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定干戈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轰定干戈剧情讨论

轰定干戈角色

轰定干戈分集剧情

灼焚之日忽降,冰王元体不济,又遇宫无后奉命拦杀,驭风岛外,玄冥氏面临最艰难之险关,飘褂冷扬,掩不住萦眉的凛冽杀意;一意突围,放不下心上的冰楼二字。战火,就在轰霆开端,一令既下,宫无后誓取敌命,朱剑凛落,乍现惊虹,连环式、式连环,余地不留。

   冰楼之外,鬼荒地狱变为取玲珑骨,力战烟都大宗师,一为恶鬼三凶之主,一为天外异数之剑,霎时牵动风雷变化,两声穿透风雪的杀声,划开高手对决的战声,激战数回合,未分胜败,此时,一旁的西宫吊影有了动作。

   新武峰上,一场力与美的剑决之斗,即将展开。霁无瑕冷指拭锋,眼神盈满斗胜之气。反观殊十二,一身垂拱,武魄尽敛。倾雪交锋泰若山,剑端风云起势,一凛、一澈,一抽、一刺,步步招招,皆是无上剑学,风动人动,雪快剑快,喝声中,战势已臻高潮。

   天光湖影,水天一色的景色,虽是明心见性之地,但恩情、人情的纠葛,向是人心长考难题。蓦然,远方忽现变天之象,风中隐现的警讯,透露出血祸将临之兆;远方,一段厘不清的恩怨纠缠。一束天光,射入幽暗的地井中,却照不出已融在黑暗中的人。

夜下楼景,捍卫正法与苍生的人,为斩魔佛智体,一剑开局。无奇毒助阵,无神通阻挠,佛剑与裳璎珞再无后顾之忧,掌所运、是伏魔式,剑所至、乃诛恶心。既名魔佛,焉能甘心受戮?在血光共织中,异眼放射无边至能,佛剑、裳璎珞谨慎以对,誓尽诛魔全功。

   烟都之外,冰王盛怒伐罪,古陵逝烟、玄冥氏正面交火,两境之争,面临恨火延烧之秋。双方对垒,无情厮杀,一刀对一剑,曾经并肩一战,今夕反面操戈,玄冥氏有备而来,造化球之元功提动,掌剑轮替,冰王誓诛眼前人,大宗师凛然神色,接下汹涌杀招。

   同一时间,手握恶鬼三凶之鬼荒地狱变,对上西宫吊影与暗亭杀手,以一对三,犹是稳占上风;另一方,释阎摩幻化直奔,一路深入烟都内部,却遇白色身影挡关,霎时宫内传战声,亡灵之夜对上朱砂两点,凌厉刀锋一战天菊神秘功。

   为证武学顶峰,梵天、阎达各运极招,霎时尘飞风云走,步香尘陷入双面夹击,面露惊惶,却已抽身不得。强招临身,春锁红颜一句不可,已显搏命决心,八花奥义冲破极限,就在两道强悍气劲击中步香尘之时,一页书、阎达乍见惊异景象。

冷风、冷火、冷杀声,荒烟、荒冢、荒月夜,诡怖无断的杀伐悲嚎,似虚还实,似远还近。倏然惊骇事物入眼,平生憾事再入眼前,意琦行如陷今昔交错,此时更闻声声鬼调,久远前目睹之屠城记忆,伴随著声声不忍闻的凄调,背上见证竟在此时,泛起不亚心头的哀痛。

   坤池内,流氛异气蓄养著天榜,而在乾石上,方桌摊著一匹绢素,鷇音子正重新排写天榜,排名已亡者,点朱消籙。点朱记名后,素绢上出现无数奇异符码,似在拓烙玄机入天榜,坤池上的天榜亦受到感应,变化乍起。

   亟思出时间城,却是在云海中百绕千转,转不出一条明路,绮罗生已行走云海数日,却已渐感乏力;遥远的另一方,微风挟著细雨点点,传来丝丝讯息,圈雨深井中,已波澜不泛了许久,如今雪融雨飘。

   天风绕旗,八方会聚,今朝八风台上,再开烽火天榜会。一声雷下,远天风云倏起,云海中,一条仙风道骨的人影,威势从天而降,劲气落拓,倏来八风天雷,引织天机,登时风云涌幻、天地变色,更易的排序,新添的名号,引起众人讨论,就在此时,突来一道宏亮声调。

百妖路口,重燃战火,却是在步香尘摆弄下,乍开荒谬篇章。蜕变的焱无上,转生的斗神相,面对外患侵界,势要灭敌方休,却见梵天吐纳之间,除妖意坚;另一方,鬼荒血脉,魔佛恶体,一者鬼手逞威,一者金身不坏,在战场中对立的彼此,演绎著相同的霸道。

   妖脉之间,杜舞雩一会夜笑,但闻尖锐的话语,暗藏无边的恨意,纵是感人故事,此刻闻之竟感肃杀莫名;驭风岛外,为探风之归宿,娱笑癫两人急运护体金罡,一闯飓风之眼,忽见湖面一阵颤动,此时眼底所见,竟是巨魔神,两人诧异间,仰天一观,风中竟有神秘风团,呼啸不已。

   荒野危机临,巨像杀机生,莫名再现的鬼觉神知,一身不动,如巍然巨山,挡去前路。只见四智武童凝异力、踏双轮,气贯孔明车,赫势撞向鬼觉神知,一瞬间,只见惊爆四响,庞然巨物,应声倒下,激起漫天沙尘。

   欲寻前迹空惆怅,满目成荒苑;故物故人,风流云散,万事空中雪。徒賸一叶飘零,凄凉感旧,慷慨生哀。就在杜舞雩感伤之际,谴弥勒因事来访冰楼,两人初次见面,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照会,殊料杜舞雩脸孔,竟浮现灭徽死印,谴弥勒霎时如坠虚空万劫。

