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霆剑海录在线播放

  1. 第1集
  2. 第2集
  3. 第3集
  4. 第4集
  5. 第5集
  6. 第6集
  7. 第7集
  8. 第8集
  9. 第9集
  10. 第10集
  11. 第11集
  12. 第12集
  13. 第13集
  14. 第14集
  15. 第15集
  16. 第16集
  17. 第17集
  18. 第18集
  19. 第19集
  20. 第20集
  21. 第21集
  22. 第22集
  23. 第23集
  24. 第24集
  25. 第25集
  26. 第26集
  27. 第27集
  28. 第28集
  29. 第29集
  30. 第30集
  31. 第31集
  32. 第32集

轰霆剑海录剧情讨论

轰霆剑海录角色

轰霆剑海录分集剧情

山河隆动,武风威扬,天地蝱率领大军,欲抢古曜。铿然剑声交响天地,雄沛掌气对垒四野,一处战场,二种战局,六个人,各展武上千秋。双蝱攻势,一刚一柔,素还真掌化阴阳,倒转乾坤,一守一进之间,借力使劲,以彼制彼。再观名剑战双锋,倦收天一剑始气,气化三三,流锋腾转步渊渟与葛仙川之间,一分敬招礼剑雄,三分杀招惩下客,心有分别间,剑上已现顿挫。恩情抛却,天伦割断,花园内,玄膑、黑后至极对垒。玄膑设局,计除黑后,    在最终的剖心相谈后,母子两人,一搏生死,再无多余的试探。再不存一丝情感的两人,铲除眼前熟悉之人,是彼此唯一念头。霎时,各显强招,奇况盛赞神威,浩功讴歌毁灭,玄膑比绝更绝的狠击,崩天裂地,吞噬了七绝离恨。红线取命,无赖醉汉燕歌行,遭逢莫名杀劫,红衣蒙面步步送终而来。一声喊杀,四名蒙面纵影齐上。燕歌行醉态一翻身,横空矫龙出神手,犹似清醒半癫狂。蒙面客红线穿梭,红刃飞旋,燕歌行醉眼迷蒙,却轻灵巧妙,一转眼,回身纵离现场。红衣蒙面客见燕歌行不见,断然追上,决杀燕歌行。冷别赋独自一人在河边散步,缅怀过往,杀机却是陡然来到,蒙面客围攻,锁鍊迫命索魂,冷别赋剑指旋划,直攻蒙面者四肢,意在擒不在杀。就在冷别赋杀退来人之时,暗处再走出一名蒙面人,冷别赋心知来者不凡,再现侠雾冷锋。剑之变,锋化百转;掌之奇,异力消劲,交击之间,蒙面人冷觑侠雾之质。

仙境之外,烽火、狼烟,交炽一场最险恶的鏖战。乱战之中,猝闻一声沉喝,一道雪银飒影孤身行刺玄膑,强如玄膑亦退之际,只见来者纵身高端,云海蔚变,惊雷撼宇。正是原无乡一展道海极阵,灭魔之变,配合变体银刀,惊世之招未发,玄膑已感龙心隐隐做痛。虽是忌惮原无乡与银刃加成威能,玄膑却是不屈反迎,龙武战戟一运,催动无上邪武之力,挟摄人威势回击。夜深深,战腾腾,森狱、论剑海至极交兵。刹那间,烽火遍地,杀声燎原。主战场上,王蠸邪掌撼世,玄离双极挡威,首开激战。另一边,后夔掠战千玉屑,蚀天之犽虽是霸气横扫,但受迷烟影响,只感千玉屑掌势更显诡谲难测。激战片刻,外围战局,步渊渟、葛仙川以寡击众,下风已显之际,欧冶神弃率援兵来到。一消一长,两军战势回到五分持平。神思一离开翠环山,阎王便紧追在后,终在殊离山下拦下神思,就在神思危急之际,两道熟悉的凌厉刀光荡界而来。北狗与最光阴竟同时出现,阎王谨慎以对。不待多言,战势已然爆发。一者是凌驾于时间流速的刀势变化,一者是超越空间限制的刀光快影,阎王力搏间,引动内伤,败象已现。一路欲往观天碧的素还真,来到中途,却遇葛仙川拦路。因素还真而被赶出论剑海的葛仙川,怒剑相对。就在冲突即发当口,玄同突然出现,欲听葛仙川之剑声,便代素还真掠战葛仙川。葛仙川见是玄同,心生诡计,以森狱之事,欲挑拨素还真与玄同之间的情谊,却见玄同不理会他之言词,葛仙川只能出剑一搏。

