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动武林在线播放

  1. 序章
  2. 第1集
  3. 第2集
  4. 第3集
  5. 第4集
  6. 第5集
  7. 第6集
  8. 第7集
  9. 第8集
  10. 第9集
  11. 第10集
  12. 第11集
  13. 第12集
  14. 第13集
  15. 第14集
  16. 第15集
  17. 第16集
  18. 第17集
  19. 第18集
  20. 第19集
  21. 第20集
  22. 第21集
  23. 第22集
  24. 第23集
  25. 第24集
  26. 第25集
  27. 第26集
  28. 第27集
  29. 第28集
  30. 第29集
  31. 第30集

轰动武林剧情讨论

轰动武林角色

轰动武林分集剧情

凝气转元,天踦爵运动奇门功体,登时五雷齐身,一股前所未见的浩雄力量,震撼整个地老林,一招轰动武林,重击血傀师;同时,参天入云的踞天峰,堕神阙、侯尊蚩傲、御宇天骄,三强会战,短暂交掌,对手修为了然在心,接踵而来的近身肉搏,更是绝无退让,各显强悍。

   无生之岸,渡死之滨,静流的夜色潮水,无声淘洗著三人未知之命运,未及等待绮罗生到来,叱吒一声,伴随一波兼天黑浪,引爆一场风云殊死决。地狱变冷然一拂手,死肃之气不由洩发,甫遭遇,意琦行两人便知,眼前魔物,已是蜕变再蜕变之横世魔祸。

   闻香小筑之内,藉环境灵气之助、妖力暂得回稳的葬云霄,在取得对方同意下,再开换心禁术。就在双心各自穿体归位的当下,万籁无声,随之便是妖气勃发的葬云霄,怒对失信多年的癫不乱。第一招,为失信而怒,第二招,为盛怒而战,岂料癫不乱竟是不动如山。

   为治愈龙骨创伤,月藏锋、不上道等人护送一页书前往春宵幽梦楼,欲求助步香尘施展神通妙法,岂料来到中途,神隐锺馗、鬼弦祭恶再度奏杀而来,众人随即分道而行,却又遭逢凶犼袭击而来,危急之际,凛寒飘雾之间,但见逆风杀刀,快不留影,飒无留声。

鬼荒斗天骄,战火惊云霄,邪孽暗袭无功返,照见东皇步武上。一声妖喝,再无试探,双方起手便是最强之招,战开新章。眼见御宇天骄握云成戟,威不可挡,地狱变再祭鬼言护身同时,鬼手亦强势出招;另一边,忽闻东皇一笑,伯尊竟是身陷亡命之危。

   非马梦衢内,无梦生起天笔、落神墨,开始撰写着玄奥文字,一笔一划,皆引封雷拓印;同时,幽梦楼中,轻烟绕、花雨娆,春锁红颜祭神诀、唤灵氛,一页书屏息静心,等待步香尘妙手施为。只见步香尘妙诀引灵,纳天地精粹于一身,随即施展奇术治疗一页书。

   杜宇山庄起战端,掌似刀、步若狂,癫不乱呼风如斩,尽断生机,逼得忘尘缘护命自保,一旁柔桓师太,不由颤栗,战势逼至高张,逼命一掌袭向忘尘缘天灵;另一方,孤岛内,畸零的追猎游戏,在挥刀下开始,绮罗生受伤未愈,却只能无奈应招,刀锋下不停交击的,是荒谬的漂血异调。

   胤苍狼带着浑沦晶元,来到战云神宫圣顶之上,只见浑沦晶元导入天池之内,一声响天龙吟,整个圣顶竟起莫名巨荡,霎时天地一洗,日月生辉,浩瀚云海之中,竟浮现一座巍峨的神秘巨城。战云神宫首现形迹。

一声不能帮助,烈武坛三罡面临决裂,御龙天与青霜台翻脸无情。一言不合,暮成雪转身掌向超轶主,曾经的兄弟,曾经的情义,如今已随掌下余风,难以挽回。交手之间,暮成雪掌如心意,又急又重,超轶主深知,忍让回应。    百妖路上,死寂无人过,唯有朔朔野风,拂送妖魔禁曲。突然,风转凛、雾似飘,茫茫迷离之间,乍现一人逆风背影。不明的眼神,映照不明的刀,飒然一转身,无畏步向黑狱之境,神秘刀者探入黑狱炼池,一转眼,三途苦似有感应。  死寂的孤岛鬼谷之内,意琦行为寻挚友线索,专注而行。突然,飘影忽闪,意琦行急追而下,而奔者却似引似导,不停穿梭死亡险地;蝶杀洞内,奇异血吻刀蝶,张翅似飞刀利旋,齐数群攻陌生来者,绮罗生转刀挥划,宛若陷身刀风箭雨,身受铐锁,刀不能尽意,转眼之间,负伤累累。  百妖路中,暗潮将起,同时,一道源自无始暗界的黑风,吹出了无涯之涯,吹向了人间,一只漂浪的妖,迈著向前的步伐,穿梭在昔梦今尘;同时在远方的高峰上,战势忽起,本是不该发生的冲突,却因怒火炽盛,演变成无尽恶斗。

殊离山顶,一座被云海包筑而成的隐密异境,杳无人迹,唯见一件件,被世人遗忘的时间,在半空飘浮。分秒总在快与慢之间追逐,交叠后又分开,年年月月,重覆著相同动作;人,亦渐渐在流逝中,失去存在意义。被时间掌控的人,最后被时间吞没。

