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鼎天下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30集
  30. 第29集
  31. 第30集
  32. 第31集
  33. 第32集
  34. 第33集
  35. 第34集
  36. 第35集
  37. 第36集
  38. 第37集
  39. 第38集
  40. 第39集
  41. 第40集

问鼎天下剧情讨论

问鼎天下角色

问鼎天下分集剧情

战场上的两人,仇眼对视;存于心的一念,凝注唯杀。霎时,神决再开新章,太荒崩然失色,却见沧海横空,力压焚火怒燃,战得心狂,不觉时辰流逝。欲拼一线胜机,更不愿挚友血仇从此沉埋,洗墨鲲锋威能再现,剑鞘引动排天惊浪,凭空沧海斗邪龙。

   同一时间,神决再开,战神阿修罗对上断灭阐提,不世威严,逆天之势,引爆一场绝世雄争。极招初接,阿修罗力量加倍,断灭阐提瞬间失利,阿修罗占尽时辰优势,体内战火燃放,断灭阐提狂势无匹,两人力量互不相让,只见时辰推移瞬间,断灭杀招上手。

   太荒神决连取三胜,修罗鬼阙巍然出阵,荒野之上,无明法业率众亲征,进逼龠胜明峦。心知彼此战力差距,雀华一品步腾巧幻、凌虚挪形,游斗战斧狂威,却见无明法业冲过防线、取出离枢针,贯入明峦地界一角,却闻轰隆巨响,万塔汇聚的龠胜明峦,竟现崩落之势。

羿村之内,素还真、无衣师尹、悟剑声、刀悬一命,四大高手问罪孤竹隐龙,为救挚爱,孤竹隐龙无所畏惧,激战就在眉睫,为报夺剑之仇的悟剑声,刀剑一扬抢先出手,不愿后辈有失,素还真发招掩护,无衣师尹随即出手。

   不渡银河之上,暗处蛰伏了三条人影,却见靡思陀缓步走上,摘取娑婆花时喃喃自语,透露出越织女在血杏高林的讯息,红流邪少、紫焰魔少决定联手一闯。

   诡氛之中,鬼觉神知兀自沉吟,倏然,一念之间蓦响琵琶哀音,一拨思、一曲意,四弦揉杂,叮然沛响,琵音如雷忽生,沉肃杀气瞬地布满一念之间,过往依稀,飘回悬念,多时思、多时想,愈来愈急促的琴声,回荡一念之间,紧迫的气氛,隐含莫名杀气。

无情的战场,残酷的对决,断灭阐提运化玄雷之能,奉皇靝佛光护身,对峙之势一触即发。一声沉喝,断灭阐提飞身而出,掌风横扫,杀招连环;面对汹汹攻势,奉皇靝早有生死觉悟,慨然应战,临掌无惧,注定相克的天时,形成双方悬殊实力,断灭阐提心念一转,攻势骤变。

   双环奏邪杀,一袖卷沧波,靖沧浪稳若深流,双足挪移起浪海,阻挡寂灭邪罗突来攻势。初次兵锋交接,却感莫名耗损,回身、气震、风旋,势可吞天之浪,竟陷左右支绌,眼前唯有无限诧异,惊觉时辰属性相克,寂灭邪罗占尽绝对优势,双环运转,邪功力催,惨绿妖火蔓延太荒之境。

   杀声响彻,子夜漫兵燹,为了爱子黑衣,妖后兴动大军,欲直闯龠胜明峦,叶小钗等古武群英,列阵挡关。邪尊道、修罗鬼阙分道夹攻,古武族陷入恶战,就在两边交锋正烈之际,却见云梦玄针破空而来,直向明峦之外的一处大石,直摧灵地之气。

为探槐破梦,素还真深入血杏高林,忽闻琵琶转弦促促,弹拨之间,琴思如刃,直射闻者心怀;忽尔琴调一转,哀婉琴波转变成凌厉风刃,一声声、一思思,直透来者命门。

   玄舸大殿之上,满目血迹斑斑,扑鼻尸丧,揉杂着烛油气味,交织出一股桑凉诡息,火光摇曳下,只见座上端坐着熟悉王者身影。倏然,一名身着异装的华服少年,自暗处缓步走出,其眉目神采,神似戢武王,看得师尹悚然一惊。

   平静无波的水面,暗不见底的黑流,好似潜藏着魔鬼,正在窥伺。此时,诗韵破空乍响,忘世麒麟飘然现身石龙蟠,甫近湖边,忽闻撼天异啸,震地崩动,平静湖底陡然窜出一尾庞然巨龙,正是沉睡千年之石龙——黑蟠。

回风朔野,拍耳仆仆,如战鼓擂响,急催剑术之斗,倏然铃动,妖应诡魅杀向殢无伤!对映的人影,各自凝杀在目,殢无伤墨剑一振、风雪迸发,剑开终末之境,稻飞漫天,纷乱中,只见秋水扬快,交融出月光下的奇异剑奏。

   圣魔一念斗神决,乐行词、端木燹龙,双面对峙,一触即发,午时入局,光明大盛,乐行词把握最佳时机,双足腾挪间,闪避正面交锋,手谱弦声不辍,利风狂扫,却见端木燹龙扬手起式,烈焰窜入风势,乐行词惊觉对手欲破牵制之招,起手琴音辟炎流。

   早已注定的死斗,死国战神阿修罗,天族后裔无界尊皇,两人无解之结,只求太荒一决断情仇,拳掌交替,烈血搏命,疯狂战魄,势不两立,未时克子时的必死之局,无界尊皇心知身处弱势,起手便是极限之招,操弄日月双极,阿修罗见状,霎时卷动天地风云。

