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机风云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33. 第33集
  34. 第34集
  35. 第35集
  36. 第36集
  37. 第37集
  38. 第38集
  39. 第39集
  40. 第40集

动机风云剧情讨论

动机风云角色

动机风云分集剧情

七殊云昙极相开,却遇战端卷尘来,殢无伤扰乱花祭,月藏锋凛然挺身,两人对眼间,墨剑以敌,觉剑相候,七殊园内杀意涨,猛然高喝,墨剑破风穿花,划开绝世剑决之幕。剑花腾,翻浪卷天下,剑花转,冷芒动玄黄,当世双锋初会战,为情为护,剑端不容喘息。

   为铲除障碍,魔皇势力向素还真伸出魔爪,甫接近千云谷的素还真,突然黑暗诡境,白莲眼前,竟见如来法相一分为二,心知身处迷境,却是神识幻噩,如梦魇扎根,摆脱不得,眼前佛首,眼下佛愆,是彼岸,亦往迷途。

   恢弘宝光天佛降,太素剑封劈巨痕,浩荡威势,震荡绝境长城方圆之地,如迎圣临。声长喝,天佛法印即拈,欲撤剩余两道护封之阵,只见唯识万象逐渐消散,随即圣气冲霄,奥义吠陀穿越千年再临,同时天佛之眼,盯锁逐渐活化之足,一手握柄。

极端之战,生死之间,剑通慧自伤根基、逆运真元,厉魂元力爆发,面对猛烈攻势的剑布衣,突陷危机。延续的战局、延续的仇,延续在剑光流转下,止歇,只是奢望,而最后的喝声,是宣告战局将了,崩落的地势,亦彰显彼此无退。

   流榭之上,欲寻鹃妃证其控灵体质的缎君衡,行至半途,突遇绵妲率众拦路,缎君衡未及解释原由,突感一股冷冽杀气,竟是六独天缺亲自把关,只见锐利剑气划地,在不能跨越的界线之前,灵狩缎君衡极对六独天缺。

   亲耳听闻鬼觉神知述说圣魔元史所藏之佛厉秘辛,更藉由闍魇那迦梦魇异能,窥见天之佛亲自将幼年魔皇带往中阴界的过往,蕴果谛魂为了查明真相,不惜冒犯天佛权威,怒登韦驮修界。

记忆的邙烟山河,重演的天竞鏖锋,一声惊破风云,随即,便是烽烟无尽肆虐,深知五剑有缺,五相强分,合成三剑四相双环夹杀,七方运化交叠,困战宿敌厉者王者;另一边,蕴果谛魂迎战克灾孽主,佛声一怒,当头棒喝;雄孽盛威,厉掌加频。缠斗数手,众生相飞溅出鞘。

   泥犁森狱之内,两大控灵者会面,气氛一时凝滞。缎君衡以森狱凶险为由,暗示缯玄应背后另有高人相助,岂料缯玄应毫无隐瞒,不仅说出背后之人正是消失已久的鬼师缉仲,更言明缉仲交托一物相赠,缎君衡发现其物正是自己欲寻之无想玄思。

   漉漉霖林,瘴烟凝成水气,滴染整个森地,浸身其中,皆是一股黑异稠黏的闷湿之感。草丛暗处,虺虫窸窣作响,伺机吞食迷途生物。来到霖林的素还真,欲放生缉仲赠与之物,只见瓶开一瞬,七彩烟气透出,一只似龙异蚕,自瓶口缓缓爬出,周身有异光流彩。

神秘花郡,妖华迷眼,殢无伤受迷花杀阵影响,疯狂对上来者。就在墨剑突破花形流气的同时,却见花林幻形,木人阻阵。木人无惧沛然剑气,步步进逼,殢无伤迷心发狂,招行极端。墨剑拓涎,四周顿入终末剑境,眨眼,木人爆碎成漫天花雨,片片挟杀,殢无伤反落自己杀网之中。

   鬼藏元窟之内,圣光邪气彼此交错,掩映著非善非恶的身影,窥探未来之秘。脱口的讶异,只因触眼的内容,先是一片空白,又见武字倒写,随后武字幻化,凝成新篇。就在鬼觉神知离开之后,圣魔元史竟然起了莫名变化。

   为百气流根归处,蕴果谛魂寻上冰无漪,厉佛殊异,两人神敛眉间,唯见剑上极端。众相慈航,谛听苍生苦;剑影祸随,厉锋战无休。心知敌非易与,蕴果缔魂轮杵运定,八苦应世谛听,随後蕴果谛魂一路追至浮云巖,但闻风云惊爆,眼前所见,竟是意外一幕。

遥远的荒芜之地,宏伟的城阙缓缓再起,自地狱回返的魔者,看著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一切,一步一步,踏出了仇恨怒火,踏出了亘古悲凄。千年沉眠,一夕重生,阴沉的双眼,竟掩藏著痛苦悲伤的神,宛如亲临的感受,战声与悲鸣,希望与绝望,阐提一脉的泪与血,竟是铭刻於心。

   太素之剑不可失,素还真、剑布衣等众人勇闯异诞之脉,遭遇山、雷、火三厉强势挡关,心知劲敌在前,魑岳、鰲天联手欲除剑布衣,碧血长风,正气浩荡,无畏磅礴厉功;同一时间,素还真已发现囹池之内的太素之剑,却也不幸触动四兽厉脉邪阵。