   凋亡禁决,猎杀开启,身怀金钥之超轶主,被佛乡、黑狱同时锁定,玄定怒航、鬼荒地狱变前后夹杀,极端一触即发。一声喊杀,随即,便是连番快攻,攻势之迫,不留猎物一线生机,玄定怒航掌功深沈,地狱变三凶难撄,鉴兵台之主勉力抗敌,死中求生。

   为强行破解空间深处封印,葬云霄催化邪阵,将百妖契逼至极限,封印逐渐崩解,但见眼前解印阶段,已臻最后关头,葬云霄再提妖力,欲一举功成,此时一声突来回应,象徵沉睡已久的妖即将苏醒,随即便是沉重压力扩散而出,突破虚空。

   云渡山上,极目萧索,昔日战迹未褪,人事却是几经更迭转变,再回云渡山的一页书,体悟犹深,此时云渡山内突然传出哀呼,一页书寻声走近,发现竟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的尔善多,此时尔善多从怀中拿出书信,交给一页书。

为探查天佛原乡暗藏秘辛,三余无梦生潜入一探,眼前所见,竟是巨佛泪血,千僧尸骸沥血傍道,满目的腥红,是不忍卒睹的人间悲相,三余无梦生身受莫名感应,耳边回荡著经声与怨念。

   荒野杀局,胜存败亡。对立的四道人影,暗藏三样心思两种身份,慑人的眼神,充满算计与猜疑,更是局中藏局。肃杀的开端,就在风停瞬间,东皇挥杀敌先,独挑妖界双王,霎时拳开风云涌动、掌扫山河色变,四掌交接刹那,极招回旋,天地昏荡荡,日月暗无光。

   战云界、天佛原乡联手逼问超轶主下落,冲突乍起,吾不留针对玄定怒航,判死生独对御宇天骄,战火就此引爆;黑石原上,老狗、赤慧慈航、曦眼苍鹘,战势一触即发,刀唳狂风,影旋劫尘,老狗抡刀杀佛,赤慧慈航拂尘急扫,却是不敌诡影刀路,眨眼已负伤连连。

   为破缚妖封印,六首云蛟、荒初禁赦来到佛乡,但闻一声震霄扬喝,荒初禁赦初展佛骨凶兵威能,同时双眼定锁前方,凝视阵法关窍,在凶光煞劲摧折下,逆天铸术碎裂,远天巨妖像赫然在目。逆天第二刀,雄浑邪力,激荡妖像周身佛光封印,登时封印出现裂缝,妖像解封在即。

高峰上,各踞一方的猎者,盯视著天崩道外的相杀。战场上,激斗的两人,一者刀走轻快,一者掌沉山河,过手数招,老狗已觑得对方破绽,御宇天骄不敢大意,掌摧八荒雷电聚身,登时日月动、山河碎,天崩道再现崩天气势。

   暗夜截道杀劫临,暗尊手持邪兵阴阳路,欲为妖皇开启阴阳两隔之途。招招逼、式式狠,是百妖路势力之斗,是凋亡禁决利益驱使,意在决杀的六首云蛟,驱动阴阳路至极威能,霎时声波震野、赫汤乾坤,在毁灭景象中,却见堕神阙凛然不屈。

   盤龙顶上,超轶主为查禁决主谋,一遇神韬继武凤麟君,超轶主瞬移掌逼,攻向眼前人,招式之间,沈力不减,更多的却是试探。心知对手根基深厚,凤麟君心思一转,决定与其一谈,此时超轶主却丢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答案。

   战云界之上,三馀无梦生一对裁令主寰无疆,双方一时紧逼,此时无梦生却言明特来化解战云界三劫,随即婉诉声调,重现了当年叫唤渊薮之惨烈,战云界巨武临世,百妖路六武战神出征,一群妖将与巨魔神的战争,血腥上演。

北海之滨,命定的终战无可回避,新仇旧怨,一如涛天战意,无可掩去。同声一喝,三才神兵首度联武,云戟秘式初现尘寰,一出手,便是不留喘息的搏命之争,鬼荒横野出招,三人却是心有默契,各司针对。霎时,刀,快斩鬼言;戟,强撼鬼手;剑,以电制眼,一气呵成。

   妖皇殿上,为夺圣魔元史,三馀无梦生对上暗尊六首云蛟,双方战势已备,一触即发。一瞬宁静,是暴雨来临前兆,猛然一喝声,划开争斗;同时佛乡之内,亦有无戒悲航妖皇之斗,但见与佛乡环境气形合一的无戒悲航,占尽地利困杀堕神阙。  夜行荒道,忘尘缘、缯鸣夏欲寻蕴生佛剑之灵地;远处,葬刀会卫公、硕公出巡,扬风飙尘。率众御驾的追亡狩,不知危机罩身的辟命敌,在命运的牵引下,即将相遇。突然,一阵婴啼破空乍响,随之不同的际遇,正随一阵幽扬,步随曲行。

   在武林正处喧嚣之际,一处神秘的地点,一股暗伏的势力,正孕育著未知的变数。一声无界波答,划开沉寂已久的氛围,玉海九轮盤的出现,代表著欲界即将卷土重来。

百妖路口,境界启争。凋亡决新仇,巨魔神旧怨,双佛为利而抗,战斗一触即发。裁令主一对赤慧慈航,酆都三千里随即接应,而在主战之端,强者初会,杀喝声起,竞逐再开,玄佛怒开杀生道,云蛟挥戟造干戈,极招相对,绝代天骄亦初现天殛八荒。