邪尊道内意外冲突,为阻紫焰魔少死关,红流邪少挺身而出,力挡妖后。眼见红流邪少以下犯上,妖后怒气勃发,刀挟威严,势势进逼,红流邪少举刃挌挡,一腔犹豫,却不容退后半分,一以怒攻,一以义守,然而妖刀飞寒,纵横无匹,红流邪少不敢冒犯,早已是先机尽失。

   烟霞谷下,薄烟轻笼,树林中,斑斑血迹,艳结赤芝灵花,淡馨微香,吸引粉蝶绕飞,素还真不由得伸手一探,突然,红芝受到护儿断巾感应,而爆出无数血筋,包覆在素还真之手,噬血红芝,如索如讨,不停吸纳素还真血元,四周开始产生奇异变化,眼前赫见戢武王生子之血泪。

   荒野之上,一代魔主、太清道者双双对峙,气氛僵持,倏然,他化阐提持法杖、现魔威,召唤天地邪灵,镇守四面,围困八方,不让须眉,不屈魔威,净无幻眼神倏冷,一掌一尘,运化道宗辟魔印,双方初交会,一掌贯天地,一掌撼神威。

杀声震天响,战云铺地掩,师尹布局,欲下鬼阙一城,叶小钗率领首军,敌战狂人端木燹龙以及众魔师,怒喝一声,叶小钗背后神器飒然上手,顿时刀狂扫凛冽、剑痴吓森然;同一时间,无衣师尹与古武战士,亦迎战鬼阙邪将,掌带狠劲,不见下风。

   神决启、杀战开,鲲尘斗佛愆,一洗风云千古仇。时辰属性虽无克相,却因子时入战,鬼如来略胜一筹,靖沧浪无畏魔杀,起手涛式力挡犀角之威。撑至丑时,黑暗能量已无加持,使双方陷入平势恶斗,靖沧浪心知鬼如来一意奏杀,手上鲲锋容情不再。

   无垠雪地,疏立着两条人影,冷肃杀气,无声笼罩!殊十二持杖抡转,一点一化,提劲中,别有异力相缠;妖应封光举剑划锋,一削一劈,进逼中,倏芒吐艳,快不眨眼。就在双方逼命一瞬,一道剑光,挟冰雪厉气,冲破战势。

立场之决,情义之决,一场跨越生死之战,毫无犹豫,断灭阐提决意全力抢胜,无论胜败,皆为止战而杀,玄雷疾斩,横破天穹,秋水一展,乍现惊虹!只见两人身影飞驰交错,分合之间,铮锵声响旋起旋落,净无幻以念御剑,浩然正气之招,荡天风云。

   素还真再入天窟,依循秘法深入,眼前只见多处佛修秘洞,一窟一境,偈心自见,蓦然,素还真来到帝如来之窟,随即运展玄异劲气,划亮幽暗佛窟,如来秘洞全景,赫然在目,就在素还真翻阅帝如来武源之秘的当下,幽洞身处倏来一阵厉风,气温突降。

   为探寻自身命运,巫阳神女施展卜筮奇能,物相入眼,相关线索历历在目,冥冥之中自有神应,一道神秘白发身影,伫立虚境之中,巫阳神女不明所以,就在兀自沉思之际,变数突生,莫名痛处再起,无端怨灵袭身,巫阳神女精神陷劫。

无奈之战,兄弟对决,开弓再无回头箭,唯有舍尽过往情,曾经并肩而战,曾经相托生死,情之轻重,久有权量,既作抉择,唯有决行到底;另一方,战神阿修罗遭逢最不可能出战的强敌,不问伤、不惧死,搏斗,只为追求胜利,阿修罗、鬼如来犹如疯狂的猛兽,眼前,只有吞食强敌。

   无明法业率众攻击古武族,却反遭叶小钗率众围杀,再度交手,战斧强横无匹,叶小钗剑光挥洒,单刃缨其锋,无明法业困兽犹斗,威撼八方;后方战场,古武族依行战略,众魔兵受到围杀,难以脱困,就在此时,异军突进,魔军第二波战势驰援。

   棋行险着,素还真封三窍、开六脉,以真元一探神迷堕世招式之猛,心知如来猛招已焚内元,素还真犹不愿放弃,再度加催内力,洞内受这股力量影响,温度急速攀升,却在此时,素还真窥破解招关窍,一声高喝,扬袖挥尘,周身窜起一股沛然佛气,尽纳四周热能。

玄舸上,熟悉的身影,挥舞着或天长戟,如鬼、如幻;挑衅的动作,似请、似战。强中强、变外变,碎岛玄舸王风再起,槐破梦初现论皇野心,双子对峙,是血缘争,是宿命斗,一声高喝,强大琴波,破空震响玄舸,霎时玄舸受劲一沉。

   圣魔同入一念之间,在海蟾尊与他化阐提同力施为下,净无幻、断灭阐提勉力保持清醒,为解深植彼此之招,两人同时策动微弱元功,在不伤害自身伤体的情况下进行互疗,只见阴阳化双流、仙魔并天功,绝佳的默契,使得受到封锁的经脉登时一畅。

   龠胜明峦之内,众人开始研拟太荒神决结束后的浩大攻城战略,无衣师尹针对削天谷、百里森地、绵江、连峰脊等四处要地,分析并排设适当战法;同一时间,素还真欲往龠胜明峦一会师尹,来到遇贤亭,一阵异鼓声响,回荡四周。

连峰脊上,战势倏开,宗岩禄主一对他化阐提,双强启恶斗,单将闯魔关。主帅会战,一者魔威赫赫,一者道光凛凛,疾行剑网力斗沉稳王权,圣邪斗、愁云涌,震地撼天。方圆百卉挥洒间,道式凌厉,仙仪腾走,无奈他化阐提魔体难破,唯有险中战僵持。

