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竞鏖锋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天竞鏖锋剧情讨论

天竞鏖锋角色

天竞鏖锋分集剧情

胤天皇朝强势压境,龠胜明峦烽火引爆,双方战势已无转圜,倏然剑卷千浪、灭凡展锋,无尽冷芒震慑天地,却见或天戟霸气应招,卸劈之间,废字卷神威再现,双雄战,战得天地愁惨、四野迷茫,唯剩促促心音,鼓动战魂燃烧。

   荒林启战,四野鸣金,素还真、叶小钗双雄联手,龙图奇阵困狡厉。素还真般若上手,叶小钗应声而动,两人持剑封界,霎时龙图如应如舞,四野震撼。阵开化外境,海蟾尊不敢大意,沉腰迈步间,方圆百卉出鞘,三人起势转锋间,尽展不世剑才。

   三千有法,大乘无疆,佛门至高武斗圣场,佛界响世两大杀相对峙,修罗、佛愆齐动,绝式开战,随即兵锋铿响,对立而存的佛魔双刃,象征如来罪业与救赎,撼动整个开宗明卷。佛剑分说心知,眼前面容,再难回首,既唤不回,便斩业障,修罗梵火,欲炼魔邪罪躯。

克灾孽主再次深入忏罪之墙,时序缓缓推移,就在入夜之后,风势渐强,气氛骤变,血色天际正在晕红,克灾孽主抬头一惊,天色浑似万顷血海,铺天盖地,奔腾而至,状极骇然,此时克灾孽主纵身欲下,前浪已至,看不清、分不明,满目纷乱赤红,是眼前唯一情景。

   为探秘密,只见巴比Q元功一提,瞬间沛然佛气笼罩全身,浑然与梵风同化,借势前进。梵阵之后,竟是浓厚的野兽臭味,弥漫空中,同时耳闻沉重的呼吸声响,顺着风势缠绕在闯入者的身上,挥之不去。

   无雪的浮廊,无语的氛围,唯有彼此相应的心思,昭然在雪地,绽如花靥。倏然,莫名杀气笼罩四野,雪漪千尺,只见漂亮活刀、别剑三生为报风离相之仇,凛然杀上。剑负平生意三千,胜负只一瞬;刀挑流年转岁月,一瞬胜负定。

狭路宿敌,不意相逢,忏罪墙内,鳌天巧遇忌霞殇,各自心中了然,登时发掌引战。忘世麒麟先攻为上,步步进取对方要害,翻扇扬袖,尽显绝逸仙风,二次对决,盛况更胜前场,忌霞殇心知对手诡书在握,此时不杀,败亡将落至己身,顿时掌劲再催,赞掌频频。

   宁静的风、宁静的夜,在夜风轻歇、寂氛淡抹见证之下,两军再会,只在动念刹那。倏然,四弦齐响,情势变奏,眼前,唯有皇者图谋。眼见和谈生变,靖沧浪为护忧患深与扇宇众人退路,一声誓守,界线倏张,其势如冰晶凛华,让观者不禁震慑。

   素还真一探皇极七行宫,经过观察与简易试探,发现并非机关学与天文历法结合便能成就,随即返回推松岩思量线索,却闻屈世途带来佛剑分说伤重讯息,立刻奔往定禅天,在净琉璃菩萨解说之后,素还真指透真气,欲探索佛剑分说紊动之气脉,突然,危机降临。

江山美人亭,终年烟阑浩渺的武林神秘之地,今夜却逢葬界刁雄亲临,霎时气温骤降,诧异之间,四野黯云诡涌。蓦然,无边漩流之中,绝见一道华丽、冷俊的身影,睥睨着万里江山,撼世而至。

   厉族佛乡,再战天峰,为任务、为宿怨,杀声震天,贪秽率魈瑶、孤狼进犯,云磬双衡严阵以待,沉敛夜空之下,佛为杀厉而斗,厉为斩佛而争,拳掌中,风啸九天荡烟尘。在缠斗中,贪秽惊觉巨链封印有变,怒上极端,决定速决抢下天峰。

   为魔皇武诀之现世,佛耀圣芒百里瞬移,窜入早被遗忘的毒邪蜂涌,异象乍起,万石浮腾,皇陵颓景,圣耀夺目,韦驮修界之内,招提僧、欲明王、慧宁师、砗磲佛母、恒沙普贤,天佛五相现尘寰。

三教联军强势欲讨槐军,霎时风云惊野、杀声震天,古武众将冲锋陷阵,不遗馀力,岁寒嗟双刀如电,领军奋杀来犯,战况一时高驰难解;另一方面,印崆峒率众依计攻城之际,赤手迎战红流邪少,胤天皇朝陷入一片烽火杀伐,战势瞬间推至高峰。

   威凛天佛相,诡地漫圣光,鬼觉神知忽感桎梏,但见雄浑真力,破开封埋通口,随即飞身窜入无边黑暗,如临深渊的坠势中,唯有一身沛然佛光,妖邪不近,威不能撼,直往非属人间处。突然,黑暗划结,目光尽处,映入广若酆都之境,如历三途河界,甚有冥图万象。

   为了瞭解七行宫构筑秘辛,进而推敲破解之法,素还真只身前往北武林华钟世家故址,发现竟有一方诡异境地比邻而筑,随即深入一探,异响忽起,百足蜈蚣受竹钟音波牵引,浩势攻向素还真。