   高峰上,荒初禁赦武会神秘刀者最光阴,但见兽刀腾快、骨兵旋猛,一交兵,掠千秋之威,一走势,夺古今之勇。只一招,战势变化已万千,此时又见一刀旋起,佛骨凶兵破天第二招,雷霆起式,只见荒初禁赦沉气一纳,风云聚身,无匹雄劲,透兵而出。

   昔日三罡兄弟,今夕反目对峙,烈武坛雪上加霜,兰帖结义之情,面临最沈痛的一刻,悲愤一喝,所有的不能回答,一举化成摧毁之掌,每一分袭向对方,也同时击向自己,同样的悲恸,同样在交手两人心中激震,兄弟之情,早已碎不成形。

   重回黑狱、探入炼池的堕神阙,赫然发现炼池底部妖脉,竟现活络现象,就在堕神阙伸手接触炼池之刻,早已被埋藏在历史的战役,如记忆涛涌,排山倒海而来,演绎著妖界六大强者奋战巨魔神的过往,其後更揭露受困佛乡之中,暗界之主吸纳狱天玄皇的真相。

西疆毒寨,一则死亡骗局,映入葬云霄绝望的双眼,化成无比恨意,织成妖网噬命,忿火未尽,续燃新怒,竟是攻不破虚妙手法;狼烟地层之内,为探烽火关键,神秘金衣人冷冷注视著梵天动静。高手过招,生死瞬间,一页书、覆面人,两人短暂肢接,已知对手深浅。

   神宫之上,为救雪獒的绮罗生误中奸计,步入险地,霎时不及防备,云化之状逆袭周身;同时,为取阴元的意琦行,独挑欲界初天兵马,以及洗罪三尊,金狮壁窟内,战势一触即发。雷霆旋剑,意琦行再战江湖,一对三,招招逼险。

   耸山穿云,蹊径通天,三馀无梦生,一步一思,步步踏上玄异幽秘的时间之境。沿途风景洗旧,缓褪成一幕幕纠心的过去;步阶千云,宛若再走一遭人世,往事历历,渐成敲心魔考;云际上,圣魔元史化出一道迅光,疾飞山川大泽,寻遍五湖四海,欲点下元史宿主,再启玄秘的圣魔风云。

   无端死厄,再度降临,畸光族面临屠村劫数,哀鸿之後,大地陷入一片死寂的宁静,随即超轶主急奔而至,不敢置信的眼中,惊现亡者所中竟是自己的掌法,讶异未止,暮成雪怒然出招,最不忍睹的一幕,竟成无从解释的烽火线,暮成雪怒上眉山,不愿再留超轶主。

为夺回金狮壁窟地权,北狗强势对上欲界人马,甫交手,犍罗金刚扑掌落空,再凝神,背部已受刀风凌划而过。快不及眼的刀影,惊起万点腥红异火,犍罗金刚沉雄聚力,以特有观心之力,捉定快刀落处。只见北狗借势转力,受劲同时,错身分影,自成一格的刀招,袭向犍罗金刚。

   幽梦楼之内,一场生死冲突,在照眼中,瞬息引爆。无语的身影,无语的妖,乍开无语的战局,孰料双方实力悬殊,葬云霄身首分离;同时,在西疆毒井,映著一个决意无心的人,毫无眷恋的泪,推动了从此分歧的命运,吞食毒妇之心的欹月寒,在痛苦中颓然倒落尘埃。

   九龙朝觐,变数突生,战云之首朝天骄现身,却是急运意外一掌,势若崩云直向绝代天骄脑门。面对宏大压逼,绝代天骄剑意自发,奋力抵抗。但闻一声放肆,掌劲更为霸道,赤血雷电奔走,正是战云界最高层武学境界。

   旗飘扬、杀阵开,葬刀会欲擒杀困兽,堕神阙双掌运式一挡,然而体内只馀半数妖能,更无玉佛双气护身,纵使拔骨成兵,却辟不出生路,唯有一步一步逼向死关。堕神阙不愿吞败,顽力抵抗,岂料妖能溃散,元史亦脱离邪阵封存而落尘。

佛乡之内,妖界、佛界、战云界三界对立,强悍的妖魁重生,不世的霸者降临,谱成轰动武林的强者交锋,妖神穹魁路不容阻,天骄之首强不可犯,对峙气氛空前压迫,地界受此雄力所震,竟为之地陷千丈,强不可犯之刚,对上刚无可卸之强,空间竟为之崩毁,胜负,只在电光一瞬。

   幽梦楼外围,佛乡慧座忘尘缘,对上欲界第二天高手佛战,但见佛战纵横两刀,势可破风掣云,忘尘缘脚踏迷步、掌运连绵,穿梭刀网;幽梦楼内,剑道初成的葬云霄,对上神秘莫测的无梦生,招招快、步步快,快不眨眼的过招,在沉花乱雨中,已过十数之半。

   在毒后独孤毒下战帖之后,恒山古时月笼罩在一片戒备气氛中,为了周全身旁之人的安危,暮成雪决定迁居他处,岂料危机不待人,一股黑气侵入,转眼弥漫四周,只见暮成雪怒弦急拨,瞬间气随琴声,运起至极之招,崩然击消满天毒雾。

   辟云峡顶,踞地如蟠,割天而耸,一片残乱的峡底,似埋王者旧恨,今日,云峡顶峰双王会,妖界强者会面,双方照眼,无言语、唯战声,穹魁强悍掌逼玄皇,封世末欲取狱天命,霎时乱石腾飞,挟带绝世妖力,铺天盖地,只见狱天玄皇指挥若定,如拨江山。

