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春秋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刀剑春秋剧情讨论

刀剑春秋角色

刀剑春秋分集剧情

警钟连敲,烽云密布,黑色战车参战,天之厉助长宙王灭佛声势,一页书、佛剑分说、矩业烽昙,佛门先天列阵对垒,汇织一场惊天地、泣鬼神之战。宙王第一掌,日月精灵惊走。佛乡审座傲然应招,但见宙王雪仇之心加持,雄力提动,身后竟现酆都阎罗像,森然之气,冲击至上如来。

   另一边,斩业之路,不由分说,紧握的佛牒,紧握的护佛之心,是不容亵渎之金刚怒目,缎君衡施展控灵之术,幽幽召唤催魂血魇,直扑佛牒圣行者;同一时间,长声一啸,划破沈默,百世经纶、邪九世初逢第一掌,雷霆一声爆,大地起浑沌。

   泰山之怒,意琦行欲揭阴谋者面孔,紫衣蒙面人为自保,唯有以杀开道。无惧环境之险,两人越战越激,道内岩浆也越烧越烈,战况霎时催至顶峰。眼见顶峰在前,紫衣蒙面人极招上手,风云腾动,四色气流,交错而生,极招相对,足下之地竟难以支撑。

   鬼手无端感应,半空死肃之气来袭,浑浑暗暗之中,步出一条冷杀死寂的女魔身影。恶骨三凶起战端,不明女魔为取鬼手,决杀恶骨,身手诡奇,莫不可测,处处进逼恶骨。纵有蚩尤魈头加持内力,奈何鬼手无法发挥,恶骨顿时危如累卵,命在旦夕。

断仇崖上,恩仇了断,在场三个人,今昔两种身份,将情仇、误解,交织成一片灭顶大海。怒然一喝,无故事的人纵身,背后鹰羽披风一旋,舍死得生之剑,毅然开启。只见绮罗生手中折扇一合,右掌顺势划下,一口通身雪白、缀金描玉之刀,瞬间晶莹拔出。

   子夜时分,已空无一人的名器观论会场,唯见荧惑巨龙,静静守护着现场三才神兵。突然,一阵窸窣声响,惊破宁谧空间,只见秦假仙蹑手蹑脚,欲对三才神兵下手,秦假仙将逢奇遇,天器背后的五剑历史,地锋、人武各自隐藏的过往,于焉揭开。

   荒野杀局,鬼言逞凶,恨火再无多余言语。狂风无情,拳掌难泄满腔恨;瘅邪无忌,暗术欲取敌雠魂,意琦行虽是余裕自如,轻蔑神情却是首见肃杀。邪魔一意肆恶,剑者一心斩孽,正邪各有盛衰之际,殊料妖魔唤鬼言,三凶助阵,道消魔长。

   葬刀杀阵一路绵延,双江九代师为护受到重创的缉天涯,持敌旗破敌围,浴血开道,无奈葬刀会高手主锋屈率领杀面紧追不舍,逼命难以止歇,就在九代师陷入苦战同时,突来一阵强风,搅起漫天风沙,掩去视线,只见一道黑色人影,踩着微跛的步伐,以霎快身手,震退葬刀会之人。

江畔边,瘅邪尊者欲讨鬼手,凛势对上恶骨。鬼手首展奇威,强劲翻土如浪,瘅邪闇术以应,双方战得你来我往,一时难分。瘅邪尊者祭起诡能,登时天地愁惨,风沙卷若腾龙,赫势扫向恶骨,风龙挟大量泥沙,如泰山压顶之势,迅速由天重降,宛若吞食天地之兽。

   封印打破,真正的鬼瞳首现,诡蓝般晶澈的眼珠,原是鬼荒邪说之骇世利器,只见地狱变将蓝色鬼瞳缓缓置入自己眼睛,瞬间一道诡邪蓝光放射,将整片屠戮之野,照得满目妖森;同一时间,思绪不知为何进入异想空间的矩业烽昙,严谨以待。

   为护缉天涯生路,双江九代师忍无可忍,以昔日所得之内发七修刀法,将葬刀会逼杀人员砍杀殆尽。荒野上,血色渐乾;烈日下,曝屍依旧。远处风中,却传来了威权之氛,压尘逼近。旗帜飘扬中,收到讯息的葬刀会绶督——奴葵令雨痕江月,率众出巡。