胤天皇朝受到战火波及,更逢双子决裂,迫使槐破梦一路拖命来到不坏林,却是荒林遭伏、杀机四生,十擘主要战力联合三教兵众,围剿胤天皇者,连绵杀声破云穿霄,传入玄舸上一双难静的耳,是风敲窗、是心隆动,玄舸上不安的氛围已笼罩。

   为探天之厉目前状况,厉族连袂进犯天峰,云磬双衡危机骤临,只见双僧启动事前已设下的防线,霎时佛耀引汤、云中开阵,无视佛阵启动,魑岳、魈瑶、孤狼强横抢上,在阵术压制下,双方平分秋色,就在战势如火如荼之刻,高峰之上的冰无漪,同时有了动作。

   莫测天峰无尽飘邈远,自是乾坤搁纵造化难,风压辽肃的乱流怒卷之中,倏见一道澄银之液,无声越阵而过,附鍊而下,神秘地层之内,乱流石崩,悬扣著不止的回汤声响,百里巨鍊尽处,骤现一袭飘飞身影,绝立擎天狰狞巨像之前。

风萧萧兮三山寒,曲哀哀兮天地忏,彼端一人,满身伤、一身胆,勇挑三教人马。喝声扬、琴波震,无匹气劲启动墨式武阵,霎时风起八雷,平野骤起数柱石峰,众人杀招连绵而来,槐破梦身陷刀掌危势,被迫启用四弦极招,却见龙首昂血,琴身一片煞红之气,冲贯槐破梦体内。

   夏龙径之内,忌霞殇邀后无封密谈,经过一连串辩说之後,逐渐将矛头指向思无邪,后无封虽有疑虑,仍愿意再给忌霞殇机会,就在后无封离开之後,一道猝不及防的掌劲,直扑忌霞殇胸前,瞬间造成脏腑重创,此时後方传出熟悉的声音,忌霞殇惊愕转身,正是此生最难缠的宿敌。

   素还真再次前往北水庭一会苑神秀,在投其所好之後,确认苑 神秀正是华钟世家後代,更顺利借得七行宫设计图一观,发现其中仍有不全之处,而在素还真离开北水庭之後,遭逢两名神秘者告知,另一半的线索,可往忏罪之墙查探。

暗夜时分,皇城内一片静息,此时无计等一班人足踏雉鸡金血,藉此避开玄幻异能查知,潜入胤天皇朝;同时,驺山棋一观星象,亦云大凶之兆,随即面临致命围杀,无计启动四影困阴,一锁歧然阴兽,随後一旋衡世定鼓,鼓律破响天地,玄洒神气而出,誓破阴律。

   荒野之上,越织女路行半途,忽感山雨欲来,随後气候骤变,风雨骤然怒鸣,眼前飞石惊尘,不及反应的越织女,瞬间身陷迷境。

   倾颓诡境,潜蕴祸种,在梦魇看顾下的魔皇陵废墟,一片森然流刹,似有生机搏动,闍魇那迦惊呼未止,倏然几声碎断,伴随轰然震爆,烟濛中,两口对立的神兵,竟尔相生呼应,共伺之主,迥异法相,轻踏尘埃,却如生灭徘徊,雄沉压逼。


不同的情仇,相同的目标,为天之厉之存灭,厉族联袂对上各路人马,冲突引爆。叶小钗对上火之厉剡冥,刀芒起、火光炽,甫交接,巧探对手修为,是赞赏,更是不容轻忽;另一方,蕴果谛魂再会葬界刁雄,久违的宿敌,在佛耀厉风交织中,遍写战火风歌。

   心有算计,贪秽另开战场,将素还真、忌霞殇引至另处荒野,迂回游杀,但见白莲剑锋回杀阵,誓以灾祸之血,祭奠英魂,怒极杀极,浑然未觉後方危机已然成形,忌霞殇利眼盯视战局,随後指掌凝气,双眼锁定素还真命门。

   无尽天峰起鏖战,由苦境开始引发连绵变数,竟意外牵动深藏在中阴界的双足剑封,本应沉寂如昔的绝境长城,同时迸发异变前兆,千年镇压,上古之邪,天之厉所受太初剑封,突尔寸动,巨踝随之启震,似要挣脱束缚。


荒烟山道,蔓草萧索,肃杀弥盖夜空,定品一身高超修为,欲破非佛法相,血刹如来宛如磐石,纹风未动,此时大愿普贤再出凤凰灭魔之招,誓阻异端,却见血刹如来佛魔双力并运,佛招先受同化,後遭蚕食,定品见状,再开诛邪极式。

   降书诱战,共仰瞻风倏起烽火篇章,殊十二身陷重围,随即喝战声响,长戟划开修罗场,殊十二一身勇胆,武战天下,三教势力、共仰瞻风、十擘人马联手共织连绵杀阵,战得哀鸿遍野、战得日月愁惨、战得满天血雾杀声狂。

   一念之间内,鬼觉神知独自呢喃中,忽觉不善来意而生警戒,随後忧患深强势步上,欲强行请鬼觉神知前往苍宇医楼,双方一言不合、战端立开,经过改造的三教仲裁,脱胎换骨的圣魔之仆,双方招来式往,已分不清孰正孰邪,唯存谁强谁弱。

崩毁的战魔像,扬落的烽火尘,雕神古魄首度蒙祸,古武族面临魑岳领军血洗,厉声一啸,杀声惊破夜,叶小钗背後无声之狂开启,宣告一场生杀血战,正式引爆,错落的刀光,交闪刺眼;夺命的星虹,怵目惊心。叶小钗虽宝甲在身,然魑岳掌沉气浑,馀劲仍撼。