惊天之争,跨界之战,在战云翻涌当中,在妖氛怒卷当下,交织胜负与生死的恶斗。绝代天骄渐启金色闪电,狱天玄皇功体受激,沸起双佛气旋,同时寰无疆快拳力压,隐有电光疾闪,荒初禁赦亦尽展睥睨之姿;另一方,三骄战首对上暗界穹魁,力与力的拼斗,强对强的震撼,彻汤风云。

连波压迫,暮成雪横心参战,超轶主、一路禅面对追亡狩三人与凤麟君,情势未战已危。禁决烽火,延烧古时月,昨日恩义、今时情份,此刻在无情战火中,燃烧得一丝难存。另一边,风雪一路禅独战玄定、赤慧,双佛联功,力斗忘巧云戟之威,顿时掌落惊风雨、戟起撼乾坤。  绝冷的冰雪交界,蔓延无断的冰覆,悄然夺去万物温度,无从停下的失控,在凛冽中漫长。绝代天骄缓步踏上,却逢冰覆夺温而来,危急之际,九天圣芒浮现,天降奇棺划结界。天之厉以绝代天骄之名,造访与战云界同列四大奇观之一冰楼。  非马梦衢之内,无梦生等人正在讨论公开亭的金狮币赌局,并分析金狮壁窟与开天之路的关联,突然,一股莫名妖气袭入,快速笼罩四周,无梦生随即遣众人入内,随後便见诡风急拂,无数鬼形怨气攒聚,妖氛即将满布整个非马梦衢。

环山上,三方势力冷冷注视公开亭,金狮币归向,牵系各方动作。喝声扬快,兽骨刀强势无伦,旋身挥舞间,尽展刀上快意。荒初禁赦凶兵在握,猛劲非凡。再次交锋,北狗刀路截然不同,走势却是更见利快,荒初禁赦沉心觑机,佛骨凶兵腾旋半壁风云。

   三方顾忌三方战,三角争端由谁开?朝如青丝、荼山毒后同时寻入春宵幽梦楼,步香尘、暮成雪、独孤毒各安心思,但闻步香尘发声提议,各以一掌、一毒、一招开启生死赌局,就在三人取得共识瞬间,各祭绝式,同时受创。

   为奔波戚太祖伤势而前往阙阗关的超轶主,意外遭逢绝代天骄重击,中途更遇葬刀会索命围杀,深知已成亡命猎物,超轶主身负重创,奋力逃入蚁回千窟,岂料惊诧一掌,雾出满墙血红,不可置信的回首,竟是看向身边仅存、最亲近的人。

   凭空出现的雪色奇景,绵延不止的冰霜风暴,在难以抵御的严寒中,冷出了神秘,冻出了危机,远处,为友欲进险关的疏楼龙宿,正逸步而来。为求佛剑分说生机,疏楼龙宿深入生人难近的冰楼地界。

刀声落响,象徵战斗号角引奏,凛视的眼,略影杀快,兽骨刀直劈双公。但见钢索困刀、狂鐧乍芒,双公配合无间的身法,让北狗刀法,首现下风。战索荡出烟气,烟茫中,剑光鐧影掠眼而过,北狗挥刀以应,却是更陷困网。

北狗、葬刀缠斗间,远在山腰处,另一场战斗亦同时展开,一者折木为剑,一者指旋剑气,双剑争锋,锐芒竞杀,步步招招,皆是无穷招式化变。沉疑未已,却见黑衣人荡剑一变势,剑招采风纳气,招若形云流水,飘逸出尘。  为挚友,酆都三千里夜闯幽梦楼,却见步香尘惊现身后,无情剑势立时展出,只见步香尘提运八品之功,神通惊世;另一方面,欲界直捣黄龙,意在剿灭妖界,须弥帝释法祭凶神,致使战局拆分,穹魁力使阴阳路,护将、双尊共织危,玄皇怒挥三途苦,独对双强,却是难以突破金刚护体。  不断扩张的冰雪奇境,暗藏不为人知的致命危机,疏楼龙宿义无反顾,深入冰楼地界。急冻冰覆虽难侵嗜血者体质,冰楼却似拒人千里之外,以冰封结界包围整个地界,疏楼龙宿欲穿越重重冰封,但见气沉一瞬,紫龙影出鞘,霎时锋芒广耀百里,随即腾身上空。

熟悉的诗号,惊诧的人影,东皇南冕再聚首,肃杀气氛,一触即发。不待一语,南冕拂掌便攻,瞬眼狂乱,掌快、眼快、身快,攻势不断,东皇心虽有疑,只得奋力抗招,缠战之间,暗处白雾轻飘,映现谜之白影,动中取机,刀肩一侧。

   欲界执仇进犯百妖路,封世末、狱天玄皇身陷围势,失去佛骨凶兵之助,纵使阴阳路在手,亦难动金刚护体分毫,封世末战入僵持。就在此时,战局再添变数,天降奇兵,相同的金刚护体,箝制玄皇威势,无法互相支援的双妖,面临死厄。

   无梦生自娱笑颠手中接过婴儿一观,岂料时计相引,婴儿身上透出一股奇异力量,无梦生顿感一股无尽压力,逼身而来,随即凝劲抗衡,婴啼霎时破响天地,诡异力量,引动妖元赫动。哭声一过,万籁俱寂,唯剩喳喳时鸣声响,回荡在空间、心间。

   魔神封海,巨魔神解封在即,只见绝代天骄春秋在握,昂然一劈,霎时巨鍊崩断、魔神解封,响声震凌霄、浩气动神宫。挣脱束缚的巨魔神飞驰而去,撑托战云神宫之力顿失其一,眼见神宫倾倒之危,朝天骄浩运元功,紧急停损伤害。