森罗殿内,为妖界存亡,四智武童、丹华抱一双方对峙,情绪一触即发。战声隆动,四智武童舞动玄阳之掌,劈开前路,鷇音子拂尘急扫,劲开玄阴之气,力阻前途。眼见无法抽身,四智武童旋身纳气,运动一身武元,登时昊光冲云散,罡气慑日月。

   无识昙境之内,黑色的杀机,志在魔佛下落,佛剑分说独守圣地,强势挡关;另一方,在碎云天河,欲界法罡夫见仇、铁绝情强势闯入,一切恶形,在月光下,一览无疑。喝声震,重拳破地,一股无匹威能,裂地扫向剑之初,同时在战斗中,铁绝情眼发异光图腾,照入霁无瑕瞳孔之中。

   一个满心恨火的王者,一朵心系利益的奇花,交织一场妖王之争。在战前运用神通、纳一页书与阎达之力为己用的步香尘,为争取蓄功时效,招行凌厉,意在速决,就在决胜一刻,刹那间,晃若无声,顿陷屏息。

   鬓发皓皓随风,衣袂青青入云,错身的形影超逸绝尘,刃霞掠空,划开一场奇战。或呼引风云,或妙参造化,对峙两人真气运行,竟牵动群岳共鸣,万籁齐响。生平首会之面,彷若相识之景,看似轻灵缈形、实则力曳千钧的强势,逼得意琦行心绪纷乱,气难为继。

圈雨井,困锁著等待万雷来谒的暴雨心奴,井内阴沉笑声,回荡天际,交响著闪电霹雳,在暴雨中,勾勒出末日邪影,只见来者缓缓转钥,正准备改变暴雨的受困宿命,而为了拦截魔鬼出闸的北狗,在荒野上急追,来到半途,却是已失暴雨气息。

   风不定,人难静,明知更大的惊涛将起,杜舞雩仍为意料中的暴雨滂沱,出现意料外的反应。血,残无点滴之賸;骨,遍体破碎殆尽。苍天何忍,一意护雏,竟换来无以复加的残忍。远扬的狂肆笑声,再揭心头难忍之痛,霎时,满腔怒火,化为焚风,将满天暴雨蒸发殆尽。

   人无语,但怅望飞溅。一念扫霾,灵山如沐澡雪,神志豁然清明。剑者,不泥於形,不拘於式,眼前天器,竟反而为之一动。霎时,心不染尘,神志自澄,以识入剑,反璞归真,化臻神识之剑。

   受到药性影响,一页书的神识开始变化,禅韵字字句句,该是明心见性,如今却成敲心反问,若此生是梦,脑海中的景象,焉非幻梦;彼方,霁无瑕为杀婴事件怒寻佛乡,谴弥勒的答覆,引爆霁无暇满腔怒火,泰若山剑轰然招出、势如劈山,尽作剑上杀风。

凛眼对视,宿命相逢,北狗面具下的俊容,激起暴雨涟漪。凛声高喝,引雷劈电,登时急雨若泼,暴雨战镰快旋,旋割无边雨丝若绵针,万缕千丝,疾射最光阴,但见刀光飞泻若瀑,纵影交战间,暴雨已受千斩,但却是毫发无伤,最光阴见状,挥刀更狂。

   为救裳璎珞,四智武童只身独闯妖界,不料却遭夜笑施起邪能妖法,血阵以困,其后步香尘偕同阎达回到妖界,言明四智武童只要说出迷达下落,以及圣婴主与鬼荒地狱变的藏身之处,便将四智武童放出妖界。

   一座无名碑,一方无名坟,逝去的身影,在失忆的人眼中,原是无名的人,此刻,却在心间敲响回音,佛修者的临终断语,充满寄托与冀望的遗愿,加速推动体内潜藏药力,勾起了潜藏灵魂深处的记忆;同时在妖界深处,一个落魄的修者,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梦著久远的过去。

   为带回一页书,阎达独行荒野,中途诡异梵唱回荡耳边,勾起了疑似回忆的画面,在脑中更迭,然而错乱的记忆,刺激阎达脑识,本能的反应,霎开莫名恶斗。战斗过后,神秘的妖尼姑,神奇的尼姑茶,导致意外变数启动,命运的分歧点,就此引爆。

雨滂沱、风云涌,杜舞雩满腔怒火,再无可忍,恨指眼前人,但闻昂然一喝,两人同时出招,汹涌怒剑,交会幻邪妖镰,虚实交错瞬间,暴雨狂风齐啸,诡咒邪唱,生气丧绝,人间再沦地狱景象,刹那间黑氛掩四野,妖芒达九霄。

   同时在驭风岛外围,步香尘水袖飘舞,绵里劲道杀向四智武童,阎达雄掌沉劈,袭击龙宿,夜笑则以妖异幻术困战最光阴,双方三对三,战得岛外风云变。眼见对手强悍,夜笑一凝气,周身窜出无数鬼形,结布恶鬼夜阵,登时蚀身血水冲击最光阴。

   异人、敌人、有心人,同入佛剑眼界,在对峙与屏息中,银光一闪,随即陷入恶斗。二度武会,佛剑已无护棺顾虑,剑锋只需向敌无退,斩业之姿尽入旁观两人眼底,就在双方各自运动极招当下,观战的妖尼姑与魔师太,也同时有了动作。

   暴雨心奴、最光阴武上交锋,霎快的刀,眨快的影,骨刀起旋间,震起一片黄土浪尘,黄尘中,招招进逼敌手。凝气一喝,北狗祭起时间刀法,登时光与暗,交织出一片刀光眨影。刀里瞬光,一步千履;时间,在刀光间,乍变流速。