   沉沉深夜,天日囚外忽现鬼魅杀机,神秘的人影缓缓靠近,一身冷凝杀意,无端、无由、无解,更是一无所知,神秘少年黑色十九取下掩目红布,倏睁妖瞳,刹那间,狱魂划开四方银火,流星飒沓,生灵遗恨。

   众相前路,天佛阻道,以罪愆为凭,以断业为呼,不在生死,只为一探如来深机。开战一掌,双方各祭独门佛式,血刹如来内力精纯,竟使对手暗自讶异,倏见数交接,招再变,又见鬼禅六断,二度接掌,已是佛魔不容,尘浪翻世怒荡,如见鬼神。

天峰再启无尽烽火,为使封印顺利解除,魑岳招出刚猛、式赞连环,战场逐渐远离天峰;面对天佛五相之一,冰无漪神一敛,防线之前,绝无退让。另一方,火流破地,电能撼天,火之厉剡冥、竞豹儿联手造毁,巨鍊封印瞬间现出原貌。

   为寻七重天火鳞重铸沧耳刀,素还真孤身勇闯未知险境女娲峰,却感愈进深处,愈是炽热难挡,随即提气运化,以元功凝百里寒霜,眼前彼岸在即,却见无尽火熔喷发,掩去一切声息,素还真受熔岩掩没,不见踪影,倏闻嘶亮笑声,自岩壁中传出。

   战後的天峰,四周荒烟弥漫、残垣遍布,深夜时分,梦说剑布衣悄然来临,忽然间,现场一阵剧烈震动,有如呼应来者不明的疑问,狂风骤起,狂声亦起,傲然霸气爆发而出,千年尘封倏然破碎,随著一声震天怒喝,顿时裂云开山,放眼顿成平地。

先发制人,反成狭路相逢,三教雄师遭遇胤天槐军,意外杀声,树夜分明。一声喝退,靖沧浪横剑直破倾天音,却见殊十二长戟力挡万里浪,双方划开炙焰战场,忌霞殇翻掌扬袖,举扇助凌主,一掌一剑,互有配合,或天长戟登时受制。另一方,三教执奋使三教绝学,一意覆灭槐军,槐破梦一琴在手,信拨无畏,有如天王怒奏惊弦曲。而在远峰上,魑岳、剡冥、魈瑶俯视战局,几番盘算之后,三厉决定参战,只见魑岳一掌逆转,致使战局丕变,正邪局势急转直下。无尽天峰再生异变,刹那间乱石崩云、天惊地裂,狂态身影傲世降临,一步一步踏出了来自无间的疯狂,强横气势不由分说,狂者压境,即是逼命试探。强者对峙,天地俱寂,沉稳傲然之气态,唯我独尊之霸道,惊世对决,只在一瞬。

为进中阴界,素还真一行人来到一念之间,只见妖应封光一剑瞬出,钉锁鬼觉神知,其后五星连珠之象显现,欢奭一展鸟篆异术,霎时天干转、地支变,素还真捉准时机,举刀向天,沧耳双龙回身,引动素还真体内龙气,霎时龙鳞布体、紫甲应生,又见沧耳劈道,通口倏开。

   进入中阴界的素还真一行人,乘一带星流,划向未知之境,疾速前进中,赫见前方出现巨型光罩,无尽引力将众人吸纳其中,随即收拢成一光点,几个明灭后,星点爆炸,强光掩去一切,天地顿时收声,随后听闻潺潺水涌,拂耳宁息,柳风轻摆,阔眼中,只见素还真等人,卧地如眠。

忏罪之墙再生异变,血色石砖之中,莫名爆发无限怨力,刹那间气震八荒、怒冲九霄,就在强悍巨力冲击的当下,黑色十九忽觉万念汇聚,心海之中竟目睹了忏罪之始,眼前流火如雨、地涌岩浆,泪石林天祸将临,众人逃无可逃,但见凌空身影,天佛为相,加速推动逆天之法。

   烈烽道上,烈火交锋,为一泓净之死,三教盛怒欲破胤天皇军,槐皇压阵,一声叱喝,划开烽火篇章。杀声交织铿然兵声,暗夜荒山,分外响彻,同仇敌忾的决战之心,此刻更作杀招频频,教老、教执联合织阵,封尽五行四方,殊十二或天长举,槐破梦忽雷在执,不减威凛风范。

   苦具地外凛相见,持伞剑客,半觑来者,一念杀、一护生,对峙的人,无声凝肃。突然,端月留生抽出伞中剑,乍见剑锋蓄锐,空间异象迭起,佛剑分说见状,凝力一顿,佛牒圣锋首现中阴界,无边佛力冲击未知玄境,霎时风云倒涌、百里隆动,苦具地为此而阴魂厉嚎。

皇朝战后,独寻风阙未果,鹤舟先生遭遇火之厉剡冥,双方未语,杀气先爆,但闻剡冥乍然一喝,惊破风云,火轮戬卷风吐焰,一回手,便要对敌胆战心惊,过招刹那,双方各自了然,鹤舟纵知强手在前,犹不改气定神闲,衣袂飘洒之间,仙气横逸。

   荒野之上,白发飘杀,魑岳、魈瑶一会无式剑通慧,魑岳一声令下,魈瑶受命进攻,厉爪逼向剑通慧,然而剑通慧却是无动於衷,狂态依然,眼见魈瑶非敌手,魑岳挺身入战,狂风疾、战云涌,剑通慧冷傲睥睨,一掌撼天,就在肃杀凝结中,魑岳忽感剑意临身。