   黑色十九性命垂危,缎君衡为此,再次前往丘山百妖路,在推得鬼道所在位置后,随即背着黑色十九前往。就在寻得鬼道的时空隙缝后,只见缎君衡施法祭灵,咒力回汤,刹那间,森罗鬼门巍然现世,所会见的鬼门伥灵,却与缎君衡存有宿怨。

无向经纬之地,鬼荒地狱变找上百世经纶,一场血傀师策动之战,即刻引爆。初发第一掌,梵天已感来者根基深沉,意在生死,拂尘起落之间,浩功泠然自运。沉掌再运,鬼肃之气妖森汇成,只见地狱变拨掌成风暴,崩然之势,直袭百世经纶。

   葬刀会出巡轿队拦截双江九代师的去路,凭风一刀怒极出手,葬刀会魁座——渊鬼风波恶率先应战,力使狂锏应战;同时,一旁互相注视的眼,透出屏息杀气,只见黑月刀快错影,痕江月见状,四面开锋的化影神锐瞬划而出,长久以来的拖战、逼命,今朝一式了断。

   鬼刃极刑贯首,一寸一寸摧折灵台,为救黑色十九的缎君衡,慨然无悔。声声入耳,痛彻心扉,灵魂深处的不舍,令昏沉的意识,迸发出剧烈的挣扎。缎君衡悲切的哀求,声声穿透黑色十九的内心。抵抗的意志渐渐软化,一步一步,迈向最后的酷刑。

   寻得用戟能人,沙漠战狼四人,护戟欲回北疆,来到中途,却见黑色战车从远处奔驰而来,而后挡住众人去路。邪九世扬言夺戟为用,沙漠战狼为护圣戟缴令,瞬间齐声纵上,却是不敌帝祸威势,只见帝祸邪九世提动真力,云戟却好似浑然不动,耗力僵持。

惊风急催,战云密布,强悍的杀气无声笼罩,当世正邪四大强者,今日正面对上。除恶务尽,只字多余,浩然昂喝,一页书率先出招,岂料激掌相激瞬间,空间霎入闇术邪景,拖刀的声响,充满着扰志的靡音,提头的人影,飘忽著诡杀的刀阙。

   另一边,再会武道七修,地狱变恨火怒生,杀意沸腾。鬼荒邪暴,雄浑力透山河;绝代剑式,威势响遏行云。各自浑然的狂霸深沈,横天扫地,尽是罕世之斗。铮鏦无断,两人功力不断提升,战得乾坤激汤,杀得寰宇震扬,久战多刻,意琦行渐显上风。

   佛厉大战,别开新章;天器人武,神兵对决。矩业烽昙挟春秋名剑、抱万丈雄心,欲替苍生诛祸害;邪九世擎忘巧云戟、拥八厉浩元,誓将天下纳一怀。矩业烽昙剑使刀招,用得霸气、用得豪狂;邪九世力拔千山,动得强悍、动得震撼。

   为追寻被遗忘的过往,以便釐清真相,剑布衣遂前往天峰地穴一探,朦胧的指引,不解之谜,天峰残景,忽然异象骤生。目睹前世的终幕,剑布衣乍然开启记忆归途。救主的重任,未知的来历,皆是不曾示人的真实面貌,过往前尘,在契机下一一涌现。

云渡山外,红潮团团包围,不漏隙缝;云渡山上,双强连手,欲除一页书,将起的战火,沸腾的斗志,喝起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风云战。帝祸、魔皇有备而来,岂容梵天寸机漏网?似意无意的默契,配合神兵与绝代根基,共陷一页书于险境。

   面对暗夜荒野拦截,天踦旋杖以攻,血傀师异掌挥划,双方一来一往,威能尽展;另一方面,野胡禅甫动手,便陷闇境野术,战场登时一分为二。就在天踦爵强招将出之刻,大地全数定止,宛如止战圣印阖上那一刻,风不扬、鸟不鸣、花不香,天下若死。

   玉阳江畔,葬刀会再度祭开杀阵,江湖仇杀,未曾止休,艳刀再出,江山引快,玉阳江畔乍开十面杀飨。煞杀的刀光,只在退敌,不愿取命,一旁毒爪与毒眼见状,跳入战圈,突尔天际传来靡靡笛音,引催西疆特有音之毒,绮罗生顿感耳目一阵尖锐痛楚,视觉与听觉逐渐迷蒙。