非马梦衢之内,戚太祖挟人质之危,逼迫无梦生回答问题,稍有不慎,便是一条无辜的生命逝去;非马梦衢五里外的树林,葬刀会双公初遇谜独白与绮罗生,战势一触即发。袖中杀机尽现,笃常春首开攻势,谜刀挥开凌厉钢索剑势,一时间,刀与剑,战曲激昂。

   冰封外,疏楼龙宿试引奇物玄妙异能,霎时冰封有应,绽放异彩,眼前竟现冰楼形貌。顺利进入冰楼之后,副楼主镂冰氏亲自接见,在一番言语试探与交锋之后,疏楼龙宿言明自己是为求得冰楼绝技——雕霜沐雪夺形诀之助。  盘龙顶上,突来杀机,凤麟君虽疑问在心,手下却是无从留情。死亡令下,风雨泣麟手一扬,袖里乾坤暴雨而出。满腔赤血,换得连环逼杀,凤麟君誓要杀出重围,怎料屋漏偏逢连夜雨,人海战术耗元功,又有欲界添朱红,露出疲态的凤麟君,渐入无力回天之势。

   为夺金狮币,树林中,北狗与小蜜桃紧追廉庄,双方展开追逐战,突然铃声漱耳,回荡间,但闻风律交奏出亦凄亦婉的曲调,柔靡中,别有一股凛凛杀意;另一方,本以为逃过追捕的廉庄,却又意外遭逢杀机。

荒月丘烟下,两条身影冷冷对视,情与义,恨与仇,刀剑一决现真章。嚣狂的身影,步步凛杀,天之厉仗持一身他躯作掩,出招毫不保留;绮罗生不敢躁进,双刀快意顿挫。凛声高喝,天之厉气凝丹田,登时沛然之剑倾扫方圆。

   弯月弧上,无梦生以时引时,登时时鸣贯耳,婴儿周身散出一股玄异力量,冲击天地。就在无梦生接起逆时计同时,圣婴主无上力量逆冲而出,邪力冲击当下,逆周身七窍八脉,无梦生不及戒备,逆时计已钻心化入体内。  双强第三战,阎摩助邪长,天骄不留情,极招惊世扬。顾忌旁观者,天骄浩势未见全施,犹有鬼神之威;再观穹魁,浑然邪劲狂扫四野,睥睨眼神誓取天骄。一退一进,释阎摩肩上神锋再开,妖刀配合穹魁攻守,朝天骄虽锐不可挡,也难以全功。

   东皇形迹败露,一路禅、超轶主凌势杀入,葬刀总坛在惊诧中,爆发连天战火。锁如练,戟如电,已谙对手武学的一路禅,瞬眼身法,似云千变;另一边,东皇南冕殊死战,初逢一掌,戚太祖已惊觉对方功体大进,绝非昔日,深知对手有备而来,东皇不敢轻敌,七修武学磅礴以抗。

鬼峰上,凛眼照看,倏然,风一扬,杀氛起奏。不同的双刀起势,象徵著截然不同的刀上修为,天生刀觉的觉醒,招招步步,落印熟悉又陌生的刀迹;鬼峰另一侧,我醉超狂怒对夜歌残赋,在赌局之外,一股难以言喻的熟悉感,翻开记忆扉页。时光漩搅著一幕幕过去,如水溯流,年岁成了过眼繁花,由艳开到凋敝,再由凋敝到艳开,幕幕叠叠,渐於无形,不停逆溯的时空,象徵生命将近回归虚无。时间的兽,不停吞食著一个人的过去,乃至现在不存,未来更不存,只有涓涓滴滴,时间消影。

   妖界三雄顶峰争,誓定妖界谁为主,强招各有千秋,交锋各怀思忖,是霸气不屈,是妖魂不灭,更是王者不败。但闻一句挑衅,狱天祭力,穹魁逞威,只见焱无上引动天赋至极火元,重现妖界古传六诀,武式出、三方震,整个辟云峡竟在瞬间崩毁殆尽。步香尘欲为意琦行施以妙术,却意外发现背部伤痕,经研判为久远之前所留下,常人受此重创,必死无疑,步香尘惊异意琦行竟能承下此伤,更对落招之人兴趣万分,虽以神通一探刀痕,却毫无蛛丝马迹可寻。

苍天开眼,关键时辰,暮成雪寻上戚太祖,今生最终之死决,只为死前最后一份欣慰。心知对手功体跃进,步武东皇展现七修之招,以拖延游战之法,力闯最后死关;暮成雪为杜绝东皇拖战,随即太元古琴出、青霜双剑驰,戚太祖凌厉招架,锵然出声。

   玉海九轮盘之外,谜样刀者面对迷异诡杀,野风不断,铃声吹入,份外慑人神魂。刀与风的交会,眨眼擦出骇人惊虹;错身瞬间,已留暴乱痕迹。凛风再袭,谜独白回身破风,殊料风势聚合,逆转再袭,危急之刻,龙宿仗义而出,翩然掌风迎对无形对敌,刀者见状,回身再战。

   白云敛晴壑,群峰列遥天;嶔崎石门状,杳霭香炉烟。水墨之境,云烟之都,以搭救朝天骄的姿态首现踪迹,西宫吊影亲会朝天骄,双方从巨魔神失踪一事,言及痕千古涉入武林纷争,谈话中虽强调四奇观友谊长存。