   为了交易太易元灵,殢无伤、薄棠决定接受麻家所开的条件,前往迢五路赴战约;另一方面,为了捕捉太易元灵,麻我道亲自踏入生死胡同,随即启动纸马阵,就在目标现踪之刻,麻我道一声高喝,爆起万丈焰火,刹见万马蹄乱,往四面八方牵起罩天蛛网,顿时风云野变,巨网吞魂纳魄。

迢五路上,辟兵缯氏、役魄麻氏,中阴界两大控灵家族凛冽对峙,是地盘之争,亦是仇恨相斗,只闻薄棠喝声一扬,薄刃急转如轻翅,蒲月长敬双刀旋,流影挥划似电光,双方快招连绵,眨眼刀影纷沓、乱迭四方,但见薄棠刀起一鹅飞轻,沉雄刀劲,劈天裂地。

   诡异暗洞内,麻索盘结成网,蛛网上系着一串串纸马,随风飘扬,只见麻我道抽出袖中纸马燃烧,随即掷向蛛网,霎时纸马祭阴、冥雷唤灵,迷惘异魂,幽幽忽忽现身蛛网上,一个人、两条魂、三种过往交错,在这个时空中,娓述着剑与人的情谊。

   巨炼碎断,天峰摧残,只余昔时锁炼贯穿之地穴,兀自幽深。为了调查天之厉在佛骨天锁摧毁后的情况,血刹如来进入天峰地穴一探,却发现毫无任何生命迹象,更无天之厉身影。不见意想踪迹,如来举步欲离,行途前方,一抹熟悉身影,蓦然映入眸中。

烽火卷、战声啸,伏刀门前,握刀之手不肯轻放,象征观心六隐最后据点,面临终战抉择,只见或天戟撼天动地而来,莫子笃临死无惧,奋力抗战,然而实力旋殊,终是无力回天,就在生死分晓之际,忽闻一声铿然,刹那间,一片银芒挟杀而至,反守为攻。

   素还真一行人根据奇人破扇婆指示,来到恶脏坑,眼前城破如山倒,残败得如陈年旧作,受沉灰掩去原有面貌,玄异地界中,莫名歌声响起,勾人心魂的哀曲,泣诉变调的过往,倾耳中,怨灵咒身,佛剑分说与欢奭纷纷受到咒歌影响。

   攻击一念之间未果,驺山棋一阴能有损,负伤而回,遂商请槐破梦于隐磷苑护持疗伤,只见一帘相隔,亭外,抱元守一,亭里,心思纷绕,隐鳞苑内一片氤氲迷眼,就在棋一念诀运功中,赫见万鬼袭来,欲争食棋一功体,此时槐破梦周身散出热能,至阳命数,一抗万鬼邪能。

为取无迹玄谭,黑色十九彼岸倏开、狱魂瞬弑,冷锋独挑眼前人;面对黑色杀机,六独天缺首见谨慎,末日罪赦绝凛上手,无边剑魄动杀千里。对手修为,纵是了许在心,但敌我分明,六独天缺轻叹,十字告解,银锋划限,末日罪赦绝杀临身。

   芭蕉藏魄,阴风忽忽,洗棋亭一片沉抑气氛,只闻喝声破,天地玄动,就在玄符入术同时,中阴界辟灵尸巢之内,一具具大体受到异力牵引,莫名躁动,幽冥之气蔓延绝境长城,逍遥居之内,缎君衡肃穆冷然,唯有眼神锐利,闪过一丝不易察觉之怒意。

   诡异景、诡异变,为寻不笑夫人的素还真来到深镜琉影,受莫名咒念缠身,脚下藤蔓染布鬼气,引动沧耳神威,霎时异氛冲散、万藤退避,怨魂消失同时,尽处曜石发出异彩,华光中,赫见一绝代佳人,姿神秀美,透映石壁之上,幽婉中,别有一股睨世况味。

为了揭开七行宫之秘,风流斋主亲上登道岸,商请不上道、沐嫦妃等人夜探七行宫,众人悄行潜入,叮咛话语甫落,突来一股异力冲散众人,三名随行道者立即面临金阵围杀;另一边,不上道、沐嫦妃身陷土阵,奇特难解的阵局,将两人逐步推向死亡绝境。

   为了探天之厉实际状况,魑岳决定亲自一探天峰地穴,孰料欲明王竟也为了相同目的而驾临,厉佛不两立,战斗一触即发,突闻一阵朗韵,梦说剑布衣莫名自天峰地穴现踪,致使欲明王、魑岳欲逼剑布衣,相同的目的,相悖的立场,各怀心思。

   在孤城不危引领下,忌霞殇来到太素之剑奥义吠陀所设封印处,得到试探许可之后,只见忘世麒麟浑然提掌,翻袖抵住山壁,瞬间金印浮现,庄严向外成形,忌霞殇见状,内元再催三成,却见禅字佛印,化千千万万,一字一纳,尽吸麒麟内元。

地穴之内双锋初会,无语无声之中,战意一触即发。喝声起,剑通慧身形疾掠,猛然出招,冰无漪战意倏起,信手拈来,冻水成剑,挥袖间锋芒毕露。剑锋更迭,快得不由分说,快得似曾相识,正当冰无漪内心疑问之刻,惊见一双凌厉眼神。