风云涌动,寰宇同震,玄膑率领森狱大将围攻阎王,一场决定森狱未来谁主的极斗,在惜别峰上战栗展开。玄膑一声令下,森狱大军全力围杀。但阎魔神威,让众魔将惊觉,单想抗衡,已是难能。此时恶相再出,恐惧瞬间扑掩了心,不可动摇的强,见证王非虚话,玄膑见状,一人独挑阎王。父与子,王与储,双强之决,两道惊世之力,骇然交迸,一时天地愁惨,乾坤如陷倒悬。受日前三阳影响,在武林某一处,无形之力正夺天地造化。巍巍山脉,缓缓岩移峰走,地崩山摧。重峦叠嶂崩塌,孤峰突立,惊现一处神秘洞穴。洞内异者,忽尔睁眼。脑中诡思,随着体内异能,不停运转,口诵喃喃奇语:“天疆灭,六王殃世。森狱亡,三阳俱毁。”   盲虬梦笔流彩,异境幻开,素还真信步其中,旋身走避着袭身诡泡,却在不察间,困入梦幻泡影中,窒息逼人。奇幻泡影,将魂身载往未知境域,放眼,是一片墨绿画景,毫无人息与流氛。行步间,素还真眼见前方有绿色极光冲天,素还真决意一探,四周突然流风一瞬凝滞。深感呼吸被夺,素还真轻轻一吐息,却如回波动荡,登时无尽大地隆动不已,一股无形气流,蜿形而来。剑鬼、玉雉衣为天疆,再度寻回白首留仙,仙老回归,天疆再添孔雀新血,众人列队等待,牧神却是难掩心中芥蒂。此时。迎风送来旧时人,隔世再见,容貌已更改,人事两茫茫。白首留仙以臣下之仪,拜见牧神。过往恩怨纠葛,让牧神顿时不知如何面对眼前跪拜的老臣。

变变变变变,天尧古道,合作生变,牧神意外身中至毒,登时五窍闭锁,封毒窜流,此时玄膑、玄离现身,更是九死罗网的开端。牧神心虽怒,气须沈,既知身陷牢笼,在抑毒与突围之间,杀出一条血路,是天疆君臣两人此刻唯一的心念。奈何,烘烘毒气,窜升极快,缠战不过稍刻,毒性已入腑脏,纵使天神之威,也沁出不堪鸩毒的淋漓汗珠,战局已在战声中,渐渐倾衡。相同的红衣蒙面,杀意更添的四方包围,醉眼颠步的燕歌行,成了赤色杀网下的猎物。登时,杀声起,烽云乍破,红衣蒙面各展杀式,齐     向癫狂醉汉,燕歌行赤手空拳,仍是云间龙,寥寥数手,打退来人数名。随即,再夺一剑,剑上论锋。只见燕歌行初展剑式,大开大阖,沛若汪洋;若稳若安,泰似雄岳。然而手上凡剑,却难胜其能。烛火摇,昏光映,蓦然一声,剑已在眼。此刻,交锋的倦收天与冷别赋,抛却所有,只余手中的剑,与眼前的人。极致之光,极道之境,在倦收天青锋金芒中乍现,撰着一瞬瞬霎眼即过的壮丽。冷别赋依墙而战,步履之地,不过方寸,仍是泰然自若。此时,侠雾巧转,烟岚霏微中,流洒脱尘之超逸。只见两人酣战之锋,泄了一室纷乱,繁似诸星急划,碎破篇章。白首留仙、剑鬼、山龙隐秀夜攻论剑海,步渊渟、剑鬼倏起的剑之争,另一边战局,山龙隐秀恶龙出关扫四敌,回拳纳掌荡八荒,再现宗师气态,沈定风云。步渊渟、剑鬼鏖战几转,战已热烈,生死,终该有一个结果。殊料,就在步渊渟极招催发当口,瞬感真气逆流,猝然呕红。

双笔共境,画彩各异,盲虬施展异能,灵感作画。登时,观天碧上,风云转形,山河颠相,无境幻真。笔旋风云,点纳天地颜色,入注画上异境。素还真、玄同再入碧梦地。两人在异境行走间,突然一股奇异颤动出现,空间似被无形异力扯碎,隆动间,气波逆冲四周,素还真与玄同,顿时陷危了。

  怒气腾腾,杀意陡生,天地蝱因论剑海被毁,愤对冷别赋、燕歌行。杀,在后夔愤怒剑上成劫,直劈天地;战,在冷别赋无奈锋中表露,横挡凶势。非战之罪,却因怒火加成!另一边,燕歌行对上王蠸,荒废多年,难应昔日之剑,只能险抗霸主之威,冷别赋担忧燕歌行战况,后夔察觉敌手分心,怒上加怒,霸气疾扫,瞬掩日月光!同时冷别赋眼神一凛,分身错影,变中藏变。

