘刀客萧瑟引领下,进入留蝶梦土,经过数日等待,一道闲诗清吟,伴随满天冰晶降下,逸世仙子凌虚而现,留蝶梦土之主——飞碧凌渡击珊瑚,即将开启何种过往尘事?

掌剑交接,肃杀风冷,来自四魌界的两名绝世高手,一如魔火炽焰,一如傲冰寒雪,各自极端的功体,竟交融成霜中有火,冰焰错织的瑰丽景象。却见魔王子句芒双剑合一,玉辞心拄剑凝冰结印,极招冲击,结果竟是邪火入心!  在天苍灵泉崩裂的地层之下,一座辽阔的城市静静伫立,城中萤火点点飘飞,宁静中透著一丝奇幻,只见宣天总教宿贤卿缓缓跪下,准备再次承接天君降示。宿贤卿口中的圣城与奇迹之力,是否真能成为末世当中的一线曙光?  略城决战,千叶传奇大军待发,另一方,惜夫人背水一战。就在两军冲突之际,集境惊觉诡异之处,千叶传奇、弑道侯欲领军速退,此时传出一声巨响,但见天局爆裂,登龙阶霎时崩断,略城最终防线开起,千叶传奇等人顿陷危境!

略城战未休,破军府已临突袭,三名黑衣杀手无声潜入,烨世兵权沉稳应敌,但见身影交错、刀剑交接,覆面客真力已洩,败象立现,就在死客断魂同时,烨世兵权退开数步,惊觉身中血魅蛊之毒,未及思索,後方连番攻势,逼命奏杀!  千云谷之内,白莲身影迎风而立,飘若仙姿,三千尘不染,无生亦无灭,令孔雀不禁一阵愕然。突然,月下身影悄然而去,孔雀见状急忙追赶,眼前白莲踪迹,究竟是幻是真?孔雀深入千云谷,又会有何种奇特的境遇?

为杀剑之初,集境千军万马重重包围,玉辞心环顾四周,脸上,却不见仓皇神色,只见玉辞心单掌向天、另掌指地,一股寒流席卷,大地遍罩冰霜,风云为之凝结,就在烨世兵权、千叶传奇、弑道侯欲出招之际,至绝之式横扫,竟是兵甲武经——废字卷!  法应无相、阵起无名,六尘之四欲擒梵天,身形挪移之间已成困势,硬拼梵天雄浑之力,宝杵唯四,却因受到佛气牵引,犹如万棍欺身,一页书游战传世法阵,无所畏惧,一时之间却是僵持,忽然,无端杀念引动,邪天之力瞬间爆窜而出。  略城决战,千叶传奇大军待发,另一方,惜夫人背水一战。就在两军冲突之际,集境惊觉诡异之处,千叶传奇、弑道侯欲领军速退,此时传出一声巨响,但见天局爆裂,登龙阶霎时崩断,略城最终防线开起,千叶传奇等人顿陷危境!

薄情馆内强敌逼命,无情的火舌渐渐蔓延,内外交迫的危机,形成前所未有的绝境,一声杀无赦,首波攻势应声开展,来犯者噬血不容情,刀起刀落,血珠飞溅,暗影使者忠诚护主,宁死不退,再次遭逢劫难的慕容情双掌并出,奋力挡下对方杀招!  原本与世无争的留蝶梦土,今日,争斗的烈风,吹乱了宁静的世外桃源,相争纷乱的烟硝,与纯浓的酒香交杂混搅,成了一股令人印象深刻的新香,随即,一阵深沉优雅、扣人心弦的脚步声,逐渐接近留蝶梦土的入口,又将带来何种风波?