   圣魔烽火延烧无边,削天谷、百里森地,比邻战场之上,只闻战鼓雷鸣,喊声震天。靖沧浪光展千尺之素,端木燹龙狂态如故,一时水火四迸;叶小钗、鬼如来身影交错,刀剑清鸣一抗魔刃气焰,圣魔不二,唯战而已;断灭阐提衣袂飞扬,不尽轻描淡写之态,自有摧山倒海之威。

   绵江歧路战,杀声震山河,抛颅洒血,锐勇挫敌,月夜下,修罗场上尽剖生死机关。为守据地,冥回剑相、幽魂邪师率隳魔大军一挡明峦奇兵,无衣师尹掌起绝式,六昧童子进招守关,撒手慈悲去杀在执,顷刻魔军颓势已成,身为统帅的幽魂邪师,决意殉身断后。

荒马道上,一声崩啸,尽泻胸中悲洪,孤竹慨然上手,象征失落,将是更多,破空一扫,恨水掀起三千浪,劈竹隔断万顷波,忌霞殇低首一叹,无奈应战。从未料想,挥兵相对,会是曾日恩义,恩已偿、义更长,所以此刻,才会更加艰难。

   攻城最终防线,众人齐聚天葬之阵,只见六昧童子引动淬天凿内明火之能,焰光开始侵蚀护罩,鬼阙兵力护城而战,锋芒乍起,荡十决、玉狼牙率领古武族众人,力抗鬼阙众魔兵;战场另处,犀角之力劈天撼地,叶小钗、靖沧浪剑流合一,力挡鬼禅六断。

   命运相缠,各逢异路,战势高张当下,鬼觉神知几番思索,认为目前殊十二没必要再介入武林,希望能暂时收起利爪,保持旁观姿态;另一方,血杏高林倏来一阵冷风,却见落拓人影,挟带满身暴风怒雪,腾然踏上,目标——槐破梦。

血杏高林战火骤燃,忽雷声动风间虎,墨剑势走云中龙,剑声隆、杀意狂,迎目剑气如雨洒,万觉倏乱如雷破,随着战势愈趋激烈,双方过招再无余地。忽雷响、天地暗,六道紫电,自槐破梦周身窜天而起,霎时风云变、地龙翻,天地一片撼杀之气。

   夜暗时分,一月园内起战端,女厉魈瑶为探大风鉴身分,决意极端试探。眼见对方坚不吐实,魈瑶指爪频催,招招狠辣,欲致对方于死地,却见大风鉴身法巧中带稳、隐露沉威,缠战数刻,魈瑶悬身运招,却见大风鉴脚步浮移,掌运三成,蓄势待发。

   修罗鬼阙攻城战,明峦三方开局,右侧战场上,鬼如来、无明法业、死蝶留影遭逢靖沧浪、宿贤卿、荡十决、玉狼牙、偃刀左衡强势挡关;左侧战场,端木燹龙领军,遭逢古武名主叶小钗,双方一触即发;中央战圈,禄主再会魔主,海蟾尊先发制人,剑快、身快、招更快,欲破不坏王躯。

为彻底击败龠胜明峦,魔军倾城而出,同时净无幻受命而至,欲毁修罗鬼阙。只见净无幻凝气聚神,道门玄威再现,一掌灌入淬天凿,随之九天玄火燃放,烽烟四散,天道明火威压群魔,霎那间,修罗鬼阙满目疮痍,顿时陷入一片火海。

神秘驺山地,月色冷照亭前高坟,四周蓦然影动,觉诡间,倏见远山八方开光,八卦应现,霎时撼雷动地、天火破墓,熊熊火光中,赫见一仙家隐士,身着殊文符衣,迎风飘袂于高坟之上,揭命盅、掀命底,符衣盖命数甲子,今朝驺山现阴符,洗棋亭内骤燃天火烧符衣。

   受到战火劫洗的魋山,放目苍凉,素还真缓步踏上,内心沉重,为赎无衣师尹之罪,素还真接受天盆村遗民的条件,欲寻能使天盆村重建之水源,随即前往找寻夜郎津古,几番探寻至一处断崖,素还真一跃而下,赫见奇异津口,如天地张开血盆,一口吞噬来人。

荒野逼命拦截,暗藏情仇负累,宗岩禄主一剑挡关,断灭阐提双掌阻杀,喝声起,海蟾尊率先发难,快剑连环,不留喘息,捉准魔者手无兵刃,海蟾尊剑行八阵、脚踏虚玄,道式困魔身,就在形势渐对断灭阐提不利之际,无明法业持斧闯阵。

棋局如世海翻涛,眨眼百变,槐破梦觑势知机,夷然落座。眼前珍珑,如困绝境,槐破梦起手落子,了无新意的棋路,引得旁观者不由叨絮。槐破梦不受影响,奕棋不曾细思,棋路分明 儿戏,令摆棋者亦不由气闷,驺山棋一初会槐破梦。

   刻镜纹图之内,海蟾尊与峦主共商大计,两人皆对魔皇陵之秘感到高度兴趣,同时提及圣魔三誓中的止战之印,为了避免战印的强制力使圣方优势前功尽弃,海蟾尊决定开始针对越织女,同时把一部份注意力悄悄移向共仰瞻风。

血穹庐之内,他化阐提不发一语,怒然之势,隐藏雄然杀意,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魔权玺杖敲地而震,他化阐提厉声问罪,瞬间杀气凛凛,直指现存人员有叛徒蛰伏在内,他化阐提决定一正军法,大殿之上,将有一人染血。