   江湖血仇未止,矩业烽昙为艳刀之下的人命,率众来到玉阳江畔,欲制裁绮罗生。不由分说,矩业烽昙起手便是极招相对,绮罗生无奈,只能沉着应战,就在双方战得难分难解,一道剑气横扫而入。

浩月照高岳,双强天意决,一口败战的剑,映照两个命定一战的人。冷喝一声,身影飘移,扬尘起剑,铺开风云殊死战。心疑对手招招料敌机先,帝祸冷眉一眼,奋拔云戟,勒韁耀武之势,如战神驱策,天威浩荡,帝祸再催雄力,破空一劈,神戟之威合帝祸之能,竟强破剑意之决。

   矩业首开烽火战,惑苦横劈,力重千钧,身染西疆奇毒的绮罗生,心口剧痛非常,只能勉力应战。一声令下,佛乡杀阵齐攻绮罗生,盈耳杀伐,挥刀不辍,绮罗生在危势中,更显神勇,但囓喫心口的毒,却随着热战的血液,催发更剧;高峰上,沉郁着一股猎杀冷锋,盯视著江边战势。

   通天道外,冥途收命持刀抡转,赫势杀向天不孤。煞丝千缕,万绪缠刀;刀光流影,凭风逞快,双方战得万树震摇,地翻千浪;通天道内杀意浓,一页书受到迷眼异能催击,已陷身生死一线间。惊天一掌,造就不可置信的一幕,一页书如断线风筝,飘落无边岩熔之中。

   黎明破晓,一弯天岳之战,更显火热。意琦行剑走轻灵,凌势迭出;邪九世戟横偏野,一创可抵三剑。猝见意琦行尘向西南,剑指横东,一股磅礴之气,由立地剑印,冲天而现,帝祸见状,斜戟一掣,纳通天精灵,贯厉元之身,一声浩击,音冲灵霄,随之便是不可名状的裂石崩云。

剿魔截道,奏杀启战,佛乡双面围攻,魔者斗血翻腾。一声令下,三方齐出,烽火再燃,惑苦终焉旋劈如风,一旁赤龙回势辅战,同时玅音谱下天网,困锁目标。绝世魔元恢宏席卷,鼓荡凶焰,上接凶星,刹那间,天狼孤啸,炼狱开途,怒破佛招。

   夜,深沈慑魂;风,凛冽沁骨。从激烈到冷杀,当下的一弯天岳,静得闷雷声份外回响。对峙的两人,眼神凛对,彼此心知,再来的一式,决定的,不只是成王败寇,更是生死存亡,瞬间,帝祸长喝一声,八厉之招崩然而现。

   白花飘零,落英缤纷,痕江月率队拦截无故事的人,凛眉按剑之间,倏见轿中之人翩然而出,已是利锋在手,飞逐霜花,逼眼袭近。寥寥数语,不复多言,接续而来,便是冷艳、绝艳,飘然出式,无故事的人见状,舍得之剑陡现寒光,剑匆匆、声鏦鏦,落花尽处,交兵迷濛。

   流风清泠,云霭回深,神秘的世外异地,养着旷世异株情蛮花。为求速功,来到开云之野的天踦爵,引自身血元喂养情蛮花,登时妖花如虺,缠食源源不绝的血精。就在天踦痛苦哀吟中,受血熟成的情蛮花,竟兀自绽放出截然不同的清圣花姿。

当夜里战火,燃织成一片红月杀景,持刀的人,已踏在杀途上。葬刀会杀面群攻江山快手,一旁毒耳再催音毒,殊料战局生变,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捉眼之间,艳刀过处,唯死无生;而在定禅天内,意琦行也面临杀机临身。

   鬼阙外、佛魔斗,三相修罗执刑启杀,一犯魔威。为绝魔祸,修罗双法相联手合击,镣铐、枷锁共织伏魔杀网,魔皇功体未愈,一时左右支绌。困魔千枷启动,魔皇抵挡不及,顿时受困。同时追踪佛鍊延伸入鬼阙,整座修罗鬼阙顿现扭曲之象。