位於两境交界的婆罗堑,今日,弥漫著浓厚的杀伐之气,为情为仇,戢武王重备亲征,强势挥军杀戮碎岛,一道雷霆霹雳,宣告战火开端,却见碎岛强将力压佛狱战线,战局倾危之刻,远天驰来一道龙形,火焚烈燄之中,魔王子倏然现身。  素还真再现踪迹,前置暗局早已设下,辗转交至屈世途手中的四封信,即将推动胶著的局势。屈世途再次踏入破军府,将其中一封信交到千叶传奇手中,竟促使集境决心全力针对魔王子,信中内容究竟为何?後续又将造成何种局面?

末世圣传之内,宿贤卿与一页书提及对战魔王子时的诡异现象,推测出失利原由,应是受到火宅佛狱邪咒影响,而宿贤卿所提供的解咒秘法,则是前往传说中天君所准备的圣城,欲藉助圣灵之气破除咒术,此法是否真能帮助梵天摆脱邪魔之禁?  为医治剑之初伤势,慕容情依照愁未央指示,欲寻找北凊原之寒心作为药引,慕容情一路思索,就在此时,树林忽起大风,气流沉降,远空倏见碎岛玄舸,随後两道光芒骤降,伐命太丞、什岛夷参双双现身,竟是步步进逼慕容情而来。  佛辩方止,素还真委托屈世途前往云鼓雷峰,希望能够履行当初的协议,共同对抗集境,经过三殿决议,帝如来颁下法旨,命云鼓雷峰进入备战状态,苦集两境即将再次交锋,素还真运筹帷幄、巧设连环,潜伏在中原正道的孔雀,将有何种动作?

苦集再次大战,云鼓雷峰、末世圣传首度联手,北冽鲸涛威势独挑军督,破军府众人瞬间陷危,五处战圈各自缠斗。鸦魂一战万古长空,昔为友、今为敌,两造心思,无暇分说;光世大如、千叶传奇掌剑互搏,一者佛式精深,一者剑起凛落,双方各展奇招,难分轩轾。胜败判定,全系双强怒眼对垒,烨世兵权心知对手雪仇而来,抡招正面迎击,却感内元一挫,随之扑面,又是沉雄来势,军督欲行昊苍玄诀倾泻涛劲,却见擎海潮力提真元、恨火兴涛,双方极端交锋,胜败,将在刀起掌落之间宣判!  为解开无形禁咒,一页书纵身跃入神秘圣城之内,穿过无形气罩,降临奇特建筑,并沿著通道沉稳前行,来到一处内室,赫见一口巨大棺木矗立;高峰上,宿贤卿持续俯瞰,就在等待一页书的同时,高峰另处,一道任醉身影,伴随幽扬歌声颠走而至。

推松巌之内,刺杀身影再次来临,面对眼前不动如山的素还真,孔雀内心已有决意,雀刃再现锋芒,竟是朝素还真心槽刺入,渗出鲜血的同时,攻势骤停,面对贯彻命令的孔雀,素还真将如何应对?孔雀最後又将作何抉择?  荒野之上,寻获鬼谷藏龙行迹的惜夫人苦苦追赶,不知不觉来到一处诡异之地,代表一切结束的终点,宣告人鬼殊途的残酷事实,不愿放弃,不甘放手,万般不舍的惜夫人,意欲唤回消逝的身影,突然,道门奇阵阻断脚步,隔开生与死的迷途!

佛魔双决,三度交锋,未及分说,各开战局!为牵制旁支战力,金鹏游斗赤睛,以疾速破霸道,战况一时难分轩轾;魔王子战一页书,双剑回旋,一剑快过一剑,一式绝过一式,正当杀招将出之际,战况急转直下,同样的人,一样的掌,却是截然不同的雄浑!  救赎、惊叹战局方止,又逢慈光之塔连环逼杀,剑之初强忍伤势,剑指拨弄犹有馀地,跨步、沉腰、傍手,穿指入宫!眼前,弯刀利掌闪动无情,步步进逼,迫使创伤加剧,剑之初已然油尽灯枯,难创敌手,就在此时,犹豫的一羽赐命,一声叹息,引箭上弦。  屠戮场上的残酷,看入人群里一双浓悲带恨的眼,碎岛众怒,王树权威,如今却同裂心弦刃,成了难以承担的至痛。雅狄王脉承之争逐渐偃息,四魌政权却逢变动开端,杀戮碎岛究竟会走向何种未来?暗流涌动的局面,是否再开救赎新章?