   泥犁森狱之中,一场紧张对峙,缯玄应猜测对方来意,心中已有决定,只见缯玄应怒喝一声,纵步飞身,全力抢攻。缯玄应心知对手能为,以攻势为掩,趁势即逸,黑色十九察觉异样,狱魂极化,拦截四面活路。

为根除千年宿敌天之佛,天之厉杀上神花郡,首遇花雾迷阵困战,天之厉孤身在阵中,泰然不惊。花影迷离,天之厉几分忖度,随之掌运旋风,欲卷浓雾,准备以招试探;另一边,在迷阵之外,同样战端开启,烽火即燃。

   定视著止战石约,迟迟不动的身影,却是止不住奔腾的心绪,只一步、再一步,究竟是延续著战争的痛苦,还是停止圣魔之战,让自己脱去奴仆身份?就在石印将要印下之时,突来厉声喝阻,鬼觉神知惊见击楫中流,前世今生极端照会,宛若置身梦中。

   神隐无迹,幽深长隧,在佛厉战上尘嚣之刻,一股莫名静寂,悄然蔓延。有物、无人,有影、无声,又是何种诡谲,错落一地书痕?同时,元史所载千古对立,正引烽火响彻云霄。同一时间,在高峰上,冷漠蛰伏的魔者,关注著神花郡一举一动。

空前未有的五剑会齐,旷世绝今的佛厉大战,今夕,天之佛与天之厉的千年纠葛,将因神花一役,壮烈燃尽。或为保郡而战,或为护族而兵,杀声已满烽烟。但见殢无伤虽剑势走狂,不愿配合他人,然五剑牵引,阵势浑然天成,楼至韦驮见状,奇招再现,剑与人的分击,逼得天之厉怒上眉山、极向天佛,极招交会,惊尘扬爆,同时四剑交闪鸣动;而在高峰上,睥睨的一双眼,注视著战局,平静无波之下,似隐藏著莫名心境。

   天阁外,圣魔再战神花郡,鏖锋扬尘风云涌;天阁内,鬼仆止战几犹豫,烽火偃息一瞬间。沉心觉悟,让鬼觉神知放手一搏,释出异能间,鲜绿血液,不断自脚边流下,如同倾泄这为仆岁月的痛楚。受到引动的止战石约,阖印刹那,无尽哭声充溢天地,一道亘古玄力,随著惊嚎,拓染天下。同一时间,不同的战圈,不绝的雄力,震得神花郡腹地陷入将毁之势,然而此时战局,也进入末章。

佛光惊夜色,地藏会如来,在血腥中,净化至能无边洗涤,勾起血刹一丝波动。众相枯轮力拼佛刑禅那,两大佛门至高圣器,竟在战场对敌交锋,地藏眼前,如来存苦。

  霖林茧化,被遗忘的武林异地,今日玄色诡影降临。神秘的玄玄血傀师,藉皇气命火,断白莲生路,霎见火球直驰入林,引燃无尽火势,无数异茧随烈焰而化漫天飘灰,异火眨眼吞没整个霖林。焚焰冲天,燃方圆十里之林,火光中,再看不见任何生机,放眼只余青灰覆土。

为了重回中阴界,月藏锋进入无向经纬,独闯武林新奇境,甫一跃入,眼前世界,便是不由自主的鸿濛浑沌。月藏锋正欲凝思观察,黑浑气流中,乍现剑气冷冽而来;而在鸿濛底端的中阴界,奈落、辟兵两大控灵者首度合作,同时祭动阴魂,欲探死亡漩涡。

   眼见水嫣柔病情突然加重,救母心切的黑色十九,一赌红潮危机,欲出忏罪之墙,然而扑朔迷离的红潮,正扑天盖地而来!红潮掩境,本该将黑色十九被吞没其中,实际上却是错身而行,就在黑色十九疑惑之时,远方传来肃杀寒意,红浪之中,惊见一道魔魅狂影。

   暗夜时分,一声惊破夜色的马嘶声,带来一阵急促错落的马蹄声响,划破夜色,扬尘而来,飞驰在诡谲难测的武林中。乱蹄扬尘,急影电闪,不知从何而来、内藏何人的神秘马车,急速飞奔至一处断崖峭壁,在月光映照下,举足扬蹄。

秦假仙等人寻帮手协助夺取浮空奇枕,奈何劣计生变,却反遭神秘客追杀,竟使自己陷入诡异杀机之中。危险之际,柔丽侠影,挟一身玄丹元力,潇洒挥起紫色飘带,解去秦假仙等人之危,随即倩影舞动,铃音如刃,直向鹤龟异者而去。

   鸿濛内,正邪佛厉顶峰名招,威力不曾稍减,反而在激烈对抗下,越加强猛。动念,已陷杀网,转眼,杀招纷至,面对突来鹤羽凌踪与魑岳掌劲,剑布衣已然不识,谨慎以对。同时,冰无漪旋剑如风,以一敌众,亦见惊险。甫避地引黄泉,又见天之冥谛来到,冰无漪口吐错愕言语。

   数年朝佛生万刹,一朝都付劫火掠,曾为渡世而提刀,受谤亦无悔当初,无奈世道几拨弄,如今佛何在?如今魔何在?敲心未闻,唯賸屠戮寻痛快。悲凉的笑声未已,赫见诡异身影旁观,神秘的血傀师,正面一会血刹如来。