   诡地藏杀剑,十方起利旋,素还真刀气回挡,随即脚凝异力,逼散书墨锐芒,烟茫中,却见墨色剑客,自浓暗中步出。对手剑意促发,素还真左肩一提,出祭沧耳刀威,霎时龙气窜腾,天紫盔甲再现,一者剑气流袖,一者刀光飞白,交手间,只见迅影眩目,不及眨眼。

   恶脏坑之内,佛剑分说对上黑色十九,四周气氛顿时一凝。为了探寻太初源头,黑色十九执意进取,佛剑分说挺身挡关,只闻一声喝,黑色十九身快剑快,抢先快攻,白羽迷蒙,意在速决;面临神秘劲敌,佛剑分说身如岩、式似海,沉稳深藏,不露丝毫破绽。

逢七日,生死胡同冷街一片,桑凉鬼息,夺人声魄,取得凤诏的殢无伤,欲寻蜃市,迤盼中,空街忽传笃笃轻响,彼方又见诡异绣球,凌风翩跹而来,拾起瞬间,绣球忽变,阵阵花香,引来双蝶绕舞,殢无伤陷入莫名境地,远方华轿,飘忽而近。

   未及言语,战火倏燃,为通口存灭,一念之间再启双佛斗,防线边缘,杀尘高张。蕴果谛魂再祭八苦谛听,杵护生、剑守命,不愿有退,却见鬼禅六断愈杀愈狂,誓要崩解佛心慈悲。一旁的妖应封光欲支援,却是无力施为。

   为抗厉祸,天下会师龙图台,浩荡声势隆动百里方圆。彼方,叶小钗、鹤舟先生、荡十决、宿贤卿等四人,雄步迈风而入,现场气氛为之高昂,群噪声中,天际传来吟亮诗号,天佛五相之欲明王亦代佛乡出席,众人欲针对皇极七行宫。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七行宫之外,葬界刁雄遭逢叶小钗等围势,战局丕转。杀声连起,战端倏开,总教战风厉,宣天之威,拂袖挥洒;另一边,剑痴划光,火轮吐焰,在错身惊虹的刹那,又见刀狂出鞘,连绵攻势,川流不息;同一时间,殊十二运使武经联式,困战葬界刁雄。

   七行宫内启奇阵,欲明王被转移他处,对上神秘高手鸣中孚,数肢接,已知对手实力之坚;彼方,土阵化形,广布沙漠,红流、印崆峒尘沙沾身,动作逐渐受制,死亡危机,正在无形中逼近;另处空间,恶斗未休,鹤舟、荡十决、风流斋主等三人,同样难脱阵局围困。

   为探寻魔皇灵识踪迹,缎君衡牵引佛牒圣气,带领佛剑分说观照神识,溯古往今来,探轮回之迹。时空重现圣魔初战,山谷内,尽是烽火狼烟,正邪鏖战,祸延千里山河,双方主帅豁命力战,不肯屈让,就在魔皇与蕴果谛魂僵持之刻,圣方突来暗招偷袭。

阴风倏转,叶鸣呼呼,棋一施法,遣使三具未受血之阴军,一探七行宫。彼端祭法,此端现灵,虚渺阴军作眼,欲探清整个七行宫机关,然而就在棋一透观七行宫同时,中阴界辟灵尸巢之内,灵狩缎君衡手结法印,欲收棋一阴军。

   古穴之外,阴军埋伏,霎时阴阳鏖兵,恶战顿开。生杀之间,阴兵无惧刀剑加身,殢无伤、薄棠一时无法,战势僵持;欢奭受阴军一掌,身上尸毒漫延,素还真急以佛门内功,为之运化。阴军不死,殢无伤、薄棠虽是剑沛刀雄,却也无功,僵战之际,但见素还真一身紫气窜腾,威赫出刀。

   无尽深邃,如入幽冥,恒沙普贤、砗磲佛母欲探灾祸现况,戒慎之间,更持铲恶决心,随步前行,却不见关于天之厉的丝毫线索。就在天佛双相欲离开之际,行步间,雄劲逼命,双相正欲抵挡,突逢气劲爆裂,倏引万石崩势,欲将双相就此沉埋。

七行宫内,鸣中孚启动太极七杀阵,烟尘中,但见九曲令旗旋舞化纳,倏然浓暗噬物,空间隔分,叶小钗、宿贤卿顿时陷入迷境,镜射迷眼,同志变相为敌,剑与掌,分剖一场迷境诡杀;另一方面,殊十二与竞豹儿,亦困锁元磁阵,四周沉重的磁力,压得羽絮难飞,两人顿感寸步难进。

   七行宫外,天佛四相鼎立四峰会武,至极雄力强撼,霎时风惊云走,巨响贯霄汉。剧震中,变数骇目,浑象转如噬穴,竟将四相佛力尽数吸纳转化,风旋动、云如搅,随即异光冲天,万钧雄力撼世而出,破空雄力,震山穿岳,如荧惑劫世,过境尽毁,眨眼,胤天受劫。

   浮云岩之上,冰无漪主动请战,剑通慧眼神一凝,再起剑锋。一者心怀试探,一者意欲摆脱,剑声冽冽,响彻隔世之地,风啸回荡,双方激斗不休。一阵激斗之后,双方各自散去,而在远处关注许久的半截王迹,挡住剑通慧的去路。