为解救焱翩翩炽燄奇症,叶小钗协同灵自灵遍寻南疆,欲前往藏海寂寞园,经他人提点而来到荒烟蔓草之地,在废园深锁之中,一股凛冽扫入,两人瞬间遭遇不明白发女杀,幽蓝迷光,暗透慑人怵寒,擅闯之人,唯有——杀无赦!扫禅山门之外,殊印塔精兵尽出,庄严殿、明慧殿不明所以,在未能探得原因的情况下,圣弥陀决定依循殊印塔所布战线,前往调查出兵原由,赶至战场之时,却见焚然怒颜开道而来,云鼓雷峰遭逢入世以来最大危机,此劫又要如何化消?  留蝶梦土之内,擎海潮、击珊瑚一叙当年,忆往旧事历历在目,就在此时,一阵悠扬歌声伴随酒气传入,神秘修者缘醉莫求,忽尔现身留蝶梦土,一番交谈之後,擎海潮化光急驰而去,究竟缘醉莫求所为何来?擎海潮又欲往何方?

百世经纶强势压境,扫禅山门如临大敌,倾危之刻,来者佛掌洩涛,竟是平分秋色!山门为界,非请勿入,招提僧轻描淡写,拳掌交接间,佛力隐然而发,枷锁竟尔再次浮现,围观僧众眼见机不可失,准备一举擒下梵天,却见海涛惊腾,强势压劲而至。  一声中计,集境大军团团包围,云鼓雷峰众高僧顿入死地,剿灭令下,群军蜂拥,展开一场激烈的死斗。一方欲突破绝路,另一方却是报复之意甚坚,面对雷奔电闪的刀网,雷峰四僧顿觉压力,决定连袂一击,却闻烨世兵权雄喝一声,四僧内力如江河溃堤,汹涌倾洩!万灵随咒,邪燄如炙,瞬间形成禁锢枷锁,一如施咒者满心愤怒与憎恨,蜿蜒攀附於魔王子之身。火宅佛狱至密禁术,再次侵蚀魔王子,为了平复仇心恨火下的亡魂怨念,慕容情催动咒血魔印第三重禁锢,此举又将对魔王子造成何种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赤睛、飞鹭扶持而行,忽遇莫名逼杀,凯风寒泉易子娘一声令下,杀凰双刀连环取命,赤睛身带伤势,同时分心照应飞鹭,实力顿时半折,难脱锋刃纠缠,就在双方难分难解之际,原本冷眼旁观的易子娘,缓缓举起了枪口。  在佛狱深处的句芒红城,如今,只剩断垣残壁,一股不安的风呼啸而过,伴随而来的,竟是魔王子最为熟悉的身影。在皆杀者之後,风世魃鬼、红狐九尾、深流君相继现迹,破封而出的四邪谛,又将对魔王子采取何种动作?  为了开启圣城,宿贤卿长久以来的策划开始生效,圣钥、圣骨、圣魂,三项开城要素逐渐备齐,藉由一页书之手,已握有不启之钥的宿贤卿,将目标锁定在霓羽族圣脉与后脉,与末世圣传有所牵扯的慕容情与孔雀,又将迎接何种命运?