   屠戮之野,妖氛笼罩,两条来自丘山百妖路的阴森身影,巍然降现鬼荒之地。一言不发,妖异身影举手便攻,起落之间,展露魅幻异能与雄浑根基。    阒寂的暮光,犹梦玄湖平无波澜,唯听似有若无的低吟,谱回澜成奏,淡淡拨在湖心起落。烟雾弥漫中,眼前奇人,半身陷铁,却是神色自若,十指虚拨,任潮随浪翻,敲响铮铮铁声,漫宇不绝。天地为座,山河为弦,神秘的人,神秘的影,但闻一笑动风云。

无向经纬上,悬心红潮之灭的天踦爵,受到地狱变重掌袭击,身陷危境。勉力提劲,天踦爵杖挥影驰,急若秋风扫落叶,地狱变旋掌化势,威似猛龙出江海;同时在恶脏坑之内,魔皇手拿血肉之花,控制红潮行动,欲藉秽蛆一举剿灭,然而存亡之际,红潮本能反抗,血肉之花竟尔失灵。

通天道内,为查一页书生死之谜,迷眼乾闼意外遭遇重伤未愈的意琦行,两人斗心斗智,探彼虚实,就在迷眼乾闼欲动手之刻,道内岩浆竟爆发如天幕。而在通天道外,赫见玄异乌云,再度铺天盖地,盈耳不绝的雷电,似在敲响大地将临的变奏。  夜深深,月沈沈,玉阳江畔,两个同样对友有情的人,此刻,为情义、为公道,竟成兵戎相向的人。忘巧云戟在一路禅手上,尽得忘机轻灵妙法,展现神器本色,行云流水之间,暗藏一腔忧愤;江山快手艳刀在握,挥洒更显自如,回身应敌,惊留江上一抹艳虹。  雄沉步态震慑邪氛,苦境无涯之涯,今日骤临无上魔威,接受佛乡条件交换的魔皇催动法器,昊光万丈,明王法身应声显化,驱散妖氛。只见魔皇再度施法,逆运佛印,瞬间妖界震汤更剧,引出黑狱妖者激战魔皇,妖力激荡,魔气纵横,登时方圆十里,震动不已。

为取忘巧云戟,绮罗生在毫无防备之下遭受虫毒袭身,双掌顿废,再遇葬刀会与天佛原乡两大势力夹攻,情势危急。绮罗生虽以腿功应敌,无奈对手攻势层出不穷,苦守现况必独木难支,绮罗生眼见情势不利,绮罗生当机立断,顿起刀光,削脉放出毒血。

   前往百妖路上,魔皇、缎君衡遭遇鬼荒、迷眼乾闼,盛杀而来,双方强势对峙,一触引爆。地狱变提掌开战,魔皇挺身抗衡,二对二的战局,漫开一场子夜烽火。缎君衡催动咒术,欲困战迷眼乾闼。殊料对手亦非易与,鬼言直破咒法迷障。

   天官再现,对上深造已成的恶骨,鬼手之威,锐不可挡,天官奇步移行,不敢直撄其锋。招招猛狠,步步逞勇,恶骨起掌运化间,宏大鬼力,透臂而出,一旁血傀师亦伺机而作。重拳惊破,天官左接掌、右接拳,两股气势汇聚周身流转,刚猛之势,爆起万丈光星。

   为了寻找剩下的天佛灵珠,佛剑分说再次启程,在途中听闻山谷逸事,因佛牒有所感应,决心前往一探。佛剑分说欲进入山谷,岂料庞然妖物现形,甚有魔氛炽盛,佛剑分说谨慎以应,交手数招,一局已尽,就在斗局即将再起之刻,忽闻笛音悠扬回汤。

无形杀毒爆心而出,扬溅的鲜血化成血蛾群飞,蓄身赤电,如同觅得缺口,不停洩出,失去龙雷持命的绮罗生,危在旦夕。强忍痛楚,绮罗生豁尽性命,横刀千斩,痕江月神锐在手,万变应招,战影犹若狂风扫落叶,瞬间血光溅目,战声促止。

   无涯之涯外,本是诛邪而来,孰料变生枝节,宙王决意先斩鬼手,恶骨无所畏惧,熊熊杀焰,冷挥杀道。经验之胜,根基差距,宙王虽有胜算,但鬼手凶性难以压制,消长之下,双方渐成拉拒盤势。艳身加持,恶骨运动周身元功一搏,宙王见状,决意一招歼敌,佛厉双极联招,沛然上手。