佛乡隔尘,却遇佛魔双力强破封口法阵,血刹如来为寻毁住藏经,强势入闯,岂料到达佛乡之刻,血刹如来体内意识再次冲突,就在此时,冰无漪猎杀而来。为得浮空奇枕,祸随剑殃欲擒眼前猎物,血刹如来杀性不升,恶根遭受封锁,仅以精纯佛式坚守金汤。

   荒野上,缉天涯为取浮空奇枕治疗替无伤,遂拦截龟龄鹤算,风沙扬起间,杀气弥漫。本欲借取,奈何交涉失败,无可转圜之下,缉天涯飞铃索腾舞而出,负乾坤杖旋如鹤,点落八方与应,甫肢接,缉天涯察觉对方掌劲,竟是吸如磁石,随即便是天残火袭卷而至。

   更深漏断,中阴界夜幕之下,只见庞然红潮呼啸盤旋,随著时间推移,黎明将至,红潮也渐渐越境。就在缎君衡施法同时,忽然,一道莫名异力横越天际,拦阻鰲天双魂去路,竟是缉仲阻道而来,只见缎君衡杀招连逼,凶猛快攻,让缉仲不敢大意,全神应敌。

寥冷的风,吹拂著双月园,被抽去圣魔记忆的武林,唯賸无感冷碑,还留著一份曾经。一个曾在魋山灭去大半魔军的人,如今冷骨依然,却是变调成死因不明的一罈谜团。而今日,殢无伤为了廓清死亡真相,冷步踏进双月园,寂然的心,有几丝颤动。

   贪婪欲枕正引起动乱之际,龟龄鹤算兀自得意,就在此时,飒然一阵劲风袭入,飞来无数火石,在两人面前,排成一字,两人瞬间警戒,随後便传来悠悠洞箫声,暗递哀郁情调,屏息之刻,瞬间风起火飞、焰影迷离,一抹凛光乍现。

   如来秘洞,烛影稀微,一道身影,重叠著相似的过去,正欲寻回失落的曾经。默读经文在心,这一次,却出现不同以往的拉锯,法相竟有迸裂之兆。脉出同源的意识,理应不可分割,却在接受经书力量的当口,刑与罪,展开心境幻斗。

青芜堤尚,惊见血晶胎烙,不容辩解的证据,揭开难堪的过往,一者气愤,一者惊愕,冲突引爆在即。楼至韦驮一口咬定眼前乃嫁祸伪证,本欲为己讨公道的野胡禅,却反成诬陷黑手,无可宣洩的怒火,加催一场佛门恶斗;同一时间,另处树林里,殢无伤再会血傀师,四周杀机高燃。

   东窗事发,克灾孽主欲夺并峰双器,却见背後独轩辕怒然已到。一心欲护好友神器,独轩辕初展绝学,游形运气,愤欲杀此强横忘恩之人。而在远处的另一道匍匐身影,一步步,一滴滴,系的是好友安危;视茫茫,力微微,眼前路是天涯咫尺,更是咫尺天涯。

   血刹如来得佛乡所赠毁住藏经之助,於心灵斗境再开明卷,重拾清明的帝相,起手宝光赞功德,欲渡眼前佛愆。只见帝如来再起金刚萨埵卍莲忏,超脱初禅三式之招,对上鬼禅六断终诀梵鬼同悲,对应而存的两人,即将割断纠缠的宿命。

对於陌生的名字,黑色十九沉思未果,脑海中却又出现纷乱莫名的影像,就在此时,远方忽见一道黑影,呼啸而过,入夜一瞬,红潮再现,随後又闻笑声回汤,红潮倏然飞旋离去,纷红之中,出现了熟悉的身影。莫名强者,剑意瞬发而出,黑色十九利剑腾光,兵锋相交,迸射万点金星。

   一路来,由青翠风景到苍茫雪地,心情亦自激动到平伏,一股捉之不及的心绪,殢无伤总感失落,彷似复仇的心情早有之,却是少了一个人在身边。莫名铃声,敲击著殢无伤心房,记忆中一抹鲜红身影闪过,引起一阵剧痛贯脑。

   神花源无故被夺,为追查盗窃者,神花郡下重金悬赏,终于得到可靠消息,秦假仙等人遂领花君子与紫君花前往一探。昏蓝树影,断碑残落,无情冷火,有情默剑。

生子阴影,已让天之佛定心不再,一见阴谋可能,便欲除之务尽。不耐言语相激,天之佛化掌凝气,顿现紫耀华光,浩雄威力冲赫四野。血傀师不敢撄其锋,身形转化间,纳玄黄异力,卸天之佛雄掌於四周巨壁之上,霎时崩石裂,风沙走涌。  萧疏树影,迷离蓝晕,重重叠叠,深深幽幽,恍惚,杀机暗藏。此时,一阵飒风骤起,枝影摆汤,万叶纷飞,惊见残碑错落,篝火燃起,映照一口凄冷。但闻一句淡漠得透出怒气的言语,一双凝视得透出寒意的眼神,带出一篇孤绝得透出杀机的秋诗。

   冷野拔城,穿云而立,叫唤渊薮,一条孤怜身影,悬在巨人背上,努力攀越生命中的高峰。为超越而生的意志,在险危下,更显生命力的坚韧,然而险路中途,呜咽的哭声,嚎出十五岁还看不懂的沉重。