魔佛真言,心音传唤,阎达策动欲界心印入体,霁无瑕此刻,身感意识散离,浑不知处。似曾相似的剑招,唤醒体内本能记忆,宛若镜射映现,招起同源,式出一脉,女琊意识境中,再开新战,波旬三体即将回归。

   茫茫月色,遍照荒郊草亭。对坐的两人,是恩父,是亲父,是为徒为子、不惜对立之极端;同时,在烟都之内,炉烟袅袅,红幔轻飘,飘飞的心绪,一如瓶中的蝴蝶紊乱失向,宫无后静观手中画作,岂料凉守宫竟带来古陵逝烟於回恩草堂约见别黄昏之事。

   落叶飘转著一页褪色的记忆,记忆中的景、记忆中的人,在偶然翻页间,映入一双邪恶的眼。瑟风卷著风沙,遮闭住漂血的艳色,孤岛不复旧时景,只剩寸寸斑驳的残迹,流写著过去的影。

   久违的湿霖内,终日水雾酸气不散,满布的荆棘,遮掩著地面下,一股前所未有的躁动。崩天地陷,翻沙间,无数异虫自地心窜出,似是前导兵,接引著龙蚕出世。一字铸骨忍受龙蚕毒攻,顺利取得龙蚕丝。

夷平的月影轩,象徵摧残世界的第一步,面容更易、蜕变再临的魔佛波旬,首开生灵丧亡曲,相同的招式,迥异的威能,震慑苍天,破碎大地。只见一页书转化佛言枷锁之能、锁形魔佛同时,裳璎珞、四智武童佛力加成,呼应梵天枷锁炼阵,此时更见佛剑分说高举佛牒、剑锋引雷。

   暗夜荒郊,杜舞雩提剑怒指,风雨恩仇决今朝;远处高峰,一双锐眼,冷锁战局变化。轰霆刹那,战火开端,强手之决,生死瞬间。战逼极端,暴雨再开地狱阵,人间又陷森罗景象,只闻无奈一叹,今生不欲唤醒之恶,在开眼瞬间,以毁灭之势,尽纳方圆生灵,骤开黑暗极端。

   幽暗地坑内,一条熟悉的身影,被石砾吞噬其中,周身散发出一股无以名状的死气。倏然,一阵杂沓的步伐来到,哀哀犬鸣,回荡山洞,久远前的悲哀,未及掩尽,无情的风沙一吹,又露出致命的死角。

   丹炉内,徐烟袅袅,回送的禅风,动荡著一笔笔,过去与未来,交织的恩怨情仇。情笔落尽,灵思禅空,沉淀之后,空笔引电敕谶。天机落谶,织电破言,首下揭现,竟是圣魔元史末日。

罗浮山上,天机现,登时风云敕、万雷谒,气势震天,鷇音子阅读天机谶,轻浅的呼吸,跟著地狱变随笔落下的心情,竟渐渐紊乱;远处,受到天机现世感应,传天洞内,元史灵息,躁动不安,一股莫名警咒,回绕其中,随之两道诡异身影,伴著诡异咒声现世。

   祭王台、颂欲界,八色幡令诰命在;六天威、震云海,魔佛法语撼神来。已吸收了众多教众的欲界第六天,对外举行誓师大典,在魔佛领导下,欲界思想快速扩散,无远弗届;云渡山上,得知欲界动作的正道众人,心知大战将至,随即开始排布战略。

   黎明破晓,恨断天涯之战,方兴未艾。昆吾再出,象徵烟都第一人神技将现,回身一剑,一式留神,旋空交格,惊现寒星。却闻宫无后高声一扬,四周气息全变,初升日色,竟尽染一片血艳,正是血泪之眼爆发的前兆,此时更见古陵逝烟名世之招,最后一式,乾坤剑指,人地敬天。

   无法避免的正邪大战,警戒中,绣幡四色从天而降,只见长幡飘扬间,两道战栗身影,巍然现身。迷达抢得先机,恶诛困战梵天,同时持续催咒,召唤女琊;绣幡四色则对上四路战势,在迷达、阎达主导之下,战火瞬息蔓延,同时云渡山下,正幡四色早已待命包围。

死亡的影,笼罩云渡山,杀伐的声,回绕在耳边。声是杀入心口的颤音,血是溅入眼帘的热泪。被扣住的琵琶骨,象徵锁住的自由,稳住了时光的轨迹,却稳定不了世道的变化,素还真感受到云渡山一役之惨烈,竟爆冲自身功体,将日晷震散。

   无极宴上,继承生母毒术的血脉,再次会面义母,昔日毒界两大传奇,今日各为立场,再续当年未完之战,第一杯毒酒饮落,剧毒瞬间入体蔓延,傅月影、独孤毒两人各自见血,第一回合眨眼已过,随即毒斗再开新章,西幽传人、荼山毒后,招起掌落往复间,尽显最毒本色。

   不能放弃,不愿放弃,霁无瑕一心为报讯,荒路几转,欲寻一丝迷途曙光,就在此时,儒道顶锋拦路,莫名战、战莫名,龙宿、剑子双剑齐出,霁无瑕抡剑应变,顿感受挫。就在霁无瑕危急间,殊十二掌风来到,生字卷源源不绝,柔靡四方。

   夜风,吹拂著仇恨的躁动;夜空,笼罩著引颈的愤怒。众人所等待的,是见证恶者报应的时刻。字字辱骂,不只隐含了愤怒与仇恨,更有精神噬血的快意,以及阻不了的群众意念,早已决定了罪者末路;远方,罗浮山下,瑟风流转的一丝躁气,似是知悉即来之变,将引动滔天之怒。