   悬圃神殿风云涌,御宇天骄现尘寰,前所未见的雄霸身影,不世的王者威仪,三人同感压迫。一番交涉之后,御宇天骄提出两项要求,一者取来止战圣印,一者交出杀厉凶手名单。

   天踦爵应佛乡邀请,随陀刑戒前往会见佛乡慧座——六根不废忘尘缘,两人初次会面,直言剖析百妖路当中潜藏的致命危机,在分析里面所划分的三区势力特性之后,忘尘缘提出以妖制妖策略。

落霞映晚照,风里闻长啸,不及眨眼,夺命箭连珠而出,走势如狼,誓吞眼前雠敌,霎时万千箭气,宛若暴雪铺天盖地,逼命而至。身处九死之危,意琦行拔剑挥洒,乱而无章,悲不成剑,似在宣泄满腔幽愤,却是无招破有招,此时星狼弓祭出贪狼锁命箭,秋鸿侠侣也同时有了动作。

   玄雾妖境中,夺首妖魁施展缚首咒箍,命悬虎口的天踦爵以玄异妙法化解,佯言重新交谈,声未落尽,却见五道光丝缚身而来,天踦爵顿陷分尸之危。妖皇亲自与天踦爵一谈,双方一阵言语角力之后,竟是妖皇主动提出与佛乡文斗之局。

   云渡山上,鉴兵台夺铁势极,一页书身陷危机,君舍魄决然取铁,魄剑挟析光仪之威,招招狠快、步步带杀,横剑间,雷火焚灼对方,一页书强忍不适,回招犹有三分保留。势无转圜,君舍魄催动功体,剑身登时满贯析铁异火,一页书身受感应,背后雄火窜腾冲天,震撼云渡山。

   为寻魔皇医疾之物,缎君衡一探莫名诡海,越是深入,越见沉沉死气,了无活物。就在缎君衡沉思之时,忽然,海面瞬生异变,翻波揭浪,百里震动,一阵攻击之后,又是波平浪息、白雾茫茫,而在一片诡静中,却有暗影隐约,疾行如风,尽现骇世妖能。

御宇启圣印,元史开天机,突来的异数,突来的变局,止战石约再纪新元,御宇天骄首现谨慎。不可预知的战栗,武林风云色变在即,一场诸神惶恐、万鬼惊怕的境界之争,已无可避免;而在候风玄窟,首现谜象的天机谶,竟如无字天卷,圣魔元史再催神力,意图逼现内里乾坤。

   云渡山上,死肃之气笼罩,鬼言、鬼瞳集合一身的地狱变,为报昔日围杀之恨,决杀百世经纶一页书。鬼瞳之力,并合夜空赤电,提运鬼荒新招,缠战数时,正邪难分上下,此时四周气氛一变,风声渐起,遥见鬼荒口念七字鬼言,摧山破地,乱石崩云,空间之变,引动骇世力量。

   冷风开杀意,怒剑展决心,对峙的人,相同的恨,各为情义,决败眼前人。开局一剑,快中藏变,走势万千,旋起芦雪纷飞,恰如沸腾杀意,不可收拾,只见君舍魄腾空运剑,霎时剑影纷纷,宛若飞鸿过境,雁行杀下。岂料意琦行意识生变、剑转凶残,君舍魄死关临身。

   宁静的百妖路,诡异的三叉口,今日,圣芒窜入,又添躁动。为追灵珠,佛剑分说奔入未知险途,浑然未觉已然身置黑狱,就在取得灵珠一刻,夺首妖魁出手攻击,搭配诡异吸力,将佛剑分说拉入诡境。佛剑分说回神刹那,已然身陷诡异深渊,无边无际、无穷无底,唯有风啸过耳。

本为寻仇而来,骤见妖佛同修,意琦行狂怒震天,三相修罗、地狱变面临七修挑战,佛乡顿时再掀烽云。一声吆喝,陀刑戒率先出掌,意琦行决扫伪佛妖氛,剑下岂容留情?而在战场另处,宿敌再会各不留情。一留衣饱提真元,全力以赴;地狱变双掌奏杀,式式逼命。

   为擒厉族残员,战云界再出勇者,佛剑心知来者非凡,挺身挡关。坚毅的神色无语,星夜穷奇指一挑,四野狂雷怒扬,地走山崩。面对操纵雷电之力,佛剑凛然无畏,佛牒开启,佛雷斩业应手而出,星夜穷奇见状,战意沸腾,旋以更强悍的紫雷回敬。