莫名拦截莫名杀,一剑承仇一剑决,楼至韦驮无暇思索,硬接来招。殢无伤运劲之间,忽觉心口旧伤,一阵碍滞,一时间剑衰气竭。殢无伤不愿退战,终末再开,仇墨晕染,杀念,在剑端兀自颤吟,就在此时,楼至韦驮一声斩,太素剑威,沛然而至。

   鬼瞳在手,掌悬命心中却是莫名的沈重,但见掌悬命诚心祈念,鬼瞳之力猛然催发,顿时气冲云霄,掩敝日光,幽幽鬼照,映出出亡魂之形。挽不回的挚爱,留不住的片刻,最後一股残念,也终是随风消散,岂料在此之後,掌悬命竟发现鬼瞳另一个秘密。

   灵狩、鬼师联手闯关,死亡漩涡中,缎君衡抢得先机,控灵大法拔星瀑异力,拆分武旋合招,鬼师则聚元丹之功,一一冲击来招。一拆招、一化招,两人搭合无间,倾刻已入气漩深处,而气漩威力亦渐加强。灵狩赞能,鬼师如虎添翼,奋力穿透漩涡,刹那间,气旋竟缓缓停止了。

寂夜劫火燃,玄秘黑衣人,蓄一身杀劲,强势登临神花郡,多九望等人谨慎以待。一摧掌,无匹宏劲贯透而出,黑衣人周身佛光赤漫,神花郡陷入死亡漩涡中。玄色杀劲,噬命而来,多九望与海非观提元饱力,联手以挡,空间刹受两股力量冲击,遽入黑暗幻景。

   山道上、凛夜风,未知对向事物的两人,在无意中逼近,在无形中施压,一步一趋,宿命的两人,身影入眼;同一时间,缉天涯为神花郡与殢无伤,强势踏上善恶归源,渡如何不愿多说,出手便攻,缉天涯同时反击,莫名之战,加深彼此成见,引爆心中怒火油然生。

   山吐朗月,浸丛幔以进遒丽,风散馥烟,平尘息而添悠闲。月色之下,一人一枕,慵散自得,高卧忘忧。此时只闻一声娇语,来人气吐兰馨,足袅莲步,道不尽的腰肢妖娆,看不尽的华容婀娜。奇花八部奇人出,梦花、欲花相继现世。

一把无眼泪的火,一支有眼泪的箫;一口有故事的剑,一个无故事的人。断碑林中,森森映照两人凄冷眼光,一字烦,将肃杀逼至高点,收落的洞箫,揭下的眼布,缓慢得断人心息,惊夜之声,响彻密林,黑色十九一战无故事的人,杀影迅速交错,利锋已然在手。

   为寻祅玉,月藏锋来到不知风火,殊料,竟与剡冥正面遭逢。察觉来者目标相同,月藏锋神飘影忽,轻灵急追,却在同时发现祅玉的刹那,迸发杀机。一声叱喝,火轮戬应声而出,戬抡九天之火,尖吐四貉之风,风焰催发,阻杀对手。

   察觉克灾孽主手记所载,皆与一念之间相关,野胡禅决定深入一探,却逢突来之战,对上诡异杀者冥途收命,心知敌非易与,野胡禅神敛眉间之际,鼎拳双分,以静制动,冷寻破绽。野胡禅全神戒备,不敢稍有大意,但攻击不留喘息,眨眼又至,声声激杀,招招逼命。

天色夜笼天羊道,天涯怒撄天佛威,瞬间,杀声伴随仇火扬喝!紫醉金铃虽轻巧,却含千钧重击,为神花、灵花血仇,缉天涯拼尽能为,誓杀刽子手,已然怒焰攻心。丝绸利如刀,迅影疾似电,逼上极限的人,肩负亡者之恨,双眼已红,出手癫狂。

   一念之间生杀战,月藏锋极对冥途收命,只见冥途收命杀意沸腾,招招逼命,反观月藏锋,心有疑虑,剑下尚留分寸,战圈逐渐逼向密林。就在霓发直逼背门之际,月藏锋觉剑行险以抗,折锋惊涛锐光横扫,剑气刹如泼墨三千倾洩而出。

   时间流逝,低垂的夜,浓暗渐褪,随著天际第一道曙光照入,一声响天厉嚎亦穿破整个叫唤渊薮。逢日即变,残翼化鹰,翔飞穿云,直上渊薮之顶,翼下利风,划出两道云迹流痕。就在苍鹰越过巨人中腰之处,一股宏大气漩如受震扰,汤出回澜云波,叫唤渊薮登时波动不已。

为寻恶鬼三凶之鬼言来达成野心的鬼如来,受到血傀师言语挑动,决定在焦月既望临前,夕照为信,约战楼至韦驮於如来之巅,只见屠戮的血色泼壁耸天,战帖的血腥,乘风远播千里之外,楼至韦驮则为端正佛门视听,以及蕴果谛魂渡化佛愆未成之憾,一掌应战。

   泪石林密室之内,散落的器具,凌乱的草图,水嫣柔废寝忘食,沉陷在机关的世界中。口中念念有词的水嫣柔,面对黑色十九劝说,却有不若以往的动怒之兆,执意完成作品的心更加强烈。