绝情崖上绝命战,庄严殿围杀千叶传奇,反遭集境设谋反扑,为挽狂澜,三僧联手欲杀烨世兵权,光世大如再对千叶传奇,是突围,更是心焦,光世大如悔恨交集,竟是颓势一倾如洩,悲痛逼至极端,光世大如欲图同归於尽,却见光华大盛,瞬间佛气爆旋!  为取得无咎剑招解方,一羽赐命无奈对上辉煌堕世,昔日并肩,如今敌对,一段物是人非,令人唏嘘。只闻一声沉喝,辉煌堕世剑透寒光,逼芒中,挟雪霜之势,凛凛杀向一羽赐命,却闻一声见谅,一羽赐命再祭七圣箭,寥天一羽蓄势待发。  经过几日相处,冰寂寞对叶小钗与灵自灵已不再抱持敌意,此时冰寂寞也从寂寞园的藏书楼中,找到了叶小钗欲寻之物,治愈焱翩翩与一页书的关键近在眼前,冰寂寞却提出交换条件,诅咒深锁的藏海寂寞园,又将迎向何种未来?

为除集境叛徒,更为歼灭所有与长空之死相关之人,千叶传奇率领集境人马围剿鸦魂,千叶传奇步步进逼,天藐出手,招招致命,剑下是怒、是恨、更是悔,鸦魂难缨其锋,已然负伤,正当千叶传奇欲取鸦魂性命时,一股强烈邪光照耀,魔王子现身战场。  术法圣地青巫山,一场惊天动地的道魔大战即将展开,灵自灵、小狐代表道门出战,对上西方魔法代表笨帝与卢卡,双方各显神通,青巫山上霎时风云震汤、紫电霹雳,一场旷古绝今的法斗盛会,终於隆重展开!  新仇旧怨,半途逢杀,勾魂索命的脚步声,牵动过往的回忆与恨意,孔雀怒展双翼,独对易子娘、杀凰连手狙击,欲破死亡杀阵,翼刀似疾风,火枪如闪电,双方斗得旗鼓相当、难分高下,面对逼命恶斗,孔雀是否能顺利解破阴谋?

杀戮碎岛之上,众人引领期盼,关注代王产生的时刻,却在晶叶飘落瞬间,王树点祭生变,祭天台顶,一道威凛身影缓缓降落,雪白战甲,晶柱为饰,映入众人眼内,心中骇异非常,唯一人,心下昭然,更对即来之变故而怅然。  掌天殿前,集境大举进犯末世圣传,两大势力互相对峙,冲突一触即发!兰怀印天印化枪,荐道师拳脚连环,力战破军府精锐;另一方,虓眼军督对上宣天总教,主帅对决,双强交锋,掌劲拼拳风,气势震天地!  天阎魔城之外,圣弥陀一探玄虚,此时眼前再生异变,妖氛弥漫,引出四周万千亡灵。面对重重的压迫,圣弥陀佛心施展,欲逐一净化,然而数量之多,却是除之不尽,但闻魔魅低吟,是来自恶魔的耳语,穿透内心深处,侵蚀内在清明。

阴郁的乌云,夹带闷雷阵阵,周围呼啸的狂风,隐含不安的蠕动。天空中,魔王子俯瞰大地,轻挑却又深邃的眼神,正在透视著天阎魔城。一声出征,一人一龙俯冲而下,欲闯古城一探机密,魔王子强势起招,硬撼无形结界!  为仇为恨,千叶传奇找上刀狂剑痴,满腔怒火难抑,只为一取凶手之命,以悼长空亡魂;面对重重布杀,叶小钗刀剑在手,退,只有退!是为留下转圜;让,只有让!只为留下馀地。眼前,唯有无尽血路,竟是逐渐踏入死亡关口。  集境兵祸逐渐延烧,素还真於幕後运筹帷幄,攻打破军府之计划已臻完备,遂通知云鼓雷峰配合行事,此时殊印塔亦建言,认为帝如来无须亲自出征,坐镇云鼓雷峰,可同时掌握苦集战事与魔城动向,对於这项提议,帝如来将作何抉择?
夜空沉沉,战云密布,碎岛玄舸庞然逼近时空交界,紧要关头,四魌天树产生异变,戢武王愕然之际,碎岛玄舸被强势卷入苦境,就在此时,远方亦窜出弥天黄云,吞食大地,血闇沉渊蓦然响爆,异界通道——毁矣!  云鼓雷峰围战破军府,双方各有思忖,为立场、为信念,无可退避。战势逼上极端,决定胜负的关键,终於打破沉默,正式引爆,只见帝如来手运妙法,虽居守势,却如泰山磐石定,昊苍玄诀竟是全无用武之地。  天阎魔城之外,一页书独对双僧老与四罗汉,瞬间陷入热战;城中,慕容情一行人来到遗迹中心,只见慕容情全神贯注,为不启之钥注入神圣意念,霎时封印开启,神秘都城散发异光,正当城门开启之刻,一道火焰光影冲天而起!