树林中,一阵银铃轻响,四周顿飘丹墀香风,一场剑斗酝酿,妖应封光为讨一剑,强势对上共仰瞻风使者。剑光凛、剑心寒,共仰瞻风使者,双剑快招绵密,式式不留喘息,妖应封光却似漫不经心,剑锋敛光三分。

   为阻驺山棋一入世,借得碧落天弓的无计先生伫立高峰,随即扬喝一声,红色羽箭挟风御火,直向洗棋亭,其箭势雷霆万钧、动撼天地,火羽疾速不停,危急一瞬,驺山棋一倏然开眼,一道昊光自额心射出,掩布天地。血穹庐之内,他化阐提不发一语,怒然之势,隐藏雄然杀意,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魔权玺杖敲地而震,他化阐提厉声问罪,瞬间杀气凛凛,直指现存人员有叛徒蛰伏在内,他化阐提决定一正军法,大殿之上,将有一人染血。

   树林中,一阵银铃轻响,四周顿飘丹墀香风,一场剑斗酝酿,妖应封光为讨一剑,强势对上共仰瞻风使者。剑光凛、剑心寒,共仰瞻风使者,双剑快招绵密,式式不留喘息,妖应封光却似漫不经心,剑锋敛光三分。

   为阻驺山棋一入世,借得碧落天弓的无计先生伫立高峰,随即扬喝一声,红色羽箭挟风御火,直向洗棋亭,其箭势雷霆万钧、动撼天地,火羽疾速不停,危急一瞬,驺山棋一倏然开眼,一道昊光自额心射出,掩布天地。

鬼池之外,怒视仇眼不移,妖氛更添肃杀,伫立的锋芒,宣示着最终一战,生死难让。眼前,一者进逼,一者坚守;内心,深藏延续数百年的仇恨,在圣魔征战关键的当下,誓将生死了结。最熟悉的彼此,最深刻的宿怨。焚业狂啸,战得退无可退;鲲锋怒卷,杀入恨中之恨。

    鬼池之内,红流邪少为护越织女与喜鹊,孤身独对刺形部队,杀声初响,险机乍生,红流纵无邪刃在手,赤手空拳,犹显不凡武骨,刺形部队心知对手高下,刻意分割战场,红流与越织女两人登时冲散,形势加紧凶残,就在此时,阴阳蛊毒复萌。

   风烟漫、飞沙扬,被远隔在魋山之外的魔军残兵,汇聚天悬断壁,但见巨弩开张,众军准备飞锚越谷,强渡天险,霎时巨锚破空直驰,却受强大风势所阻,千斤玄铁顿受风刃削刮,激起万丈火星,眨眼寸断,就在此时,天际一道厉红身影,赫势降至巨锚上。

问得铸剑手路的出处,妖应封光行色匆匆,欲往东衡山春晓花坞,一解抑郁在心中已久的迷津,来至中途,共仰瞻风再出新锐,欲擒剑界异端,霎时四兵齐攻、合纵连横,但见妖应封光游若蛟龙,剑开一片秋水寒光,间不容发之际,四野突感清风靡送,眨眼,杀消戾止。

   黯天峰,终年乌云罩顶,不见天日的晦暗绝岭,今天却同时降 现两条诡异巍然身影,克灾孽主鳌天一会葬界刁雄魑岳,潜伏武林已久的两大厉首,终于再度会面。

   在海蟾尊层层布计之下,他化阐提与众魔军被逼入艳凉之地,受到特殊矿石燎原劫灰的影响,魔军受五阴旱毒所克,生命之源逐渐衰弱,他化阐提被逼上绝路,决定趁着深夜突围,猛虎反扑。

艳凉地界战云怒腾,圣魔死决彻夜未休,只见黄沙掩目、白骨成丘,他化阐提万军为敌,一身挡关。海蟾尊再出极招,道气送死关,剑芒绝生路,一代魔主,纵有抗天之雄,终已末路之势。圣光启、绝阵出,他化阐提无处闪避,死厄临身,宗岩禄主飞身腾风、利剑逼杀,就在他化阐提逼命之际,突然惊雷横空,乾坤惊惧,风雷倒悬,云散天崩。呼啸中,紫雷腾空,狱火开道;暗夜中,遥远的彼方,传来一股肃杀气息,随即映入眼帘者,是不可置信的景象。

   为寻墨剑生机,妖应封光来到时雨崖,欲取魄母,昂喝一声,妖应封光纵下万丈深谷,眨眼攀附半腰壁上,只见一块石魄在月光下,闪烁异样华彩,其身渗出铁涎如泪。妖应封光见状,随即真气一震,石魄出世,响雷祭空,一道闪电直击山壁,霎时崩云乱石,撼动整个时雨崖,妖应封光一失足,坠入万丈深渊。

   逼杀未止,四方围阵,禄主布杀阵,他化奏声悲,一关已过,一关更险,他化阐提力有未逮、气有尽时,纵使悲愤交集,却也难逃牢网困杀;一旁,叶小钗凝神战局,忽感魔气破空而来,单车挡关,如来开杀,叶小钗、海蟾尊力抗犀角威能,却见佛愆斗志猛然窜升,剑网道式竟逊一筹。


就在圣魔鏖战当下,止战圣钥同时现世,乍见伴星岭上异变发生,无数银丝纵横交错,在夜空中织出一座天桥,直通银河彼端,圣魔之战关键之所,藏有停战石约与弭战之印的哭战天阁,在有心人注视中开启。

   为见胞妹之子孤竹隐龙,共仰瞻风现任风阙——天仰后无封,亲身造访沏风居,两人甫见面,沉声不语,风阙指凝真气,瞬间一道蓝光划过眼前,随即天光开眼,一声惊愕质问,随之便是突来一掌,击得孤竹隐龙霎时呕红,在场气氛一乱。