   幽幽暗境,壳破雏啼,天地在鷇音动霄间,浑沌始明,登时裂缺分峰,罗浮现踪,远天一座丹炉异境,巍然现世。阴阳分、九鼎立,罗浮丹境内,氤氲染布,仙气骀荡,一人身背天榜,夷然养气,吐息炼丹,倏然云幕低垂,密雷织闪,牵动九鼎炉沸。

战匆匆、火隆隆,延烧未止的战火,如斗神逞威,纵使魔佛之力加成的欲界,亦要惊惧三分。正当战况开始对欲界不利之际,春锁红颜纵身入战,欲界再添助力,步香尘助涯十灭共抗焱无上,双方僵持之刻,又遇莫名毒雾席卷而来。

   为金狮币下落,癫不乱刀指西月,一身凛杀;老狗眼藏锐气,气贯骨刀。倏然风动、人动,猛然又掠眼的一击,激发战斗热度,暂分的双影,是各自凝力运劲的一刻,岂料廉庄一句无心的言语,勾起老狗记忆深处的熟悉。一股莫名感觉,稍闪即逝。

   夜幽蓝,狂风沙,荒漠上的铃声,回汤著战栗逼命的挽歌,按上刀柄的手,顷刻抽锋,是深知强敌在前之冷肃,刹那间风飘摇、影迷离,怵目惊心的刀光,纷乱交锋的铮鏦。百里冰泓以冰凝风,横刀逆破,转眼狂乱暂得平静,却见狂风大作,铃声乱耳扰心。

   八风台之上,八方风云齐聚一地,共候神秘异人,一开烽火天榜。就在窸窣论声不断时,四周八风旗,猛然一动,烽火开天榜,旱雷织天机,青电敕写武林风云榜,眼见波旬竟非榜首,涯十灭沉雄一纳、一气动破八风,雷霆击向鷇音子。

末法启劫,星河开道,一道久别尘寰的身影,挟天地之哀吟,为苍生带来毁灭悲曲。破封第一招,魔佛凝聚星云宏力,定锁之目标,正是早欲反击的两道身影;壁窟之内,受到魔佛感召的涯十灭与忘尘缘,欲界功体始生共鸣,愈战愈勇,如有神助。

   面临波旬降临,朝天骄决定抽身壁窟战局,联合无梦生、焱无上、狱天玄皇一战,却是不见其功,入战的人不愿吞败,观战的人正欲动作,但见波旬吐纳之间,毁世至能将发。危急当口,熟悉的诗号,睽违的百世经纶,在众人引颈中,驾驭瑞世矿兽,劲运四莲之力,誓破魔佛灭绝天威。

   烟迷眼,藏不住多少古今事;黄沙漫,掩不尽多少贪婪心。喧腾已久的帝国宝藏,终於划开尘封重现於世,步香尘欲深探究竟,却逢癫不乱拦截,严禁任何人带走帝国宝藏,就在气氛僵持中,密道空间压力突降,奇异玄力,削面扑身而来。

   灵穴破、妖脉溯,焱无上火能迸发,烈云洞府顿现万鬼来谒,就在邪力高张当下,护域双怪赫然现形,而远在他处的鬼荒地狱变,也同时有了感应。走出吹雨绯声的释阎摩,一步一履,踏在寻找最终妖脉的路途上。

鬼峰雨雾深,青锋杀锐藏,对视的人,半隐江山,对视的眼,半觑仇怨。倏然一凛眼,剑荡千山律,刀奏百湖响,瞬光一闪,百式千端,宿命终须会绝一战,雨在启战后更浓,人在交斗中更狂。蓦然,雨停风静,错身的影定,神锐剑断,胜负定晓。

怒马飞涧,风云际会,冰楼之主、烟都大宗师久别一会,惊起雷霆银泻;烟都外围,追踪红色人影,岂料变生肘腋,龙宿、凤座两人更历险境,红色旋风袭天卷地,朝天骄率先出招应变,崩然一掌,竟是被旋风硬克无功,红色气流再逼两人。  佛乡内,涯十灭施展魔佛真传寄灵之法,洗罪三尊并同忘尘缘、鸣中孚奏杀,玄皇横戟挡关;另一方,心思把定的无梦生卸全身功劲,走向圣脉之眼,就在转轮器顺利进入脉眼瞬间,不及重新运功阻挡,逆时计作用如江海遣流,快速侵蚀而来,眨眼时光回返数甲子、岁月倒行百十年。  罗浮丹境上,鷇音子亦为即来之会而重起炉烟,只见他身似太极定元,云手招纳间,八风结阵,登时青雷引天火,炼铸天丹。

一段错分的时轨,一个双化的人,交会在这个时空、这片苦境大地,但闻天雷彻响,暂时计溶血作用引动,互命的两人,夺天争时,朝见者无梦生,生命灵能不断溢散,鷇音子不停吸纳对方灵元。而远在时间城内的素还真本体,亦因化体夺时之争,而饱受时劫折磨。

   寒夜风冷,荒野上,迷烟藏杀气,烟都三将,对上北狗,战势一触即发。受命出战的挽亭凭月、雨亭滴命、商亭飘隐等三人,联合使用玄杀三光阵围剿北狗,喝声震、杀意浓,三光排阵,烟雾笼杀,三将斗北狗,杀声震荒郊。

   一念瞬华大千生,万化瞬息三千灭,无边星云河,映照著无穷战意,气一振,天龙吼随心运发,然而凭恃不灭金身,阎达毫无畏惧,招起掌落,一心只欲崩碎梵天,再次重临世间。经过内力与招式拼斗之后,随即又是出自本能的近身肢接,两人唯一的共识,只有一人能走出星云河。