   清冷孤洲,昏月飘岚,犹梦玄湖降下的翩然身影,是跨别多年、横亘情仇的初逢一会。连声狂笑,声声如千钧投水,激起万丈水澜。却见鉴兵台之主泰山不惊,缓步走向湖心孤洲。风轩云冕超轶主、步武东皇戚太祖,双强会面。

   荒陵笼烟,掩没无尽过往,乱石无言,寂对苍茫天地。魔皇缓步来到崩毁的魔皇陵,沉吟之间,忽地元功饱提,随一声沉喝,厉元自体内一举拔离。末路至痛,狂中蕴悲,抗天之心,炽然如沸,魔皇再次气运全身百骸,一点一滴,寸剐体内佛元。

渊薮之巅,天厉意识影响的意琦行,怒对来人。乍然威喝,雄霸一戬,火焚四野而出,意琦行掌一动,逼人压力如狂风暴浪,与银河殛越战越凶,与生好战本能,更是誓压敌手方休。怒雷之斩,惊破风云,更暗藏狠厉的雷殛攻势,殊料意琦行却是丝毫无惧,厉行反击。

   三天期到,超轶之主再临犹梦玄湖,凛然一照眼,随即超轶主提动浩元、手拈真术,顿时七修创者石椅身后,惊现无上封印,只见凝气于指,血化金点,融入封印之内,瞬间回灌石椅,昔时创写武道七修秘诀的步武东皇,重获自由的瞬间,竟是一掌逼向超轶主。

   钟声,象徵着终止的佛音,此刻无人自响,叩在送行的人耳中,一敲一响,痛彻在定禅天众人心扉之中。冰无漪决意牺牲,佛剑肩负杀生罪,各为大义,无惧无畏。就在佛剑分说顺利取得冰无漪的灵珠后,随即前往胎脏五封莲与野胡禅会合。

   藉由秦假仙得知策梦侯相关讯息的天踦爵,亲自一行书肆,从策梦侯的作品窥探其中机密,几番思索之后,随即转往梦花境一探,却发现梦花境久未打理,早已人去楼空,就在天踦爵欲离开之际,一阵微风轻送,半空突然弥漫浓郁花香,群蝶翩飞而来。


千僧浩劫,万佛悲嚎,妖皇堕神阙御驾亲征,再开屠戮血途。三相修罗率众捍卫,只见恶骨凭恃鬼手凶能,杀性狂张;堕神阙拔骨成兵,以僧血残骸,杀僧众挺进,势如摧枯拉朽、风卷残云。同在原乡,同受佛劫,夺首妖魁率双妖使,围剿斩业之剑与佛乡慧座,黑狱实力,正在眼下展现。

   同一时间,在佛乡深处,地狱变攻入共生佛池,启杀破阵;同一时间,为保佛乡心骨,忘尘缘逆施佛鍊铸天,佛乡内外,开始解裂分离,宛若末世降临。巨变之中,但见一人浴血抗敌,搏命护法,佛剑分说心知,就算自己是护法最后一道墙,也要顽强屹立,绝不能退。

   三伏日战约,风轩云冕再会步武东皇,一声豪语,瞬间掌化拳、敛转放、浩劲沈雄。轻轻一顿劲,纵使游移闪避,落处仍翻万丈沙尘,拳掌错落之间,是对彼此之熟悉,更是对未知之试探。回音旷汤,眨眼步武东皇转了眉色,右手拈成剑指,指气回溯再凝真,正是内聚之剑。

   六独天缺欲往不染天,但玉佛灵气遭到锁定,顿时再遇危机。为求速决,恶骨使用鬼荒爆一对末日狂华,接会瞬间,胜负立判;而在荒林另处,追寻玉佛的凶犼竟逢鬼斩乱局,恶骨随后追至,鬼手暴击之下,本该终焉之战,却见一股超狂戾气横生,烟尘中,一双青邪冷眼,扫看四野皆惊。