海蟾尊挟玉清界精锐,密林夜杀布重围,素还真、鬼如来前后受敌,杀机降临。方圆百卉施展清微八阵剑,风中藏杀,招招犀利,素还真脚踏八卦迷踪,剑起云深七重,一抗连绵道罡;古潇子杖行精深道式,境流子掌化刚猛仙诀,赤梧桐杵扫雷火雄劲,意图压制鬼如来杀生狂性。

   鬼阙再起风云变,槐破梦手持玄魔令,欲接掌魔城残兵势力,却遇隳魔之首竞豹儿反对,服或不服,尽在握令者能为,霎那间,忽雷声动,豹戟开道,修罗鬼阙倏见奇异幻斗,紫青白电,交闪不已,雷霆霹雳,动撼四野。

   一念之间内,鬼觉神知身处柔境,德风徐徐,令人不由松懈戒备,沐雨悠悠,恍惚唤起了昔日逸踪一门和乐之景。同一时间,在高崖上,忘世麒麟肩动烟飘,祭出君子之传,凌空御剑,飞向一念之间附近,乍见忌霞殇羽扇一横,无尽剑气寄于德风沐雨,瞬间寒透雨滴,凝结成霜。

诛心道上,歧然阴兽踏火现世,兽声啸然,响彻山径,霎时万树摇落,飘叶间,只见歧然阴兽威如虎奔,直向来者,红流邪少横招挡式,诛心道上倏见人兽异斗之景,危急之际,彼方流泄哀婉琶曲,淙淙如诉,如杜鹃呕红吐志,戚然氛围,感染异兽,四周倏然一静。

   锋海神铸齐子然初会殢无伤,诊剑之余,藉由几番过招,得知殢无伤的功脉受音波震断,若能将体内余波逼出,重新接起断脉,功体仍能恢复如初,妖应封光为此一访血杏高林,槐破梦借此提出三个条件——取来第四条水丝弦,逼出驺山棋一,杀掉殊十二。

   子夜之下的讼星台,宁静中风云暗涌,一场沉寂数甲子之盛事,伴随诗韵撼破苍穹,三教再开公审,只见左右判令齐声恭迎,在场众人目光所及,飘绫风卷,漫彩云澄,一道拔俗身影,朗诗清吟,竟有威仪自生。

龠胜明峦暗潮汹涌,刻镜纹图对峙身影,宣告山雨欲来,即将卷起惊世风暴。一心执着,换得一句愚昧;孰圣孰魔,累得一身尘埃;犀角在握,激化怒眼如来。却见战局丕变,魑岳说明在罪身之中锁入佛脉维持意识,却赔上了鬼如来的至极毁灭之力。

   世纪公审,风云齐聚讼星台,只见主审忧患深手势一扬,公平钟现,清风靡送,檀香四绕,海蟾尊随即起出军令状,指控素还真三大罪名,经过一番辩驳,海蟾尊顺利请求忧患深赐下枷魂锁命禁锢素还真,就在素还真受枷同时,赫见海蟾尊眸中,六角星芒一闪而逝。

   壁半颓、城半倾,魇筑幻境中,闍魇那迦步步进逼,欲取鬼觉神知梦魇。索梦之钥透入躯体瞬间,空间回溯,一双眼,看见了沉年之恸,一双耳,闻得坚毅底下的心跳,跳奏着过往错影,揭起扭曲下的悲哀之源。过往影像分替,恐惧与贪婪交错,人性被囚禁在古窟异书中,为圣魔奴役。

高林下、暗回中,明峦、魔军双对垒;无月夜、凛风起,一弦启奏诉凄音,游刃走势罗织,战声连绵相扣,补成一片干戈屠网,恶斗中,唯有两道身影,对眼凝杀念。冷视之中,蓦然弦音再起,执琴王者飘忽如风,挽剑道衣卷势如云,双强鏖战,动荡琴声剑影,裂破风云乾坤。

   仰之弥高起变端,共仰瞻风前任风阙袭九鼎露面,娓娓道出席日遇害始末,幕后黑手正是鳌天,更在众人面前大风鉴正是鳌天所化,思无邪立即擒下大风鉴,其后忌霞殇更找来孤竹隐龙进行确认。

   妖应封光为寻水弦,先后经由驺山棋一、无计先生口中获得消息,最后亲自找上董霜哥,只见妖应封光掌气化剑,招出凌厉,旋身飘飞间,秋水寒光尽出,董霜哥已见三分支绌,几番缠斗之后,董霜哥弃棺逃逸,妖应封光随即开棺搜物,却见一股无形拉力,将妖应封光吸入棺中。

灾殃降临一跃元,雄浑诗号中,伴随天上地下连声惊爆,回响出一条最熟悉的人影,正是曾化名鳌天的克灾孽主。眼见杀妹仇人尚存于世,惨痛过往再次被唤醒,天仰后无封愤怒开掌,随之忌霞殇倏入战圈,久别的仇敌,脱胎的能为,霎眼数交击,彼此更知今非昔比。

   行路却遇煞星阻,逢难当头劫几重,魈瑶手持枷锁之控,素还真忽感毛针刺警,命悬一线,为达成任务,魈瑶利爪不留命,招招狠、招招猛,素还真身陷危境,无奈功体受制,只能以巧转力,勉力应付,危急一瞬,空间倏然一凝。

   遇贤亭内遇劫难,无计可施死无计,妖应剑开杀光,四周顿现一片血红异景,面对妖应封光强势相逼,董霜哥瞬间怒上眉梢,只见异棺吸纳四周风云,霎时龙啸翻天,八荒震撼,茫茫中,棺木缓缓开启,异红圣光流窜天地,一道举世未见之影,赫映众人眼帘。