大军出征,云鼓雷峰一片安祥,数名僧人依据戒律,洒扫巡视。忽然,邪风狂起,云鼓雷峰一阵闹动,随即,一股无可抵御的压迫感袭卷而来,降下的身影嘴角微扬,似在嘲弄神佛,魔王子亲临云鼓雷峰,究竟有何盤算?  留蝶梦土,地狱恶凶降临,鬼谷藏龙、异法无天莫名而来,萧瑟、守护者正面迎对。无端之战,不明来者意图,只为守护密室中的击珊瑚与焱翩翩,为了医治邪火奇症,击珊瑚施展拈玉绣手,冷热正邪窜流,焱翩翩原始妖异邪鳞,透体浮现。

末途之战,烨世兵权一对啸日猋,极端,就在眼前!穷路一决,金铁铿然,摧破周围地形,啸日猋真力一洩,刀势随变,快中奇、奇中幻、幻化无端,烨世兵权虽是负伤,军魂斗志哪容轻忽?根基、经验的差距,让啸日猋首见负创。  举兵败逃,千叶传奇再遇北冽鲸涛,心中已有背水一战觉悟,傲骨仍存,不甘在此称降,千叶传奇盛怒忍伤,提元再战,不露一丝逊色,二度交手,两人心中互知深浅,但见极掌冲击,几声惊爆,又见数道溅红!  为寻失踪的慕容情,失路英雄三人进入了神秘的诡谲古城深处,宽阔的空间,弥漫著一股历史之沉重气息,神秘的图腾,刻划著异族之风情,众人凝神专注,不敢大意。就在此时,远方传来一道规律声响,逐渐靠近。

执著的意志,或为求生,或为复仇,孔雀强忍躯体疼痛,在无边无际的洞内,缓缓爬行。突然,前方传来诡谲光源,宛如一道神秘指引,更似声声催眠,孔雀遭逢奇遇,是否能顺利离开此地,重获希望?  树林中,末世圣传再行追捕工作,就在执行任务即将告终之刻,天际突然风云卷动,雷响不断,随後雷雨骤降,似要洗清世间不平,雨烟中,一道冷峻的人影,朦胧伫立红尘,轻盈却又沉稳的步伐,在风雨中洒落一地潇洒。

雷鼓战佛山,海天第二决,一页书、擎海潮联手,无畏挑战云鼓雷峰全门,潜流暗潮,眨眼将成惊涛骇浪!三色天香为限,三波战线决胜,低首面佛、寂景参寥、开宗明卷,各自藏何玄妙?擎海潮是否能顺势而为,让一页书服下破除魔障之解方?  狂风不止,玉笛怒摧,冷傲的道者,不名的来意,平静眼神中,藏有未知的风暴!一声长喝,任云踪提劲运元,身影拔地而起,飞纵快攻;宿贤卿步沉身稳,掌分双圆,冷静迎招。战云动、尘沙扬,只见双方身影交错,各领风骚。  修练蛾空邪火的鸦魂,在邪蛹中不停接受折磨,即将大功告成。忽然,邪火猛烈窜动,随著鸦魂逐渐功行圆满,邪蛹开始出现裂痕,随後一声宛如撕心的哀嚎,伴随著一双巨大蛾翼箕张而开,凄豔、邪魅,是浴火重生的见证。