人质夺战,正处高张,迷达独对剑子仙迹与剑之初,亦步亦退。此时,雄霸身影巍然现身,未如预料,阎达不在刑场坐镇,竟现身战场,双剑乍开恶斗。而在地牢外,龙宿以身作饵,再战巨魔神;同时,殊十二冲入战场深处,凛对四幡杀阵。

   牢房外广场,战声威赫万里,左翼,剑之初战迷达,双方五五之数,剑子、龙宿联手战阎达,伯仲之间,难分胜负。而在右翼处,正四幡高竖大旗,无数铠翼人马摆出祭天阵,冲天昊光,刺目得让殊十二一时难视。

   为使正道众人更无后顾之忧,四智武童急奔罗浮山,欲向鷇音子求援,岂料圣魔元史所派怪夜、脱兔半途拦截,时间即将用尽的四智武童,面对双凶夹击,已无多余反抗之力,任凭鲜血喷洒,只能不断前进,地碑近在咫尺,此刻却如千里之遥。

   冰淞雪地,满目银白,静立的两人,迎著风雪,谁也不知,在下一刻,会映照谁的哀艳血花?就在枝雪落地的瞬间,短暂照眼,随之,是快,快得转瞬沦亡的杀光。雪花、白花,灿如生命最后一抹惊艳,剑者的华光,总在生死交关、豁除一切时,才激烈绽放。

欲界之外,鷇音子意外来到,挺身对上波旬阎达,正邪之战,别开新章。喝声再起,波旬战高人,一为至高魔佛,一为当世先天,初逢数交掌,旱雷霹雳轰;另一边,心腑受创的刀狂剑痴,再战迷达,虽优势已失,仍是一身肝胆。

   另一边,秦假仙一心在救出爱妻,然而四幡攻势,连绵夹攻,秦假仙危如累卵,命在旦夕。正邪交战,如火如荼,难分之际,傅月影也来到暗处,准备采取行动,就在毒手欲施

瞬间,一道鬼魅身手扫过身边,傅月影竟瞬间倒地不起。  竹风轻摇,千篠满翠,自是一片苍苍,依照书信所示前来赴会,但闻暴雨心奴语毕,忽来竹香满盈,枝叶飘响,却见幽篁深处,一人雅逸步出。神秘的澹台无竹,对暴雨心奴透露出杜舞雩的一段过往。

   荒野照眼,宿命对敌,莫名的气息牵引,让仓颉天邪心生怒然。言语间的角力,是来自圣魔元史的意志,意见不合的彼此,瞬间引爆一场激烈争斗,两人甫接身,即生变数,殊十二体内赫然散出一股恢宏异力,震开仓颉天邪。

欲界据点,三教顶峰强势闯关,绣幡率众阻敌而来,迷阵间,叟命长孤、誓天非令如魅穿梭。本为直捣黄龙,却成请君入瓮,佛剑、剑子、龙宿各自谨慎,在幡阵中划开杀光,双幡、双狮、双法罡,交织幻阵连绵,无隙有奇,三人心知困阵意在拖延,随即双剑护关、单点突破。

   欲界战火高张,恶诛入战,更添动乱,正邪双方各陷苦战,此时在高峰顶,元史天宰首现神通妙学,动静之中,一股无匹玄力,自双掌旋化而出,天际之上,竟现巨大诡阵,奇特的图纹,在夜空中,勾勒出无穷威能,扫荡战场。

   明月照林雾,朔风劲且哀。烟岚笼罩的身影,萧瑟而哀怆,已不知伫立了多久,心中只有一股意念。就在此时,地皮莫名翻动,意琦行前往探查,竟发现巨魔神饕餮倒落林中,斩孽之意,顿现思虑之际,忽见萧萧半死叶,让意琦行有了新的想法。

   昔日山灵水秀,今日山河变色,垒垒荒坟,瑟瑟秋风,好似凭吊一场战事的摧残,让夕阳也添了悲凉。一页书重回故地,环视残破不堪的战场,只余满目凄然。

琅华宴上,柳锋现、潇湘耀,古风剑亦同时一啸而出。战局乍开,柳峰翠、慕潇韩联合进攻,一者仙风飘荡、招行四柳诀,一者道威浩荡、式开湘神篇,交织一场日月沉沦之战。杜舞雩不欲动用杀招,战况渐入六四之距,就在此时,体内死印,竟逐渐本能浮现。

   雨井之外变数乍生,意外遭逢浑千手设局反噬的迷达,尚不及反应之间,只见傅月影已是提掌再攻。心有顾忌,迷达唯恐伤及傅月影魂体周全,招上再敛数分,几番攻势过后,但闻迷达一声怒喝,掌上再行镜射之招。

   一式留神,再现红尘,谜一样的创招者,挑上打败宫无后的刀狂剑痴,一场因剑而起的战火,即将引爆。一声冷疑,一道凛眼,叶小钗瞬眼抽剑,近身交锋,剑击铿然,寒星四点,惊落满目银泻。几番交手,叶小钗已知来者不凡,虽心中有疑,然面对攻势不断,唯有全力以抗。

   荒野奔驰,鷇音子欲赶往碎云天河,来到半途,却遇暴雨心奴拦路,但见战镰起旋,战意浓布,黑气回聚成一道又一道的人形,眨眼黑阵已困鷇音子。越来越庞大的邪阵,吸纳著阵中生息,一化三、三化三三,杀之不灭,除之不尽,鷇音子竟一时受挫。

罗浮丹境之上,毒雾满布,叶小钗三人面临傅月影阴险施毒,势如累卵,眼见毒雾无孔不入,挥之不去,叶小钗当机立断,奋力打开两座大鼎,保护秦假仙两人不受毒侵,此时叶小钗身已入毒,傅月影一声令下,司命侯、毒兵一拥而上,困杀刀狂剑痴。