百妖路外战声隆动,地狱变首开风云势,忘尘缘起掌织佛威,剑布衣四大剑诀默契以应,登时佛光昊灿,冲击五字鬼言,同时觉剑起墨,凛然助攻,鬼言威能顿时受制;而在不远处,血傀师身似飘鬼,掌若铁山,猛势决杀天踦爵,只见天踦虚影错化、绵掌若水,柔中蕴有暗劲、赫摧山刚。    震天一响,叫唤渊薮惊现狰狞巨像,骇人的面孔,恍若杀戮的化身,正是战云界传说神兵——巨魔神。冲突的意识,越演越剧,却见意琦行缓吐天厉之声,瞬间覆盖的意识,欲取而代之并驾驭巨魔神。     睡虎林中,久违的白色身影,对上已被蚩尤魈头覆盖的面容,战声高喝,崩碎过去恩义,眼一凛,鬼手威动山河。江山刀刀捉影利斩,鬼手招招荡破天地,一场力量与速度的较劲,杀得睡虎林内千树震摇、万叶惊落,恶骨旋身起掌,鬼手纳天地风云,赫动八荒之元。     佛者动怒,怒的是再也承受不了的兄弟之恸,更怒的是心中料中的兄弟相残,一声长喝,似泻胸中悲洪,缠战数刻,忘巧云戟处处进逼,化影神锐步步留心,此时两人更施掌法迭出,痕江月飘忽如鬼,袭掠如风,恍惚之间,一路禅已被削中,暗处星狼弓见状,急羽搭弓,箭锁痕江月。

幽梦楼之外,忘尘缘、六独天缺追赶鬼斩生变,鬼荒强势进逼,开启战局又一章。地狱变杀中藏困,忘尘缘心知黑狱意在白玉佛,不禁焦急;同一时分,鬼斩受逼,陷入无边癫狂,起手间竟现无伦刀式,堕神阙首感强者在前,一掌力压。

  身受厉掌逼命,又逢痕江月与迷眼异术加身,天踦爵顿时命如残烛。天踦爵起掌扬招,震出生路,血傀师等人急追在後,一路奔至观星岭,天踦爵再受一掌,伤势加重之余,竟开口要求血傀师为他达成一个死前的愿望。

   一封别有用意的请帖,四杯莫知虚实的黄酒,超轶主豪情一允,毒首欹月寒冷目而观,只见超轶主缓缓闭目,盘坐在地,一股烘然酒气,如赤海狂潮,瞬间模糊了意识与视觉,深刻的亡命丛林,深刻的杀戮游戏,间叠频频荒犬声,从记忆深处,再度被唤起。

   乌云蔽月,变局横生,本该兄弟重逢的此刻,殊料尘埋的过去,却如潮浪袭身。在劝说绮罗生暂时退避之后,意琦行启用久未使用的修为,霎时,来自异界的两大战士,同运共出一脉的天殛绝式,共谱武道极端的一刻,神威一掌,尽作炫目金银电炽交闪。

利之所趋,血傀师变掌相向,天踦爵口吐朱红,身陷九死之危。身受重创,又逢双强夹攻,天踦爵使出浑身解数,力搏生机,一杖对四掌,战得八方逆气,天地动雷。天踦爵与地狱变对掌同时,血傀师亦伺机发掌,天踦察觉,身形倏变,运劲之间,硬承地狱变劲气,借力以攻血傀师。

    妖皇亲临幽梦楼,忘尘缘不见七修之人来援,勉力挺身应战。忘尘缘虽仅一臂,飘移之间,却是幻化千手罗网,六独天缺快剑运使,利光搭合掌风,欲退妖皇,而后恰逢一留衣奥援而来,七修武式太羽戟,挥洒如风,激起堕神阙无边战意,竟使体内爆出异力。黑月盈泪,照看人间多少恩仇决,浓雾中,肃杀的影,衬着挥刀的颤声,在杀伐的战场上回汤。蚀剑刀式再现,猛狠之式,杀得江山快手一时支绌,把心一定,迅影流光中,只见艳刀上手,双刀在握。单刀蚀刃,双流划光,极招刀式对冲,劈天裂地之势,震慑方圆数百里。鬼手回归,三凶会齐,鬼荒地狱变欲回黑狱,来到中途,战云界两将挟势而来,欲除鬼荒,只见长戬挥动,裂云剪风,拨掌翻拳,雷电急涌。鬼荒地狱变如妖神降世,面对双强逼犯,毫无畏色。此时银河殛见状,抡戬提动极招。

TA刚刚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