踞虎岭上五方会,灭神号天穷召开论战,迫使各方势力立时表态,戢武王、魔王子、帝如来、无衣师尹,四人各按心思,谨心应对眼前狂傲。就在此时,熟悉的乌云轿突破天际而降,第六方的变数,将为这场论战带来何种转折?  云鼓雷峰之外,萧瑟担心擎海潮安危,意欲进入一探,此时一道掌气偷袭而至,萧瑟紧急闪过,瞬间戒备,竟遇葬仇人寻仇而来!前尘挥不去,慨然披上身,佩刀纳手,握上觉悟,此刻开始,已无悔恨,只馀仇下馀生!

荒野追杀,戢武王大军围上无衣师尹,刀光过处,师尹身影一虚,竹叶映影,月光中再现神秘影杀手,双方僵持之下,师尹急奔浮廊巘,来至中途,戢武王长喝一声,或天戟欲取师尹首级,危急一刻,倏入一泓秋水异色,渺黯如画。  云渡山上末世劫,重伤未愈的一页书、擎海潮,正面对上末世天君号天穷,肃杀的气氛弥漫空中,只待一个无言的默契,便是一场旷古绝今的至极之战,但见一页书掌压殒星之势,擎海潮式开涛浪之威,双招连壁,神佛惊叹,魔邪辟易!  炎流村内,云鼓雷峰众僧群至,欲诛恶邪魔王子,只见魔王子邪力释放,不屑的轻笑,随之而来的,是无数邪蛾弥天盖地袭向雷峰僧众,四周席卷纷扰,僧众欲避无路,触体即燃,瞬间化作焦骨,光世大如一声悲叹,法光顿现。

星月冷、寂夜沉,万籁如止,佛者明心,帝如来伫立罪身磐,以身诰罪,决定杀生负业,愿持明王怒相,一开舍戒刀忏,解放封於赦刀喦的镇界神兵——佛刑禅那,究竟帝如来的目标为何?此举又将替未来局势,投下何种变数?  守护者为寻焱翩翩,孤身深入阴司鬼池,只见四周邪烟弥漫、怪鸟啼哭,死亡气氛瞬间笼罩。突然,远方传来一道幽幽悲鸣,凄风伴雨的景象,是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诡异的面具,肃杀的傩舞,迎出一道久违的身影!

冤家路窄、狭道相逢,正欲执行任务的异法无天,再逢芜园楼主香独秀,无天法戟强势挥动,香独秀身躯不使,避险在丝毫之间,只见异法无天高举妖戟,霎时邪光掩天、气吞山海,此招,要雪恨,更雪耻!  炎流村之内,魔王子出战未归,倏然,一泓雪影冷步而至,深流君严谨以待,但闻殢无伤一声候教,风吹发飘间,一道剑气,一场约战,已然埋入石壁之中,刻出睥睨武道之气魄,永岁飘零欲战四魌异数,是否将汤出另一股不安的涟漪?  为寻击珊瑚下落,擎海潮由逸踪寻回留蝶梦土,依旧毫无头绪,此时擎海潮发现锦心鉴遗落暗处,拾起之後随手翻阅,正好看到击珊瑚所修炼的拈玉绣手,却露震惊神色,此部武功究竟藏有何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冤家路窄、狭道相逢,正欲执行任务的异法无天,再逢芜园楼主香独秀,无天法戟强势挥动,香独秀身躯不使,避险在丝毫之间,只见异法无天高举妖戟,霎时邪光掩天、气吞山海,此招,要雪恨,更雪耻!  炎流村之内,魔王子出战未归,倏然,一泓雪影冷步而至,深流君严谨以待,但闻殢无伤一声候教,风吹发飘间,一道剑气,一场约战,已然埋入石壁之中,刻出睥睨武道之气魄,永岁飘零欲战四魌异数,是否将汤出另一股不安的涟漪?  为寻击珊瑚下落,擎海潮由逸踪寻回留蝶梦土,依旧毫无头绪,此时擎海潮发现锦心鉴遗落暗处,拾起之後随手翻阅,正好看到击珊瑚所修炼的拈玉绣手,却露震惊神色,此部武功究竟藏有何种不为人知的秘密?