莲华清净座,佛定照空来,定禅天之内,净琉璃菩萨思入冥合,一片澄澈如水,突感妖异侵界而来。佛境内、殊异景,梦魇会空相,邪慧试菩提,蜕变之后的食魇魔使,为鬼如来之事踏上定禅天。

   峰脊相连,峦叠如群山拜月,一座远比一座高耸,顶峰上,一条清俊人影,衬着月光,飒朗而来。突然,四弦并生,龙啸声起,忽雷倏现奇异变化,上古夔龙自琴身窜入云际,霎时八方生雷,撼杀千里,忽雷琴绝,明峦遭劫。

   刻镜纹图之内,欲探明峦虚实的黑衣剑少与紫焰魔少,谨慎来到内部机密所在,然而触目所及,竟是茫茫烟幕,诡谲莫测,疑问未停之际,两人猝不及防,瞬间受创,魑岳厉掌劈地,惊掀万丈层峦,无惧来势汹涌披靡至,更显威震寰宇八荒惊。

为龠胜明峦之毁,忧患深孤身一会槐破梦,双方一触即发,只见忧患深身一沉、掌一翻,一股华光异力,自地面冲霄而起,霎时四野倾衡、万土动荡。倏然,勾弦动天,忽雷疾生,淙然沛响,引摧万里野雷来谒,血杏高林霎时风云日月变,电光霹雳闪。

   荒野之上,克灾孽主找上云汉院两人,双方二度遭逢,气氛肃杀,却见克灾孽主率先运劲,不明的意图,交织逼杀的雄劲,一出掌,便是极雷掣动的真力。泊寒虚率先挺战,克灾孽主稳若嵩岳、神闲冷蔑,处处压制对手杀招,思无邪眼见战局不利,护下应战。

   为探袭九鼎复原状况,后无封缓步进入房间之内,乍然,房内突现杀气,而在暗处,袭九鼎诡谲而出,随即进入攻击姿态,后无封机警反应,却见袭九鼎眼透邪光、步步进逼,此时后无封拈手云指,瞬间气透真灵。

鬼如来强势杀上讼星台,迫使儒道双锋联袂出击,儒者欲擒如来,道者誓斩佛愆,不同的心思,相同的战意,怒撄犀角之威。佛愆杀性窜升,困战的凶煞,被剑网激起战血翻腾,霎时内息如魔猖狂,逼得儒道双锋猛然一退。

   二重林之内,悟剑声与神意遭逢陌生面孔,突生警戒,来者意在取剑,悟剑声随即兵刃上手,与来者展开激烈冲突。心知对手实力强悍,悟剑声招疾、心定,太极玄诀严守门户,不贪胜,先求不败。突然,利爪随风杀入,魈瑶同进战圈。

   灯火摇曳,映照多少过往与今宵,殊十二眷恋着属于母亲的一物一景,就在此时,七曲虫毒再发,其性凶猛,让殊十二措手不及,倏然,惊天呕红,染满整个书卷,殊十二倒在血泊中,触目惊心。

沉沉夜空,耀耀恢弘,如来帝相,威震苍穹,本该湮灭不复返,而今再现,唯骋一念——战。不明所以,无可退避,帝如来强势压境,魑岳力挡佛威,竟觉对手佛掌精纯,暗自生疑。言语挑衅,却无任何回应,帝如来稳若泰山磐石,掌起掌落,渡罪杀生,逼得魑岳强招一撼。

   一念之间倏见冰封爆裂,挟带一道浑然雄劲,击中忌霞殇,随之冰尘落定,眼前竟是鬼觉神知破冰而出,甫破封,便展露残毒凶性,鬼觉神知援掌立攻,沉沉内元,步步欲取忘世麒麟,却见两人身手交击,言下亦不逊色,昔日的师徒,今日的寇雠,原来人伦相残,逼得更绝。

   荒野上,浩军恭迎,彼端缓步行来三条不世身影,一者皇霸威凛,一者仙风道骨,一者姣丽出尘,各自耀目夺魄。只见槐破梦奉上御柄,单膝落跪,天下皇威,自屈膝中崛起,驺山棋一御柄高举,乍逢天光乍亮,霎时华光映射八方,紫微圣气,直冲天印山。

沉沉夜空,耀耀恢弘,如来帝相,威震苍穹,本该湮灭不复返,而今再现,唯骋一念——战。不明所以,无可退避,帝如来强势压境,魑岳力挡佛威,竟觉对手佛掌精纯,暗自生疑。言语挑衅,却无任何回应,帝如来稳若泰山磐石,掌起掌落,渡罪杀生,逼得魑岳强招一撼。

   一念之间倏见冰封爆裂,挟带一道浑然雄劲,击中忌霞殇,随之冰尘落定,眼前竟是鬼觉神知破冰而出,甫破封,便展露残毒凶性,鬼觉神知援掌立攻,沉沉内元,步步欲取忘世麒麟,却见两人身手交击,言下亦不逊色,昔日的师徒,今日的寇雠,原来人伦相残,逼得更绝。

   荒野上,浩军恭迎,彼端缓步行来三条不世身影,一者皇霸威凛,一者仙风道骨,一者姣丽出尘,各自耀目夺魄。只见槐破梦奉上御柄,单膝落跪,天下皇威,自屈膝中崛起,驺山棋一御柄高举,乍逢天光乍亮,霎时华光映射八方,紫微圣气,直冲天印山。