   匆匆行、杀匆匆,赴战路上,欲界连环战,意欲消耗绮罗生战力,但见艳刀快转,饮血一瞬。快刀迅影,赫勇杀退欲界兵马,然而面对涯十灭,纵使双刀起斩、落刀铿然,却是顿挫在欲界特有金刚体,刀不入身,涯十灭捉机,大掌袭向绮罗生心口。

冰楼之内,塑造佛剑分说躯体的冰雕,莫名能量暴冲,致使佛剑分说提前现世,就在霜旒玥珂与疏楼龙宿惊疑之际,竟是杀掌扑面而来。不明就里,不由分说,复生的挚友,竟狠招相向,相同的面孔映入眼底,更是百感交集。霜旒玥珂见状,随即招运冰华,誓封佛剑分说。

   佛乡深处,释阎摩妖掌一动,激起佛门昊阵感应,万千经字散金芒,圣气充盈四面八方,袭向亡灵之夜;佛乡外围,焱无上强势进犯,众僧齐开棍阵,无奈实力悬殊,仍是难阻熊熊烈焰、步步进逼,只见谴弥勒捉准时机,快掌接战,初展第四天之主超绝威能,掌影连绵,犹如翻鹄。

   涯十灭率众前往空间裂缝现形之处,祭法引动欲界元功,欲藉与波旬之间的感应,撑开空间裂缝;星云河内,恶斗未休,梵天、阎达双峰武会,已演变成索命亡局,惊觉星云河已遭入侵,一页书不顾伤体,元功尽催,就算搏命,亦要速决。

双界联合战佛乡,佛剑分说为欲界亲自压阵,众人惊疑之际,战火赫然引爆。剖分的立场,昭示著信仰之间的拉锯,眼下唯有诉诸武力,是护生,亦开杀途。不复初心的言词,勾起僧者无奈,唯有痛心应战;另一方,妖界双雄,战佛无疆。

掠耳的风、掠眼的景,烽火陷坑内,无梦生与鷇音子以内力较劲,竞逐而下。勉力提功,无梦生体内逆时计,已隐隐压制不住。并驾齐驱,掠快的双影,齐向地坑深处,眼见地面在即,鷇音子不由煞住下坠速度,却见无梦生搏命加速,犹若千斤扑压直降。

地狱变欲往罗浮丹境,路上,朝天骄狭路逢仇,怒火中生。凤刀杀威赫赫,地狱变不欲再伤人命,鬼言制敌为先。怒发的杀意,引爆更激烈的战火,极招相对,眨眼赤红一片,方圆色变,然而激战当口,暗处一双意外的眼,冷冷盯视。  魔神祸、苍生劫,飞兽横空肆虐,轰雷交织,百姓伤亡不计其数,就在危难当口,一阵悠扬歌声飒然传入,一道雪色身影,乘著快意进入战圈,随即重剑挥舞,霜寒剑势穿云破风,直向天端魔神。

被遮蔽的天道,在恐怖前屈膝,迎来难以抵御的残酷色彩,波旬智体迷达的现身,致使战势逆转,犹如乾坤倒悬,纵使三体仅现其一,魔佛之力仍是无所披靡,震天裂地。压倒性的毁灭,横扫青蒙山巅,佛乡众人齐力顽抗,仍是敌不过眼前的绝望。

   魔佛令下,欲界雷厉风行,苦境佛宗遭到空前横祸,万僧哀嚎。燃佛之火,眨眼成灾,而在武林另一处,野胡禅遭遇迷达,急运真元,将佛修能为提升至极限;三分春色之内,疏楼龙宿面临劫杀,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招式,却非记忆中的斩业身影,激战当口,厉掌又至。

   面对迷达一连串进逼,佛乡陷入进退两难的抉择,内部决策也开始出现分歧的意见,最后裳璎珞毅然决然颁下法旨,佛乡於三天后全体归降欲界。法旨降、苍生悲,在众僧齐诵的回荡声中,唯有一人沉默,踏在即将沦陷的佛土之上,重启过往深痕。

   顺利取得龙翅甲的秦假仙,再次前往罗浮丹境,鷇音子允诺回答秦假仙任何问题,却也言明若对答案有半分存疑,在罗浮丹境内,秦假仙将无法再出声。秦假仙连续问了龙翅甲的用途、巨魔神突然出来乱世的原因、神秘侠女霁无瑕的来历。

冲突引爆,再燃烽火,为了牺牲的众僧,裳璎珞首开怒掌,面对魔佛智体,裳璎珞超脱界限,赫展大千功!断首血腥,历历在目,满怀悲怆的一战,佛乡上下一心,绝不轻言弃战。斩念焰能虽出,却见脑中困锁之意识,焱无上不禁疑惑;而另处战场,鬼荒之力硬斗涯十灭,占尽上风!

泰音山下,一人一剑,凝神以待,倏然,巨魔神挟吞天雄焰,自远天掠飞而来。眼一凛,霁无瑕倾一身神力於剑端,猛然劈劲入地,无匹剑气,如龙窜驰,直向泰音山!登时巨爆贯耳,巍峨巨山,一夕崩然,纷纷落石、沙尘吞灭巨魔神。  欲界外围恶战,已过一轮日夜,佛乡却是久攻欲界不下,暗自评估战势的裳璎珞,瞬间拟订全新战略,战况瞬息更易,已遭三凶消耗的涯十灭,面对焱无上怒枪横扫,已然失去上风!面对佛剑进逼,裳璎珞不愿痛下杀手,欲以封印强行制伏;同时,迷达面对鬼荒所缠,竟陷苦战。  荒郊花林,朝天骄紧追而至,却见风暴已然消失。蓦然,深林尽处,落英缤纷,杀机飘藏,诡谲的态势,倍添冷艳的杀凛。战端,就在出鞘瞬间,极目乱英,铮鏦交兵。朝天骄,刀出比天骄;宫无后,剑冷更绝后!倏闻一声锵然,刀定、人静,花亦停。