恶臭之境,枯骨遍野,孤城不危独自来到恶脏坑,一声呼唤,四面躁动,刹那间黑影窜绕,一段难解的情谜,一场不灭的爱恨,孤城不危坦然相对,任凭怨灵缠身。怨气回荡,无语呼啸,不堪追悔的回忆,是此生难忘的悲痛。

   森狱躁动,不见丧尸踪影,却感莫名危机凝然成形,倏然地鸣如雷,异电窜天,雷霆赫势中,地皮窜出巨兽,攻击素还真等人。庞然异兽,鲸吞牛饮,吸引着周围庞大的能量乱流,空间一时失衡,混乱中,行魑与吞魍趁隙攻击,阴兵砍之不死,杀之不绝,转眼,薄棠受创。

   森狱尽处,地貌骤变之际,谜样的臼捣声响,变得急促,如狱神发怒,就在天地动荡之中,却见一神秘老者,以石为枕,忘形其间。而在森狱另处,正凝神疗伤的素还真等人,不觉时已近夜,远天红祸,震翅骇耳,铺天盖地而来,危急间,忽感半空一股雄浑玄力,压顶而下。

暗道山壁脆弱,一遇声响便落石崩然,素还真三人不敢动以极招,心知暗道争生,唯有一念——闯。倏来无数鬼形白影,利爪旋快如鹰,闯道间,只见刀星迸耀,绚若流光;剑式挥虹,戮写浴血战途。嗜血飞蝠,闻血更见躁然,怒动的拍翅声响,扫起暗道回风如旋刃。

   血刹阻道,如来渡航,犀角收命一劈,浑雄劲道,破天裂地,袭向驺山棋一。黑气掩天,一股罕世阴能,在黑雾中爆散开来。已然化血养煞之阴军,蓄一身玄黄异力,共戮魔中异数。战能暴升的行魑、吞魍,对上悍若血刹如来者,竟不落下风,异邪抗犀角,别开荒野战外章。

   槐破梦为抢命,无顾四弦琴煞,力弹之间,忽雷琴威,猛然逆冲心口,沉重喝声中,饱含著坚定的意志与情感,槐破梦以命火,力压四弦琴煞,导天工水丝,为殊十二延命;为搏双子生路,竞豹儿戟挥千电,一阻厉族进向。

元厉身死,元魄回归,欲明王、恒沙普贤、砗磲佛母紧追不舍,终于在一处山谷,找到宿敌所化形迹,天佛三相怒然合一,梵字圣印应声而出,千年一掌,乱石崩云,半截王迹未复全身,登时溅血,机会难逢,天佛三相招起三学无漏,极端一击,瞬眼将取半截王迹。

   芭叶招风,锋云怒动,围界战势,强掀血海狂涛,孤城不危一声令下,万弩火炮,齐空向敌,沧耳刀威对上巨弩火炮,两强抵道,无匹火劲,宛若荧惑掠世,四周顿时满目疮痍;无咎剑法再现,墨剑破风,方圆敌军,不见颅首;同时,薄棠埋刀气入地,以千钧之力,隔空裂陷弩炮立地。

   隐洞之内,暗路迢迢,黑色十九全神戒备,缓缓前行。忽来白光掩目,刹那间,却成豁然开朗的世外天地。来到太初圣地的黑色十九,初会守石精灵,辗转得知关于太初之剑的相关讯息,精灵言明唯有将其打败,方能取得太初始源。

藏玄魄石启动剑阵,只见流光幻化,千万剑影狂乱飞窜,不受控制。黑色十九凝神纳气,策动鬼力欲驯剑阵,不料在异力激荡之下,剑意怒然反噬;同一时间,苦境的某处山洞内,不明的心思,不明的意向,无式剑通慧慢慢步向半截王迹,气氛随距离而奏紧。

   阴阳首智会胤天,杀氛一时肃凝,为探出花非花现今状况,素还真对驺山棋一进行言语试探,几番机锋来回,驺山棋一仍不妥协,此时素还真话锋一转,说到若驺山棋一当真问心无愧,便于三日后前往浮光岸,与无计先生一会,驺山棋一慨然允诺。

   为寻妖应生机,殢无伤孤身踏遍域北雪地,只为寻得千年一息的苏生之花。生生死死,心心念念,纵是风雪凛身冻骨,殢无伤犹是一心寻得微渺的奇迹。冽寒雪地,光与闇,划开一道阴阳分界,分界上,赫见一株生死奇花,半生半死,伫立风雪中。

王威浩荡,佛相应劫,注定的对立,触发死亡界限。宿敌强势拦截,意在决杀,恒沙普贤佛掌迅速,半截王迹不移寸步,支应来招,掌风之间,尽露决命之绝。眼见大敌在前,恒沙普贤心念一横,左运菩提天驾,右使如来大悲,上下卷式六招同出。

   恩怨纠缠,埋葬过去之璧,今日,随着一阵怯情脚步,是沐喜、亦漾悲,一步一履,踏入深镜琉影。缯玄应一会多时不见的缯鸣夏,倾诉家门巨变与亲情愧疚,咫尺之前,老父涕泗纵横,缯鸣夏武装的心,虽无寸动,但随着琉璃化雨,恶界内充盈一片祥光。

   荒土死寂,泥流浮热,早已被众人遗忘的灼境泥途。今日,一双带杀的冷睇睛光,祭佛刑禅那,一斩破地。依循阇魇那迦指示前来取物的血刹如来,以雄力破坏看似无奇的地貌,逼得焱兽狂炽怒然现形,灼境泥途顿成焦热地狱,欲噬来者,却见一人一刀,愈战愈狂。