   如来之巅,象征佛魔两界永斗之地,在今日的夕照下,受到武林众人引颈而盼。惊疑中,鬼影光形压境,如来之巅四周魔焰窜起,却被光影渐吸,充盈来者真元;另一方,圣芒佛耀驾临,却是激起魔焰无边猖狂,产生噬佛之态,消耗神圣光辉。

如来之巅佛魔争,战势巅峰,神兵各祭,眼前烈芒未散,风回中,已闻兵响铿然。随著战局胶著,如来之巅开始产生变化,地貌与地气逐渐被宏力破坏,竟出现崩毁之兆。不能让的坚持,不能输的理由,在意识渐趋弥留的当下,将彼此逼上绝路,不死不休。

   冥途挥刀逼命,霓发残狠落招,恶骨鬼手以应,挥法无章,却是暗藏邪诡之力,冥冥以助,双方僵战一时。得到鬼手冥力相助,恶骨威力倍增,缠斗霓发片刻,犹不落下风,可惜功体不济,已现力疲之态,霎时霓发刀锋已没入恶骨肩头。

   无涯之涯中,无多的记忆,与眼前陌生风景重叠。今日一步步至乡关,却也是一步步,踏入危劫。一路行至忘生崖的缎君衡,心意把定,扬手施法,点破隐形咒封,顿时四周天摇地动,浮现了封印石阵,缎君衡心有思忖,连破石阵,此时忽传吓阻之声。

从血傀师手上取得灵儿乾屍的月藏锋,经由秦假仙指引,前往登道岸求助,欲藉奇门道法解开灵儿禁锢,就在不上道施法同时,竟传惊变事故,灵儿乾屍忽然反噬,沐嫦妃首当其冲,混沌魔气笼罩四周,旁人无法近身。

   披夜兼程,前往天佛原乡的护棺路途,渡如何始终满怀疑惑,莫名警戒油然而生。突然,棺材竟开始产生剧烈震动,随後两名运棺僧侣竟莫名身亡,渡如何急忙运使连环掌气,却频频落空,心中不由得一凛,再闻鬼笑回汤四周。

   森狱深处,缉仲踩着奇异法步,迢迢而过,背后,三道疾光追赶。缉仲心知难题已至,只见三星环绕周身,绽出异光回旋,霎时极光掩目,景色已幻星河太虚之景,太宇阔、星河壮,一道雄奇身影,渐现在浩瀚星宇中。

深夜时分,浓密树林中,一张狰狞面孔忽隐忽现。诡异的面具,牵引著一具早已冰冷的屍体穿梭其中,亡者诡然夜行,正往候风玄窟而去。然而此时的玄窟内,恶骨脚踏奇步,挥舞鬼手,招招式式浑融著高深武学,起手转身间,数道异光自鬼手掌心散出。

   为寻能够医治灵儿体质缺陷的原秽石,月藏锋来到蜉蝣谷,欲开出原来山谷进入找寻,只见觉剑疾飞而驰,直破乱石崩云,觉剑顺崖而下,穿越层层白雾,越至深处,越感气氛不祥。此时惊传雷霆喝声,响彻空谷绝崖,随即一道似曾相识的巍然身影,纵雾而出。

   暗夜斗法,九天玄火合成四面杀阵,血傀师受困当中,凝神应敌,只见血傀师策动闇流之术,召出重重魔影呼啸,压制四方雷火,此时九天烽火阵忽转型态,闇流魔气全数反扑。脱胎换骨的灵自灵,一会玄玄血傀。

断碑林中,杀气再现,为取神花源,妖绘天华对上神秘剑者无故事的人。一声喊杀,妖绘画中,尽现诡丽杀机;剑者不危不惧,沈著之间,舍得剑旋闪锋芒。迷离瞬间,只见无故事的人凛然出剑,力破花影,抽身一步,进取妖绘天华。

   在诡谋暗中操作与刻意渲染下,失落的记忆再次成为最佳利器,楼至韦驮造下忏罪之墙的残忍过往,在水嫣柔失踪後,以黑色十九主动寻仇为起点而迅速扩散,让野胡禅、渡如何、蔘不断对楼至韦驮开始产生不同的态度。

   通天道,武林至高神秘地,一阵鬼言声响,三道禁忌之门,将启武林沉埋之秘。蓦然,天外竟现万剑铺道,一股前所未有的慑世傲气,惊压通天道内腾动风云,睥睨的双眼,如欺霜傲雪,觑尽人间,正是武道七修亦狂亦侠亦超尘之绝代剑宿。

通天道内,横霸笑声狂震千里之际,天际雄现万剑铺道,如岱宗岳峙,倾弭山河定,顶上一人仙袂飘迹,绝影嶷然,此人正是七修武始尘外孤标意琦行首现尘寰!被囚禁的外聚七修之一黩武邪忏,言语不断挑衅,却见意琦行沉敛气劲,威势所至,整个通天道竟瞬现陆沉之象。

   荒野上,阴谋拨弄,昔日水火双厉,今朝干戈成寇讎。交手初招,杀生之墙融合三式之一的困元火,冰无漪功体竟尔受制,无法凝冰成剑,战势顿落下风;反观剡冥,武源加持,体内厉元流转,沛如万马奔腾,一消一长,高下已判。