局外局,变中变,两场干戈,一场死局,波旬迷达独对烟都宫无后与北狗最光阴,一声雄纳,划开刀、剑、掌术之风云战,顿时利闪扫破沈元,瞬移的身影,瞬移的追命。看不及的刀剑,看不清的身手,非至战声落定,非见章下胜负;同一时间,老狗亦遭遇自身刀法的镜射。

   为阻灾祸再生,裳璎珞率三大高手,欲擒魔佛恶体。口诀运行,佛影挪阵,随即便是分形错落,棍海连绵而来。眼见困阵即将功成,岂料阎达受到刺激,怒气勃然,引动真元沸腾,就在困阵溃散之际,裳璎珞挺身硬挡阎达之威。

   潇潇暮雨,暮雨断生,终年霪雨霏霏的四境共地,只见大宗师沈稳踏进暮雨表层,随即眼前便是骇然丕变,刀风雪剑扶摇而来,无地可避,但凭修为,转瞬之间,又是异象变化,云劲烟魄,飘幻莫名,四元交逼,生机难测。

   非马梦衢之内,听到秦假仙所带来的噩耗,激发无梦生压抑许久的内伤,登时仰天呕红。但见无梦生露出疲态,小狐、小鬼头连忙生火,十四时辰旗飘扬,角宿之位,炉火明灭,牵系著生灭之间的角力,岂料炉火一个瞬闪,竟在顷刻熄灭

同受迷达咒声牵引的两人,在荒野相遇,勾起莫名战火。白发癫飞、狂态毕露,一页书杀性窜升,誓诛眼前妖女,只见霁无瑕泰然剑回,招招皆是劈山之势,然而一页书神态疯狂,愈战愈勇、愈战愈狂,心中全无一丝慈悲,唯有敌灭方休。

   桓谷内,以暴制暴、以强克强,迷达聚力斗混沌,魔佛、魔神各逞凶。魔神力强,迷达难撄其锋,桓谷之上的天网,亦不断转化魔神能量,牢锁四面八方;桓谷外,在众人目光远处,两条伟岸身影也飘然来到,但见大宗师巍然转身,手上昆吾轻抛。

   为探玄虚,鷇音子在约定时间之前,先行踏上森罗殿,曳影烛光点在黑暗中,更显森罗殿的浓暗,散落的祭器、倾倒的布置,在厚尘掩盖下,昭揭著久无人烟的颓凉丧息。只见鷇音子拂麈一挥,光芒驱走暗影的同时,神像两旁,赫见两行大字。

   心悬焱无上生死,地狱变静心等待妖脉异变,任由五字鬼言凭虚感应,已过一轮日月,却见突如其来的庞大怨气,连破五字鬼言,随之恶灵怒卷万重云、邪障肆虐千世怨。协谈无果,唯有无主怨魂叠恨成浪,地狱变急运三凶之力,却已进退不得。

曾为诛魔斩业之兵,今日剑指圣行原主,龙宿手握佛牒,沉痛誓斩佛剑分说。纵使圣气冲击嗜血体质,尽化痛楚加身,龙宿依旧紧握佛牒,一交击、一透骨,浩战之间,未觉凶兵现芒。以伤换伤,凛然不退让,挥斩进逼的每一步,是足可慑天却敌之强悍。

   静谧树林,平稳祥和,倏然一道玄波震入,划开林间变数之兆。感应到恶体之声,被遗忘在脑海深处的莫名意识,轰然炸开。玄波共振,引动霁无瑕意识翻腾,波旬三体莫名牵引,奔向声源。倏然,殊十二强势挡住前路。

   拂尘起扬,雷霆裂地,裂缝中,圣魔元史荡尘而出,震撼地界。霎时迷雾散,百盏鬼灯起影,满目狱图警世而现,充耳鬼唱绕梁,宛若登临黄泉境域。不同的炼丹术,在不同的地点,画著同样的机禅,云手流劲中,回澜著一片滟滟江湖。

纯白的领域,感受不到世俗的尘嚣,只有放目无尽的白蒙,流涤著一身暗气。突来一阵柔风轻拂,白蒙中,但见一名白衣老者,耕植著思维种子,一铲一思,落根纯白梦土。

   驭风岛外,玄冥氏无视眼前风暴,直往风眼深处。别有天地,广袤无际的天光湖影,无风;恍若百年孤寂的累积,无声。冰王心不扰尘,静待之刻,倏然云天生变,风啸江湖,一股前所未闻之雄浑,竟是风岛天降,凌万顷之茫然,巍然而下。

   阕声云舵依佛乡密令而前往洗罪七日,娱笑颠为此前往佛乡求证,却不得其果,疑思七日洗罪之判的娱笑癫四处奔波,中途突遇梵呗大作,娱笑颠警戒中,浓雾破散,窜出四名掠杀身影,化尸四僧阵,诡异奏杀,而在暗处,一双锐眼,正衡量著救与杀之间的得失。

   万家炊烟之上,北狗聆听著黄羽客诉说著久远之前的故事,低冷的声调,倾诉著一幕幕关於琅华宴的过往,事情却悄悄变调;另一方,饮岁亦对绮罗生诉说著相同的故事,一个尘封的名字,促成最光阴与九千胜之间悲剧的最大推手。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