   罗浮山下,迷达、阎达倏然抽战,重布四幡大阵,在团团守护之下,起咒召唤女琊。正色四幡祭动异法,织阵护航,誓护魔佛召唤。不久之后,只见一道雪色身影,伴随护体咒光,冲入战场,不及阻止的一幕,再次映入众人眼中。

   苦言唤不醒沈沦,苦口换不得退让,一为潜欲之开闭,两人唯有剑锋以对。两次对垒,对手能为各自在心,慕潇韩进招再无顾忌,武汇阴阳流变,逼命三式窃神篇,阴阳流转莫测,招招尽是逼命之势,杜舞雩怒火顿生,再现灭徽绝式。

   诗号回响,伴随一盏萤灯飘飞,一股仙风、一道俪影凌虚而来,眼见杀人夺血之举,神秘女道者不由分说,翻袖便攻,龙宿两人力有未逮,顿现危境,只见萤灯一闪,一道沛然气劲,由灯射出,浩然再赞掌,龙宿当场呕红。

荒野之上,剑悬肃杀,刀吊残戮,气氛紧凝,犹如箭在绷弦。倏然,鬼影瞬动,先发制人之机,随著折桂令劈天而下,知柳孤笙曼、净瓶飞柳与妙胤传心对上山鬼百岫嶙峋,纵柳痕柳刃默契无间,配合胤真刚猛清正,山鬼挑拨三人身法之隙,神色轻忽,尽显游戏之态。

   绮罗生久未回归时间城,面临逾时惩罚的素还真,受到异力牵引,而消失未知境域,远在罗浮丹境的鷇音子,亦受到本体牵引,魂体将要回归,同赴过去,鷇音子连忙运功抵抗,欲做应急交待,却是止不住一身冷汗,灵光逐渐散涣。

   迷烟缭绕著一片纯白之想,迷境中,老者铲土,落植思想种子。一字铸骨受到冥冥牵引,见到了当初在梦中赠下玉鞋的恩公,一字铸骨的来历将被揭晓。

   荒野上,殊十二紧追元史天宰,两人掠影擎风,竞速奔驰,最终来到终日高树蔽日、掩闭著一方玄异的吞日迷林,殊十二几绕几转,转不出眼前这一片迷障,慌张的心绪,越来越高涨,随之不可能的景象入眼,理智不停放出警讯,脚步却不由自主,迈向心中美满的蓝图。

星宇流阔,云海绕境,四魌树内杀戮界,巍峨殿上碎岛王,一双威凛眼神横扫,无声而慑人。受到戢武王亲自接见,素还真将得到生字卷的经过娓娓道出,浩瀚星宇中一个错身,牵起一个机缘,四魌恩怨在,意识交会中,娓娓流转,岂料素还真的一句话,竟换来戢武王下令候斩。

   寿天崖谷底,为夺神秘躯体,一字铸骨凛对元史双玄。凛声喝战,仓颉天邪首攻一字铸骨;谬思童掌逼浑千手,双方交斗,招招搏命。浑千手陷危,一字铸骨身形倏变,挡下谬思童,战势形成一对二;而在一旁观战的暴雨心奴,却在此时有了动作。

   猝不及防的变数,迷达意外遭逢万毒临身之劫,错愕同时,又闻毒后厉声杀到,连环快招,一式狠过一式,独孤毒接连化出荼山奇毒,只为诛杀魔佛迷达,眼见毒后攻势防不胜防,迷达豁尽全身功力,首现六道轮转合式之招,威灭尘寰,誓要一击破敌。

   似梦犹幻的过往,在奔尘中,一一回溯,当初双亲的遗憾,在殊十二的步伐中,渐次现形。是幻境,却是货真价实的杀劫临身,殊十二奋勇开戟,大杀四方,受戮的身影,却是诛不灭、杀不尽,迷乱的身心,只剩一股战意撑持,返身一戟,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父亲。

漂血原上,战声冲霄,暴雨心奴战镰挥转,步步旋杀;绮罗生双刀交凛,招招饮快,铿击声中,战影淋漓。一狠、一暴,绮罗生凛对当世两大魔头,双刀虽是猛快,却砍不破金刚护体与邪术护身,危急间,天外无数狗唳齐响,北狗冲入战场,千刀一瞬,逼分战场。

   荒郊上,杜舞雩极遇三真剑阵,背后慕潇韩眈眈虎视,层层交错的杀网,极汇精芒一片,交织正反三才之变,杜舞雩一时受困,战入僵持。险阵在前,杜舞雩一声慨叹,体内死印本能浮现,天地昏荡,日月无光,霎时潜欲封印之气不断流失,一场神鬼惊怕的浩劫,正在蕴生。

   同一时间,阴森诡异的梦笔化境之内,受到远方潜欲死气感染,上官圆缺快笔连勾,在冥想之境中,谱出了一幅骇世景象,黑与红的混沌,在极目乱笔中,炼狱意象越形清晰同时;荒郊上、血光、死气交织,同样是凶兆将临前奏。

   廉家密室内,失魂的鷇音子,仅剩轻微的呼吸,彰示着生命的存息,而远在异境的过去,素还真身陷牢灾,却是一派自若。倏来一阵香风,快不眨眼的黑影流划,黑夜掠影驰,利风扫刮耳,两条奔驰的影,穿越无尽野原,来到一处荒谷。

宿敌再逢,暴雨心奴誓杀绮罗生,一对战,便是十八地狱阵再现,登时黑影化杀,生机尽夺。双刀快、战镰猛,交击的火花,引转出尘封的爱与恨,记忆中无锋的刃,交错着今生狠快利光,阵阵交手,只剩削肤裂骨,痛入魂髓的怒焰。