身将入魔,玄禄貂冠袭九鼎自甘玉碎,以邪制邪,对上圣魔祸害鬼觉神知,自知无幸,袭九鼎以招换招,式式只攻不守,尽展毕生所学,心中唯有一念——除恶务尽,但见九曜齐降,威势震天撼地,直破邪人蜕变之躯。

   川河黯、劫火生,豹戟开锋战四方,海蟾尊率韩道衣、境流子一会竞豹儿,却见魔将威凛,双道子一时难当,终至狼狈败退,此时海蟾尊身形挪移,接下竞豹儿万钧之力。一声高喝,竞豹儿挥戟向天,霎时紫电如网,海蟾尊不敢大意,利芒乍现,四野透逼一股森冷厉气。

   芭叶招、阴风惨,胤天偏苑内,驺山棋一焚檀香、施妙法、引诸魂,为敕阴命。只见驺山棋一妙指凌虚比划,半空敕文密疏乍现,地面窜出数道人形黑影,聚向一旁放置之物,随即抬字疾行。阴云蔽月,小鬼抬字,回音呼啸,荒野倏见异阙迷景。

玉霄浮馨、阆苑开席,浮光海市今朝风云际会,是夜,众首共论天下平策;同一时间,刻镜纹图之内,冥回剑相、障明魔嚣率众杀入,海蟾尊欲挡,却惊觉整个龠胜明峦,陷入莫名震荡。未见兵力进入驰援,古潇子、赤梧桐率先抢攻,众魔兵施展人海战术,双方逞力斗狠。

   邪尊道路上,女厉魈瑶与孤狼拦杀竞豹儿,双方未语先攻,烈火陡升,心死绝情,冷眼厉声,孤狼出手,横野尽显兽性,竞豹儿年少气盛,抡戟生风。交手片刻,只见竞豹儿气显不耐,举戟运起赤电之招,瞬间豹戟之上,虎啸雷霆,电闪霹雳。

   德风沐雨之内,清风细雨依然,却见思无邪取出斥方镭,瞬间异物发出奇能,一月园、半影洞梅、渡仙桥三地,同感威胁,顿时德风沐雨之上,呈现了前所未有的壮观天网,斥方镭奏奇能,引动三曜连角。

碎岩削雾,链声敲云,不复宁静的无尽天峰,回荡着千古幽恨,似在等待不可违的命运,蓦然,魑岳强势踏上,欲探封印之源,却生意外变数。天峰伫夜,佛阵倏开,魑岳立身其中,厌恶的气息,使怒气更加炽烈。

    为解忌霞殇体内之创,枯禅印机带着忌霞殇前往腐朽之森求医,只见眼前尸骨横陈,一片恶臭腐烂,人迹厌至的腐朽之森,不知是被武林遗弃,还是它遗弃了武林,两人逐步深入,一会虫医病孤髑。

无尽天峰殊死战,寿佛无量识对上厉族魑岳,收云一掌,破开战局。寿佛誓愿,舍命护生,掌化无量,式化无俦,交织连绵困网,欲强行压制魑岳之力,辟开万魔障。心知对手耗力将尽,魑岳一意速战,逼招近身,却见佛招收束,企图玉石俱焚,逼得魑岳怒上天灵。

   森地迷影藏杀,忧患深、靖沧浪面临倏异变故,弦声中,凛然风刃割身来,鲲锋卷浪,战端倏起,红流邪少、岁寒嗟围攻靖沧浪,似受琴声引导,双路并流,甚无阻碍;战端另局,忧患深遭到琴声锁定,衣袖翩飞,踏叶退避,寻思间,灭凡超圣再会忽雷。

    驺山棋一取得神秘木牌相关讯息,借由槐破梦之口,传达素还真木牌上之图纹,与犴妖族原始文字有其雷同,素还真得知后,立刻前往邪尊道请教妖后,推敲出同样的令牌尚有七面,更从牌中得知厉族聚会之地阙阗关。

甫从腐朽之森回返的忌霞殇,于共仰瞻风厢房内疗复元功,乍然,忌霞殇七孔流血,黑血涌出!忍抑不住,忌霞殇跌落床下,然而体内心血急冲,不减反增;同一时间,竞豹儿为魋山大败之众魔魂,赫势踏上仰之弥高,共仰瞻风雪灯院——警世寒钟亮如霆,强势挡关。

   为揭厉族之秘,素还真荒野疾行,来到中途,又见魈瑶截道,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忽闻沉沉步履,响贯林中,回身触眼,陌生又熟悉的眸光,让人一时讶然。不由分说,孤狼掌凛寒光,形似猛兽厉攻,魈瑶见状,亦化疾影而向,素还真瞬间身陷双厉围堵。

   春晓花坞之内,葬界刁雄魑岳强势踏上,一会锋海神铸与刀悬一命,双方冲突一触即发。逼命当头,一命刀指更显凌厉,奈何对手掌威更猛,不过数招,败象已现,却见齐子然巧借自然之力,欲抗厉族枭首翻山之威,双方各逞其能,齐子然却是稍逊半分。

刀剑鏖锋,四野板荡,百里森地之内,妖后、海蟾尊双双对峙,戮写恩仇生死路,烽火再开第二章!为抢先机突围,黑衣剑少、妖后刀剑并出,母子连心,招起风云,海蟾尊风火并济、鼎卦为招,双方形成僵持之态,就在此时,方圆百卉之后,一股暗力猛然催动。

   子丑交替,动静只在瞬念,天下共皇、三教仲裁赌注一战,琴与剑,肃然凛寒光。琴声切切,剑光休休,双方运式进逼,主帅对决,却有万军之沉,是不愿退,是不能退,更是天骄不屈。为取全胜,槐破梦双弦奏曲、备力加持,欲以忽雷战曲,力压灭凡超圣。