   子夜时分,向海扶摇之内,一片阒寂,突然一道人影闪入,此时洞内光线全无,透出的是一股不明的喘息,与浓浓的妖氛。随即,从黑暗中两道红点中,现出一只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狰狞怪物,甫惊心,又是一番暴乱,恐怖怪物扑身,袭向不明来人。

为了全盤了解渊顶景象,尊武封端、沌王非寿与恶骨达成协议,挑上血傀师,两人武学尽出,但见玄玄诡影游斗两人之间。七修之二,独门武学再现,霎时交战错影,越激越快,越快越见双功并济之妙,但闻血傀师冷喝声响,烟尘中突现强烈气旋,回搅出一片死亡漩涡。

   为寻玉矛箭之主,残翼之鹰踽行玉阳江畔,欲找神秘画舫。就在残翼之鹰沉思之际,河面突然漫起大雾,茫茫中,但见双盏灯火,隐曳波心,伴著幽咽冷调,回动天阳河。月映波,茫茫千里,放眼欲极,唯见江雾掩清影,忽闻棹橹声响,曳破江心。

   为寻前往苦境的道路,缎君衡正式启程,眼前幽暗之境一片寂静,了无生气。忽然,烈焰焚举,如无尽洪炉,顿时燋金流石,焚解万象,凶险百端!一步万里,无边业火骤变为四大合攻,缎君衡穿行其中,越是深入,越是险危。

武始出,天下震,纵横七修为首,绝代当世剑巅的意琦行,终於再履渊薮,傲入红尘。只见邪染屍化的尊武封端与沌王非寿,早已不识眼前剑宿,一声嘶吼,便是杀性压过本能的狂张,但闻意琦行一声可叹,翻云之袖,痛下制裁之招。

   为查忏罪之墙沉埋数百年血案,天佛原乡拟旨降入初禅修界,云雾中的两道身影,同时有应;另一处树林内,血傀师正向妖绘天华索取天墨雀胆红的解药。

   推松巖内,莫名浓雾笼罩,屈世途疑惑间,远天忽传八音齐奏,宛若野台登戏、三仙敬天,锣鼓响催中,一飘幻神姿,踏著奇行官步,迤迤而来。天官采步光仙,一步一步接近屈世途,奇异身姿,散发著华贵之气。

为了探查关於失落记忆的线索,月藏锋、剑布衣、冰无漪决定前往一念之间,却见霓发遗落现场,月藏锋发现刀上玄机,只闻丝弦拨响,变故突生,月藏锋脑海中,竟现孤城不危痛苦模样,交叠著诡杀者残破的面容,似是哭诉著成为冥途收命的血泪过程。

   离开梦花境的多天涯与海海角两人,漫步树林之间,谈话未停,倏见数道利叶飘杀,海角挥袖扬袍,扫开触身杀机,同时树林却是陷入死亡妖氛中,难以喘息!凝神戒备的两人,迎目只见一提刀杀手,其脸绘彩、其影曳长,站在风雾中,盈满一身屠戮之气。

   夕霞流映,交织一片波光旖旎,烟愁笼江,沾染半山迷花晚露,习习恍恍,但见月之画舫缓行水雾之中。蓦然,画舫主人停止弹琴,意琦行的身影亦伟立船首,尘外孤标一会白衣沽酒,久违的内发七修刀剑顶峰。

鸣蝉林中,三剑拦截血傀师,冰无漪率先抡剑快攻,而观战两人,则分析著血傀师身法,欲一举攻破弱点。血傀师声东击西,欲藉乱势遁形,此时观战已久的剑布衣已悉敌手身法套路,瞬间入战,血傀师再展奇艺绝式,鸣蝉林顿陷羽杀闇境之中,剑布衣身处阵眼,闭眼由心,以耳击形。

   冷风,透露无言的杀意;暴雨,象徵内心的愤怒。对峙的剑,眼前的人,因节外之变,决斗将起。凝肃间,一口舍死得生的名锋,在雨落刹那,骤开生死极端,但闻意琦行一声徒然,澡雪初现,冲霄剑气,如龙跃天衢,天际登时仙霞蔚变,乾坤眨眼亮如白昼。

   忏罪墙内,不安依然,夕阳下,云沧海亲自来到,一探罪墙咒力,而後发现无向经纬上的笼罩气旋,为证通口凶险,云沧海化光窜入鸿濛,岂料原身被佛招逼出,云沧海急运身法,双眼却也同时盯锁各方气劲,似有盤算在心。

为了医治明月不夜羽,掌悬命广发医函,相邀各路能人与会,由於不夜羽需求特殊,因此掌悬命从不同领域考量所需,邀请三异三医前来会诊,生死无边霎时风云际会,熟悉的面孔逐一再现,昔时名动武林的各方医手,齐聚一堂帮助不夜羽永保人身。

   前往苦境之行刻不容缓,无奈缎君衡进入丘山百妖路後便陷入昏迷,甦醒时已被众妖所擒,丘山百妖性情古怪,缎君衡难以交涉,一时陷入困境,身上创伤未愈的缎君衡,要时限之内顺利抵达苦境,找寻破解鸿濛的人选。

   恶骨亟欲摆脱鬼手追赶,无奈鬼手急追不舍,恶骨厌其纠缠,两者在荒林展开追逐;而另一边树林,却是暗夜窜出狰狞怪物,只见怪物转向而行,似乎正朝着急奔的脚步声响逐渐逼近。