忏罪墙内,黑色十九为寻魔皇残魂寄处,冷然以待,任凭蚀肉虫海透身而过,就在回忆袭心当下,黑色十九催动鬼爪之力,同时运起千年妖瞳,瞬间风云骤变,魔影现踪。就在极限交会之际,魔气受到鬼力冲击,两股力量较劲纠缠,竟使红潮异化反扑。

   浮光岸上,驺山棋一面对眼前无计,说出沧耳刀煞气难掩,为了掩人耳目,扮成无计的清香白莲,必须收起沧耳刀,同时坦言己身阴军不但未除尽,甚至还以先宗之法精进阴军之能,并可利用浮光岸当年半壁人命之怨气加催阴法,正当棋一欲赶尽杀绝之际,竟见沧耳刀横亘在前。

   为使佛厉争斗更行高张,闍魇那迦特地前往一念之间,透露如来杀鬼之法的可行性,藉此提醒鬼觉神知若遇厉族之人欲往中阴界,必须放行;其后半截王迹亲自一会鬼觉神知,在几番机锋对谈之后,鬼觉神知开启中阴界入口,各自皆有盘算在心。

为见不笑夫人,月藏锋得到宙王允许,前往雅瑟流榭,却遇六独天缺阻道,昔时相知,今日在落叶翩跹中,如候一场秋末剑决,对视的人,敛眉收神,静听风中杀息。倏然叶破招声,扬快间,锐锋凛寒,双剑凝气划战,剑痕流影,倏动万千落叶,纷呈若杀歌起奏。

   已遭劫火洗鍊的龠胜明峦,断垣残塔,不复往昔清圣,本应渐被世人淡忘,却遇血刹如来搜集朱翼三魂而来,焱兽之心吞魂纳魄,同时吸收明峦残存圣气,正当功成之际,正逢蕴果谛魂吊祭英魂而至,双方立场分明,剑与杵、敲声震,八苦谛听应手,蕴果谛魂再战血刹如来。

   砗磲佛母前往一晤剑通慧,告知由紫竹源西行六十里的共命栖,为当年混沌玄母的原生地,希望剑通慧能继续履行责任,设法引导出从未出现的太极之气;同一时间,阇魇那迦再次找上锋海神铸,希望能一试以无形种出有形之法。

平烟长崖之上,是情与命的拉锯,以为情劫是两人同沦其中的觉悟,料不得竟是欺骗与背叛的反袭,棋一怒腾不已,虽欲举掌,却似犹豫,恍忽间,雄掌逼身。棋一受劲一退,然而袭心的痛楚,再压抑不住受创之阴能,一时间,天罩乌云,地涌浊气,万鬼再度争食棋一魂体。

   天瀑险地,月藏锋单身欲闯关,遭遇长城大军狙击,一时战火高弛,神机军威,碎山裂地,不留生机。烽火中,只闻剑者一声昂喝,杀道惊现月之锋,孤城不危眼一怒,镇城宝刀倾天而出,月藏锋见状,剑书风云染墨,惊划一道墨色剑痕,于天地间苍劲落下。

   佛母法相欲返佛乡,忽遇风雪截道,殢无伤冷眼带杀。为了让妖应封光苏醒,殢无伤一往无悔,墨剑冷中带狂,怒战砗磲佛母,交手数招,殢无伤剑开终末,墨杀天下。为破终末,砗磲佛母豁尽天佛元功,只见殢无伤墨剑挥洒,太易绽气而出。

苦具地之内,藏着先前被缯玄应所禁锁的克灾孽主魂魄,此时,却是山雨欲来。为夺克灾孽主元灵,绵妲欲娇奴对上灵狩缎君衡,强者控灵斗法,掀开中阴独门之奇,绵妲幻化血灵邪蛛,灵狩展开火翼腾空。

   在前往共命栖之后,剑通慧从灵识深处得到提示,欲寻醍醐灵居,遂依循冥冥指引,穿梭在佛乡之间,眼前光雾渐起,满布一片迷蒙。就在剑通慧沉吟之刻,充盈灵氛,突尔涌动,戒备心起,后方,诗韵清吟,一道身影漫步而来。

   为顺利攻破皇极七行宫,已取得完整机关图与佛乡协助允诺的素还真,在与剑布衣单独一谈之后,顺利汇齐破关人选,而后素还真又吩咐屈世途与风流斋主,分别前往钟山解梦庭与登道岸,商借坤舆墨斗与宫外开阵道众,一场直捣黄龙之战,隐然成形。

七行宫内,空间阵开,素还真一会鸣中孚,身转劲、掌抡风,鸣中孚内力沉浑雄逼,素还真起手应招,愈加迅速,内息更如泉涌,愈战愈趋翻腾;另一方,少去浑象转力,七行宫阵势已现弱点,剑光游走之间,叶小钗势如破竹,在黑暗中力争一丝光明。

   身在玄武水阵的殊十二,竟在关键时刻对血亲死劫无由感应,纵使哀恸,亦不能停止脚步,这一刻,是考验,更是生死交关;而在白虎风阵,剑布衣武魄无惧,旋身间,碧血长风扫异境,四大剑法地诀生,纳广漠为己用,赫势开道。

   以假传假,将计就计,白莲巧布天佛网,厉族误踏困兽笼,引爆佛厉交锋,正面对决。鬼觉神知旁观冷然,佛厉双方鏖战犹烈,解除一道剑封的半截王迹,功体回溯突进,面对天佛二相,尤显一派沈雄,沈纳一吐、顿地一震,崩裂天地之间,千涛万潮,浑然涌生。