   为杀鷇音子,元史天宰身陷法阵,正法天鉴一斗圣魔元史,罕世双书,各逞其能,浩雄异力,震撼九霄,法阵仙力浩沛,天宰抵挡已过数刻,角力间,阵眼浮现,凛声高喝,元史天宰催动异力,逆光扫荡开来,登时,空间响脆碎裂,法阵结界,应声瓦解。

   阎达怒言向女琊,骤闻一声怒喝,荒野之上倏开波旬双体之战,战势不容半分喘息,危机只在眨眼一瞬,阎达怒起波旬之招,誓将女琊一击溃败,心知再无转圜余地,霁无瑕转念瞬间,只见眼神一冷,已是极招上手。

   极端战,战极端,仙影飘迹不露形,折桂令行破天际,皆是世间罕见的极端。皓袖虚静,纤尘不染;绛袂灵动,寸迹不留。为偿救命之情,剑子仙迹招招快、招招利;为除道中之阻,百岫嶙峋式式狠、式式疾。只见剑子身形一压,险中发招,古尘之势穿云而出。

变调的围杀,逆势的反噬,鷇音子等人眼前,是黄泉路启,是地狱门开,更是魔佛恶体邪焰至极,深知战局已丕变,情势危殆,但临战众人,不能退、不愿退,配合鷇音子临危调动,誓困阎达于阵中;远处,暗路逢杀,浑千手面对暴雨心奴强势拦杀,掠杀的勾镰,旋转着生命的讽笑。

   逼命、逼命,为启潜欲之门,驭风岛上再掀逼命之战,窃神篇配合寒月掌剑,招招冷、式式杀,尽显决心。死亡危机在前,杜舞雩体内死印本能回击,受到灭徽死印影响,同时,昔日封印之力全数流失,不测之渊顿起宏大漩涡,袭卷苍茫大地。

   妖异诡唱森森,黑翳邪气凛凛,骇人巨风中,怵见布缠之身旋飞变化,突来的呼喊,意外的一剑,竟是怒剑震退在场众人,随即猝不及防的一式,全力以赴的一剑,是不愿噩梦再出的决心,却见缠布旋飞,擦出慑人寒星,孔雀眼霎时绽放。

   为护佛乡薪火,妙胤传心力搏百岫嶙峋,面对山鬼悍然杀招,手中重剑竟显无力,退步连连,见红处处。只闻铿然一响,胤真应声而断,但见妙胤传心手持断剑,不愿退让、不断进逼,一幕一幕,竟勾起了百岫嶙峋久远前的回忆,原来彼此因果,早从久远前便延续至今。

剑之初意外现身,罗浮丹境天棺守护战,面临最惊愕之变数,忽闻一声沉喝,划开正邪烽火之役,盈耳杀声响震天,满目的刀光兵影,是誓夺天棺之汹涌杀潮,眼见叶小钗孤军独战,谬思童再现奇能幻术,欲控制叶小钗心识,眼前的杀兵邪将,不是妖孽,而是亲人。

   立誓峰,亘古悠长的天誓之地,今朝两条人影并立,欲行血誓之约。元史天宰言明,只要在峰上血印立誓,将得天见证,违诺者不论身藏何处,当受天日引罚,天雷殛顶而亡。鷇音子慨然一诺,与元史天宰同时立誓,就在缔印之际,横空惊雷轰然作响。

   荒野战声扬,声声割心响,殊十二追上抽离战场的剑之初,却是展开一场割裂心槽的父子对杀,杀得风咽咽、情颤颤。极招相对,殊十二因心有顾忌,而显败象,应变间,剑指冷锋已锁喉,危急间,剑之初身上突绽奇异光华,掩蔽一切视线。

   大地沦陷,风云惊变,昔日潜欲两大支柱,在多年以后,隔世再战。古风剑起,势如骤风急飙,穿墙劈浪,直向眼前黑艳强者,只见黑罪孔雀冷眼一睨,左手地擘印信泠然腾空,瞬化一口庄严威吓之神器。眼见逆海崇帆镇教圣器再现,身居四印之一的杜舞雩,心中有了觉悟。

一祸方平,一乱将起,在不测之渊地界内,神秘莫测的潜欲之门,随着灭徽死印回归,蛰伏其中的逆海崇帆,挟山雨欲来之势,酝不可预知之难,即将重现世人眼前,一场光与暗、正与邪的鏖战,正在无声中悄然重演。

   一场庄严神迹大会,因山鬼刀光而变调,蘅江中游,黑罪孔雀与百岫嶙峋之战,战得忘我不休,山河动容。鏖战之际,对岸江边,六笔丹青似有通灵,不由自主,疾起梦笔,点墨不知欲绘何物。浑沌之间,梦笔画出一幅浩荡鬼神之战,同一时间,地擘与山鬼也即将出招。

   圣魔元史之内,解封的异怪之兽,吸纳着无尽玄力,逆冲书内结界,登时天动地摇,一股撼世力量爆冲开来,随即便是恶魔展翼天崩,威力撼世。眼见双魔现世,让在场三人强力戒备,暴雨心奴欲开启十八地狱阵,却是无机可夺,阵元难聚。

   云顶、巅上,无论阴晴雪雨,皆能窥见每朝晨曦的隔世绝景,今日,道门三辉慕名再访。访者双眼,望天穿云,赫见峰顶之上,金色的拔俗道姿,巍然独立,迎风顾盼。一个人、一缕光,在夜风吹拂下,静得连一片云、一颗星也不敢惊动。

面对熟悉却排斥的场景,山鬼不愿再见、不愿再闻,抡刀直攻,招招逼命。只见玉菩提旋舞定光娑罗,一挑、一挂、一穿、一绞,拨化流虹千转,清凉拂身,引起山鬼莫名焦躁,刀杖激烈往来,竟敲动两人心音,一声声,响若击鼓。