圆月高悬十五夜,亮如明镜,映出公开亭一片剑拔弩张,混乱中,一条金黄身影,衬著满天金雨,凌势揭命而来,天官赐福阐述血傀师真实身分与三大罪状,随后只闻高喝扬战,野胡禅率先发难,众人同声一气攻上血傀师。

   伊人无故消失,无故事的人心急如焚,急欲找回明月不夜羽;另一边,荒野奔驰的两道影迹,乃鬼手对恶骨紧追不舍。而同一时间,暗夜传怪声,恐怖怪物,狰狞窜出,步步向著恶骨而来,恐怖利爪进逼,恶骨面临凶残杀机。

   为查明血傀师所言真伪,楼至韦驮挺入险境,欲强行闯入中阴界。却见鸿蒙中的招式,互有生克,连绵未绝,属性各异之招,在楼至韦驮注视中,竟似演绎著一场旷古绝今的战役。曾经的佛厉之争,曾经的烽火浩劫,八厉、五剑,种种尘事,成为失落的一页,熟悉,却杳然无迹。

追赶彪形怪物中途,忽闻云沧海道出久违的名字,无故事的人猛然回头,宛若前尘往事,也正向他迎面反扑,沈喝未定,莫名怒掌已临,霎时应接,已感满腔怒焰,炽烧肺腑。是何等的血海深仇,来不及解释,便是力掌强催,云沧海攻得愤慨,剑者却已了然。

   玉阳江畔,脯雪酒一壶洒江,有心人低语呢喃,声甫毕,但见江心浓雾搅漩,漩雾中,月之画舫迤迤驶来。雾夜秘探,画舫之主翩然现踪,来者打算以绮罗生欲寻之人下落,交换绮罗兽花之术,言中提及江山快手此名。

   天佛原乡调查剑布衣杀人凶案,却意外发现剑布衣乃剑通慧转世,鉴于今生转世之体杀害前世的案件过于玄妙,佛乡审座决定给剑布衣一个月的调查时限。为了厘清真相,剑布衣决定前往芙蓉山讨教。

无向经纬,四个方位,天之佛、剑布衣、月藏锋、冰无漪,已就位待命,只待鸿濛破绽一刻;而在星河天瀑处,缉仲孤身深入死亡气旋之中,却受无尽风压利刃逼身而来,武招虚实相错,缉仲越是深入、越见险象。引纳转息,缉仲震玄浪劈道以进,眨眼已落定眼处,同时四剑四厉受到牵引,亦翻动武浪,袭卷而来。为图竟功,缉仲散毕生功体,拔佛厉顶尖之招,霎时极元冲霄,天地顿受震汤,雄浑劲力,直破无向经纬,苦境鸿濛登时爆气喷发,状如气蕈。

   鸿濛变色之际,楼至韦驮捉紧破绽,将佛厉顶天极招,尽纳一身,霎时兵武蕈云受到冲击,散出极大气波。一声长啸,楼至韦驮倾功纳劲,东位顿时风云涌变,兵武蕈云散去大半,化成普雨甘霖,润洗大地烟硝。就在馀劲不停散出之际,南方,剑布衣纳四剑雄力;北方,冰无漪收四厉猛劲,武招冲击,引动天地异变。再观西位,月藏锋亦转剑化力,步步招招,拆纳馀劲。

无故事的人与彪形怪物正式照面,最不堪的一幕,仍旧遮掩不住,如今却只能化做一声最原始的兽吼,纵使意识尚存几分,然而血液中的雄雄兽性,是无可逆反的凶残,尽管此生挚爱也同样。交手间,剑者惊觉怪物体内,藏有可怕的根基与邪力,路数之险,出招之狠,教人震慑。

   疑似江山刽子手的花脸杀手现迹武林,接连对花部之人采取行动,在劫花无心先生、怪花天迹子相继遭到袭击之後,花脸杀手将目标转移至留妖山城,但见冷夜划杀,妖绘异术对上花脸诡杀,双方杖对刀,战得山径沉风,百树摇乱。

   微烟淡淡,江山蒸腾出一片红月杀景,月轮下,一条清煞身影,冷衬着一口不收锋的异刀,杀意在一息中流转。

万里墙垣,千年罪咒,随著楼至韦驮告忏,一朝尽毁,解脱的数千亡魂,直冲九霄,霎时玄风急摧,黑云蔽日,如血的倾诉,遍洒大地,如雷的咒怨,震响天地。此时宙王更语出惊人,指控楼至韦驮为私欲而杀人造墙,审座矩业烽昙当场震怒,随即轰然一掌,楼至韦驮功体顿散三分。

   罪墙倒、审判落,连番变数,顿开三面鏖战。野胡禅与双剑主攻,渡如何翻掌为辅,受元史制约的血傀师,唯有避开双剑锐锋,游走险关。野胡禅等四人勇战血傀师,直至紧逼,就在四人极招将落之际,天来一剑,傲慑众人。

   月低悬,树林笼罩在一片诡异杀氛中,两名花脸杀手,一身杀肃,步在通往血腥的路上。倏然枝破残响,深林内,数鸦惊飞,眼前一人,衬映红月杀景,随即便是刀影错落。刀,在哪里?在捉眼一瞬。