为与槐破梦幽冥相守,驺山棋一先以密法将槐破梦之魂渡往中阴界,随后前往一念之间,希望鬼觉神知能开启前往中阴界的入口,几番试探与言语较劲之后,棋一决定以余下佛血与鬼觉神知进行交易。

   醍醐灵居之内,剑通慧突感莫名焦躁,似有不安预兆袭心而来。感应天之厉命宫有变,剑通慧急辞传灯无上师,欲离天佛原乡,但在一路上,却遭菩莲修者施展隐踪神诀暗中监视,剑通慧虽有感觉,仍毫无头绪,心念一转,决定先回浮云岩静观其变。

   与绵妲欲娇奴达成协议而离开中阴界,再入苦境的克灾孽主,甫出忏罪之墙,眼前竟是卧龙车挡道,方疑问,乍见轩辕灯白华盛耀,此时再闻熟悉诗号,不敢置信的一幕,只见卧龙车慢慢回身。

追命之法,追出天之厉藏匿形迹,命如游丝的王者,除恶务尽的佛者,此刻,将在此了结,岂料一道庞然剑气划入,变生肘腋;同一时间,剡冥、冰无漪藉魑岳拟圣光形,飞驰深入佛乡深处,欲寻天佛修行居所,在冰墙隔绝蕴果谛魂攻击下,魑岳、剡冥急催功力,誓破佛身。

   熟悉的诗号,熟悉的卧龙车,轩辕灯华下,映出一条意外身影。心知逼命,克灾孽主化出久藏神器,登时兼天烈焰烽火烧,动地朱阳炽浪腾,九五之封于焉现世,此时一声君子之传,鳌天惊愕之际,浩然清风祭剑而生,同属并峰双器的两口剑,此刻,竟成敌我对立。

   子夜启战,神秘刺客三方布杀,目标直取宙王首级,连环杀招惊险扣,宙王甫避命掌,眨眼刀剑又至。奔至外围,惊见卫军同遭歼灭,宙王分神间再度受创,危急之际,赫见银锋剑流杀入,六独天缺入战,惊转死亡之局。

为取蕴天之飨,素还真冒险通过杀叶、恶火、瘴雾等险关,飞身纵入浑生瘴地内部,险关之后,最深处的身影,引爆杀机。眼前守关,非虚非实,非人非兽,正是囊奇百仓所载蕴天护者——污凰。白莲气剑翻腾,迫使污凰提高战力,战势已臻高张。

   在天佛原乡与异诞之脉各自遭到入侵之后,天佛化相开始积极展开动作,为除厉祸,天佛相率先拦截冰无漪,一起手,生死交关不回头,双相合一,惊霄扬尘,冰无漪无意久战,欲求抽身,却是难脱纠缠,但闻天佛相一声怜悯悲叹,炼化邪厉至诀将出。

   时近子夜,天云相漫,飞覆间,天际乍现流旋异光,直泄七殊园内,百姓愿力,凝成花魄,七殊园内,万头钻动,只为一窥圣哉花颜,就在众人屏息间,忽见灵芝呕红,一股异香漫散开来,刹时红色鳞蝶纷至,如空夜流火,划开神花奇章。

浮云岩上杀意升,剑布衣厉眼横扫,四大剑诀再起,引地流、破地封,随之便是一剑贯体,半截王迹顿时气绝;另一方,太素封地,宙王强势现神威,掌运双极独挑天厉巨封,宙王无匹神力,牵引境界之限,拔峰突起,惊人震动,夹带无比威势,见证王者力量磅礴。

   共命栖之上,灵气似感应来者,暴现两仪之形,传灯无上师凝神提力,欲在剑通慧护持下,取得太极之气,只见传灯口念神诀,浩势中,两仪灵气在传灯引导下,尽纳珠中。就在取气成功之际,传灯竟遭剑通慧从后方一掌贯穿。

   七殊异光冲霄,纷蝶翩然来仪,花台上,只见灵芝抽枝发芽,眨眼花开若白鹤举翅,风一摆,便回目顾盼。月藏锋见此花形若白鹤临潭顾影,便开始以笔墨绘下神花初相,就在众人围观月藏锋画作之际,人群中,一名神秘乞丐,竟将仙鹤临潭之姿,绘成钦鴄大鹗临世。

为探天之厉生死,雷火双厉一往中阴界,不意遭逢麻氏灵者半途拦截,麻常道、麻乐道施为,剡冥立刻倒地不起,此时麻我道加入战局,却发现克灾孽主不受抽魂术所制,一见抽魂失效,麻我道心下了然瞬间,反向而做,念动聚灵回魂密咒,准备擒下对手。

   佛阵启、牢笼织,为阻魔皇势力脚步,战端将开。错身的战局,让本该均衡之势出了变化,以强制弱,只为相同的心思,血刹如来挟走人质,蕴果谛魂则擒下闍魇那迦,岂料此乃闍魇那迦刻意而为,目的在与蕴果谛魂单独一谈。

   为寻槐破梦,棋一留魂长城,受千锤焚焰加身,魂体受苦,其躯同罪,踽行森狱的身影,一举步便是劫火千钧之刑。同时,异虫秽蛆,受残魂浊气吸引,皆群出啮食棋一之躯。为爱苦刑,为情甘忍,长城锻魂,森狱磨躯,昔日寡薄多少,今朝便还情多少。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