极端的仇怨,引爆极端之战,救赎、异数天河一决,句芒肢接戢武,崩散冰河,破碎虚空,再冲突,散乱五岳、腾动十方;另一方,怒然的眼,戟扫暴雪寒冰,极冻天河再染寒霜,优势已占,戢武王趁势再补一击,直逼魔王子胸口。  末世圣传地下通道,为探魔绝天棺下落,任云踪遭到凯风寒泉易子娘的拦阻,冲突一触即发,易子娘出手如电,任云踪掌分阴阳,双方斗得旗鼓相当,难分难解,此时弹丸穿体,任云踪冷哼一声,随即单膝跪地,战果已臻分晓。  树林之内,佝偻身影如鬼狂奔,後方无惑渡迷急追不舍,欲探神秘面孔来历。一阵缠斗,无惑渡迷暂得谈话空间,点破对方所使用者,乃昔日战友独门之招,此时神秘者却要无惑渡迷转告帝如来,御神风恭候大驾,其中又将牵引出何种往事?

天阎魔城冥池之内,慕容情闭目昏迷,似与外界全然阻隔,只见靡思陀缓步接近,几句话语,一声阿多霓,沉眠不醒的慕容情突然睁眼,眼中妖异光芒一闪而逝,慕容情大难不死,未来命运又是如何?天阎魔城施舍生机,又藏有什麼算计?  历历诸尘生,了了无物境,素还真禅心默照,忽觉飘飘出岫云、濯濯流涧月,一股冲融之气,直畅霄汉。突然,一声熟悉的叫唤由心而出,眼一睁,身在三清,对视的人,相同的影,形同镜射,眼神交会瞬间,是禅悟或是魔考?  为救遭到擒捉的无辜百姓,啸日猋现身炎流村,凛然对上佛狱势力,只闻金铁交响、利风削发,四邪谛风世魃鬼亲自出手,啸日飙风中捕影,看不清对手动作,一时难有头绪,就在此 时,红狐九尾利爪上手,立时参战!

魔城中的奇遇,超越生死的体验,冥池之内的慕容情,为仇怨孤注一掷,承受莫大痛苦。煎熬的时刻逐渐过去,玄雷之力逐一深入慕容情四肢百骸,渐渐融合一体,突然,池水惊爆,掩目光芒中,重生的身影已悄然而立。  暗夜树林,鬼魅身影针对击珊瑚而来,燕无书疾步敛寒光,只见红流邪少形影腾挪,任凭雀翎横扫,却是眼露轻蔑,缠斗中,红流邪少眼一凛、兵刃出,死亡危机顿时笼罩燕无书,而在暗处,一双眼冷观战局,有何图谋?  六大灵地之一的拂樱斋,充满一片死寂,魔气重重,此时欲净化灵地妖氛的灵自灵等人缓步踏上,只见灵自灵口念道诀、灵符尽出,现场魔影登时一散,就在拂樱斋逐渐恢复之刻,突然,现场一阵天摇地动,变数骤生!

炎流村之上,天际云气不安涌动,耐性几乎消磨殆尽的魔王子,嘴角同时挂起一抹微笑,只见金光迸现,透云而出,一股沉重的力量,压得四周山峰震动,久违的身影,剑之初乘剑而来,目光直逼魔王子!  为了求取援助以及一探御神风传人虚实,帝如来亲自赴约,却遭神秘女子残容悲声连番试探,最後帝如来应其要求,一见御神风所留讯息,幽暗古洞之中,帝如来惊见之事物,又将牵引出何种不堪回首的过往?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