   迷雾袅袅,杀意沉沉,一道冷白身影,稳步踏上腐朽之森,却见攻势突起,战戟瞬光,直取虫医,忌霞殇挺身一挡,虽化解一劫,更激化来人杀式,恩公有难,忌霞殇焉敢有失,提元运招,无视伤体仍须疗复,全力一挡,极招相对,爆起漫天黄尘。

暗夜林中,清香白莲为讨邪尊道生机,对上宗岩禄主,双方全无共识,尽作剑舞干戈,般若神锋划战尘,方圆百卉斗莲身,突来的冲突,双方疾速交锋,震慑森地百里。铿然一响,树影摧折,漫天尘沙中,赫见第三道剑锋。

   为了对付驺山棋一,玉壶千章风离相亲访钟山解梦庭,欲向皓眉仙藏借取坤舆墨斗一用,为表诚意,风离相万不得已,将驺山棋一过往娓娓道来。

   百里森地之外,山河斗转,空间有如星陲野阔,只见一道无边无际之黑墙矗立眼前,妖后协同双少,持续走入墙后世界;同一时间,红流邪少听闻妖后被追杀的风声,急奔百里森地,不愿放弃任何希望。

追仇缉凶,不坏林中,忌霞殇怒眉冷眼,誓屈殊十二。心意一决,神烟飘荡,君子之传随仙风腾起,浩然划出战端。君子传,剑势飘逸,似尽还续难定;或天戟,废世雄湛,式如毁神降临。双方缠战未休,招招极、步步危。

   雨烟飘飘,驺山雾茫,沧耳隐刀现世,洗棋亭内一片异光冲赫,直穿九霄阴霾。只见赫赫刀光,欲冲破墨斗金网,坤舆乍现裂地神光,阴母之能,暂抑沧耳煞气;异力牵引,远在皇朝的驺山棋一亦受波动,一旁阴兽不受控制,渐有噬主之意。

定禅天之内,佛剑分说心意把定,一念起、一剑动,佛牒问禅那,催动如来唤心,赫见刀光明耀中,梵业枷刑呼应,竟现招提身影。几句对话,光芒渐退,心念刹转,立身异地,烛影回荡幽境,霎动满墙经字,熟悉的恢弘宝相,伴随荡天诗响,震慑空明三千界。

妖应封光找上风离相,倏然遥映剑出,天地霎时掩布浊茫之气,沧耳刀匣为此诡异邪气而隐隐躁动,风离相赫然发现来者所使竟是太易玄气,正当妖应封光欲奏杀之际,薄棠挺身领教,只见招式纯一无变,劲道却是一次比一次更显霸道,连番震退妖应封光。

   夜色,蕰染血色,非自然的风势,愈吹愈劲,一股似黄沙、却非黄沙的訇然声响,正在扑近,就在疑惑之时,天际的远处,一股前所未见、壮观骇然的满天血痕,如地狱罪象,挟势而至。感应致命危机,妖后三人急速奔逃,然而红潮汹涌,竟是人力难避之祸。

   皇日当空,赫照胤天武场之上,倏然,人声纷杂,忧患深率十擘人马赫势攻上,只闻喝战声扬,龙图阶前大热斗。此时,天外一道王气威然,挟雷霆之势,赫凛降下,宏大劲气,冲分战场,天下共皇再战三教仲裁,忽雷请奏六凡威。

刀树影迷离杀战开,忧患深夜截鬼如来,冲突将发。灭凡超圣倏开剑光,势如蛟龙翻涛,扬尘挥洒,编织困阵牢网,就在此时,印崆峒冲入战圈,佛愆持兵之手顿时一松,眼见犀角脱手,忧患深全心应对鬼如来,灭凡超圣剑划犀利,六凡阻杀,力压佛愆之威。

   穷途绝境的母子,凶狠逼杀的猎者,方圆百卉剑锋再现,深夜林中死神逼命,悬殊情势一触即发。一声怒喝,妖后抢先窜出,欲争取一线生机,邪刀回旋直逼海蟾尊;另一边,黑衣剑少力战刺形杀手,无奈连番逼杀,加上红潮重创在前,黑衣剑少体力逐渐流失。

   云相三千世态,却无一相避死,为浮光海市百年之恸,云苑停柩,欲寻凶手祭魂,凝肃中,忽来满天黄纸,随风漫飞,如招魂黄幡,引鬼上岸。殢无伤为了仇踏上云苑,却见薄棠快刀一转,攻势再起,薄刀对墨剑,乍起万点星光,四周瞬寒无比。

为风离相之仇,绀霞君、印崆峒、莫子笃率明峦兵众,赫势杀上春晓花坞,齐子然为护妖应封光,决意挺身一挡来犯。围势中,双方言语毫无交集,顿时花坞染尘,妍华失色,春晓仙境杀声充耳,就在混战之刻,妖应封光一阵气衰,心口再度迸出热气,仰天哀嚎。

   元种八厉聚会之所,诡谲奇地阙阗关,今日,沉寂忽开,欲在世局纷乱中,重写一页杀伐篇章,在诡灯明耀中,与会者纷纷现身,随后娓娓道出关于厉佛相争、圣魔大战的原始真相,岂料会中泽之厉贪秽竟提出以瞳光认证身分的要求。

   树林之中,魈瑶急急而奔,要赴阙阗关元厉大会,来到中途,赫见叶小钗威势阻道,元风之厉急欲突围,出手破空如电,刀狂剑痴有心挡关,应招沉稳如山,战况一时僵持,但见魈瑶愈伤愈凶,化身狂风强袭,就在此时,叶小钗双足踏定,随即刀狂出鞘。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