  森狱天牢之内,突来凄风扑面,阎王忽感一股苦涩油然而生,感叹着剑上功名易碎。此时玄膑来到,阎王直言,问玄膑如今清楚王者的位置并不好坐了吧。玄膑不认同,反而劝阎王释放,久远前初代阎王所封印的战力。然而,阎王认为,解放资源并非难事,阎王开出意外的条件,只要玄膑完成他的遗愿,那玄膑就能得到他所想要的力量。

意外被传说中的“杀”叼走的怀铅,经过数日飞驰,最后被抛落在一处荒凉谷,他因为自身身份而自暴自弃,埋怨“杀”为何不吃掉他。此时,神秘的灵习生急奔而上,告知心怀铅,需净化这只“杀”,或是将心怀铅血祭,不然见过“杀”的百姓,将会发生横祸。自认为煞星,不该存在世界上的心怀铅竟自愿以命血祭,让百姓避过横祸的降临。

苍天佑护、苍天佑护,围绕保卫天疆的苍天佑护,竟被一夕瓦解,颓落的机关阵局,象徵外侮的长驱直入。就在烟尘四起中,乍见驺虞、凤羽干城领动孔雀大军,浩势挡关,只闻王蠸杀声一起,战事全面启动,登时烽烟高燃,战声响彻,混战间,凤羽干城刀回劲奔荡四野,悍勇横锋抗敌首。另一边,王蠸沈运雄掌,霸主之威,伏天降地惊十方,直创来者。

绛紫苑内,为拯救玄同,紫鷨决意承接金晶灵之力,只见香染衣拈指划阵,顿时金芒冲天,金晶灵之灵力爆散,紫鷨陷入危境。眼见紫鷨陷危,香染衣饱提金元,沉气一纳,沛然晶力,源源导入阵中。持续数个时辰过后,承接晶灵之力的法祭,未见休止。但豁力稳阵的香染衣,却是渐渐不敌灵能爆散之力了。

   而在另一边,受到异境热元冲击,玄同魂体,陷身无形昧火煎熬,亦在生死交关之刻,遗落异境的元神兽,在火焰中挣扎,一声聚气高喝,震破异境结界,登时龙火流电交闪雷殛,玄同元神兽再陷另一波危机!异境中,半空异鸟啸声越来越响急,似在擂摧着红电布灾,元神兽查觉源头,一振翼,已纵身九空,搏击异鸟。

   陵北富野店内,决意戒酒的燕歌行,与冷别赋喝完最后一坛酒后,两人皆烂醉如泥,燕歌行勉力背着冷别赋离开,两人来到中途,却遇多名蒙面杀星来到,蒙面杀手锲而不舍的追杀,不取命,不告终,稍有松懈的一刻间,就是夜叉取命的一瞬间!燕歌行虽有几坛醉,身手千斤重,醉龙犹有翻身力,独挑众杀手。

惊风原、惊风原,仇恨的起点,血决的终点,牧神、倦收天、原无乡三人,不同的恨,截然的怒,一样的沉冷,在风中各自凛冽。只闻倦收天怒然一喝,天鞘横空,一抽剑,便是极光剑一,浩然一逼!心知对手盛仇而来,绝无抱恨而归,此战险恶,势越早前,纵然功体有亏,九歌在握,牧神锐眼,不见一丝逊色。原无乡见状,银骠玄解挺身入战,南北双秀联手,眨眼战势再变。

   夜笼轻纱,峰云相间,观天碧上,赫墨异者为寻盲虬而来,盲虬不从,赫墨异者欲强行将人带走,同时在场的步渊渟为阻不速之客,独挑四人。双方战势一触即发,刹时异者凝杀,各现奇能,念念成困,网天如织!步渊渟运剑以对,冷观赫墨异者,照眼片刻,已心有底蕴,沈剑似涛,来者难近。

   深髓古河内,云蛟盘绞,怀铅受千钧压力迫身,颂万千佛咒以抗。无形的佛力,回荡开来,卷起河水涌天,冲击云蛟!因佛元血气影响,三首云蛟灵元受到影响,仰天苦嚎中,落落化河,消失无踪,深髓古河又恢复一片平静。此刻,心怀铅饮下第三口故乡水入喉,登时充耳的人世哀嚎,入目的血腥杀境,不停在耳目之间,交错出一阙兵燹悲歌。

   敲竹山居,红尘参梦与凛若梅正在缅怀白首留仙之时,追力圆风波,再度袭至,异能副首阿缔司率众,强势欲杀红尘参梦。红尘参梦、凛若梅母女联手,同心出招,与异能来敌缠战难分。此时,一道黑影森然杀入,顿时情势倾衡。邪魅新面孔意外出现,致使师太两人步步陷危。

TA刚刚来过

  • 暂无来访道友