   久待的心,因即来之会而鼓噪,祆撒真身,将在不刻之后入眼,暴雨心奴心跳越来越急促。规律的拍声响,回荡在逆海崇帆的病殿内,处处可见的涡旋,似是吸引着人之魂魄,穿引一道道生命灵谛。暴雨心奴、符去病初会。

   如谜幽氛,如梦幻境,阑珊花影蔓上枯骨,芳骸九畹。只见梦骸生仰天一啸,诡异音波传入慕潇韩识间,惊疑之际,地面浮现奇谲法阵,光线曲折交叠,蔓延出幽兰盛绽。慕潇韩优游入梦,深层的疏离寥落,竟见怨结心底深处、难以跨越的高峰。

   幽深暗道,阴冷湿寒,自壁上滴落的水声,一滴一落,回荡在一个未知境域。前行的老者,形容虽是枯朽,却掩不住双眼锐利锋芒,一步一踏,向前迈进。进入情常所之后,千夕颜瞬间弭禳击地,四周环境乍生莫名变化,疏楼龙宿则是暗运嗜血者真元,消弭自身衰老异状。

印窟之内,风雨情仇又一章,一剑风徽对上暴雨心奴,死印之争,干戈再起。冷剑扬动,象征心头坚定;战镰挑起,代表意志决行。暴雨心奴乍见杜舞雩使用烈雨剑法,顿时心狂、招狂、人狂,震撼的杀性,似要宣泄内心种种不平。

   荒野道上,面对来自暗夜的邀请,龙宿一句言拒,迎面爪牙相向。血族双使率先发难,身影飞纵而出,指爪挥舞之间,尽显暴戾本色。眼见双使失利,艳玄身影瞬动,双掌腾挪,激起暗夜腥红,只见疏楼龙宿悠然舞剑,引动气流如杨柳春风、又如龙影怒涛,一对嗜血凶招。

   冷风、冷剑、冷杀影;萧山、萧叶、萧瑟夜。对峙的人,各为即来之决摒息之际,倏然山鬼起刀,乱无章法的快,快无章法的乱,凛杀难测,意琦行以剑应招,荡若放意忘形,行如云出无心,不拘于式。战至高张,殊十二一戟重落,战果立判。

   幽暗的地牢之内,穆仙凤沿着墙缘,拖行名为绝望的锁链。焚身窜起的,是渴血的欲望,是难以抑止的凶残恶念,就在穆仙凤神识不清之际,由地底声声传来,魔鬼甜美的呢喃。陷入疯狂的神态,盲目追寻着来自暗夜的呼唤声,而在后方不远之处,淡峰疏月急追而出。

禘猊御驾,地擘降临,永旭之巅初逢逆海席卷,却见倦收天未动锋芒,仅是剑指旋划,游刃有余,高手过招,试探已无必要,霎时剑似风快、式如光耀。同时,随着梦骸生无声之音穿天破响,囹生大袱倏然开阵,八方梦魇满溢,魏坤舆抡起霸图刀、穿梭狂骨梦境,一对三清变夺天之工。

夜氛凝重,双邪对视,极端的照会,倏开血族王战。一声长喝,萨迦滑步向前,挥舞九冥传奇,疾刺疏楼龙宿,反观龙宿手中锋芒挥洒自如,沉、拨、削、挂,回击翳日之皇。面对遮天翳日的嗜血皇威,疏楼龙宿不敢大意,儒门双式并锋而出。  地三脉之一,群妖汇集的灼阳清地,正随着大罗刹主宰养息而邪灵颤动,却遭受意外袭击,战火引爆同时,六爻煞境亦因地脉之间互相牵引而隆动不已,一股毁异之气,隐隐爆发;远处山洞中,火堆前的人影,也感受到远方群妖窜动的气息,一波一波,冲赫而来。  飒飒的波堤声,达达的马蹄响,一盏摇曳的灯火,照着一方不安定的影,影上,一个寡淡的人。而在另一方,北狗与小蜜桃亦缓缓走上,渐近交错的身影,叠映在江波上,人与人、马与狗,一场精神意志的互角,正悄然上演。

永旭之巅再燃战火,道真三辉身陷不老劫印,顿时受缚衰老身劫,千夕颜穿梭阵中,三清变竟难以为继;同时,属于道真、道玄双脉的纠葛,如今染上逆海崇帆的恶意色彩,势要生死终结,倦收天道出昔时二十八洞天的灾害真相,阴谋败露的慕潇韩,仍是不愿作罢,窃神篇赫然上手。

   曾经同为正道而战,如今世路中背道而驰,意琦行、沐灵山,面对兵刃相向的疏楼龙宿,尽显无奈;另一边,殊十二独挑双尸,运起沛然雄力,尽付或天寒光,但观双尸配合无间,掌掌摧筋蚀骨,眼见尸气团团围卷,殊十二运使清字卷之力,霎那间,罡气上震太清。

   夜鸟惊飞,刀光刺眼,步伐,是注记绝望与死亡的前兆。不待一语,过眼一抹悚栗光线,葬送一条不知死因的亡魂,眼见同志惨死,众人群情激愤,举手猛攻不明刀者,只见掌来拳往、招式连珠,处处不留生机,咒面冷颜却是分毫难侵。

   光耀天齐,崇辉圣岸,一场见证信仰,超越信仰的天祭,在群众躁动中,拉开序幕,倏然风动,彼方迤迤行来的身影,沥一身肝胆,再写丹青一页。只见鷇音子脱履步阶,饮锋刃血,道梯万阶,一阶一磨,迸出的鲜红,随着高攀的身影,流淌出一道血的坚持。