为杀血傀师,野胡禅紧追不舍,血傀师受野胡禅击中暗体命门,周身不断散出元功,但见浩拳猛快、点落如雨,已损护体暗术的血傀师,步步招招,皆受制於人。眼见情势不利,血傀师逆行倒施,暗术再催,勉力化出蛛形暗体以挡。

   因魔皇出手协助而避开佛乡追击的楼至韦驮,被认定私德有缺不思过,反与魔类勾结叛逃,审座下令广发紫竹归束,知会佛门诸脉以及武林各大门派,共同讨伐楼至韦驮,定禅天也同时接到消息,一道特别拟下的谕旨,让久违的斩业之剑再渡尘寰,楼至韦驮从此万劫不复。

  风走云急,渊薮肃凝,忽涌而至的不祥之气,萦云之眉,竟现浮生罕见之愠。闻风已露深恨,接眼更感拊心。这一幕,是今生最不欲见的七修相残,意琦行怒然一喝,直催肝胆俱寒。一声长啸,指上怒流沛如龙腾,浩荡而出,直扫寄体邪能。

罪墙翻供,数言轻谤,楼至韦驮身败名裂,今以怒然法相强挑宙王,为己一战。宙王招起掌落,优势尽现,眼见对手似有力拙之势,宙王再运奇招,双极功体力压天佛元功,楼至韦驮心下一凛,只能强抑内创,勉力祭出三禅天无上功,双方各秉强招,顿时王殿为之一震。

   无向经纬之内,云沧海、苇江渡联手拦杀缎君衡。赤龙急扫,怒掌威逼,强势的攻击之下,缎君衡腹背受敌,霎时内伤复发,渐难抗衡。只见两名死囚身法奇异,飘忽莫测,苇江渡一时受制,攻势却未曾有减,就在缎君衡危急之际,倏然铃声回汤,幻影撩乱,织成一片迷境。  暗夜战火生,月之画舫闯入不速来客,持刀满杀,不容喘息,然而此时恶骨正逢豔身中途,稍有差池,将危性命,为维持兽花豔身术的进行,绮罗生弹血为杀,以奇异身法游斗来者,双方战得气汤千山,曳风回浪。

惊风原,剑宿极对情、欲、梦三花,紧逼的气氛,超越个人生死,为七修、为八部,谁也不欲吞败饮恨。孤傲的剑,掩杀的花,目光直指对方,眼凛身错,便是战开序章。同仇敌慨,欲花不留馀地,媚指直逼天灵;妖华踏枝芦苇,旋杖不见畏色,意在取命。

   乍遇江山刽子手,无故事的人怒愤填膺,顿时夜雾密林,肃杀笼罩。杀声、杀剑,伴随杀影森森,杀向眼前仇寇;胸中似有千重火,在这瞬间,迸射无情式。眨眼数剑,已知来人剑法精湛,绘面杀手刀势一转,意欲并合连击。

   天佛原乡追缉已臻极端,终于在楼至韦驮逃亡途中正式对垒,只见云沧海、苇江渡率众围上,同时又出至极合招,两股至圣气漩,交织出前所未有的浑流,霎时风云隆动,竟化天瀑龙形威撼压下。功体再散三成,楼至韦驮拖着破败的希望,前路,遥似天涯。

共命栖上战意弥漫,楼至韦驮面临死劫,魔皇强势引战,一力挡关,战局重启,撼天魔威开血途。但见云沧海、苇江渡率先出战,力抗强敌,然而武力悬殊,一时难动分毫;尔善多伺机助阵,弦音回汤,四面封杀。矩业烽昙欲伺机执行天罚,然而野胡禅拖著重伤的身躯,只为阻止佛剑分说前行的步伐,这一切全都映入楼至韦驮眼底,一是扞格的同门,一是背离的亲缘,在这一刻,却为相同的目标,或伤或战,带罪的人不忍,觉悟,油然而生。

   阒静无人的断碑林,只剩鸟鸣虫唧,然而深深今夜,却极不寻常。一股骇人的死肃之气,笼罩整片树林,转眼生机俱灭,犹如死亡世界。鬼荒死气,由不夜羽墓穴,萦萦绕绕,诡异散发,阴森笑声回汤青月澜,刹那间,墓穴轰然爆碎,露出不夜羽长眠之躯,随即便是悚然一幕。

鉴兵台内,星穹为顶,荧惑巨龙自繁星中飞腾而出,守护著烽火关键。倏然,龙吐清光,乍地绽亮,人武忘巧在清光中,宛然在目,戟形沉阔,犹如巨山撑天之重。随後,天器春秋现世,万剑赫赫而动,似欲谒剑而往,又似欲挑战神兵威仪,在场剑者无不为这股异力而惊诧。

   尽荒原,飞驰的马车一路焚炽,强横无匹的气势,随著每一声马蹄叩击,撼天震地,而在同时,远方一股庞然魔气,呼啸而来。强者会面,在充满算计的讯息传递之後,黑色马车再度疾驰,魔燄怒张的疾蹄,目标竟是直向冰无漪。

   留妖山城内,受妖绘师精元灌养的情蛮花,通身发红,如吐花燄,妖异花形与血腥花味,引来无数飞虫祭身。深夜探访,紫衣人施展情部异法,欲夺情蛮花,只见情蛮花不断洩出真气,花形半身离画,就在将近功成一刻,突来一道雄掌,扫向紫衣人。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