为重启时间城日晷,说太岁应北狗之请进入时间城,但闻说太岁凝声一喝,周身暗华大起,景物皆染布一股迷离蓝光,身后的影,绽出无上力量,动荡整个时间城,随之便闻幻咒充耳,霎见影浮帝火,登时团焰赫赫,冲击日晷,震晃间,时间扭曲。

   魔威荡、道姿凛云霄,凭一身九阳功体,骋满腔除魔壮怀,浩然金剑,挥洒出涤世晨曦。眼见战势纠缠不已,外围观战的弁袭君,准备加入战局,就在此时,空间瞬间扭曲,时鸣喳喳作响,引发一连串难以言喻的效应,同时一道玄蓝异彩,超越空间,扫荡天下。

   病瓦子之内,上官圆缺欲为符去病作画,莫名牵引,让六笔丹青动起梦笔,作画的神情,愈来愈狂乱,随知便是不由自主,意识在幻景与记忆间交错,上官圆缺瞬间陷入了自己的心魔异象,深层的恐惧,被莫名灵能释放。

   祆撒殿上,烛火摇曳着血红的战意,疏楼龙宿挟血族皇威,对上异教不死舞司,交锋不辍,迸射的寒芒,互相杀不退、杀不伤,一刀刀、一剑剑,豁力却是徒劳。久战索然,暴雨旋镰欲启地狱阵,岂料黑天之下,异能被源出一脉却更强悍的皂海荼罗大阵吸纳,登时阵元溃散,难聚成阵。

浓暗天色,海底自生一抹湛蓝水月,滟滟华灿,流映着离人的眼,眼中,一抹轻思流转。深海声呐,泛荡海波,诡异的低啸,听入游子耳中,勾起无尽思乡故愁。在影子摇晃下,说太岁面对着眼前的黑海,述说着关于森狱的种种。

   晦阴绝域内,一场臣服与否的角力,正在拉踞,萨迦不屈魔威,劣势下抡剑以攻,殊料竟如蜉蚁撼树,力不逮行。为护颜面,萨迦豁命一战猘儿魔,单剑起锋霎光,飒飒若龙吟;双锤猛若千钧鼎击,挥旋间,霍霍似虎啸。

   荒野之决,刀驰剑啸,恨火怒气交织,全是豁命之斗。死气骇然的绝情刀,燎原荡世的绝灭剑,两强相争,生死交兵。出乎意料的搏命攻势,坚决不使用死印剑式的杜舞雩,心知眼前杀招凌厉,随极冷眉一肃,风雨横天,正是烈雨初式。

   病印幻境之内,苍冷眼不语,眼前景物却如丹霞蔚变,直化赤云染天。似有所喻的景象,莫名触动内心波动,就在苍全然不备之间,乍闻熟悉之声。前恨该淡掩,旧痕早收束,但为何多年过后,映入眼帘这幕,却有增无减,一再割裂内心深埋悲痛。

抢天夺时,时间城主首现神通,一凝气,万道昊光自护身光罩窜出,形成瑰丽火象,天际漂流时计,受到异力震汤,登时聚绕在火球周身,不停漂浮旋转。逆天之气冲赫,时转动汤中,无匹玄力爆散,时间城主护身光罩受到冲击,登时现出真身。

   凶时拨至,煞地气冲,沐灵山立身焦热无生的灼阳脉眼,梭罗一舞,奇辉定光。熊熊燃起的焰火中,散发灿灿佛耀,一时映照全境,接引天光,蒸腾排山秽云。黯夜乍扫,华耀天清,灵鹿开途,一洗霾阴。昊光中,九霄顿开光明火路,直指尽头曙光。

  倦收天一剑引芒,九阳功体霎与佛火共鸣,直通九重云界,岂料隐藏黑暗中的万千魔物,竟噬光而来,只见倦收天引晨曦之力,释放无穷浩然气浪,妖形凶煞尽作燃空夜爆,就在剑芒逐渐逼近天顶之刻,天上云霾突尔生变,浓重黑暗,层层叠叠,势如凶神压顶驾临。

  永旭之巅上,光与闇鏖战未休,鷇音子强势对战翼天大魔,回掌错落之间,翼天大魔旋身引气,四周魔气凝成九环鬼刀,威逼鷇音子,只闻鷇音子凛声高喝,登时龙鳞天甲护身,沧耳神刀再现,斩鬼神刀对上至魔魇刀,神魔刀决,在一来一往间,动破天地极限。

永旭之巅启道劫,四印轰然盖落,阵中三辉如历万劫挫神,瞬间呕红。四印所聚囹圄,致使天工剑阵再难成形,面对祸风行攻势,只能任其宰割,直向死关,就在倾危之际,陷局的人惊觉极阵一丝耗弱,随即捉准时机,散曲尾银鹤、为同修开道。

   嗜血群动,方圆尽陷异邪黑气,说太岁冷疑不动。杀声突响,嗜血者大举进攻说太岁,不及捉影间,只闻鞭声起落间,刹天首当其冲,身骨分离,满目血张。只见太岁抽鞭扬尘,莽沙飞眼之间,利鞭如龙旋腾,眨眼白骨漫天,皮囊委地,充耳皆是生命之惨嚎。

   更深人静,欢喜烟家之内,忽现悬疑沈沈脚步声,缓缓靠近上官圆缺,只见烛火照近沈眠之人,一双鹰视炯眼,看入火中,隔火观心之术,渐渐使眼前一切,化为黑暗。熟悉的算计身影再现,窥探上官圆缺过往。 天稜峰壁,诡异眼漩,回在莽莽山间,张吐著诡息。倏然风快云快,红燄卷收著一幅瑰丽火象,眼漩火焚烈信,引动天罗子青影浮浮,远在对峰上的森狱双魔,冷眼注视,静待可趁之机。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